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十八岁的记忆

2020-04-18 12:18 作者:雨季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就在我高中毕业后的第一个阳季节,我还带有些未成年人的稚气,便通过竞聘,登上了家乡学校的讲台。光荣地成为全公社人民教师队伍中最年轻的一员。在履行教书育人伟大使命的岗位上,我整整工作五个年头!

过去的民间有这样一说:“家有五斗粮,不当孩子王。”这无疑是对老师地位的讽刺。实际哪仅是过去,直至我长大也依然没有看到局面有多大的改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臭老九”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纸上谈兵”等等,也不知是哪位明白人给老师们打了那么多的不雅的比喻。

不用说大队干部了,就连村里开拖拉机的师傅都自感要比老师高出几分身价。在他们面前一提到老师,那高傲的头立马就会转过去!我们村的机耕队就在学校后身的不远处,是老师们上下班的必经之地。司机到各屯儿去作业,满是好招待,挣得工分也是在全大队开支的人员里最多的,我们那个羡慕……

说不清楚是源于何种动力,我竟然非常执著上了这个“低地位”的行当,也说不清楚我能当上老师是上帝的先天安排,还是后天的阴差阳错……

老师在社会上的窘境很大程度是“读书无用论”和教育落后的体现!在我们这一辈儿的人生旅途上,无不都经历了一大段长达十年之久的文革岁月。那时我正在读小学三年级,运动开始是一阵轰轰烈烈的“停课闹革命”,之后转为了常态化的“复课闹革命”。接续又按照学制要缩短的要求,全国统一由原来的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改为小学五年和初高中各两年的教育制,我就是从那个岁月、那个被缩短了的教育制里走出来的人。

我不能给自己确切定位,究竟是属速成的人才还是半成品,在燃烧的激情中共度过了九年的在校时光,全部学业就草草结束了。正值数九腊月天我们告别了学校,我站在不可选择的返乡创业道路的起跑线上,手里捧着印有“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毛主席语录和毛主席头像的高中毕业证书,心潮是那么的不平静,又是那么的豪情满怀。走上社会了,今后一定要当个有抱负的农民,当个有所作为的农民,用自己的才智报答父母和这片土地的养育之恩。(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甘心的我一方面着手研究务农的正业,一方面仍不放弃渴望改变命运的努力,默默期盼着能够送走寒的暖阳出现。我相信终将有一天会在一处胜利的彼岸,点亮我遥遥里的那盏灯。

俗话说“机遇总是给有准备人提供的”,最后又总能被有准备人把握。毕业回到家里正巧赶上村的学校要录用一名民办教师,由于我有准备,就稳稳把握住了这样的一个机遇。我不管别人如何评价,我喜欢教师、崇拜教师,谁都否认不了它是唯一的能代表着知识、象征着文明的群体。这一个教师名额不光我奢望,其实很多人也都垂涎。开明的村干部从公平公正、让能者上的角度出发,采取了通过考试的办法来择优录用,也就是这个机遇对我未来的成长发展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猜想那些人一定是高风亮节、大仁大义,出乎意料,最后参加考试只有我一人。

那次考试是请公社中学教师出的考题,公社和村两级干部监考,几个人监督我一个人考试,只差动用警力了。我很自豪,我参加的是我们国家最严肃的一次考试。

过后就是彩虹,那条条彩虹装扮了整个天际,也照亮了自己即将走向转折的路。我的挑战胜出如同无数彩民中的中头彩者,那滴幸运的雨点就淋到了我的脑袋上。经过复杂的批准程序,终于实现了向往已久的梦想时间就定格在让我难忘的五月,当年的我还不满十八岁。

人民教师——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对于赋予的重任能否担起来?这是妈妈牵挂。放心不下的老人家既为儿子骄傲,又要暗暗为儿子承担方方面面考验和压力。

“能考上老师多不容易,你一定要发奋争气,一定要出人头地、有出息。你出息了,咱家就不用为你娶媳妇花钱的事犯愁了。”那天妈妈单独跟我说了好多话,对我千嘱咐万叮咛。妈妈的期望值很高,儿子有出息、不花钱娶媳妇,这就是她老人家的最大心愿。

妈妈的话时刻在鞭策我,促我上进。我自信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我不但能做到,而且还肯定会做得更好。

上班第一天是校长冯海庭和副校长秦汉升一同接待的我,经他俩商量就决定让我先接手一年级新生班。我走进教室,讲台下是黑压压一片,四十多个孩子,一双双小眼睛瞪得圆圆的。我既紧张又兴奋,这是我的第一批学生!

没过多久,学校增加了初中班,校长知道我理科的功底不错,就调整我当初中班的班主任。具体负责数学,物理、化学课。总之除语文在政治外,所有重点科我全包下了。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这个胆子比较大的“牛犊”理所当然就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了。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或是寄予的厚望,领导把一份份沉甸甸的工作压在了我的肩上。我对自己确定的原则是不说困难,让我挑多重的担子我就接多重的担子,分工我负责什么课程就承担什么课程。我非常清楚,在那个知识荒芜的年代大家的知识可能都是同样的荒芜。不懂就学,先学一步,还能促进提高。这样因为我什么课程都能教,没有不能教的,老师们背地里都夸我说“小小的年纪知识竟这样的渊博。”

有志向是人生事业成功的前提,前程和奋斗是紧紧连到一起的,只要有拼,就会赢!凭着这样的信念,我敢于正视压力,精力全扑在了事业上,同时不放松学习和钻研,不断丰富自己文化知识和业务经验。由于我是“光棍”,经常住在学校几天不回家一次,我起早贪晚、废寝忘食投入,一心想让学生能得到更多的收获。

我向来不空谈政治,不讲无意义的路线!有人称我是一头老黄牛,我坚持的真理极其简单又极其明确,就是一个人要有良心。一个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违背良心,乡亲们把孩子交给了我,我就要对得起他们,我不能做误人子弟的罪人。

慢慢地,我和学生们之间就在师生关系的基础上又多了一层朋友关系,全班同学都可拥护我了。他们都承认在我的课堂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数学提高最快的。那年我的班参加全公社升高中考试,没有想到居然考出了集体第一名的好成绩!

五年里,我的校长以及与我先后一道工作过的同事都给了我巨大的支持和帮助!李智、马占江、单庆贤、黄玉琴、黄德昌、万启、徐永军、张会凤、张伟华、张玉敏、王卫、王志国、谭华勋、孙文波等等,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串值得感恩的名字!

功夫从来都不会负有心人,几年后我竟成了一位远近小有名气的数学教师。每年上级来检查考核,差不多都要听我的课。我也赢得了家乡父老的尊敬,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数学家”,一个在本乡本土上长大的“数学家”。

后来,十年“文革”宣告结束,国家重新恢复了高考制度。在首届的大考中,我又一次考中,从此我离开了家乡。

“天道酬勤”绝不是唯心论,你付出了,就一定能获得回报!我不单单是在工作上没有让妈妈失望,在娶媳妇问题上也没有让妈妈失望。我进城工作不久没让妈妈花一分钱就把媳妇领回去了,这在才刚刚开放,仍很传统、封建的小屯儿里还曾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

十八岁标志着一个人的成熟,还是一个人向社会尽责的始点。深深刻在十八岁年轮上的那些桩桩往事,给我留下的永远是值得回味的记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jybkqf.html

十八岁的记忆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