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论语新解

2020-07-01 03:56 作者:老农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论语新解

斗山斗士

《论语 雍也篇》有一篇:“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的短语。网上释义为:“性情太过直率就显得粗bai鲁,太过讲究礼du仪就显得虚伪,性情礼仪兼备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此种解释虽基本符合文意,但释意与原文相去甚远,不符合圣语之本真!此段语录,仅有十八个字,但字字皆有出处。若按网上释文,圣人出言则野矣!

文字数不多,费解的字也只有:质、文、野、史、彬,而己,我们只要把这五个字解释清楚,其它的字也就迎刃而解了,文意也就自然而明了。若按网上译文,第一句:质为性情,文为直率,野为粗鲁。第二句:文为礼仪,质无作解,史为虚伪。第三句:彬彬为兼备。此种释义语法有点混乱,文字解释也不够精准。质怎么能当性情解呢?文怎能当直率解呢?文又怎能当礼仪解呢?此不是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吗?彬彬怎能当兼备解呢?第二句质字怎能不做解,而改变原文的语法结构呢?这是译者绝不允许犯的错误!我们翻译古文,必须依照原文的语法结构,并把文言文的文字,译成现代文(也即白化文)的文字即可!绝不能臆造文意,更不能改变原文的语法结构,不然,我们就对不起古人,更对不起圣人!

按照《说文解字》的注解:质为本体、本性之意。本性者,人之个性、天性也。文为纹饰之意,也即彩绘之意,可以引申为文化修养。(文化修养即为文饰)野即为粗俗野蛮之意。史者,既可当史文解,也可当记史者解。史文或记史者,皆为循事执礼,史版较真者尔。故此处可当史版讲。史版,轴也。即现代之死板也。彬,份也!份额,亦可当境界解!五字解释通了,我们再译全文,即:你的天性(1)若是胜过了文化修养(2),你就会彰显出粗俗野蛮的一面。你的文化修养若是胜过了天性,你就会太过史版较真,而不知变通。只有天性和文化修养各自达到了一种境界,(也即各自占有了一定的份额),唯此,你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君子!

天性(1)与文化修养(2)请参阅《中庸》之:“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中庸》中说:天性即个性,个性即率性,率性就是粗俗!修道之谓教,教也就是文化修养或教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圣人之教,既要人修去天造之率性,又要人归置于文明。既要人归置于文明,又不要太过于史版较真。这才是圣人之本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hrbkqf.html

论语新解的评论 (共 2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