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红薯扣棚记

2020-04-25 23:09 作者:文生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八0

红薯扣棚记

文生

老林看天的天气稳定了,准备在自家院子里搭红薯扣棚,育红薯苗。

疫情还没过,老林家的儿子小力还没能回邻省的大学。儿子小力考上了大学,老林很高兴,自己当年没能考上大学,连个中专也没考上,没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很遗憾。早年出去打工,可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回来种了大半辈子地。儿子圆了他的,他廋弱的身体有了使不完的劲儿。

早上,老林看着还在被窝里玩手机的儿子,说:起来吧,别玩儿了,一天到晚就知道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力说:人家在上网课呢,别以为人家一拿手机就是只知道玩。

老林说:上课你就规规矩矩坐在桌子上学呀。

小力说:那桌子油腻的不行,又破的不行,让人啥学习。

老林说:在上面辅上几张旧报纸吧。以前你也是在桌子上学习,没见你发过牢骚。

小力说:你就用报纸。

老林说:老看手机费眼睛,让眼睛休息一下吧,起来干点活。

小力说:啥活呀?

老林说:扣个红薯棚子,你小时候好吃红薯,也挖过红薯。

小力起床,匆匆洗刷和吃了早饭后,父子俩就在院里挖坑。一米五左右宽,二、三米长,半米多深。一会就挖好了。

爷儿俩配合默契,一边挖坑一边聊闲话。

小力问:,和你在一块儿上学的,有没有考上学的?听说你们那会儿很少有人能考上,一个班也没有几个,农村的学校常常吃鸭蛋。

老林说:有的,也就是那么几个。

小力问:整个年级的吧?

老林说:还是你们好,大部分考上了。

小力说:我所在的班里,考上二本以上也没几个,小部分上三本,大部分上大专,没考上的不到三分之一。爹,你考上的同学毕业后,有没有你打工挣的多?

老林说:现在他们都比你爹混的好。

小力说:我说他们刚参加工作时。

老林说:有一个同学,命好,高中没毕业就到城里接班了,让好多同学眼热的不行。

小力问:接班?

老林说:就是父退子进,后来国家就不搞了。那会儿我们都向往城里,能吃商品粮,一月能开几十块钱。

小力问:几十块钱?现在还不够一碗面加一个肉菜。

老林说:那会儿的钱值钱,一碗面才一毛钱。这么说吧,当时在地里干一天,才二三毛,也就是二碗素面。在城里上班,一天也能挣十碗面,你说呢?

小力说:哦。

老林说:那个顶班的,后来我在他家不远的地方打过工,给人家盖房子,联系过。那会儿他上班好几年了,每月能开五十多,我打工能挣九十。

小力问:你考上的同学的呢?

老林说:能开七八十吧。

小力问:这么说,大学生不如农民工早就存在了?

老林说:是的。所以咱们这地方,那会儿没几年人们就不稀罕接班了。当然山里穷地方还抢着接班。后来有的接班同学下岗了,如果不拉下面子做小生意,还不如在村里混的呢,在村里好赖还有一亩三分地。

小力问:你刚才说的那个,现在啥样?

老林说:还在上班,拿着差不多城里的最低工资,在等退休呢。

小力问:混成这样?

老林说:说起来混的还有面子,就是厂子不行,拿不到多少钱,和我抽个时间在工地上打个小工差不多。

小力说:好惨。

老林说:可人家坐在办公室里,风吹不着,淋不到,俺风里雨里都得干,还是不一样。

红薯棚坑挖好了。

老林说:先凉凉再说。咱们到老房子里去吧。切点玉米杆儿,也拉点玉米杆儿。

到老房子子前,有人和他们打招呼:过来啦?干啥呢?

小力说:土叔好。

老土问;还没有开学?

小力说:疫情么。

老土说;好好学习,有前途。

俩个人到老房子里,老房子里放着玉米杆等。

老屋里的墙上、房顶上糊的都是报纸,多年前的报纸都泛黄了、破了。

小力说;爹就爱糊报纸。

老林说;当年没钱呀。报纸糊坑围,里面还有几个画,当时还新潮的呢。

小力说;听俺姥说,当时新潮的是坑围上油漆,吊顶吊的是席子,条件好的人家,用麻纸糊。咱家吊顶还是糊报纸的呢。窗户人家都用玻璃了,老房子还用纸糊。

俩人把玉米杆儿往外抱,一边说话。

老林说:俺那个同学呀,现在在厂里编报纸呢。

小力说:屋里吊顶上糊着他编的报么?

老林说:没有,那个同学新世纪后才有机会编报纸,是个军工厂,那个厂里的报是不能贴在这里的。

小力说;做这工作还差不多拿最低工资?不会这样吧?

老林说:还不是没有文凭?所以说呀,到正规单位工作,一个是有能力,一个是有文凭。

小力说:听那个土叔说过,考上大学有什么用?还不上找不下工作,也不多挣钱,不如民工。

老林说:他是在眼气咱们呢。别听他说。我的考出去的同学,有一官半职的不多,因为他们中专文凭竞争不过同时的大专和本科生,但熬到现在,差不多都能开四五千,比我现在强多了。他们也快退休了,有退休金,大几千。俺呢,到时能拿几百养老钱就不错了。所以不要听他们忽悠的。你毕业了,一时找不下工作,或者挣的少也没关系,咱挣的是后劲儿。

小力问:咱这老房子有年头了吧?

老林说:一百多年了。

小力说:好好修一下,说不定我会住的。

老林说;俺供你上学,不是让你回来的。

小力说;你不知道现在老瓦房子有多值钱了。网上有好多人拍修老房子小视频,好的能有上百万的流量呢。你不是有手艺么,等我毕业了也这样做。

老林说:咱们切草吧。

小力说:以前养牲口,现在不养了,还切什么草?

老林说;这些碎玉米杆儿要拌上农家肥,辅在红薯棚底下。

切好了玉米杆儿后,装上车,上面装点没切的玉米杆儿,拉回住的院子里。

第二天上半晌,老林打开地窖口,准备取里面的红薯。小力见状要下去,老林拦住,说:等会再下,问你一下,你知道为啥要这样嘛?

小力想了一下,说;里面有二氧化碳。

老林说;对的。

小力说:爹,你也知道学名?老辈人说有障气。

老林说;你爹我当年学习好的呢,二氧化碳那能不知道?这学名你娘也知道,我们是同学呢。好了,过一会儿,你下去把红薯装进筐里,我吊上来。

红薯吊上来后,一家人选好红薯。

先辅下一层拌了玉米杆稍的农家粪,再辅层土,接下来放红薯,再放上沙子,然后在沙子放上一小块塑料布,往上面浇水,浇好水后,在坑上架上几根木棍,又辅上塑料,周边用土压实,

红薯棚子就做好了,旁边再放上玉米杆儿,准备晚上铺到塑料布上。

老林说;就这么养上一个多月,五月中下旬麦了下来后,就赶快种红薯。

小力问;粪是养红薯苗的么?不如上点化肥。

老林说:你是在农村长大的,没听说过,也见过吧?直接上化肥?还不把苗烧死?主要让粪继续发酵,产生热量,起保温作用。以前,生产队里是用火烧坑培养红薯苗的,十几个这样大的坑子连在一起,下边有烟火道,白天黑都在人烧火。那会儿种的红薯很多,比种粮合算。

小力说:这么麻烦,不如在下面插一块电热扳。

老林说;烧电费钱还是小事,万一停了电啥办?

小力说;还会停电?

老林说:现在一般不会停电,可万一呢?我们那会儿,停电是家常便饭,上晚自习课时,还要带油灯呢。

小力问:娘,爹说的是真的么?

娘说:你爹说的是真的。

小力问:俺爹当年学习好吧?

娘说:很努力呢,老师当年还用你爹的学习态度作了一篇作文,考试前给大家当范文读。好多同学到考试时,就把那篇作文凭记忆抄的试卷上,好象那个谁,就是那个编报的没抄。

小力问:真的?

老林说:真的。

小力问:娘不会因为这个看上俺爹了吧?

娘说;有这个原因。当时想,就算考不上学,也能回来当民办老师,为这事,你爹没考上学后,好多年留着各年级的课本自习,准备一有机会就上岗。

小力问:当上了没有?

老林说:没。没人不中。后来有机会也不干了,因为收入太少,一月才一袋面,养不了家,就出去打工了。

娘说;要是当上了,凭你爹的本事,干几年肯定能转正。

老林说:不说这个了。

娘说:你爹当年打工时,给人家盖房子用料用工算的好呢。就是现在,有时人们也来找他算工算料。要是当时继续干下去,现在也不比包工头差……

小力问:为啥不干了呢?

娘说:还不是家里这么多人都身体不好,你奶,你娘,你姑,走不开,只能抽时间就近打个零工。人的命运不能自己左右,但求无愧于心。

小力说:城里红薯叶做的菜很贵的,搞的大点,

老林说:现在什么东西到城里就贵了。不中,地就那么点,用不了那么多苗。

小力说:到时卖红薯苗。

老林说:那就得盖火炕了,成本高,风险太大,也没多少销路,大家都是这样培育红薯苗,随手之劳。

小力说:多包地种。

老林摇头:不容易,各家各户的地太分散,集中到一块种难度太大。

小力说:我毕业后,也回来种地,中不中?

老林说:俺供你上大学,不是为了让你回来。

小力说:听说从前逢年过节,都离不开红薯。

老林说:那是,都和红薯有关系,猪是红薯喂的,粉面是红薯做的,接下来的粉条、凉粉、皮渣等都粉面做的。我小时候,吃不上糖,靠啃甜甜红薯条儿过瘾。那会儿红薯不象现在值钱,一斤粮相当于五斤红薯,家里穷的用粮食换人家的红薯。上学时带着黑红薯馒……

小力说:现在俺上学的钱,也是红薯养的吧?

老林说:红薯能多卖点钱,有一定关系吧,主要靠打零工。现在种粮不赚钱,去了本,只赚了个口粮。

小力沉思。

老林说:想什么呢?

小力说:没想啥。

老林说:想回学校了?红薯棚子扣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过几天疫情好转了,通知到了,安安心心回学校吧。

小力说:爹,家里的红薯煮煮,切成条子,晒干,我带到学校里让同学尝尝,中不?

老林说:不怕人家说你土,一身红薯味儿,掉价?

小力说:没事。我长大了。到了晚上,爹和我一块儿用玉米杆儿铺红薯棚子。

老林说:中。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4月25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vybkqf.html

红薯扣棚记的评论 (共 2 条)

  • 倪(蔡美军)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