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裁缝汪解松

2019-06-24 19:19 作者:鄱湖小草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裁缝汪解松

幸福路金虎家具店旁不远处,有个小门铺,铺头牌书:时装制订、缝补衣裤、换拉链。一位七旬老师傅,在一部当门摆放的平车上,熟练地摆弄着衣料。他就是裁缝老师傅汪解松。

提起汪老师傅,原北山乡几乎无人不知,都说他是个很受欢迎的好裁缝。

汪师傅十来岁就跟父亲上户做裁缝,十四五岁,就单独上户做衣服。汪师傅说,做裁缝,也算是轻松活,平心论,比较舒服;但是,责任田到户时,我这裁缝就很累啰。为什么呢?家里的责任田要种;修水利的土方任务,也要自己完成;老主顾的衣服也等着他去缝制。衣、食、住、行,人生的四大问题之首嘛,再忙,衣服还是要穿的。为解决这个问题,我是白天做坝,晚加班做衣服。真的很累。生产组的人很好,知道我晚上要加班,就派我在工地上煮饭,这样白天轻松一天,晚上就有精力加班了。他说,“真得感谢乡亲们!”

八十年代后期,打工潮开始兴起,他也心动了:儿子们大了,在家守着几亩田还是不行,出外或许也能捞上半桶金吧。1989年初,只读了三年私塾的他,卖了一头肥猪作盘费,真的乘船、坐车去深圳了。

尽管有精湛的裁缝手艺,但是,一不会普通话,二不会平车新式活,想不到竟求工无门呢!有半个多月吧,身边的钱差不多用完。白天在街上瞎碰,夜晚没办法住店,只有到山神庙过夜(土地庙之类,有各种祭品)。大热天,十多天没水洗手脸,形同乞丐吧。此时的他也真的尝到了绝境的滋味,精神快要崩溃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就在这最困境的时候,他遇到了贵人了。

那天上午,他正从山神庙出来,见一人拉着旧式大板车,车上堆满了布料,正在歇脚。裁缝见到布料,有着职业性的敏感,他就主动搭话。

“帮服装店送布料?”

“自个有服装小厂,人手不够,自己去拉布料用哟。”

原来这人是山东人,姓孔,当过几年兵,到过很多地方,听懂了汪师傅的询问。这姓孔的正是开服装厂的,也需要招聘工人。汪师傅帮孔老板一起,推的推,拉的拉,将大板车拉过了一段长长的斜坡。知道汪师傅是裁缝,就叫他到家里去看看,因为家里有部老式缝纫机,孔老板要测试汪师傅的手艺。汪师傅洗了个澡,吃了饭,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给老板做了件很合身的衣服,总之又快又好吧,孔老板很满意,面议了工资,汪师傅就留下来了。

汪师傅在这厂里干了一年,就成了该厂挑大梁的一流师傅,打样、指导、质检总监,身兼多职,待遇也可观。

第二年,汪师傅的大儿子不愿读高中,秋季跟着去深圳打工的人找到父亲,学做衣服。大儿子干了几年,也成了好师傅,并且单独跳厂另找出路。现在他的大儿子是某厂的车间主任,有个幸福的小家庭。

第三年,汪师傅的老婆带着二儿子也去了深圳服装厂。

汪师傅是个有心人,有一些高中生到厂里打工,在技术指导的同时,也虚心向徒弟们学文化。几年下来,汪师傅也能看懂服装图纸、订单等,很快就成了厂长代理了。

在深圳干了十几年吧,后来有了许多孙子需要在家照看,于2006年回家,建了栋三层楼房,并在商城开了个服装小铺。本来多年在外打工也确实攒了些钱,但小儿子一直没人管束,有点叛逆任性,在其婚事上颇为劳神损财,最后没法子,强迫其出外打工,独立生活,历练了几年,才渐渐成熟。现在,这个小儿子也有个幸福家庭了。

汪老师傅现今年已七旬,但身体很好,还想为社会作点贡献,特别是他有一种做旗袍的绝活,难以割舍。所以近两年又在幸福路开了一间时装小铺,专做古装旗袍。

古装旗袍能体现东方女子的古典美,穿上它,气质高雅,女人味十足,条件稍好点的,都喜欢穿旗袍。但是旗袍好看,做工却难,特别是布扣子,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是不行的,不然就是扣不上,或是容易脱开。再就是布料要好。汪师傅是直接在广州厂订购的亚麻布料,亚麻爽汗,很挺,不易褶皱,还特别耐穿。熟悉的人都找汪师傅做旗袍。亚麻还适合做各种时装,如舞台时装秀,舞蹈、太极服装等。

现在的物质条件好了,五六十岁的老女人也越来越俏艳起来了,跳个舞走个秀,也时潮起来了。这很正常嘛,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少女人们,不妨来这汪师傅小铺,看看行情?这小铺在幸福路中段(441号门牌),阳光府邸路口不足十米处。

2019年6月2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vrpkqf.html

老裁缝汪解松的评论 (共 7 条)

  • 草木白雪
  • 雪儿
  • 江南风
  • 浪子狐
  • 紫色的云
  • 王东强
  • 山鹰
    山鹰 推荐阅读并说 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