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早春

2019-03-17 20:38 作者:一夫当关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河里的冰融了,枝桠的化了,黢黑的短了,寒冷的风弱了。北方的三月,尽管还远没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但春还是来了,迈着轻盈的脚步,舞着飘逸的长袖,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其实,我并不很喜欢春天。生性喜静的我,眼里的春,不过是个躁动不安的有些调皮的孩子罢了,远不如秋那么成熟稳重,而又多姿多彩。虽不喜欢,毕竟经过漫长的严,迎来了去寒回暖的季节,给死气沉沉的大地带来了生机。不写点什么,在感情上总是说不过去的。

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任谁也阻拦不住,春终究是还来了。其实,尚在冬末时,春已悄悄印在心底了。春天的太阳较冬日里多了些许光芒,已经冻得有些麻木的云彩舒展开了身躯,封冻已久的冰层,也被春风熏得不再冰冷坚硬,化为了涓涓细流。晶亮的小溪爬过石块,跨过草丛,循着春的踪迹,轻快地流淌。而树木经过一冬的沉寂,也颇有不甘,受了感染似的,一改往日的萎靡,而抖擞身姿,欣然接受着光与风的拥抱。大概此时的江南,已是桃花粉艳,绿柳如烟了吧。那婆娑的烟柳怕是正挥舞着长袖,在嫣然起舞。只是这长袖,若飘到北国,恐还需些时日呢。至于北方的桃花,春既来了,或迟或早,总是要开的。

与南国不同,北方的早春,还是很有些凉意的。抛却喧嚣,远离尘埃,我来到太子河畔,觅着春的影子。穿过青白色方块石板铺就的广场,堤坝上,一条长长的暗红色砖石砌成的小路顺着河道伸向远方。漫步长堤,右边的白杨林,虽还没有长出新叶,却也翘首以待,期盼新生。偶有几棵松树,间或其中,松针新绿欲滴,炫耀得很。邻道的柳树,经春风的熏染,鹅黄色的枝条上,已冒出嫩绿的叶芽。远远望去,那风中飘摆的岸柳,婀娜多姿,如朦胧的烟雾缭绕在清亮的河面上,甚是妩媚。小路左边,是水泥修筑的杏黄色的护栏。护栏外的太子河蜿蜒西去,静静流淌。那澄碧的河水微泛涟漪,波光潋滟,煞是迷人。对岸的山峦,高低错落,连绵不绝。那略呈浅褐的山貌,如淡淡的水墨画,横亘在空旷里。山腰上几块成片的松林,傲然显出几抹绿色,昭示着春的信息。山脚下,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矗立在河边。那枣红色的墙体,白色的楼沿,给河畔的景致添加了极好的点缀。与冬日里溜冰、打雪仗,日里游泳、钓鱼不同,早春的河边,行人并不是很多,许是时值近晚的缘故吧,这也正好让我安静下来,独赏这如画的景致。在这无尘的空旷里,可以将心浸入清澈的水里,轻轻抹去依附的蒙尘。在这静默的空旷里,可以安然面对河水独发散想,不至于被打扰,不会再出现当年在鸭绿江边沉思却误被人认为寻短见而窘然。在这清幽的空旷里,可以仔细倾听和风轻抚枝条的声音,感受春光亲吻水面那细微的音符。在这寂寥的空旷里,没有不安,没有浮躁,可以任意挥洒思绪,做寻常不能做的事,想寻常无暇想的情。

想想也是可笑,当人们大都踏青寻春,吟花咏柳,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春天,为赞美春天而大书特书,挥毫泼墨时,我却误将春当成个调皮的孩子。瞧瞧眼前这婆娑的烟柳,醉人的春水,明媚的阳光,哪里还觅得到一丁点顽童的影子。看来我是该换种态度,以另一种心境,重新来对待春天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jopkqf.html

早春的评论 (共 7 条)

  • 听雨轩儿
  • 紫燕之约
  • 淡了红颜
  • 王东强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