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站里的那段时光

2018-04-16 22:04 作者:寻梦今生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感到今生受益的还有一段小站里的时光,那段时光总难忘。因为这,我曾写过一篇《小站昨天的记忆》,我笔下的小站,是沪昆线东段贵州境内的一个五等小站,如今,已在共和国铁路示意图上消失了。

因了父亲是小站养路工的缘故,小站就成了我儿时的乐园,不,那是我儿时的第二家园。我记得最清楚不过,1975年3月,湘黔铁路刚刚投入运营。支援新线建设的父亲,带着我们全家,从四川搬到贵州,安家在这个绿色环抱的苗岭小站——翁塘。12岁的我认识了小站,后来就熟悉了小站,这地方只有几幢简陋的平房,稀稀落落散落在小站身后面洼凼里。四周是层层稻田,整个一个天,此起彼伏的蛙鸣声,成了这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回忆中,脑海里陡然蹦跳出一段浸润着深厚感情的记忆。那个时候,我就读于小站下游的农村小学。学校四周有六株翠柏,尤以门前那株树龄为最,少说也有五百年,其离树干两米高处,长满密实的树枝。每当课间休息,我都会和几个调皮的同学蹿上树,四处眺望。有时,父亲和他的那班工友正好在学校旁的铁路桥上维修线路,桥下树上的我则会兴高采烈大呼小叫地引起他们的注意。

小站夏日的傍晚,也是最热闹时候。父亲们下班归来,吃过晚饭,会聚在一起,把工区的大电石灯抬到坝子里,打开灯盒,放进电石,加上足够的水,然后点亮,他们围坐在灯下抽着廉价的香烟,探讨白天工作中遇到的难题。我和一帮小伙伴喜欢借此机会,凑着“热闹”,大玩“躲猫猫”游戏。一番手心手背,“轰”地在四周散开,让猜输了的小伙伴寻找。于是,一场“战斗”开始了。嗬!热闹极了。我们无忧无虑地玩耍,直到电石灯熄灭了,才在父辈们的吆喝声中,急不情愿地停止战斗。

在那个时候,我野气十足,除了睡觉时还算有几分老实外,其余时间,不是上山边采菌子边疯玩,就是放学后和一帮子弟下河沟捉鱼虾。遇到大天,我会喜滋滋地拿上一个撮箕,到小站下面的涵洞口守着,等待上游冲下来的鱼虾“自投落网”。涨水期间,收获三五斤小鱼虾是常事。鱼虾拿回家,经过母亲加工,就成了过年过节和招待来宾的美味佳肴。到了秋天,我会用父亲发的劳保口罩,精心缝上一个小口袋,绑在竹竿上,放学或星期天就蹲在河沟边,耐心守候着,网到小鱼虾,在一个小瓶里放些清水养起来。这给我的童年增添了不少乐趣。渐渐地天气冷起来了,小站下了。我们这帮小淘气鬼在雪地上捏雪球,在家属区的院坝里追逐、嬉戏,喊声、笑声连成了一片……

在小站生活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明白了父亲被刮目相看的原因。因为,解放前读过高中的父亲,在工友眼里算得上是有大学问的人了。父亲多才多艺,有时一高兴,会在电石灯光下,拉着二胡,唱上几段川戏。很有表演天赋的我,也喜欢表现自己,常常跑回家中,翻出父亲的劳保棉大衣,穿在身上,有板有眼地唱上一段京剧《智取威虎山》,还有板有眼地学着戏里杨子荣的招式。一番演唱和比划,时常也会博得大人们一阵阵喝彩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个时候,父辈们天天都是迎着朝阳,送走晚霞,肩扛捣镐养护着线路。尽管工作条件极为艰苦,但是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生活方式,依旧天天在小站上演着。他们的想法很简单,上满全勤,挣足每月几十元的工资,一家人生活有着落,娃儿们一年学习费用不愁也就足够了。

小站里的时光,于我也是一种缘分,这种缘分让我对那已经消失的小站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如今,我作为“铁二代”,在沪昆线东段贵州境内工作快四十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成长为一名中层干部,然而,小站的那段时光还那么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urrkqf.html

小站里的那段时光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