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赏春

2020-01-05 17:46 作者:小小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梁孟伟

春,可思,可慕;可盼,可怀;可挽,可送;也可拍,可藏。手机拍摄,一一珍藏,随时欣赏。

谁是春光的化身?当然非春花莫属。春花是拍摄的主题,也是珍藏的内容。你看,点开手机的图库,有春如织、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有百鸣春、千枝吐翠、万紫千红,有含苞欲放、花枝招展、争奇斗艳,真可谓满机春花、满眼春光、满屏春色

三九严寒,大地还千里冰封万里飘,但见山脚岭上,墙角屋后,数枝梅花,悄然绽放,氤氲着馥郁的暗香,透露着春天的消息。这时你会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揣着敬意,怀着欣喜,拿出包中的手机,咔嚓咔嚓地剪取这最初的春色。梅花红的艳若桃李,灿如云霞;粉的如描似画,柔情似水;白的冰肌玉骨,清白脱俗。她们或仰,或倾,或倚,或舞;或思,或语,或笑,或泣;或倚戏风,或笑傲冰雪,或昂首远眺,或低头沉思,姹紫嫣红,千姿百态。拍摄梅花,时间最好月上梅梢,或者霜晨熹微,抑或雪飘时节;地点最好驿外桥边,或者崖挂冰凌,抑或孤村墙角;陪衬最好虬枝铁杆,因梅枝会与梅花形成强烈对比,枝花相映会让梅花更见风骨;背景最好有雪、雨、风、雾,特别是雪中更有“风荡梅花,舞玉翻银”的意境,和梅花傲雪凌霜的坚毅形象。

如果说梅花钢枝铁柯,疏影横斜,那么玉兰就皮肤光滑,高大挺拔。它盈润饱满,莹洁清丽,朵朵向上,瓣瓣团结,似用莹雪浸过,用玉石雕就。她们有的燃烧似烛,摇动似铃,吹奏似号;有的栖息似鸽,展翅似蝶,含苞似荷。毫不浓郁,决不娇艳,青纯悠远,典雅圣洁。像一段旋律,一首名曲,回荡在春光中,绽放在春天里。她的香味淡淡的,清清的,幽幽的,袅袅娜娜,若有还无,仿佛一位江南女子,白色或紫色的旗袍包裹着无比的窈窕,也包含着无穷的寂寞?细碎的步子踏来了多少遐想,也踏碎了多少风情?历代文人墨客对玉兰歌之赞之,心向往之:“绰约新妆玉有辉,素蛾千队雪成围”;“霓裳片片晚新妆,束束婷婷玉堂春”;“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清看白霓裳”;“深谷名花何处移,森森王树媚清漪”等。拍摄白玉兰,最好选择植物和云彩作为深色背景,这样就会有一种天然去雕饰的美感;逆光能勾画出花朵的轮廓,表现出花瓣的质感;构图选择几朵即可,“疏影横斜千万朵,会心只须二三枝。”还可拍含苞欲放的花蕾、刚刚萌发的新叶,有的刚开的花朵顶着一个褐色苞片,酷似一只只枝头鸣叫的小鸟,这样拍出的照片更富诗情画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与玉兰的俏立枝头不同,茶花则深藏绿叶之中。那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像是一个强忍着的笑容,有一天终于忍俊不禁,大声地笑了出来,把各色花瓣向着春天喷洒。欢笑的茶花肥硕、富态,重瓣、纯粹,即使只开一朵,也如此艳丽、鲜明,红的像一盏盏灯笼,一个个火球;黄的如初升的朝阳,刚开的葵花;白的像蓝天的云朵,碧空的星星;紫的则如丽日下冰清玉洁的千尺深潭,又如带着晨露晶莹剔透的紫色葡萄。茶花花期长,栉风沐雨,傲霜斗雪,有梅花的品质;花色艳,花团锦簇,璀璨夺目,有牡丹的丰姿;花色纯,重重花瓣,毫无杂色,是花中的痴女。山茶花的底部能分泌出花蜜,以这种花蜜为主食的鸟叫“山茶鸟”,以这种花蜜为主食的蜜叫茶花蜜,以这种山茶果榨取的油叫山茶油。古代女子用山茶油美容美发,她们的脸上肯定充满着茶花的美丽,身上肯定散发着茶花的芬芳!

樱花不像梅花那样孤独,玉兰那样含蓄,茶花那样纯粹,而是开得蓊郁,热烈。樱花的色、香虽然很淡,一旦盛开,则较桃花更艳,较梅花更醇。樱花如雪,却比雪还要美丽;樱花似云,却比云还要纯洁。它像漫天的繁星,满山的露珠;像燃烧的火焰,七彩的云霓。樱花树下的你会像一个迷路的小孩,茫然不知所措,沉醉不知归路。我不知拍摄那一枝,捕捉那一朵,只觉得是沉浮于斑斓的大海,置身于旋舞的彩霞,被它裹挟,被它吞没;让你沉沦,让你窒息。甚至让你融化,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樱花一放翁。

而海棠既有樱花那般热烈,又有茶花那种娇艳。“其花甚丰,其叶甚茂,其枝甚柔,望之绰如处女。”被誉为“花中神仙”。海棠花姿潇洒,花开似锦,“枝间深绿一重重,小蕾深藏一点红。”似少女掩面, 娇艳而淡雅,妩媚不妖娆; 绰约又羞涩,腼腆而含情,集梅、柳优点于一身。海棠分贴梗、垂丝、西府、木瓜“四品”,我觉得最美的还数垂丝和西府:垂丝海棠花瓣丛密而色娇艳,花色如胭脂而稍带粉白,迎风轻荡,色韵美绝,群怡倒悬,在绿叶间时隐时现,宛如少女掩面,依依如有意,脉脉不得语。西府海棠花未开时,花蕾红色,似胭脂点点,开后则变粉红,有如晓天明霞,花型较大,姿态潇洒,落落大方,光彩照人,不同凡响。我久久徘徊在海棠花下,这时春风吹拂,柔蔓迎风,细雨绵绵,垂英袅袅,似乎听到了它的曼妙花语。我自己也仿佛变成了一朵海棠花,向朝阳微笑,向落霞点头;任春风轻拂,受春雨洗礼。

拍摄春花,收获春色,早晚各异,晴雨不同。朝花似刚出浴的美人,新出水的芙蓉,发梢上还沾着晶莹的露珠,脸颊上则映着朝霞的胭脂。茶花红得像朵燃烧的火焰,玉兰白得像支照天的蜡烛,樱花闹得像片璀璨的云霞,梅花艳得像道晴空的霹雳,而海棠丽得像个美艳的少妇。她们在朝阳的深情一瞥之下,都欣欣然地睁开善睐的美眸;在朝阳的深情一拥之中,都陶陶然地绽放倾城的笑靥。此时拍摄春花,最好找准一个陪衬,如剪取一截金柳,衬上一片绿叶,舀取一勺春水,裁下一方蓝天,滚动一颗露珠,衬上一张笑脸,正经而不乏灵动,严肃又充满诙谐。如果再和之鸟儿叽叽喳喳的歌声,就是一幅美丽的晨图,一首美妙的晨曲。

暮花或花,由于光线的缘故,是最难拍摄的。即使有晚霞的洇染,明月的朗照,灯光的折射,春花也仿佛是一个笼着轻纱的绮,隔着薄雾的美人,最让人怦然心动。难怪会引起那么多诗人的怜:“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微郎。”这是白居易身旁的《紫薇花》;“落花寂寂黄昏雨,深院无人独倚门。”这是韦庄眼中的暮中落花;更有李清照的“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苏轼的“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但我觉得写得最美的还数朱自清,他的月下荷花,如明珠、星星、美人、轻梦,更奇的是把花香比喻成“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一次我深夜去拍海棠,花前华灯璀璨,花后夜色空蒙。仿佛一位舞女,台前的繁华,台下的寂寞。镜头中一朵朵、一枝枝、一树树海棠,像熟睡的婴儿、像粉红的轻梦、更像缠绵的歌声。我徘徊树下,沉吟花海,久久不忍离去。

我更喜欢拍摄的还是雨中春花。因为花有雨的轻吻,才会更加娇艳;有风的轻抚,才会更见丰姿。“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红欲然。”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在绵绵春雨中,红梅花静静地怒放着,仿佛与春雨进行着一场圆舞;山茶花默默的盛开着,仿佛给春雨涂上了一层胭脂;玉兰花悄悄地挺立着,仿佛为春雨来归点起了红烛;海棠花轻轻地颤动着,仿佛是嫁给春雨之前的哭泣。每点春雨对花衣的袭击,对花朵的敲打,花便向下倾斜着,颤抖着;每阵春风对春花的抚摸,对春花的漫卷,花便摇曳着,曼舞着。不管风一阵阵地袭来,花儿一次次地偃伏,又挺立;不管雨一次次的砸下,花儿一次次地摇曳,又抖擞。那些看似纤弱的花枝,竟然没有一枝折断;那些看似娇嫩的花朵,竟然没有一片陨落。雨停后,花瓣上的水珠映射出红光,好像要把洁白的云朵染成彩虹;花朵上的水珠闪烁着晶莹,好像要把整个世界都洗干净。

但风流总被风吹去,花开自有花落时。花卉的观赏和拍摄,通常都选择含苞欲放的、初开盛开的,却没有人会去拍摄凋谢的花。落花在古诗中,也多是伤心的题材:“落花不语空辞树,流水无情自入池。”“惊飞远映碧山去,一树梨花落晚风。”“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但凋谢的花就像人到老年,他虽然失去了美丽的青春,却赋予别样的沧桑风采,给人独特的苍凉之美。譬如樱花的凋谢,她像雪一样,纷纷扬扬,飞舞飘落,伏于伞面,栖于脚边;落于肩头,沉于湖畔。惜花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那些在春水中漂流的樱花,渐渐被污淖陷渠沟。虽“世间本无林黛玉,何处寻觅葬花人”,但“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无化”。只是这样的主题最好用诗文诠释,而很难以画面表达。

一天早晨,我一边走着去上班,一边拍摄着满眼的春花,欣赏着满目的春色。经过一个小型广场,广场用青砖铺就。由于昨晚一夜春雨,砖地有些湿滑。这时一位瘸腿的老人准备走过广场,一踏上青砖不由得一个趔趄。我正想走过去施以援手,只见一位姑娘飞跑上来,由于地上实在太滑,她重重地摔了一跤,引得旁人“啊”地一声惊呼。但这位姑娘顾不得满身的污垢,很快起身扶着那位瘸腿老人,一步一步地走过广场。这时我频频按下了手机,捕捉到这个珍贵的镜头。我抬眼看着满目的春花,满眼的春色,觉得眼前的这位姑娘,是春花中最美丽的一朵;眼前的情景,是春色中最美丽的一幕。

这样的春花,春色,连同大自然的春景,春光,值得在手机,在心中,永远地珍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wlbkqf.html

赏春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