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纪实散文】凤凰古城采访林文平老副县长

2020-10-22 13:16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纪实散文】凤凰古城采访林文平老副县长

———回忆我在福州生活期间走访林文平老副县长

“温麻古城”,“闽都金凤”与“凤凰古城”,这三个古老的不能再古老的地理名称,这个拥有着建县制一千八百年历史的少数民族“聚集地”。这里群山环绕、依山傍海、拥江抱海、江海共通、竹海森森、茶香遍地、梯田稻海、油菜花海悠悠的“特殊环境”。

让我十分严肃地想起来了一个特殊人物,那就是二十五年前本人亲身走访过的林文平老副县长,他是我的干亲亲大姑母(钟声的亲姑妈)钟琦惠的单位老领导。太阳楼位于连江(温麻)县凤城镇中心地带的金凤东路北侧,是大姑母钟琦惠(党办工作人员)的工作单位(老县委) ,当时太阳楼是民国时期遗留下的欧洲典型哥德式建筑共拥有五层。

太阳楼上边第三层左侧第二个房间门,便是老县委老领导工作的办公室。林文平老副县长是大姑母钟琦惠的老领导。主要是每次去老县委(凤城镇金风东路)太阳楼找大姑母钟琦惠,总能见到林文平老副县长进出办公室,在一次特殊的机会下我与大鸭梨、干表弟点点(钟点)和老妹子钟声,一块去看望干大姑母钟琦惠,在大姑母的办公室里边恰巧碰上了老领导林文平老副县长。

当时,其实这里有一个十分可怜的冷笑话,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里国有地方企业,也不是都会拥有自己的专用轿车与吉普车,只有一些大型企事业单位才会有这个财力和实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年就拿“闽都金凤”的老县城酒厂来说也只是有一辆吉普车,而且还隔三岔五的出差专用。就拿干钟琦麟来说当副厂长的平时骑着二八自行车上下班,这与其它单位领导一样也都是骑着自行车上班。这在“改革开放”初期十分普遍的时代现象,无论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工人也都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这在“改革开放”初期太普通不过了,同时也无形地体现出来“计划经济”时代里,经济上的贫瘠与物资的短缺和财力的贫穷了。

这酒厂的吉普车几个领导互相轮流用,只有外出开会或者工作办公时才会用到那唯一一辆吉普车。这一点不同于长龙镇华侨农场茶厂了,因为是拥有众多华侨的单位,同时拥有三辆类似捷达的轿车和四辆212吉普车,所以说厂长、书记、副厂长坐车就方便了很多。

后来,干爸钟琦麟的那辆“模范”二八车成为了我本人的专车,他也就天天步行走着上班了,不过还好没几天他就骑着老干妈的小二六上班去了。

当时干爸钟琦麟在家里先是给干二叔钟琦鸣打的电话,不久便接到大姑母钟琦惠打来电话之后,急忙招呼我和他一块坐着华侨农场长龙茶厂的吉普车(当时开车的是茶厂厂办的司机陈東仔),这也是干二叔钟琦鸣特意安排的。

因为,当时我与大鸭梨、干表弟点点(钟点)和老妹子钟声几人在卧室,正在看电视里边演出的畲族哥仔戏(也就是福州闽剧),虽然说我这个东北人听不懂畲族人的畲族语言(福州当地方言),但是在干表弟点点的解说下还是明白了一些。后来在家里闲暇无事之时与大鸭梨、干表弟点点学习了一些畲族当地方言,有点好像学习英语一样挺可笑的,不过学习完之后自己也是笑个不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语呢,弄得自己都是云山雾罩迷迷糊糊的了。

本来呢想法单纯就是想学习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当地方言,想与当地畲族山哈子交流时能用得上,结果却是弄的张冠李戴、东拉西扯四不象了。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大鸭梨和干表弟点点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了。

本来想好好学习一下畲族语言,结果学一句错一句,弄了一个非驴非马、非英非日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学习来的畲族语言说的是哪一个国家语言了。不过呢自己还是挺满意学习了一些畲族语言,毕竟说出来的话语发音上还是挺正规的,只是、不过呢、说出来之后我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弄了一个“鸟语花香”“云山雾罩”“雾里看花”了。

当时,我们一块坐着大屁股吉普车去了凤城镇的敖江东路与金凤东路北侧边缘的(当地人叫太阳楼)老县委。干二叔钟琦鸣个人临时有私事要去办理,在敖江大桥(连江大桥)桥头下边林玉玉家超市门口下了吉普车。

于是我、干爸钟琦麟坐着吉普车直接奔着太阳楼老县委而去,当我们的吉普车在敖江东路老县委门口停下之后,门卫铁门边缘上大姑母钟琦惠正在那等待着我们呢。干爸钟琦麟嘱咐了我们几个人几句话,便与大姑母钟琦惠说了两句话之后,一转身便朝着附近的自己单位走去。

其实干爸钟琦麟的老酒厂就在太阳楼的斜对面,两个单位相隔一条三叉路口。而干爸钟琦麟的老酒厂就在菁英北路的边缘,与敖江东路与金凤东路北侧形成了三叉道口,而两个单位相距也就一百多米远的距离。

这工夫,大姑母钟琦惠与我们三个人招呼着,而后一边引导我们进入大院朝着太阳楼左侧的登楼台阶走去。后来,经大姑母钟琦惠的引导我们二人朝着二楼走廊最里边走去,而老妹子钟声与点点和大鸭梨却留在了大姑母钟琦惠的办公室。

当时,大姑母钟琦惠走在前边,我在她身边一边走一边听她讲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能乱讲话,尤其要注意老领导的态度少说话。

于是,我们二人先后走进了办公室,在大姑母钟琦惠的引导介绍我和这位老领导互相握了握手。这位中等身材有一些偏瘦的老领导显得热情而又十分亲民,一直笑哈哈地招呼着我们并热情地而十分客气。当时还亲自给我们一人沏了一茶杯水,显得十分热情亲民一点架子也没有,显出热情而又开朗的性格说话也显得很随便。

其实,大姑母钟琦惠我们二人在二楼走廊时,她提前的嘱咐好像显得有一些多余了,当时大姑母钟琦惠在走廊提前的嘱咐,弄得我也有一些紧张了不少,心里想与这位人物还是打个招呼便溜之大吉乎吧。

可是后来一看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位老领导十分热情而又大方讲话也开朗,这一次巧遇为后来专门与这位老领导找到了一次交流的机会。这就是后来经大姑母钟琦惠的介绍这才走访(也算是采访)了林文平老副县长,我们三个人交流了半个小时(其实也就二十分钟),当时这位老领导介绍了温麻老县城(连江县)的历史,主要还是讲述了“大琯板屯垦”的精神,“围塘填海”造地工程的十年艰苦岁月

其实,这次采访林文平老副县长主要是谈论到连江县(温麻)老县城的特殊地理环境,以及温麻老县城的历史背景和“少数民族”聚集的特殊性。对于凤凰古城近一千八百年的历史演化与变迁,以及十分特殊的“少数民族”聚集的地理环境,这与关外东北人的日常生活上的完完全全两码事,不一样的百姓生活方式与语言、宗教、礼节、以及特殊的日常生活环境。

当时,这位老领导详细给我这个东北人介绍了定海古城与琯头镇、敖江镇、晋安区北仑码头、黄岐半岛的百胜滩、前澳、后澳、可门港、乌猪湾(港)以及晓澳镇围塘填海、筑堤围堰、筑堤屯田、扩建海塘、填海造地、围塘屯垦等等历史。

在一穷二白极其艰苦的条件之下,所有连江人共同渡过了那一段艰难的岁月时期。当时東南沿海尤其是闽东福州地区各各县市区,都在搞以填海造地、筑堤围堰的“大围堰“工程,当时“大琯板屯垦”围塘填海造地工程十分浩大,也同时成为了东南沿海各各地方学习的典范。

连江县(古代称温麻县)从1976年———1986年,开始了十分宏伟的“大琯板围堰筑塘建海堤”的浩大计划工程,十年的时间里填海筑堤、围塘屯垦造田达一百七十公里以上,将一些海滩的荒滩与东海边缘沿岸中临近大陆边界的孤岛、礁盘、暗滩、荒滩全部用“海堤”连接了起来,并且用一道道石头堤坝连接贯通形成了“堤坝公路”与人行道路。

而且还开山掘土、填塘造地利用围堰起来的水塘种植水稻和养殖浅滩海鲜产品。同时,一方方水塘与长长的海堤连接贯通,利用十年的历史结束了一些海上孤岛、礁盘、暗滩一直靠渡船,来往于福州市区与各各村镇山寨,一直没有公路的千年历史性空白。

当时老领导亲自讲述的内容大概是:当地高山族、畲族山哈子少数民族生活方式、民族状况、九乡十八寨的虎头山区与青芝山区方圆一百二十二里地的特殊地理环境、少数民族生活状态以及历史演化变迁的历史过程情况、主要是十分特殊的历史地位与十分特殊的地理环境与对岸海岛上妈祖岛的关系、敌对状态以及未来发展的展望。

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造成了民族历史悲剧,两个连江县同名,大陆福州市郊区的连江县(内陆陆地山区里边)、与海上妈祖岛的连江县(孤岛)同名。以及抗日战争时期福州二次光复的心酸历史。以及五虎山区、青芝山区、黄歧半岛、透堡山区、闽侯县山区、罗源湾山区抗日战争时期的艰苦历史岁月,以及红色老区“罗连苏维埃”政府的历史时期。其中包括了解到了一些“罗连苏维埃”政府的历史,透堡、山洋、汤岭山区“杨洱淐”所率领的福州独立师和罗源湾第七、第九工农红军纵队,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与艰苦岁月。

最值得称赞的就是定海古城湾口处的长长“白堤”,从老湾口村下塘一直延伸到对过的清湾岭一带,全长达七十余公里、堤坝公路高度达二十二米,白堤公路宽度达一百一十五米,全部由石头、水泥、沙子筑堤而成,白堤上有一米高度的防浪堤岸边角石墙,两边有游客步行青石人行道路,中间是水泥沥青铺盖的机动车车道。两边各有一排两米高的路灯 每隔十米就一个路灯杆。

虽然,我本人不是什么真正的“记者”,也没有什么记者证件,但是这一次“特殊”的交流,使我懂得了很多少数民族地域里边的民俗,尤其针对“畲族山哈子”“ 高山族”“客家人”民族特点了解了一些。对于关外人来说山哈子是什么是陌生的,尤其靠海傍山、江海共拥的异域色彩是陌生的,通过这一次特殊的交流了解到了很多的畲族人日常生活习惯与特色。同时也是人生中第一次亲身经历了“计划经济”时代,一次特殊的交流经历与采访。虽然说不是什么正式采访,只是一种人与人的交流和了解地域里少数民族的风俗,总觉得塞外人在江南水乡的经历还是很有意义的。但是,这只是我在福州少数民族地域里边经历,十分普通而又十分平淡,与日常生活中认识的很多“小伙伴”和“师傅”们,学习到了很多知识与学问。在这里有我的武术启蒙老师,有我文学上的启蒙老师、有我几个最要好的小伙伴与同龄人。今天的两部长篇小说、散文、诗歌、文言文、古典诗词写作知识,都是在这福州江海相拥的少数民族地域里边学习到的。

当时,老妹子钟声与我、点点、大鸭梨一块,陆续走出了大姑母钟琦惠的太阳楼的单位。老妹子钟声便与我们三个人分开了,她去了大师妹阿萍(真名林玉萍)琦惠古玩玉器店(小公司)。临分手时说是找大师妹阿萍研究一下过两天去漳州,想进一批“模具”和专用的小“机器”。其实这“琦惠古玩玉器店次的女主人林玉萍,是干老妹钟声同学兼发小,而这一个店铺是林玉萍开的个人的小公司买卖。而林玉萍是我刚刚认识不到三天的大师妹,林玉萍又是恩师林子详老人的大女儿、大师兄林文远、林文臣的亲妹妹

当时,我们四个人从桃花巷家里边出来的时候,老干妈还(钟声母亲)特意吩咐我们几人,回来时一定到凤城镇金凤南路的“海鲜市场”买花蛤。

后来,我与大鸭梨、干表弟点点(钟点)三人,在金凤南路的“海鲜市场”买了3斤花蛤和2斤滩途鱼(跳跳鱼),当时干表弟点点(钟点)自己还特意买了2斤蛭子。

我们三个人漫无边际地溜达了一阵子,在路过文笔南路、菁英北街斜对过的“商品一条街”时,干表弟点点看中了一件影印着欧洲AC米兰的T恤衫.可是,当时出门的时候老干妈只给了干表弟点点三十元钱,况且这些钱财早已经买花蛤和滩途鱼(跳跳鱼)。那个时候干表弟点点(钟点)伸手在牛仔裤里摸出来几块钱,我瞧了瞧他当时并没有说话,于是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们这才一路上往大桥(敖江桥)方向走去,溜溜达达转回到桃花巷里的干妈(钟声家) 家。

我和干弟弟点点与大鸭梨回到干妈家里边时,干妈(钟声母亲)正在一楼的后厨房里做饭做菜呢。

于是,我先是顺着狭长的走廊先到奶奶(钟声奶奶)房间打招呼。而后这才走到后厨房与干妈(钟声母亲)打招呼,并且与干妈(钟声母亲)还讲述着这一次特殊的采访。

当时我与干妈(钟声母亲)在后厨房里忙碌着,我一边讲述着这一次特殊的采访过程,一边帮着干妈(钟声母亲) 清洗花蛤、并且亲手帮着切竹笋片,这也是干妈(钟声母亲)叫我做的工作,我们二人一块切切洗洗把中午饭做好了,我这才走回到我和点点居住的卧室……

这也就有了后来我们兄弟兄妹几个人,第二次去文笔南路、菁英北街斜对过的“商品一条街”溜达时,我当大哥的亲自花钱给干表弟点点买了那一件彩印AC米兰的T恤衫,以及给干表妹大鸭梨买了那一件牛仔背带裤衩,我自己买了那一条石狮产的“水磨石蓝牛仔裤”,这也就有了我前些日子写的那一篇纪实文学 “江南牛仔背带裤衩情”的文章——

后来,我与老妹子钟声、大鸭梨以及干弟弟钟点,坐着阿龙的那一辆破旧吉普车去了定海湾溜达了一天,亲身走过定海古城湾口村处长长的“白堤”,在定海湾的“白堤”里边“望乡亭”里休息了一会,当时“望乡亭”里边有十几位六七十岁的耄耋老人们,我们听着“望乡亭”里休闲的当地老人们聊天。

虽然,旅游式的溜溜达达也听到、看到了一些当地的新闻,尤其是一些老年人讲述的陈年旧事与民国时期的一些回忆!

这正是: 《虞美人•桃花伞下忆江南》

狮峰虎岭竹海绿,含光塔下。敖江滩涂石桥边,三人同游水乡茶山上。

斗门峰巅欢笑声,春秋忆回眸。桃花伞下尹人语,漫步江畔峰峦遥相望。

(全文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pvbkqf.html

【纪实散文】凤凰古城采访林文平老副县长的评论 (共 6 条)

  • 王东强
  • 飞翔的鹰耿彪
  • 北斗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飞翔的鹰耿彪

    飞翔的鹰耿彪漫舞洛城文友:谢谢了!

    赞(0)回复
  • 飞翔的鹰耿彪

    飞翔的鹰耿彪北斗的空间文友:谢谢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