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

2018-10-11 14:35 作者:萧月月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擦亮着眼睛,盯着蔚蓝天幕,晴空朗照,把一层一层云朵包裹,将秋高气爽,洒向清澈的大地,雀绕着云朵翔飞,啁啾着,似乎在向天空叩问,我携着妻、孙儿,踏上浣花溪土地,被公园的绿树浓荫,水色交融,古典与现代穿梭架构之美景陶醉,渐渐迷失着自己,深深地与园林融为了一体。

靠着廊柱休憩,盯着眼目前景物,斑竹,绿水,树木,甬道……眼开始打架,丝丝睡意泛起,一下好像与诗圣坐立亭廊,朦朦胧胧之中,我们绕园嘻游,吟诗唱和,诗意脱口而出,秒成《浣花溪!诗圣和我濡墨同吟(韵式新诗十四行)》,诗曰:

“步入浣花溪/仿佛看见了诗圣/头戴斗笠的那位/诗从胸膛里外喷”

“啊!他的诗还是纤尘脱俗/清溢地随时代飞奔/喜逢眼目前花团锦簇/脸靥早变作年轻鲜嫩”

“安得广厦的呼喊/钢筋水泥丛林散发笑声/咀嚼八月中秋月饼/被杜老附体真是幸运”

“铸就诗魂草堂袅袅生情/浣花溪流诱惑无数诗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杜甫的天纵英姿,意气挥洒,豪放不羁,在我面前,表现尤为独特。我与他,一老一小,一千三百多岁老者,与年届六旬小辈,把这浣花溪流,游啊游地,山水相连,树木舒臂,情景交融,诗意纵横,令平生,享受着从未莅临之盛誉,与诗圣上下千年,往来穿梭。

面对浣花溪,诗圣神清气爽,伟岸神奇,慨然而歌:“欲作鱼梁云复湍,因惊四月声寒。青溪先有蛟龙窟,竹石如山不敢安。”诗人坐于浣花溪畔,心里原想筑个鱼梁,不知怎么,乌云忽然盖住了急流,随后的时刻,又惊讶地发现,原来四月的雨声如此凄寒。是的,也许这青溪里面,早就有蛟龙在此居住,筑堤用的竹石虽堆积如山,可自己也不敢再去冒险。

惊叹的神奇,他的记忆力仍然惊人,早跨越一千三百多年岁月,记忆犹新,未差分毫,我看着他,他也坦对着我,在这浣花溪林,心境宽阔,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恬淡雅适,但其忧国忧民情怀,始终与家国情怀相连,难怪为当世不容,终成书史之诗圣。伟哉!杜甫。伟哉!不灭的人类灵魂,每一时代的良心,真正的文化巨擎,伟人贤圣。

与这样伟大贤圣一起神游,我假寐着,虽然妻与小孙早已从睡中醒来,现正在我身边嬉乐。小孩子天生乐观派头,从不知忧愁为何物?不哭,不闹,不撒娇卖萌,拌一下,爬起;再拌一下,又爬起。不像那些娇生惯养孩子,哭闹打滚,撒泼耍横,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弄得一个个大人,简直无所适从。可我小孙,他就如同齐天大圣孙悟空,看见什么都感稀奇,问这问那,还扮调皮,挤眉弄眼,丝线特长,我与妻都耐心回答,为他有此求知欲望欣喜,刚刚才两岁零三个月大,比七八岁孩子还懂事,早熟着呢!属人见人爱孩子,圆圆脸,大眼睛,耳朵硕大,都说这娃特有福气,若然长大,前途无量,如果能沾染上一些诗圣仙气,将来的发展,更不须评说。

但我却不管这些,恍兮忽兮,旎旎的魂灵,悠悠地随着诗圣步伐,沿着整个浣花溪圣境,游移飘忽,咀嚼和回味行走园林景致,听他絮絮叨叨,讲述着浣花溪前世今生,我心灵中的诗海圣地。

其实,浣花溪缘出于一个浣花夫人的故事。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非常美丽漂亮,贤淑聪慧的姑娘,名唤浣花夫人,她是唐代浣花溪边一个农家的女儿。年轻时候某一天,她正在溪畔洗衣,忽然遇到一个遍体生疮过路僧人,一不小心,跌进了沟渠,弄得僧侣满身污秽。于是,这个游方僧人脱下沾满污泥的袈裟,请求姑娘替他洗净。浣花姑娘落落大方,也不避讳,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欣然应允了僧侣。当她坐了下来,在溪中洗涤僧袍时候,但见祥云缭绕,红光荏苒,随手舞动之处,缓缓漂浮起朵朵莲花,一霎那间,遍溪莲花,朵朵菲红炫白,浮满整个水面。浣花溪因而成名。

听着浣花溪故事,被浣花夫人的博爱情怀,贤淑敦厚高尚品德所吸引,难怪浣花溪的闻名,是伟岸的精神力量支撑。可浣花溪的更加闻名,更加享誉中外,享誉世界,却因诗圣杜甫临溪而居,蹊足诗韵,把我们成都,蓉城的美丽,鼎立于千秋文坛诗坛之上,成为划时代的文学峰巅,诗意海洋。虽说杜诗中的浣花溪已成千古绝唱,"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门泊东吴万里船。"《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便成文于此,这里除了含蓄婉约景致之外,浣花溪背景是悠远的文化,诠释它的是一首首优美诗句,茅庐、小溪、竹林,楼阁、小桥、卵石,就是当时浣花溪真实写照。杜甫的茅庐常常被小孩子掀起了三重茅,雨难熬,娇儿也为此不能安睡,只能奔波于修复茅庐之中,所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一定是杜甫面临当时窘境,发自内心的声声呼喊。

诗圣情怀,杜甫先声,诗人作品,诗词飙飞。从一走进浣花溪,“杜甫千诗碑”五个亮闪闪大字,镌刻在一个巨石之上,引领着我们,沿着集诗歌、书法、碑刻、园林、雕塑和古建于一体之“六艺”长廊,品味杜甫1455首诗词碑刻,沉浸于杜之诗词海洋,陶醉,沁润,与杜诗,与杜甫,与诗圣,一起回归大唐时光,去诗史一般地感悟与回味。

赏着诗的意韵,不断在浣花溪中游啊逛地,秋的太阳虽然厉害,但在满园香樟、银杏、楠木、槐树林等等环绕之中,看着撑天呵护园林,绿荫遍地,在山坡,在道旁,在葱林,纳凉休憩的木凳比比皆是,我们还看见园丁们在精心维护,惟恐木凳的不牢靠,为游人带来不便。

自由地趟游,悠闲地散步,在成都这个寸土寸金之地,有这两百多亩都市繁华之休憩场所,听着鸟语蝉鸣,花香水漾,淙淙溪水流泻在这诗圣曾经吟咏诗意地方,不啻是万树园的树木繁多,葱茏茂盛;沧浪湖的“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梅园的梅竹水桥树一体交融;绿波湖的岛屿与道路相连,湖光山色辉映;浣花溪的鱼儿追逐嬉戏;万竹广场的竹林婆娑起舞;白鹭洲的“日落看归鸟,潭澄羡跃鱼”意境;388米长的诗歌大道庄严肃穆;诗歌典故园的“关雎恋情”“屈原涉江”“饮中八仙”等8组雕塑展示……在浣花溪这一诗圣伟大不凡之处,张扬出了我们游园的崇敬与凭吊心情,在这片天空与热土,流连忘返。

几个年芳二十多岁美女款款游走,她们中的一个小孩与我小孙一见倾心,两人玩得非常友好,都是两三岁年龄,小孩相见,颇像相逢许久朋友,在树竹林间跑跑追追,蹦蹦跳跳,咯咯咯笑声此起彼伏,嘹亮在一个个大人心房。两美女玩水取乐,水花泛波,潋滟粼粼,清秀的脸庞,煞是长得好看,像两朵花儿,开放在水面之上;她们笑靥靥地,莺语娇啼:“好凉爽的水啊!真想投身怀抱,与水而洗。”于是,两人脱鞋洗脚,让雪白脚踝,与水一起荡啊荡地,一片片白光,诱惑着人们,简直不忍直视,毕竟,靓丽女子,丰华真是不一样。我突然问:“躍足洗之,不想跳河游泳?”两女子脸绽红晕,“不,我们晕水,天生旱鸭子,只敢洗洗脚,要下水,我们还真无胆量。”

渐渐地,西边的太阳很快面临落坡,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浣花溪每一寸土地,让树的影,水的波澜,人的渐渐思归之心,萦绕心头,我和妻孙也累了,慢慢踱着,向园林出口返回。但“叮铃铃”声音从身后响起,我们回头一看,一辆旅游电瓶车向我们奔来,车上几个游客,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不管车儿如何行驶,只管浏览指点浣花溪景致。忽然,妻一时兴起,赶忙将电瓶车叫住,坐了上去。这样,我们一行七八个人,就继续沿着行驶方向,像晃动小船,摇啊摇地,围着整个浣花溪公园,欢笑,闲聊,昵喃,景致一个个地向身后跑去,树在动,水在流,景物在迁移……我的脑膜,这时仿佛早被诗圣附体,一行行杜甫诗句,不断吐出喉咙,惹得大家听着,吟着,醉着,诗行向远方,车儿在林梢,穿穿梭梭,以诗的意境,不断迅跑,飘逸很远很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xpskqf.html

晴空朗照,浣花溪的秋游情结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