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蝉塔寺游记(三)

2019-08-04 16:09 作者:会宁南渡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道光初年的一个天,时光因日月的轮回从天堂缓缓流过,真个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玉皇大帝正襟危坐在那里,长须冉冉飘过金銮殿的一角,太上老君身披鹤氅飘然进入南天门,白发永远像昆仑山上的积四季在头上白着,仙乐正在飘荡,歌舞正在升平。难怪人间的皇帝在做完皇帝后还想做神仙的

此时,峨眉山修行的三霄(云霄、碧霄、琼霄)仙子正走在赴西王母蟠桃盛会的路上。莲步起处,香云暗生,长袖随风舞着,碧波万顷。一路上游山玩水,香汗淋漓浸湿了衣襟。行至华家岭黄家窑时按下了云头,歇息片刻。看到此处山清清树木葱茏,水潺潺岩间低回,怪石嶙峋,蝉声而浪涌,心中不由暗喜,真是个修仙养道的好去处。于是就在西山脚下建起了一座行宫,飞檐流翠状似宝塔,因之名曰蝉塔寺。后来黄家窑人在庙的正南一块平地上又建起了一座足可容纳万人的露天戏台,沿西山向北依次还有一排排供香客或庙会时共用的僧房。每年的三月十九日这里都要邀请外地剧团为三霄仙子助兴,八方神仙齐聚,四方香客云集,盛况空前。这些都不是传说,而是来自于蝉塔寺的庙祝,庙祝说,我也并非胡谄,有千年古钟一口可以作证。顺着他指的方向,的确有一口足以三人可合抱的大钟,四周有围栏封闭,只可远观不可近前,我对此已毫无疑问,这是铁的事实。何况自古道,佛家不打诳语。阳光下和黄土地一个色彩的古钟泛着青铜的翠绿,似乎在诉说着千年的故事

佛家圣地比我预想的还要静寂,三扇双开门的庙门一双半紧紧地关闭着两个世界,跨进去就是佛堂,门外是尘世,门里是天堂。

这时,从旁边的一排平房里走出一对男女,年纪大约都在七十至八十岁之间,一身庄户人家的穿着,看不出有什么仙风道骨。老头子目光深邃得看不到世俗,瞬间用目光将我们一行扫视了一遍,看见我们拿着像机不停地拍摄,神态安祥波澜不惊,似乎已洞悉眼前这几个人不过是误入歧途的游客,不是诚心来礼佛的。倒是女人十分面善,两手搓着,像看大猩猩一样看着我和孙权。孙权已从庙的侧门进入,原来侧门虚掩,正门紧锁。正门大约是留给有身份的施主才肯打开。我赶忙请示老者,既然来了就进去烧炷香,佛本泥菩萨,神在一炷香。老汉不言语,只把手向庙门一指,然后,回过头来对老婆子说:你去看看,神佛前是不能拍照的。估计老头子这话是一石击二,一面告诉我进得庙门,不得拍照,一面告诉老太太赶紧上前制止孙权不得无礼。文/会宁南渡

从庙门进去,庙里的一切便一览无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座高约一人有余的石碑分立两边。左面的诉说着寺庙的历史,蝉塔寺兴建于道光十二年(1832年),同治年间回民造反毁于兵祸,现在看到的北面正殿是一座建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清代建筑,保持了原有的风格,再现了当年的辉煌,就像古罗马的文明只能从《圣经》中找到它的痕迹一样,中国古代建筑的精髓都保留在了寺庙建筑中。可喜的是人们出于对神祇的膜拜不断地在最大程度地再现古建筑的风格,因而让这种艺术一代接一代的传下去。右面的见证着修庙人的功绩,里面列了一长串陌生的名字,有些人虽然已经长眠于地下,但灵魂还在碑上不朽着。再往前走就是庙的主体,北面是正殿,东西两厢东面催生殿,西面子孫宫。正殿高大巍峨,小殿雕梁画柱,俨然是一户十分紧凑的人家。正殿供奉着五位道家神仙,东宮住着武财神关羽,西殿住着南海观世音菩萨,在这里儒佛道三家和睦相处,中国宗教的奇观在这里得到呈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vbpkqf.html

蝉塔寺游记(三)的评论 (共 8 条)

  • 听雨轩儿
  • 诗心云卿
  • 紫色的云
  • 时空线索
  • 王东强
  • 心静如水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