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欠黑豆一个道别

2019-03-14 11:24 作者:闺中月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金刚经》中有著名的四句偈语:“一切有为法,如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能理解就不解释了吧,真要解释个透彻,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和它有过一季如影随形的温馨时光,临了我却欠它一个道别,如今提笔记之,未尝不是一种方式。

晨梦醒来,眼角闲闲一瞟,见一则据阿根廷新闻故事而编写的短文——2002年主人为庆祝儿子13岁的生日,给儿子买了一只可的小犬(德国牧羊犬)作生日礼物,取名capitan,谁知课业繁重的儿子,根本没时间照顾这只小可爱,从此自然有主人与capitan日陪伴,一人一犬形影不离,谁料2006年主人突然因病离世,安葬完主人后,家人发现一夜之间capitan从家中消失,原来它嗅尽千回百转找到了主人的墓地,从此终其一生风不改默默守墓逾11年,直到老眼模糊肾衰竭,一个清丽早晨躺在主人的墓地安静离世。汗颜!人在犬面前是无地自容的。

相信人之本意里与生俱来皆有心喜小动物情结,我不例外,但我从来就没有主动抱过一只狗呀猫呀之类的回家侍养,因我恐怕侍弄不好,反而让它们遭罪痛苦,于心又何忍?若是有人抱狗抱猫回来,我也不拒绝爱它们,较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只需几个素淡日子,就建起忠贞的革命友情,有我一碗就会分它们一勺。熟悉我的朋友,差不多都了解去年我曾晒过几次一只黑白边牧的图片和文字,初的一个傍晚我与它初次见面,就被它又黑又澄又萌的眼睛所生的磁场掳去,它一点也不隔生,踮脚嬉戏小黄车中的井水(老太太浇菜用的),泼在浓浓密密的绒毛上,浑身一抖,水滴飞散在地,哪来的小狗?我放大视线盯着它,它也盯着我,欣喜之余写下一句心情:“你有你的江河湖海,我有我的短墙矮篱。这家伙的脸长这么黑,放大视线才能对视它的眼睛” 温馨足见一斑,我家房客告知是他路过一家服装厂附近的马路上捡的,与其说捡,要我看不如说是顺拐抱来的,它才2个月大吧,大概刚断奶,体形比一般的狗大且长,嘟嘟憨态,未曾识得世间险恶,懵懵懂懂路边遛弯呢,就被抱到一个陌生地。

我家这位房客喜花草喜动物,一度是床底下睡的,台子下蜷的,门前守的,可往往遗憾收场,一段时间后就偷的偷了,跑的跑了,病的病了,........又归于原本的寂静。他们一家白天忙得很,连人影也找不着,老见一大盆杂菜面条躺在那,因他们家多数是吃面条,米饭偶尔,这下可难坏它们了,哪有猫狗肯天天吃面条的?它们也属“肉食动物”哎,实在看不过它们饥肠辘辘的可怜样,我常生腹诽:“你不具备条件侍养好它们,当初就不该抱回来,它们也是活生生的一个呀” 于是,我家时以碎肉残骨拌米饭倒在它盆里,为之狗也特别黏我,尤其后来的这只黑白边牧,据说边牧在世界犬种中智商排名第一,聪敏,忠诚,善于察言观色,听得懂人话,性格特别温和,不乱叫,喜欢它的眼睛,我就唤它名“黑豆!”,下班回家我一声黑豆!它飞快奔来像个快活的孩子,不是直立行走就是抱着我的腿摇晃,我坐下,它便蹲在我脚踝旁,房客一家都说在黑豆的意识里我是它的主人。

夏天,我们是露天就晚餐的,斜阳余晖中,黑豆与小白(另一只小型草狗)或追逐或缠抱或不停地亲嘴,只要桌子安放就绪,它们便摇着尾巴眼巴巴地翘首以待,有时我们喝稀粥无荤菜,看着黑豆那满怀期待又无辜的眼睛,真想立马变个魔术,端上一盘鸡鸭鱼肉翅的来才好。晚风拂院,一切归于安宁,我坐在宁静里纳凉,其它的动物都跪安去了,只剩下黑豆时不时过来舔舐一下我的脚,湿答答的舌头像婴幼儿天真的吻,我便轻轻抚摸它的脊背,暮色四垂,深蓝的天鹅绒般的夜空布满星子,不作声响的黑豆温和地蹲在我身旁一会看我一会看星,那样子仿佛是你只须给它一个温柔的抚摸,它便陪你到天荒地老,哪怕我加班晚归,它也一样接引,一人一狗融进夜色

黑豆似见风长,来家两个月的时间,就长成一条长长的成年狗,对食物的需求比一般小型狗多得多,而夏季最忙的时候,我天天加班,根本就无暇回家做饭了,房客一家也是,总是一盆面条在那,爱吃不吃,而黑豆偏偏不为面条而折腰,渐渐成了一条又长又瘦的狗,逢我不加班的晚餐,黑豆特别高兴,围着桌子不离我左右,我是人未动筷先给它两块再说,末了再以碎肉残骨拌饭倒在它盆里,但这点点的给养又怎能满足它旺盛的生长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夏去秋来,我总算从夏季的繁忙里抽离,下班回来,黑豆见我一点影子就飞奔过来,秋凉了,我们的晚餐又搬回屋内,儿子捉弄它,故意关上门不让它进家,黑豆不喜叫,站在门外默默徘徊片刻,便用爪子笃笃叩门,我一边嗔怪儿子一边起身开门,重新让它围在身旁才开心。九月三十日傍晚,它更是一步不离,我去院边摘几个辣椒炒土豆丝它也跟着,直立着舔舐着,非要我蹲下来轻轻抚摸它才罢,亲热劲羡煞旁人,被拍下几多画面。我蹲下来抚摸它的皮毛时,触摸到了它一身的嶙峋,可怜它一副瘦弱的大骨架,我不自觉地盯着它的眼睛细细看,它也与我默然对视,且一步步慢慢匍匐到离我最近,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哦?温柔得要化开周围所有的冷漠,又忧伤疲倦得那么无可奈何,我的眼泪差一点被它盯下来,若是我当时落泪的话,它的眼角也一定会淌着泪的,那一瞬,我隐隐有点不安,它的所有表情都好像在跟我作最后的道别,但转而我又否认了自己,不愿这么想,怎么会呢,才仅仅一季啊。

十月一日二日是举国同庆全家欢聚的日子,那两天我沉浸在与哥姐相聚的欢欣里,已忘记昨日那双忧伤的眼睛传递给我的信息。等我二日晚上回来时,左顾右盼没见着黑豆的影子,便跑到房客家去探寻了,房客告诉我黑豆上午就死了,已被他埋在东面坡上的林子里,我被这突如其来又似乎意料之中的信息懵了,一副哭腔问:“你没带它去看医生吗?””去了,医生说它的内脏功能已衰竭......“那一晚,我心里充满了自责,我应该呆在家的,至少在它痛苦离世的那一刻,我会温柔抚摸着它的脊背,一遍又一遍,给它一个最后的道别,直到它安静离开。

黑豆走了以后,一直无法释怀,那双眼睛总在心里对视着,我又不敢捉笔叙写,像《墨痕》里唱得:“越想越多,越难笔下成河,怕一用力,惹落竹尖墨,偏生软弱,见不得人漂泊,终画不出伤心一抹” 我欠黑豆一个道别,直到今天才有勇气得以这种方式补上,愿它在天堂温良如初。

原创——闺中月草于2019年3月14日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ckpkqf.html

我欠黑豆一个道别的评论 (共 4 条)

  • 雪儿
  • 晚秋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