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山中笔记

2018-05-23 16:30 作者:松月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进山

从高速公路下来,风沙漫天。大片土地裸露着,黄土被强劲的风吹到半空。车行,进山,见梨花。开始三五株,后来花树渐多,车辆开始拥堵,梨花大面积出现,进入传说中的“罗罗堡”。早开的梨花已满树碧叶,迟开的花树上白花与绿叶彼此映衬。几株老树,枝丫纵横,花朵灿烂,老去的身躯反倒是多了几分风骨,数丛球似的花怒放在枝干上,美的有些夺目。沿山路行进数里,我们抵达老孙家的农家院。卸下行李,搀扶母亲入室,母亲躺上了久违多年的土炕,我们带去的那条名为“豆豆”的泰迪犬则一脸喜悦的蹲在我们身旁。

老孙的农家院,是一个二层小楼。晌午时走进来的时候,一楼餐厅里坐满了在此享用午餐的游客。我们住宿的客房,是一间有着大炕的屋子。地中央摆着老孙收来的两个老箱子。作为乡长的老孙还是有些文化的,他这个农家院更多的时候是给画家及学生们提供住宿服务。屋子外面是一大片封闭的露台,我们进屋子的时候,窗子外有几桌人在那大声的喝酒。饭时过后,小楼渐渐安静下来。今晚在此入住的只有我们一家人。从住处向外望,漫山梨花开遍,我在心里默默的期待着这里的清晨和傍晚。

赏花

下午驱车出去赏花。既然决定宿在上中,自然时间就会从容些。从住处出发,沿来路慢行。所见尽是一片新绿与洁白。游人还未散去,罗罗堡道路依旧拥堵,跟着车流慢慢行进。村民在道路两旁摆开龙门阵,叫卖着自家的土特产。土鸡蛋、山野菜、山蘑菇、野葫芦,还有那突突响着的机器现场制作玉米花。游人三五成群,拍照、野餐。节日里在山中度过的人们,每个人的额头都好似描上了一朵盛开的梨花,有着新鲜的花瓣和微微淡粉的花蕊。

我挽着母亲,沿着小径向丛林深处走去。听路人讲,现在正值花期的是苹果梨。此时,苹果梨花开夺目。果林深处,一株百年老树腰身粗壮,数十年光阴不曾虚度,数条枝桠犹如巨蟒一般伸向远方,花开似雪。视力微弱的母亲仰着头不时发出赞叹。我让母亲落座于一截倒下的树干上,嘱咐她在此安心等候,我向果园更深处走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片土地,刚刚被勤劳的果农翻过,土地松软、一不小心踩踏进去,泥土即刻淹没了我的千层底绣花布鞋。“豆豆”兴奋的用小蹄子刨地,瞬间扬起大团灰尘。我小心翼翼地择一条路走着,风起时吹落花瓣,四方垄的土地上落花无数。我曾感叹这世间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不仅花开“片刻”,好多时候都是那么多的“片刻”!也可能正因如此,人们才格外珍惜这让人无比期待的“片刻”。

罗罗堡因梨花而闻名于这方圆百顷之内或之外。这是我见到的最完整、最深远的梨花丛林。道路两旁种植的梨树绵延至数十公里。远处山坳里也是这般梨花带雨。这里的确是欣赏梨花的上好去处。那些有着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树龄的老树,如同展翅的凤凰一般,俯视着每一个来此喘息的世人。

宿

晚饭是在老孙饭堂的前厅里吃的。热情的老孙为我们炖了香嫩可口的家养土鸡,我们的饭桌安置在晾台之上。偌大的一个晾台顶棚被铁板封闭着,四周被老孙安上了玻璃窗。从晾台的小门走出去,即可来到院落。红砖甬道一直通向院外。渔网将那群啄食的小公鸡阻隔在甬道一侧,我沿着小路走过,一只有着红色鸡冠的小公鸡竟然高傲的信步于院墙之上,好似随时都要发起进攻。我不禁搂紧了豆豆脚步有些急促的向院外走去。此刻山中已安静下来,只有稀少的车辆来来往往。这时候,湖水、梨树丛林、由近及远的层层山脉,都渐渐被夜色笼罩。最远处的那山腰线,好似一位睡美人一般。她微闭着眼睛,挺拔着鼻翼,长发如瀑布一般的披散向远方,腰线起伏绵延,有着美丽的纹路。

夜色渐深的时候,山中下起雨来。夜晚更为安静,远山都隐身于黑暗之中。只有一点点灯火,亮在那条通往远方的公路上。雨落下来,雨水敲打着顶棚、土地、山峦、湖面、村落。山中的夜晚静谧至极,母亲早早睡去,我坐在那把老藤椅上看书,园子里的那群小公鸡已经睡去。我手捧书卷,侧耳倾听这嘀嘀嗒嗒的雨声………

雨不急不缓,沈先生的讲述也不急不缓的。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才是晚上八点半。这时候若在平常,分明夜晚才刚刚开始。晚饭后的收拾要占去大半时间,电视机里或许有连续剧要追、或许是哪档节目牵扯了你的眼球却总是忽然就到了晚上十点半,洗漱过后,再翻看几页书,睡下时往往就深更半夜了。而今夜山中,时针才指向八点一刻,人们大多已睡下。我就这样听雨、读书,忽然想起多年前家里的火坑,一家子人一溜躺下。火坑上,父亲的响鼾声、母亲的大蒲扇、二姐绣的花枕套,几十年的时光一眨眼就过去了。

睡意来了都时候,不到十点。我关了墙壁上的开关,一下子就进入黑夜当中。山中的夜晚似织锦的黑绸子,我很快就沉沉睡去。睡中,听到雨水敲打屋顶的声音时而急促、时而舒缓。我记挂着次日清晨早起。我未曾给手机设置闹铃,我想这山中自有声音将我唤醒。

晨起

我是在凌晨四点老孙两口子的忙碌声中醒来的。拉开窗帘,我看到老孙在院子里面忙碌,他抱过一个袋子,将米糠倒进水槽,用木棒加水搅拌,而那些昂着头打着鸣的公鸡们早已围拢过来,摇晃着脑袋啄食。早上五点,我们围坐在饭桌前,米粥、小菜、金黄的锅贴、香浓的包子。

昨夜一场雨过后,山中无比清新。一切都历经了雨水的洗礼,花树、空气、屋顶、道路、天空,一切都呈现出一种纯粹的本质,天空蓝的好似遥远国度的琴海。鸭子们在欢快的戏水,忙碌在田间的农人用小巧的电动犁铧给果园松土,一位老阿姨背着手从院门里走出来,我们驱车行驶在山路上,开始早晨的山中之旅。

来到一个村口,村口几株傲然的老梨树散落在村路两旁,碎石垒起的院墙让小村落的街巷呈现出一种古朴的气息。小路蜿蜒而整洁,干净利落的路面似乎寻不到一株杂草。沿着坡下一条曲折的小路,我们在清晨的山林中漫步,梨花大多都过了花期,色调基本是一种浓郁的青绿色。阳光穿透树林照耀进来,我举起手机拍摄下阳光璀璨夺目的光亮。

沿山路向上行驶,有从北镇到张巴的通勤大客车来来往往。这辆车是我在此见到的除自驾之外唯一的交通工具。这里距离山外并不遥远,因此住在此的村民也都毫无拘束之感,谈及事情也都见多识广。在闾山口,我从村民手中买来了榛子、炒熟的杏仁。村民们热情好客,交易买卖都好似在走亲戚。

穿过山腰处的一个人家时,我的来访惊扰了这户人家一条看家护院的小狗,它跳着脚大声的叫着。我踩着树叶堆积的小路,沿着山腰线向不远处那一片盛开的梨园走去。步行不足百米,我即刻被山花环绕。这里的梨树有上百株,沿着山腰线种植,看树木的高度估计树龄不会超过十年。这片青的梨园花开得正是好时候,我屏住呼吸,在一株一株花树中穿行。淡淡的花香沁入心脾,一树一树的花朵摇曳多姿,这片开满鲜花的梨园,让我超脱于尘世的一切喧嚣,静坐华下,只做那个爱花的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gvrkqf.html

山中笔记的评论 (共 12 条)

  • 郑汉锋
  • 火淼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 心静如水
  • 吴勉翰
  • 听雨轩儿
  • 刘振明
  • 醉死了算球
  • 江南风
  • 浪子狐
  • 张一席
    张一席 推荐阅读并说 一次欢愉的旅行,陪母亲去散心,梨花美丽的乡村,让人心醉.欣赏了,希望作者能带来更多的佳作^倾情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