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他乡遇故知

2020-05-10 16:10 作者:文生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八二

他乡遇故知

文生

话说小贵在他乡结婚,新婚后过自己的小日子,一面和老婆照顾身体不好的三个老人:老太太和岳父母,一面学车。

天气好一点的话,三个老人就坐在院里晒太阳,这时岳父在院子里炼习走路。小贵岳父的身体偏瘫,女儿结婚后,锻炼的劲儿更坚毅,精神也好多了。说你们要赶快生孩子,到时他身体就好了,会好好照顾小外孙,还要把院里子的菜地开的更大一些。岳父有时还骂儿子跑的那么远,把女儿女婿给害了。

小贵的老婆小琴不让小贵开泥头车了,泥头车是拼装的,开着太危险;工作环境太差,到处都是灰尘,对身体不好。不如赴着年轻,脑子还好,考个本,开正经的车。恰好附近有个驾校训练场,于是小贵就到里面帮忙,一边赚点小钱,一面学理论,车他会开,可是通不过理论考试就不能拿到本。别人练车时他就回家,小贵只学理论。小贵还在城里的十字路口拦了几天马路,此地要求学车的,得先在马路上值一个星期的班才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新婚甜蜜的日子里,小贵想过携妻回家。

小琴说:过一段时间再说,现在还处于疫情时期。你先考上车本。等老人身体好了一点的话,租个车,回老家也气派。

小贵说:有租车的钱,还不如添点钱,买个差不多的二手车。

小琴说:怕到时没面子。

小贵说:没面子有没面子的好处,到时会省好多麻烦事。

小琴问:我丑吗?

小贵说:俺老婆世界上最漂亮。

小琴不好意思,又享受这样的奉迎,说:你瞎说,我还怕你家人看不上。

小贵说:不会的。

小琴说:我真的好怕和你回老家。

小贵说:没事的。家里有老人要照顾,看看就回来。总要见公婆的。

小琴说:你还是嫌我丑。

小贵说:不是。

小琴说:老话不是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小贵笑了,说:话是反着说呢。

小琴说:你们男人的话就是真真假假的。

小贵说:在咱家里你想啥就啥,到了俺家你可得给俺面子。

小琴说:知道了,让我装小媳妇?我才不呢。

小贵说:不就是就是装两三天么,俺在这里可得装一辈子呢。

小琴说:真的?

小贵说:真的。

小琴说:你对着手机说,我录下来,以后有证据。

小贵说:中。

小琴笑着说:算了。看你得意的样子,我总觉亏,让你空手套了白狼。

小贵说:俺觉着你也是。

俩人相视笑笑。

这日,小贵提前回家,院里老岳父正在和什么人闲聊。

岳父见小贵进院,说:小贵,你老乡过来了,和你是一个村的。

小贵看见来人,头发花白,快六十的样子,穿着一身工装,是一个什么装饰公司的。心里觉着在什么样地方见过,但一时真的想不起来是谁。说:师傅您好。

那人说;你家在村东头,泰山庙后面吧?俺家在村西头。俺早就出来了,所以咱们在村里也没见过几回面。说辈份,别看俺年纪大,也只能是你哥。你就叫俺航哥吧。

小贵说:老航您好。咋过来的?

老航说:听称呼知道你真的是老家人。打听过来的。俺听说这一片有河南人上门到这里,也就没放在心上,因为本地女不想外嫁,外地人上门也不是啥稀罕事。可前几天听人家讲,说这个倒插门的是一个什么塔村的,村里有铁路,家在庙后面。搞不清的是白的塔,还是黑的塔,有的说花塔。俺想,咱们可能是一个村里的,就过来看看,认个老乡。这不过来一聊,还真的是一个村的。家里的还好?

小贵说:好。

老航说:俺哥嫂年纪也不小了。还出去么?

小贵说:在家种地,基本上没负担了,不出去了,俺哥照顾。

老航说:哦,这就好。委屈你了。这么多年,俺回家次数不多,村里变化大吧?

小贵说:没啥。村里还是那个老样子,到处是鸡、牛、羊的味儿。

老航问:嗯?

小贵说:村里的老年人,打工不中了,就种几亩地挣个粮,养鸡牛羊挣点活钱,小型的多。

小贵岳父问:为什么不大养,上规模呢?这里都还扣大棚呢。

老航说:俺们那一带上规模的呢也不少,只是具体到俺石林黑塔村,小打小闹的多。

小贵岳父问:是不是人人都太精明?

老航说:可以这么说,大家都在争做鸡头不做风尾。你老人家走的桥比俺们走的路多。

小贵说:主要是不重视学习,没文化的多,只能凭经验这样。

老航说:还有,有点能耐的都出来了,也重视学习了。

小贵说:是的。

老航问:火车还在鸣叫吧?

小贵说:还在鸣叫,一轰隆就是半天,上百节车皮呢,说是一次能拉上万吨煤呢。

老航问:开票车不?

小贵说:不开,可以看到通勤车。

老航说:回家还是不容易,想当初坐车到汤阴,再坐往大胡开的票车就中,现在这里发的车在汤阴没有停的了,到安阳下车,得坐汽车到石林,再坐车才能回到家。

小贵说:是咧。俺就是这样回家的。

老航问:听说将来有票车路过咱们那里。

小贵说:是有这个说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通。开通了也不知在不在咱们那儿停不停车。

老航说:到时能直达村里就好了。

小贵说:这得等。咱们市里也有想法,让咱那老铁路上开轻轨。

老航说:不知道这是啥时候的事了。

小贵说:等吧。

老航说:不说了。老家真的是回不去了。

小贵说:啥?

老航说:俺的孩子,就是你的侄儿侄女,都打算在这里安家了,他们对老家非常模糊了。俺倒想回,你嫂子不想。你说,在老家盖房子,中不中?

小贵说:不知道。反正我不想。

老航说:老家的房子坏了,翻修成本高,想盖新的,批不下来地皮。就是能批下来盖房,除了挣个面子外,没啥意思。关键是,老房子俺哥看上了。

小贵说:俺家也是。

老航问:你不想在老家盖房子?

小贵说:俺在这儿办了事,回不去了。

老航说:这些年村盖房的不多,有条件都在新区买房了。

小贵说:那还不如在这里买。在这里这么多年,人脉都在这里了。

老航说:俺儿子也这么说。

小贵说:你坐,玩玩手机,我给你弄点饭。三个老人做不了饭,俺老婆还没下班。

老航说:俺拿来一些小米、粉条,带了从家里做的皮渣,又带了道口烧鸡,还有酒,你把皮渣、烧鸡切一切,咱们喝点酒,别的就不用管了。

小贵说:您过来就是,拿什么东西?那不中。俺弄几个菜,也尝尝俺的手艺。

老航说:您先顾老人的,你老哥俺也在帮一把手,一边做一边说。

小贵说:那能让你这样呢。

小贵岳父说:小琴马上就回来了,你们先做你们的,然后喝酒。

老航说:您也喝点。

小贵岳父说:不了。得了这病,忌口的东西就多了。小贵你炒个蛋,切些家里放的熟肉。饭不好,但您要吃好喝好。

老航说:谢谢。

俩人在厨房里。

老航问:小贵,您打算干啥呢?

小贵说:以前做过塑钢,现在没什么干的,学开车,

老航问:准备买车拉货?

小贵说:还没想好,总得拿到本才中。

老航说:你侄儿开了个小装璜公司,要不你到那儿干?有个老乡看着他,俺也放心……

小贵说:他是老板,俺是打工的,那能这样……

老航说:不管咋说,你是他叔,对不对?俺管不住他。也不知他是啥想的,说什么房子买不起就不买了,婚结不起就不结了,反正到老了都是住老人院……

小贵笑了,这也是他曾有过的想法,说:这是他的缘份还没到呢,等到了就不这样说了。

老航说:房子倒不是事儿。买了个小楼房,准备给你侄儿买个大的。现在正在看,因为楼市不稳。

小贵说:是的,等等看比较好。

老航说:家里呢,准备借点,一次性把房钱交了,还有优惠。你侄儿有想法,想贷款买房子,俺总觉着那么多钱给了银行不甘心……

小贵说:俺没有买过房子,不好说啥。您儿子是啥说的?

老航说:他说,钱就那么多,还要买设备、货车什么的,用钱的地方很多,房子还是贷款买好,别被月供吓倒,其实扣了想当于租房子住的钱,没有多少。

小贵问:啥意思?

老航说:你没房子住,得租房子吧?大点的房子月租起码一二千……

小贵说:明白了。要俺说,老航你还是听你儿子的吧。你懂的多,为什么房子的事就看不透呢?小贵长吁了一口气,还以为说这个是想借钱呢。

老航说:只因身在此山中吧,总认为儿子还不小,不会算大帐。不过这小子也不是东西,说老能全款的话,他也不反对。

小贵说:哈哈。

老航说:咱们那里几个村,沿着铁路聚成一片了,有计划建成一个小城镇,你说,回去中不中?

小贵说:铁路在咱们那里多少年了?不也没发展起来么?大铁路相交点,不是省府的话,也是发展不起来的,别说咱们是废铁路和货路的交叉点了。

老航说:是的。就在这里吧。人生何处不相逢,那里黄土不埋人。

小贵说:心安之处是吾乡。

老航说:这地方离一个风景点不远,俺看你做饭的功夫不错,是否考虑搞个饭店?这个不要多大,但要有那手的菜,吃回头客的饭……

小贵说:这是个好主意,值得考虑,您啥想到这个?

老航说:老家不是成了传统村子么?有过想在老家的老瓦房里开个店的想法,想想而已……

这时小琴下班回来了,小贵对老航说:这是俺老婆。对小琴说:这是老家的,叫航哥。

老航说:哟,弟妹很漂亮,你叫俺老航就中。

小贵说:咱们到外面吃饭吧,老人吃的软饭就让小琴做吧。

菜上了后,俩人就着酒说了很多。小贵听着很不好意思,小琴过来后听的兴致勃勃,有时还提问,老航想法回答。

晚上,小俩口忙完了后说闲话。

小琴说:人说人生三大喜,你已洞房花烛,他乡遇故知,何时金榜提名时?

小贵说:老航让我管他儿子,他儿子是个老板,算不算金榜题名?

小琴说:你快算了吧。老航把你家祖宗八代都在酒桌了上说了,以后他来了我再听。你说,你爹是不是叫泥丸?

小贵说:小名儿贱,图个好养。

小琴说:你小时候是不是很捣蛋?做泥丸儿打人,让你爹一顿好揍……

小贵尴尬的说:你不要说了……

小琴说:嘻嘻,人生一大喜么,他乡遇故知。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5月10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dhbkqf.html

他乡遇故知的评论 (共 3 条)

  • 周健
  • 浪子狐
  • 清眸流盼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