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少年行(散文)

2019-08-20 17:40 作者:东家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少年

散文

赵华甫(畲族)

上高二那年我十六岁,我的父亲病故了。家里失去了顶梁柱,转眼就要升高三了,新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放暑假的时候,我把家里仅有的一只羊卖了,换得一台爆花机,假期里炸包谷泡挣学费去。

清早起来,母亲捏两个饭团放在我的衣袋里,挑着黑漆漆的爆花机,开始了我的少年行。总不敢往热闹的城镇走,怕碰到班上的女同学,专拣偏僻的乡村行。整个假期,我不知走过多少苗岭村寨……

经常是从早上走到中午,我还没有找到要炸包谷泡的人家,只好继续往大山深处的寨子走。暑天的天气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眼下正是中午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可不一会儿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大倾盆。记得有一次,我正走在一条大山沟里,火一样的太阳晒得我中暑了,晕倒在地上,不知什么时候,一阵大雨泼下来,淋湿了我的全身,一股咸咸的雨水顺着我的脸颊流进我的嘴里,我惊醒过来,抹了一把雨水,摸出衣袋里的饭团来,狠狠地咬上一口,又继续挑着爆花机往前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不容易翻过几座岭岗,站在一个山坳里,远远看见前面有个寨子,这时寨子上已升起一缕缕炊烟,我急急地往那寨子奔去。我走进一个叫石门的寨子,在寨子中间选择了一户人家,把爆花机安在主人家的院子里,免费为主人家炸几炮包谷,主人家就会管我那一的食宿。当一声炸包谷泡的炮声响彻山寨的天空时,人们陆陆续续地拿包谷来炸。炸保固放进去多少颗,炸出来仍然是多少颗,三角钱一炮,山里人认为值得。寨子里的孩子们纷纷前来围着我,给我添柴,为我摇鼓风机。看着火光他们满是喜悦的脸,我一天的劳累也随之散去了。生意就这样红红火火地作着。

生意往往要做到掌灯时分,主人家的饭菜已经摆到火塘边,这时主人家会出来劝众乡亲回家去,说自家会留小师傅给大家炸完才让走的。乡亲们把包谷留下,领着各家的孩子回家去。

吃过晚饭,主人家安排我到厢房楼上去睡。我在主人家的厢房楼上,拨了拨昏暗的煤油灯芯,正想借这一星的煤油灯光,看一会儿书。可这时女主人却在楼下唠叨着说这几天煤油又加价了,难买呢!我只好灭了煤油灯,把那本卷了边角的书压在枕头底下,和我一起沉入不知离家多远的乡……

次日醒来,早已有人等着要炸包谷泡了。我赶紧起来,架起机子又开始了另一天的生意。寨子不大,才到中午,家家户户都炸有了包谷泡。在主人家吃过中午饭,谢过主人家,收拾好机子,又重新奔往另一个村寨。

十六岁的那个暑假,我就这样行走在苗岭深处的村村寨寨。当时我想,我炸包谷泡挣够了学费,维持我高中毕业,我才能走出这苗岭深处的大山沟,才会看到更远的世界。

作者简介:赵华甫,男,畲族(东家人),贵州麻江人,乡村教师,黔东南州作协会员、麻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华文原创文学签约作家。教学之余,喜欢文学和畲族文化研究,2018年出版散文集《畲乡情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cdpkqf.html

少年行(散文)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