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生本来是惊蛰白露,各擅胜场

2018-09-11 23:22 作者:如是我闻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窗外秋,凉已入骨。

明日白露,鸿雁来,玄归,群鸟养羞。 不惑经年,游走在知天命的路上,对于天人的感应倒真的是一年胜似一年。感应天气,感应节气,感应自然界的水流花开,比如在这个《诗经·蒹葭》的节气来临界,随口就说得出“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苦大愁深狂书“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而今就算内心里有千种愁绪万般哀怨,沉吟半晌却只道天凉好个秋。女人四十有余,确认自己是已然不具备粉红任性娇俏卖萌的色彩,进入一个更淡然、更安静、更不动声色的阶段,谁还没有过俏黄蓉的岁月呢?不过是历练后,去了热烈的火气,开始和这个世界日渐和解。

今夜,窗外有雨,淅淅沥沥,实在是惹人愁思的。离人心上秋,所有的伊人都是隔山隔水的,在天边幽幽地散着白月光,清冷孤绝,烟纱似的笼罩着你,又拒人千里地冷淡着你。这样的末初秋,不由人就想起秋扇见捐,纳兰的那首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秋扇之喻,被用来作女子怨怼之语,或士子怀才不遇之叹,是不甘不平之语,大多是让怨愤止于怨愤,无济。汉武帝时阿娇幽居长门冷宫,千金要司马相如作《长门赋》,武帝读之感动,却仍然没有让阿娇回到身边。曾经当初也是青梅竹马,蜜里调油,留下“金屋藏娇”一词流传至今,转眼凉薄后,便月缺再难复圆。

四季更迭,秋来团扇合收藏,应是缘起缘灭最好的证明。越剧《唐伯虎落第》里有一段唱,是唐寅蒙冤科场,妻子陆昭容又弃他而走后,边醉写诗书逛饮酒,边唱道“秋来团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然而正是这样科场蒙冤,仿若置之死地后生,才有后来那“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的摘桃换酒唐伯虎,无花无酒锄作田。

寒蝉凄切,白露为霜,人生总是由夏入秋,没有了激情热烈的皮囊,便静静养一养自己馥郁芬芳的灵魂。曾经借得诗与酒,慰你痴与狂,而今便是寒夜客来茶胜酒,人生原本就是惊蛰白露,各擅胜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问卿卿,何故无言?因白露将至,秋凉入骨,只好收敛起百转千回万语千言,化作幽幽一句“晚安”。愿你懂得这无言背后的山重海深,静水流深,也不负这从白露为霜,溯洄从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yuskqf.html

人生本来是惊蛰白露,各擅胜场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