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回头望凶

2019-08-14 06:53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回头望凶

律师就为赚钱与其维护法律尊严与正义毫无关系但,他自己心里也有杆秤就特别是人之常情因此,你请来律师他赚你的钱也会在心里骂你不是人玩意儿。一个老板大哥,宁愿把钱丢给律师丢人现眼,你真福能 —— 今天我去法院碰巧赶上起诉方原告携律师一起在现场,还多处翻供不再认账但却推翻不了裁决书。这也算个证据,其实他还没看我的应诉书就保管他悔青了肠子因为,他行贿许仲裁以后真是给他把我的请求打了一折而现在你起诉,就给我翻盘的机会。你先给我一刀,别怪我。—— 回头望凶(兄)··· (他可能误以为我是穷死了,靠不住了,被他拖死了,想要求和了,他又高姿态了,继续幻想开始了,来高潮了,发善心了 ··· 就答应三千块算给我个台阶,我看他在玻璃房内盛气凌人的开始叫嚣:最多三千块。就不是疯了就是癫狂或者狂躁的开始,而此时的律师还被他盖过了风头但,只要有讲法律的地方正义就不在你这里,你尿硬什么?)—— (本段自带括号但现在看却是记载的很粗狂但,应该是个巧合我去法院恰好遇见法院方面做点工作约谈资本家协商。我就看见老板带着律师一同前来就好像下血本也不会给我一丝机会的坚定信念,而且一改仲裁时承认的事实就想全盘否定裁决书的威力也该是受了律师的面授机宜。其实这次原被告巧合见面是给法院节省了时间因为,该是法院双方协商后再见面的一场调和但原被告都不给面子就我也是坚持开庭因为,我还想好事呢 ··· )

父亲想尽父亲的责任但更想显示父亲的尊严,可是长子如狼 ··· 我是从来没有真正责怪过父亲包括我从派出所一归来都是先回家给老送个信息,虽然父亲满口入腮的面条没有给父亲机会留我吃饭,我还是从根本上理解父亲他就那样人心里始终没谁。我是不会把“家人”无意识的过失当成“仇恨”记在心里而且,我跟父母从来没有隔阂都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因此,不用你来挑拨离间(这是讲老二嫂就在我面前喋喋不休地说我父亲的不是,就我从派出所回家先送个消息给父亲不要他记挂而且父亲也真不记在心上就是先吃饭但,老二嫂就给我打抱不平还鸣冤叫屈我就很讨厌他们一家 ··· )。父亲这座宝山已经承载不了狼虎豹在上面的狂奔了 —— 他在和解室里得意他的阴谋成功,他在振振有词而律师只有随声附和的面子。他的阴谋就是简单的“成功人士”惯用的伎俩,把你激怒然后你先犯错犯罪然后,恶人先告状再利用老婆妹夫的关系把我这个亲弟弟送进派出所关进公安局被起诉被判刑就是大哥的理想,他在庭长面前大肆宣扬他给我的功劳并演绎成我被拘留还有案底,他在律师的指导下还放声高唱了亲情之叹息算给我个台阶,他其实不知道我已经笑成了冰河 ··· 不要再演绎,你已经输了,而且还无论现在什么社会大环境就你这点丧尽天良的人心眼,严重背离天道人伦的所作所为就开始输了人心因为一切还都要在台面上说话。而且法律和各种证据都对你很不利,律师也是白搭白板白瞎而且我不起诉是我给你面子好不好,是我给你台阶好不好,请你认清楚事实,不要把自己搞错了。早给你机会你不要,还真是给脸不要脸的老习惯。你还“三千块”,别做你的秋大了吧,“三万块”能拿下来就不错,就算我再给你一次脸 ··· 我相信他在读完我的应诉书以后,一定后悔,悔青了肠子也说不准。—— 因姓李,老李对有理。—— 秘诀是:不害人,不骗人,不做错事。—— 我在想象:原告就是一条热锅上的蚂蚁或正在热锅里翻滚的虫子。—— 我没有起诉你,是给起诉方最有力的打击。—— 无欲则刚。(这段说我俩哥的面目你看看被我记载的现在还很恶心他们,那副嘴脸所表达出来的龌龊心思不是一般的不耻行为 ··· 到这里其实我还是对我们的法院不太了解因为,判决既不以事实为根据也不以法律为准绳而是,他们的心情和面子以及背后达成的某种不上台面的共识因为,为打工仔主持公道好像跟“改开”本身相抵触或有悖某些人的目的 ···)

世界风筝城鸢都风筝节至今已经二十六载而上演大型烟花爆炸表演秀,今年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看好像眼皮底下在发生:人造大型景观在白浪河两岸明修,投入巨大的目的也许就是换来后天的白浪河湿地公园还国家级别。二十一日入夜,一声震天巨响把我从公司震到门外那些近在咫尺的易冷烟花,漫天飞舞飘散的火光诱导我冲向通济门外。一切都在对岸上演还或许是双方的对战形式在激烈中霸占了一片天空,这种暂时的“战天”行为不但满足好奇心还有绚烂的提醒。“火药”妖身一变从杀人的工具魔化成媚人心目的天花,一串又一串射向夜空的高潮在持续作用或摇头摆尾或直上云霄,锻炼成火珠的花火在炸开的一刹那有灿烂有苦笑而最可亲,是一团星火在你面前暴开成一巨幅硕大的光团还向你的方向落下来,还迎着你的笑容逐渐消失又突然坠落水中而你和夜空,再次跌入到宁静和失落的暂时里无法期盼,··· 但一切的光芒过后都是烟雾的机会而且还比光芒来得长久来的后果严重而且很幽深或者你再听那些孩子,娃娃呼叫着对待光芒却对烟雾视而不见这就是在力量面前屈服在黑暗里寂寞的本性 ··· 一群人一大群人,手机照相机拍DV摄。这就算个事件,因而很有制服人员在暗动。这也算一场战斗,虽然单方面跟天作对但,烟云过后,夜空如镜,只有远在天边的星星显示它来过得痕迹不消失。

我的前任同事老王在辞职前做足了文章,其结果还是不如他所愿,还是要到物业那里问明白以后去领工资 ··· 唉,你想他们会给你送过来吗?你既然很了解他们就该早打电话硬要,你既然能爽快的不要这几百块工资我就当成你只在我面前说过的大玩笑,你既然知道如此结果就不必在临走之前强硬逼着我去干我不想干也根本无需干的事。“下班了,下班了 ··· ”这个要求使你在我这个很认真的人心中很减分,而你自己也没加分最关键就真是多此一举。(我是真相信他可以不要这几百块钱也不算太幼稚,干了两年多工作几百块不要的人很多而且,他也退休每月有收入 ···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wdpkqf.html

【博客自传】回头望凶的评论 (共 6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 雪儿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