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海上观日出

2018-10-09 20:53 作者:绝顶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对于一个山里人来说,海上观日出是一种憧憬。

国庆霞浦之行,我们在憧憬中出海观日出。

凌晨四点半出海。天还没有亮,什么也看不见。天上半轮月亮,繁星点点。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和闻到扑鼻而来的咸湿的空气,知道来到了海边。仔细观看,海岸边激起的浪花隐约可见。

一会儿,远处传来突突的轮机声和一束灯光,接我们出海的船来了。

开始,海面很平静,不远处的笔架山和几座小岛屿黑皴皴的,只看得清大致的轮廓,像几座巨大的海上守护神。渔民告诉我们,就是到笔架山外面的海上观看日出。

当船驶过几个岛屿间狭窄的水道后,平静的海水变得不再平静了,就像一个刚从睡中醒来的婴儿,哭闹了。波涛起伏不定,推来涌去,形成一个又一个潮头和浪谷。小船也随着海浪上下颠簸,左右摇晃。我们的心悬了起来,同行的两位经不住,晕船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望着起伏不定的波涛、宽广无垠的海面、深不可测的海底,心里想着,这黑暗无际的海底,该是集聚了多少的能量,才能让无边无尽的海面涌起永不宁静的波涛;是哪一朵海浪先推倒了多米诺骨牌;太阳是否就是这无尽深邃的“黑洞”中孕育的光明精灵呢。

天渐渐亮了。星星渐渐隐去,变得稀稀疏疏地。海的尽头,水天相接处,升起了一座黑黑的云的幕墙,幕墙上方是淡红淡红的云带,再上方略显黄色,渐次过渡到浅蓝的天空。眼前一处云彩突然变得有了霞光,我们知道太阳要从那边升起来,都目不转睛地望着。

那片云霞逐渐扩大了、变红了,呈现一片烙铁红的颜色。红色云团中碎裂的片片黑云,就像

是烙铁出炉后遇冷被覆的冷色块。我们已按捺不住了,着急地等待着太阳这把经过亿万次淬火的光明之剑出鞘。

开始,太阳露出了小半边脸,红红的。继而,很快又被黑云吞没了,重新隐入了黑暗之中。似乎是海底巨大的暗精灵不愿意自己就此被打败,作垂死的挣扎,死死的抱住太阳,重新把它拖入暗夜中。最终,太阳使劲地、奋力地挣脱了暗夜的束缚,缓缓地升起,跃出了海面,发出了刺眼的利剑般的亮光。旁边黑色的云彩受到了感染,变得光彩夺目。海面也铺上了一道亮光,鳞鳞的。

传说,太阳神阿波罗出生时,由于天后赫拉的嫉妒,不让大地给予他妈妈分娩之所。是流星女神阿斯忒里亚化身为海岛,海神波塞从海底升起四根金刚柱,固定了岛屿,阿波罗才得以顺利出生。不知道阿波罗的出生和海上日出是一种巧妙的契合,还是古希腊的神话传说本就源自于海上日出的精彩。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扉页上的一句话:“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北边,岸上,沿着山脊线一字排开的白色风力发电机组,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变幻莫测的奇妙之景,兀自在那缓慢地机械地转动,大有“云自无心水自闲”的姿态。

返回时,先前黑皴皴的几座岛屿,也全部披上了亮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bpskqf.html

海上观日出的评论 (共 6 条)

  • 文生
  • 听雨轩儿
  • 紫色的云
  • 心静如水
  • 潋滟相思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