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乡下早春

2020-03-22 22:17 作者:天涯望海楼主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个节气一到,春天的脚步也就近了。庚子鼠年的立春日正好赶上春节,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遭遇罕见的疫情,于是人们只好呆在家中,很少外出,给亲友拜年的礼节也就免了。

我们一家人只在晴天的晚餐后才去外面走动走动。家居县城,湘江差不多由南向北穿过县城,我们就住在河的东岸。我们这边有个广场,县里近年在广场一旁的山上公园修建了环山公路,这方便了周边居民外出散步。

记得立春后的那几天,我们傍晚时候都会外出活动活动。油砂马路两边都是树,林中有很多枯枝落叶杂草。春天刚来,路边的小草刚刚长出一点嫩芽,有一种我叫不出名字的荆棘已长出一点嫩叶,它们似乎在向人们报告,充满希望的春天已经来到人间。

山上马路上偶尔也有几个戴着口罩的人我们从身边走过,山下通向县城的公路上有些小车来往,今年在这地方我几乎看不出春天已经到来的特别气息。还是小时候的乡下早春给我的印象要深刻得多,我总觉得乡下早春的气象跟这县城的春天就是不一样。

乡下的早春也是一路迤逦走过来的,所到之处必有她的痕迹。“天街小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初春时节的大地,寒的余威还没有彻底消失。这时你站在家门口或立于窗前,看到远处原野上若有若无的一点草色,你的心头一定会涌起一丝愉悦,你甚至会不经意间说上一句“春来了,她就在我们身边”。

几场淅淅沥沥的春雨过后,山色渐渐转青,大地便慢慢有了精神和生气。树林里的儿发出一阵阵悠长悠长的叫声,在山岭间跳荡起伏应和着,这时早春的山林原野就不再寂静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早春的野外,外出劳动的人不多,因为这时正式的农活还未到来,但放鸭子的老头和牧牛的少年我们经常可以看到。

放鸭子的老头立在田岸的背风处,他把小竹箩背在身后,或者放在田埂上,小竹箩里装着喂鸭子的稻谷。老头子一个人静静地在田岸上吸着旱烟,浓烟一口一口从嘴里冒出来,他是那么悠然自得,他的内心一定是很充实的,因为他放的一百多只鸭子每天晚上下的蛋都可以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

鸭子在田里觅食,把水搅得一片浑浊。鸭子不时尖叫,聒噪之声是那么熟悉,这给早春的田野增添了几分生气。

放牛娃把牛赶到山坡上,他们任凭牛去啃地上那点刚长出来的青草。这时候只要防着牛去吃地里的青菜萝卜和坡上田里的油菜就可以了。娃子们找出一副旧扑克,他们就着坡上的大块点的平整石头,把扑克放在上面,就快乐地玩起“争上游”或“三打哈”等游戏来,他们有时也会搞点输赢来激发兴趣。

山坡上偶尔会有几只小鸟飞来,它们甚至大胆地落在牛背上,叽叽喳喳叫了几声就飞走了。

早春山上很多树都是光秃秃的,有少数树的枝头刚冒出一点嫩叶,溪边柳枝绽出一点点鹅卵黄,塘边几棵桃树的枝头不知什么时候露出了粉红的花蕾。这个时候田地里早开的花只有油菜花了,但这时的油菜花还没到盛花期,开得并不整齐均匀,所以这时并不是看油菜花的最好时候。还有一种开得比较早的花,那就是山上的梽木花,但这个时候梽木花也只是一点点白色的花蕾。

这个时候的江南农村,尤其是在丘陵地带,人们趁着暖阳,三五结伴到田间山坡去扯拔野胡葱,那就别有一番滋味。在野外,你闻着泥土气息中夹杂着的野胡葱的浓郁香味,自然就会想到腊鱼腊肉和着胡葱做成的可口菜肴。而用胡葱煎鸡蛋,那鲜美味道更是让人食欲大振。

春节前乡村里的大小池塘差不多都被排干了水,里面的鱼都被捕捞了上来。早春时候,池塘里的水还没有满,里面的水也还没有完全变清。岸边小树上的翠鸟睁着小圆眼紧紧盯着水面,总希望看到有小鱼跳出来,它好疾飞过去,一下把鱼抓了,接着好美餐一顿。可是这翠鸟老半天都没有动静,最后只好悻悻地飞走了。

塘边的菜地里有老年人在拔草,他把拔下的青草堆在一起,然后用箢箕装了,到水边把草洗干净。第二天早上那青草加进一点米糠煮熟后就成了喂猪的最好饲料。

早春的沟渠和小溪里的水都不多,这时候天气还有点寒意,那些喜欢捕鱼的人还没有行动,因为他们知道,桃花水还没来,浅水里根本就看不到鱼的影子。

这个时候,你可以到野外沙地里去寻找地耳菇。地耳菇是一种菌类植物吧,这东西很软很软。你采下它,把它里面的泥沙洗出,再用开水把它泡上几分钟,捞出的地耳菇滤净水,然后把它倒进用文火炒到一定程度的新鲜肥肉里,再继续用武火炒,在肥肉伴炒的地耳菇快出锅时放进蒜屑姜末等佐料,这时这道菜就做成了。满室都是浓郁扑鼻的肉香味儿,这样的美味佳肴真的诱人,你肯定会叫人倒酒来,要与家人或亲友痛快地喝上几杯,直到一醉方休。“休说鲈鱼堪脍······季鹰归未?”张季鹰悠悠乡中的鲈鱼美味也不过如此吧。我们那里的乡下人永远都忘不了地耳菇炒肥肉这道菜,它会成为了你一生中最美好的乡村记忆之一。

早春乡下的白天,村子里哪家的狗突然叫起来,那一定是很有灵性的狗在向主人报信。村子里的某一长辈亲戚到村口来了,他们走亲戚往往是安排在年轻人的拜年活动之后。村子里的人见到他们,一定会连连打招呼: “贵客,贵客”。这时,一阵霹雳啪啦的鞭炮声在乡村的大厅前响起来,整个乡村也就变得格外热闹了。

今年的春节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已是三月中旬,天地间的春天气息已是浓得让人心醉。可是,在这个已远去的春节里,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难免会有很多感慨。

我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去乡下走走了,于是我想起了过去早春时候的乡村,想到了那些熟悉的乡亲。

今天,我很想知道的是,他们这时是否已经外出打工,或者现在是否依然还在那个世世代代居住过的村子里平平安安和和美美地生活着?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的罕见疫情,他们很多人早在元宵节前就远走他乡挣钱谋生去了,毕竟挣钱生活是每个人都摆脱不了的人生大事,只要我们每个人不在这人生大事前低头认输就行。

不管你对早春的印象如何,春天都是无限美好的,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能健健康康地活着,那就是人生幸事。

【作者简介:何济民,网名天涯望海楼主人,笔名端木、云水鹤,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中国散文网创作会员;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喜欢以特别视角观察生活,喜欢在文字中穿行,喜欢以文字纪录生活。生活即人生,人生需要真善美,文学艺术可以让人无限接近真善美的极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kebkqf.html

乡下早春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