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个创意的诞生

2019-01-20 16:10 作者:文生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记实之一一六

一个创意的诞生

文生

老土在坑上坐着,百无聊赖的霸着电视,一个频道一个频道的换着。

土婶想看戏,老土说,都是帝王将相,才子小姐,小三小白,你死我活,有啥意思?

土婶反问,你看的就有意思了,看了个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土回忆了一下看的内容,说,电视上说创业要有个好创意才行。

土婶说,就你?好好在家呆着吧。

老土说,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说不定俺也会有新创意。

土婶笑着说,天不早了,吃啥饭呢。

老土说,随便吧。

土婶说,又是随便。

老土说,你想做啥俺就吃啥。

土婶说,那中,要不,玉米饼子合子饭?

老土说,中,饼子和的软一点,要不咬不动。

土婶说,以前要硬的呢。

老土说,以前年轻,现有牙口不好了。

土婶问,多加白面还是多加玉米面?

老土说,白面多点吧。

土婶说,玉米面多点吧,这才是老味儿。

老土说,过去是玉米面多,改善生活加点白面。

土婶说,现在是白面多,改善生活多加玉米面。

老土说,那就玉米面多放点吧,和的软点。

土婶说,中。你下来捅火。

老土说,你捅火吧,俺就不用下来了,腰也不行了,痛,受不得冷,炕上热乎。

土婶说,不吗。下来活动活动。

老土说,好吧。

于是老土下来捅开火。

土婶给铝锅添上水,坐到火上,铝锅外面是黑乎乎的,里面也是灰白的。

土婶说,这锅有年头了,那一天小炉匠过来,重新烧一个新锅,家里有不少易拉罐,花上几个钱就中。

老土说,买一个新的吧。

土婶说,现在的锅都薄的不行,不小心就烧糊了饭。

老土说,唔,那就等吧,这小栾平也不知啥时候过来。

土婶听了不高兴,说,小莲萍?你还想着人家?俺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还忘不了那个小狐狸精。

老土说,你说的啥呀,俺说的是小炉匠。

土婶说,不对,你明明在说那个什么萍。

老土说,你听错了,俺说是《智取威虎山》上的那个小炉匠栾平。

土婶不依,说,俺没听错,你在说那个什么萍。

老土说,俺用《智取威虎山》上的小炉匠代替那么个铸铝锅的,你这也不懂。

土婶笑了,说,捅好你的火。

老土说,要不,咱们去土灶上烧火做饭?

土婶说,不去,天还行,现在那里四面露风,又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说,现在谁家还烧柴火呀?

老土说,柴火烧的饭才好吃,对了,还得用老砂锅做。

土婶说,现在那里还有老砂锅?俺不做了,要做你做。

老土说,随你吧。

一会儿水就开了,土婶在瓷盆里配好面,瓢出开水浇在面里,用筷子搅好,之后往锅添了水,再用手合起面来,面还有点烫,就一抻一抻的和面,这样和面时不烫手。

水又开了后,土婶往锅里下了小米,然后从面盆里捏出一小块面,用手揉成圆面团后压扁,成为厚圆饼干样的大扁面疙瘩,下到锅里,再继续捏下一个扁圆面疙瘩,不一会儿,锅里就是大大小小的玉米饼子在翻滚。

土婶说,把火关小点,要不锅就溢了。

老土说,好咧。

土婶说,等一会我切好菜放进去,再放上盐就中了。这么多年了,你就好这一口。

老土说,小时候的娘做的味儿么。

土婶说,小时候?那俺就照小时候的做,再放点红薯叶。

老土说,还是别放了吧。

土婶说,心口不一。

老土说,你想放你就放吧,你也吃?

土婶说,不放了,猪才吃红薯叶做的饭。

老土说,你还别说,在城里,鲜红薯叶做的菜,还真的好贵。

土婶说,行了,别说了,饭好了后,用大碗给你盛,然后端着大海碗一边转圈一边吹着喝。

老土说,还有呢?

土婶说,端的大碗来回在人面前来回走显摆,瞧,俺家的玉米饼好大,里面有好多白面,里面还有菜,是大白菜、红萝卜、红薯块,看好,可不是红薯叶,里面还有几滴香油,那个香啊……

老土说,对对。……

土婶说,饭好了后那你端出去吃吧。

老土说,这是啥年头的事了?再说,这么冷的天,也没人在外面坐着吃了,还有,谁还吃这个?

土婶说,村里和你好这一口肯定还有。

老土说,娘做的味道么。你这不象娘做的味道。

土婶委曲地说,俺给你做了多少年也喂不熟你。俺也是,俺娘做的就是好吃,俺自个儿就做不出来。不过,你在是干了半天活,才会觉的好吃,现在你没有干活,所以……

老土说,在工地上做的也好吃。

土婶说,你不是说工地上做的饭难吃死了?

老土说,在工地上,天天就是白面馒馒就水煮白菜,有肉也是大白肉。要不是实在累的不行,谁都不想吃。俺说的是在工地上自个做的煮玉米疙瘩吃。

土婶说,小时侯想,要是天天吃白白馒馒就是好日子,真要是天天吃了,又叫唤。

老土说,小时候想的不只是白面馒馒呀,还有烧饼、麻当(油条)、皮渣、豆腐、包子,还有大肉……,面条省(面),饺子费(面),不想过了吃烙饼(太费面)……

土婶说,工地上也是这样天天吃白面馒馒的,还是说不好吃。

老土说,人吧,就是贱,吃了这个望那山,有了馒馒就想吃肉,有了大肉就想喝酒,有了酒还想满汉全席呢……,现在牙口不好了,还是在工地上做的老饭好吃。

土婶说,工地上也做这个?啥时候?

老土说,有一回工程完了,想到要钱到手了,自个儿就做了小米煮玉米饼子吃,还有猪头肉,还有一点小酒,真的好吃呀!

土婶没好气的说,刚才说我做的饭不好吃,原来是没钱领,也没猪头肉和小酒。

老土说,后来就不好了,钱没要到手,人也不敢离开工地,只好买点米面,去菜市场捡点菜做饭吃,就这样,一锅饭里面什么都有了,那个苦呀。天到了,用塑料把窗户钉好,里面烧火,拾到什么就烧什么。那会儿,分外想娘做的饭,还分外想你做的饭,那才叫香呢。什么时候,都是活好干,钱难要呀。真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学习。

土婶说,你要象人家能考出去多好,也不用现在这样了。

老土说,家里穷么。到公社里上学,每天都得买饭吃,供不起。

土婶说,好象也花不了几个钱,两三天跑一回家,拿上干粮和咸菜,在学校每天喝小米饭和玉米糊就行了。中午,人家吃面条,穷人家的学生只能要点面汤泡上干粮吃。

老土说,那时精神压力非常大,好多人受不了能买饭同学的白眼。

土婶说,又不是你一个,你自卑啥?说了半天,还是在为你不好好学习找借口,这不后来石林黑塔村北面建了一个中学,初中高中都有,每天可以跑校了,不用住校,可你就是学不进去。好象初中也没念完?

老土说,俺是念了几天初中的,是家里实在穷,只好下地挣工分。当年考出去的,后来也有下了岗的,混的还不如俺。你说,学一门手艺是不是学习?

土婶说,是,学手艺也是学习。比下岗工人强?你就吹吧。人家熬到退休时好赖好有一二千。你有吗?你看你现在,懒在坑上不下来。

老土说,俺这是在猫冬天,到了干活时俺有的是力气。不管咋说,咱把孩子们供出来了。孙子们也上学了,都在城里念书。

土婶说,快过年了,你说他们回来时,会不会不喜欢吃这个呢?

老土说,他们小时候吃的是什么?人的胃口是小时候养的。现在的孩子们肉都不想吃了。要吃就吃红肉,咱们那会儿,人们要的是大白肉,买肉时,人家白肉割多了高兴,现在,红肉割多了才高兴。

土婶说,俺记着,那会儿大肉煮了后,放凉了后有一层白油皮,还得把白油皮捞出来再熬熬,把油熬出来。做菜时放点猪油,就是好菜了。

老土说,快过年了,给孩子们做啥?

土婶说,还能是啥?咱只管包饺子吧,菜准备好,等他们过来自个做吧,俺只会做一锅炖的菜。要不,也给他们做个煮玉米面饼?

老土说,你让他们吃这个呀?

土婶说,用小碗盛呀。

老土说,这盛在大海碗里吃的才过瘾。

土婶说,他们啥没吃过?做的让他们稀罕就行。做的饼子小点,煮的不软不硬,里面不用放菜和油盐,菜另外做。

老土说,这还是老味儿么?

土婶说,没菜才这样,现在有菜了,就得变通。

老土说,儿女们还行,小孙子们也行?

土婶说,用小碗盛,吃不了也剩不下多少,想多吃再盛。再说城里人时兴用小碗,咱也赶时兴。

老土说,也不敢让他们多吃,玉米这东西认生,要是人家知道咱们过年用玉米面做饭,还不笑话?

土婶说,集市上玉米做成的空心黄拐棍,还不都是小孩子们吃了?

老土说,说成是小吃就好了。

土婶喷的笑了,你还真有想法。

老国说,你看很多地方的家常饭,到了外面,都成了小吃。

土婶说,现在人家都不常吃了。

老土说,要不,把这玉米饼子做成丸子,象那个汤圆包到塑料袋子里,到时一下水煮就行了,当成丸子做汤。

土婶问,有人吃吗?

老土说,有。

土婶说,面丸子有人吃?

老土说,现在人们想减肥,咱家小女女就是不肯多吃东西,说要减肥呢。可是市场上到处是油腻多的东西,就是汤圆,热量也高,不如俺这。

土婶说,市场上有素丸子呀。

老土说,素丸子也是油炸的,里面有不少油,不如面疙塔。

土婶问,这行?

老土说,中,煮好了再调味,让大小子做早点时也添上这个俺想的新品牌。

土婶说,那就等大小子过来后商量一下。

老土问,这叫啥名字呢?

土婶说,让孩子们想吧。

老土说,到时开连锁店,等着提成就是。

土婶说,八字没的一撇呢,就想着发财。

老土哈哈一笑,要是做的让人们吃,还不知要花多少功夫。

土婶盛了一碗饭,给递给老土,说,桌子上有调料,你自个调,还有菜,你就好吃好喝吧。

老土从饭里用筷子叉出一个饼子,咬了一口,说,真好吃!这是俺的创意,知识产权是俺的。

土婶笑着说,那你就多吃点。

羑河记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1月2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lgpkqf.html

一个创意的诞生的评论 (共 7 条)

  • 雪儿
  • 漫舞洛城
  • 文生
  • 剑雨飘香
  • 心静如水
  • 草木白雪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