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阳台上的盆景

2019-05-12 14:24 作者:紫色的云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张恒

阳台上的盆景忽然鲜明起来,似是受了对面楼下一地爆竹红的映照。阳光很好,我想出去走走。

郊外天高地阔。山腰连绵的林地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处耀眼的暖色,是故秋的红枫还是新的杜鹃?按说,枫叶已尽,杜鹃尚早,都不在这个时令。是地气弥漫吗?可地气在山谷。我隐隐看见藏于山谷的旧年积正在融化,袅袅升腾的薄雾很远都能感觉到温暖。

山坡顺着我的视线向下延伸,再近些就是那排杨树林。此时的杨树,宛如身披白纱的少女,婀娜多姿,脸颊间泛着羞涩的红晕。又若悬挂的风铃,在暖风中摇曳着季节的声音。这是自然界本质的天籁,是生命最深处的旋律。

稀疏的枝丫上,几只巢和太阳很近。我想,每天闻着阳光气味它们一定知晓季节更替的讯息。我以为,那些鸟儿是把蕴育在树结里的生命胚胎唤醒,是在把蛰伏于树的年轮里新的季节拉出。假以时日,鸟儿的翅膀下一定是满树的翠绿。

杨树林下面不远处是一口池塘,塘面像孵房里破壳的鸡蛋,四周是薄薄的冰凌,中间是鲜活的生命。一溜鸭群悠闲地戏于水面,蓝天白云,红掌绿波,水纹带着尖叫荡向四周,就在不经意间,薄冰被消融殆尽。此情此景,总让人想起苏轼,想起他的词,于是,我环顾左右,想寻那竹外桃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靠近村头倒是有一片竹林,是那种细小的竹子,过于纤瘦。不过,很风雅,细语传递着一种吐故纳新的神韵。可以想象,在那蠢蠢欲动的躯干下一定布满密匝匝的笋结。我似乎能听见笋结破土涌动的声音,看见如剑的竹笋扎在地面的奇观。

只是没有桃花。这个时候不属于桃红李白,千树万树还在沉睡。不过,晚妆留拜月,春睡更生香。生命需要休憩,季节需要蛰伏,我相信,待到今朝去年日,此门桃花更映红。

田头已有人在劳作。是位老大爷,顺着田埂起沟,他的身后,是一垄带着清香的泥土。在太阳光的照射下,老人的脸上泛着釉红,皱纹里扭着弯弯曲曲的笑容。我问大爷,这么早怎么就下地啊?老人笑笑说,快立春了,这个时候田土最松软,起沟捋水呢。老人还说,年过完了,春耕开始了,你看,外出打工的人都走了。

果然,一队队外出打工的人从眼前走过,他们的脸上和老人一样,带着节日的喜庆,带着新春的气息。

我恍然大悟,开春了!

我向远处望去,春的斑斓正在的地平线打着底色,春的气流正在地壳深处蓄积膨胀,春的声音正从天宇滚滚而来。我嗅到了一抹清香,窥见了一片新绿,感知了一片翠鸣。春天不再是我意向中的临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lhpkqf.html

阳台上的盆景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