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历史被雪覆盖

2020-01-05 17:35 作者:文生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六五

历史被覆盖

文生

新年第一场雪来了,大地银装素裹。老文想出去赏雪,可这几日腿不得劲,有心无力,只得作罢,拍了院里雪照,发微信给老明。不想老明也是困在家里,家人怕他雪天里出去不安全,不让他下楼,老明用从楼上拍了雪景发给老文。

老文感叹,说:“我们遇上了一个好时代。”

老明说:“是嘞,是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文说:“可是也有不少不如人意的事。”

老明说:“是的嘞,是的嘞。”

俩人继续在微信上聊。

老文近来看一些谈历史短文,认为好多历史让人一细究,说着说着就让人觉着不对劲儿来,于是问:“现在的人们,对于历史,啥就越来越象对待一个小女孩呢?”

老明说:“小女孩?明白了,任人打扮也。”

老文说:“难道真的没有一个明确说法么?”

老明说:“你说说。”

老文说:“说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秦始皇,有人说他是千古一帝,有人说他是民族最大的罪人……”

老明说:“愿闻其详。”

老文说:“你是教历史的,还用我说?”

老明说:“俺教历史的不假,可历史宜粗不宜细,课堂上也只能粗线条的讲,不可能讲那么细。讲那么细的,是对研究生讲的。俺是讲中学历史的。”

老文说:“难惯一些历史书越厚,说的越让糊涂。你说秦始皇是个什么人呢?”

老明说:“当然是千古一帝啦!百代皆行秦法。”

老文说:“那为什么有人强调他是千古罪人呢?”

老明说:“专制弄不好也是罪恶多多,不用俺多说吧?”

老文说:“存在就是合理的,专制难道一点积极作用也没有?”

老明说:“有啊。中华民族从商周到战国末期时,分封的那一套越来越行不通了,只能走专制了。郡县制、书同文、量同衡、车同轨,没有强力从来不行,或者说,至少背后有强力作后盾。但这还不够,在意识形态上由汉武帝打造:尊儒!再后来,隋朝又搞科举制,官员选拔和意识统一起来,我们有民族才走到今天……”

老文说:“你这样说?”

老明说:“这是积极方面说的,消极方面当然也很多,最主要的固化了人们的思想,强化了专制作为。但是你也要鼓吹解放思想呀,实行民主呀,一味骂人家干啥?”

老文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老明说:“亏你还读了不少书,难道还和许多人一样继续误读下去?”

老文说:“误读?明白了。原来的意思是,君主象个君主的样子,大臣象个大臣的样子,父亲象个父亲的样子,儿子儿子象个儿子的样子……”

老明问:“接下来呢?”

老文说:“接下来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

老明接着问:“再接下来呢?”

老文说:“变异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老明问:“这是孔老二的原意么?”

老文说:“当然不是。”

老明说:“你再想想,孔老二身上有专制的影子么?”

老文说:“没有。”

老明说:“所以说,孔老二不能背专制这个锅。”

老文说:“也不能说没有吧?有了权没几天就杀了少正卯。”

老明说:“这个可以说是他的污点,但不能因此否定他是圣人”

老文说:“但这足以把他说的一钱不值。”

老明说:“当年可是把他老人家批的臭不可闻,那时你是小学生吧?没少写这方面的作文吧?”

老文说:“凭什么这样说我呀?”

老明说:“凭你现在文章写的好。”

老文说:“俺当年作文写的不多。”

老明说:“就算是事实,可现在谁信呢?

老文无奈,说:“大家彼此彼此。”

老明说:“当年就差没刨坟扬尸了。”

老文说:“在红卫兵手上,差一点。孔老二没有专制的想法,为什么把搞专制的帽子扣在他头上呢?”

老明说:“谁让他的学说成为官方学说呢?”

老文忽发奇想,说:“如果孔老二见到刘邦大搞分封,什么样呢?”

老明说:“鼓励刘邦效法周公吧。”

老文说:“但我想刘邦是不会买帐的。”

老明说:“这个自然。我还脑袋天天拴在腰带上,谁有闲心搞你这一套?”

老文说:“可是陆贾搞的《新语》,他听进去了,还多次称赞。《新语》讲的是什么,你应当知道的。”

老明说:“《新语》是儒家的那一套说法。陆贾知道天下先安才能行《新语》,所以没有象贾谊那样为其道不行而自伤。”

老文说:“陆贾是参与打天下的,知道要择机而行。贾谊是个书生,没有具体政治操作经验。”

老明问:“你认为刘邦当了皇帝后,天下安定了没有?”

老文说:“没有。内有封王,外有匈奴。”

老明说:“现在人们不认为异姓王们要反,都是被冤杀的。”

老文说:“有条件反就是死罪。”

老明说:“原来实行‘意欲反’是刘邦实施的。”

老文说:“咱们羑河边的羑里城为啥关文王?还不是文王有条件反?商王是为防患于未然?”

老明说:“聪明。不可明说。”

老文说:“不聪明人才能把大家的想法说出来。贾谊、晁错不过是把聪明人的想法明说出来。”

老明笑了,说:“哈,哈。现实中好多工作,谁提议谁去干,出了成绩是大家的,有了问题提议者背锅。更有人坏了事后,还要人家背锅。

老文说:“刘邦搞了非刘姓不得封王那一套,可后来造反的还是同姓王。”

老明问:“难道刘邦不知道历史经验么?毕竟从理论上讲,他也算是周朝的人,周朝就是败于各路诸侯王之手。有条件反,其实不分同姓异姓的。”

老文说:“我想刘邦就是知道周亡于封建,也只能搞分封,开倒车,因为不封王没人愿意跟他干。六国贵族、项羽造反,谁不封王?陈胜不也搞‘陈胜王’么?没这好处,人家凭啥给你卖命?”

老明问:“秦朝搞郡县制亡,是不是刘邦也认为郡县制不行?”

老文说:“应该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刘邦两难之后搞非同姓不王。”

老明说:“从实际上讲,没有那一个帝王愿意搞分封,但他没办法,只是把难题交给后人处理。文、景在无为而治的同时,都想法削藩,解决高帝遗留的问题,没有成功,反而牺牲了贾谊、晁错。”

老文说:“削藩不会一次成功的,可以说,武帝是在文、景的基础上成功的,又选拔军事天才,打败了匈奴,还统一了思想。汉武帝内外兼治,作为皇家第四代人,比开山皇帝的还出风头,历史上还数他。”

老明说:“再咋样也不能了秦始皇的风头。”

老文说:“那是。秦始皇完成了他当年的使命,问题在于没有及时转型。贾谊在《过秦论》中就指出这一点,要他行仁义安民众。这一点汉初做到了。历史就是这么曲曲折折的前进。”

老明说:“秦始皇太想毕功于一役,加大马力修长城。”

老文说:“后人着眼于其大建阿房宫。”

老明说:“因为长城毕还有大作用。而建阿房宫纯粹就是劳民伤财,是导致民变的原因。”

老文说:“杜牧有名的《阿房宫赋》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只骂秦皇专制,不去破解专制之弊,亦使人哀之。俺想,如果停建阿房宫,中不中?”

老明说:“那人们还会把过错归结为大建长城,古今都在唱《孟姜女哭长城》。”

老文说:“后来康熙帝说长城并没什么挡住什么,所以有清一代,没有修长城。”

老明说:“位子不同,看法就不一样,清帝在入关前是不会这样说的。”

老文说:“哦。修建长城,对于皇帝来说,是伟大的事,能保护王朝的安全。对于老百姓来说,是孟姜女,是家破人亡。”

老明说:“不同角度看历史,历史是不一样的。对于英雄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对于平民来说,可能是最坏的时代。”

老文说:“准确的说,不同意识形态眼中的历史是不一样的。”

老明说:“也不完全是。有的人,站的中立角度,可得出的结论还是让人没法接受。”

老文说:“你说一说。”

老明说:“比如说,常某人在公开场合上说,可以对乱党如何如何,但暗杀事情真的做了,常某人在日记里写为这事痛苦,已令人查办。有史学家就据此说,这事儿不是常某人主张的,是下属擅自作为的,常某人也是过了几天才知道,所以,常某人不应该背这个黑锅。”

老文说:“这人不懂现实。现实中有的人想处理谁,根本就不会留下什么把柄。不少黑社会的头头就是这样,导致被抓了后,由于没法找到直接证据,法官明明知道事情是他主谋的,但就是没法判决。那个常某人智商可比黑社会头头高多了。”

老明说:“但是日记作为证据,带有强烈的个人倾向——

老文说:“我看到有的人一谈到历史,常说要是别的国家的领导人、贤人、智者,会如何如何做,事情就不会这么糟,仿佛我们从苦到今,没有做对一件事儿。以至于我们现在造航母,还得靠亚里士多德指导如何运作,拍拉图为我们选人……”

老明笑了,说:“你确定此人不是搞黑色幽默……”

老文说:“不是,被某些奉为最懂历史的人,写了好多大部头书,粉丝众多……”

老明说:“现在雪停了,大地上很多东西被俺盖了,雪下面是什么东西,知道的人也不见的能说清,不知道的人只能靠轮廓、文字、别人说、想象、甚至曲解来判断……

老文说:“历史,过去象被土埋了,挖掘出来才知道。现在象被雪覆盖,雪化了才知道。”

老明说:“善,这为当代的许多新闻翻转所证实。”。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1月5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wlbkqf.html

历史被雪覆盖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今生依梦
  • 淡了红颜
  • 寒添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