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散文:草原行7

2018-06-22 10:58 作者:奇书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呼呼呼!

呼呼呼!

静息而听,渐趋嘹亮。

久久伫足,完全可以清晰地听到,风车们发出的强大怒吼。恍若千年后的成吉思汗复活,又率领着所向无敌的嗜血武士和蒙古铁骑,驶过苍茫内蒙古高原,杀向四面八方……

我们都被怒吼声强烈地震憾,站着不敢动步。

一任天空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完全压在了自己头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情此景,居然让我和太太开始了贫嘴。

“甲光向日金鳞开,黑云压城城欲摧。”“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峥嵘赤云西,日脚下平地。”……书到用时方恨少,全都还给老师了。争到最后,黔驴技穷,不分高下的我们,只得停下,悻悻无语。

因为,此景此情,无法形容。

因为,此时天黑如墨,好似一页翻过的历史,触摸凹凸,伸手可得。

,草原是看不成了,伴随我们的,只有难抑的激越,得得得的马蹄声和淅淅沥沥的夜。当然,还有难以忍耐的寒冷。因为,标间的被子只有一条且薄。

第二天一早,我们站在了草原之上。

著名的内蒙古辉腾锡勒大草原,终于一泄无垠地坦露在我们面前。

你好,我们的大草原。

枯萎了鲜草与野花的大草原,载着矮树,浅草和低飞的苍鹰,骄傲地向地平线伸延。四野苍茫,薄雾缭绕,晨曦浮动,万赖俱寂,令人心悸。仿佛繁乱世界,正佝俯于我们脚下,仿佛锦绣时代,正驻足不前……

片刻,太阳跳出了地平线。

大草原上的太阳,金光万丈,夺人心扉,而太阳的最下端,仍与地平线紧紧相连着,在使劲儿的向上蹦迪,宛若孩子手中的汽球,总想挣脱线绳的挽留。

分秒间,我们手中的相机手机嚓嚓嚓直响。

尔后,匆忙奔跑,你挤我撞,我给你摄,你给我照,抓紧时间,充分享受天人合一,情景交融的宝贵时光。

哦,太阳终于升起来了。

辉腾锡勒大草原啊,刹那间灿烂如漫,金碧辉煌。

近看,花蕊草尖,纸醉金迷,竞相奢华;远眺,绿肥红瘦,莺飞翠摇,更兼那息息晨风,摸不着,看不见,却如硕大无朋的旗帜,被无形的巨手挥动着,呼呼作响……

得得得!

得得得!

一歇马蹄声骤然响起,我们睁大了眼睛。哦嗬,破雾处,二匹高大的棕马正快乐追逐。

第一次看见活生生在草原上戏谑的峻马,太太和我都忘情欢呼。许是我们的欢呼刺激了马们,稍停停,马们玩起了人来疯。

只听它们昂首长嘶,然后径直对着我们奔来。

不待手忙脚乱的我们避开,就嘶叫着离人几米远,嘎然站住。

然后,炫耀般原地抖鬃,刨蹄和打响鼻。这,自然令我们大饱眼福。马匹挺拔,马嘴俊秀,沾着枯花衰草,腰圆脚壮,鬃毛披洒,尾巴扬抛,根根如戟,怒向天涯……

“壮哉!美男子!”

太太喟然长叹。

“你知公母?”我不满的抛过醋酸,引得太太一笑,不在话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kfskqf.html

原创散文:草原行7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