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有我一个用户名

2018-06-22 22:28 作者:沈家农民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故乡有我一个用户名

“即使青山时光老了,乳名不老”。

每次回故乡,一进村口老远听到乡亲招呼我的乳名,一股暖流瞬间浪花四溅。是啊,一声乳名,你再大再老,还是变得很小很小。尤其乡亲呼唤,那乳名的后面常常带个拖音“哎”,顿时,无限乡情亲情尽在“哎”中,足实让人销魂。

其实乳名不是乳名,应该称之“土名”。她是包含了乳名、小名、绰号、外号、昵称等等的一个总称,颇有如今网名的意思,五花八门。取乳名似乎是中国的一个传统文化,而衢州一带的农村以前大多都有这种给人取土名的习惯,或者说习俗。所谓大名,那是“学堂名”,小孩要上学了,请先生或村里有文化的人取个正儿八经的名字;或者顺延家谱,或者依着孩子顺序等等取大名。但是,在村里日常使用的无不是土名,大名仅仅是“备胎”,只有正规场合,比如办身份证等才用。村里老辈人中,有的一辈子或许都没有启用过大名。直到寿终正寝,那墓碑上总得刻上大名的,此时却难为办事的人了,日深月久,众乡亲谁都闹不清这大名叫啥了,那两字到底该哪两字,不得不细加“考证”。村里第一次办身份证,那是好生折腾了一阵子。直到现在还老是有人因为看病医保报销,需要村里给身份证上的名字“正名”。前几年下乡蹲点就有个老乡很是不服的跟我说,村里换届选举他是候选人,那选票上印的就是他大名,结果得票与预期相去甚远,原来村里(并成大村了)大部分人真不知道这个大名还是他。

当年参加高考分数过线,县招办电话通知公社,公社通知村里,村里问来问去都说没有这个人的。当时考上大学简直中举,公社文书不敢马虎,翻了半户口册,终于查到确实是这个村里这家孩子。村里乡亲无不奇怪——你咋叫这个名字啊?哄堂大笑,村里小孩就嗷嗷地喊着我大名,奔走相告,仿佛这大名是个有趣的绰号似的,喊一声乡亲就大笑一阵------

土名有父母取的,但更多还是乡亲“命名”的。正如田野草萋萋,也不知道哪天突然就冒出了一朵野花,分外夺目。这土名也如此,不知何时何场合,某个乡亲对那个小孩,轻轻地叫了一下,于是便“名扬全村”,从此一律的这么叫了,由不得小孩乐意不乐意,由不得家长同意不同意。早先的土名大多跟其形貌特征有关,属于“指代”。如阔嘴、扁嘴、拐子、麻子、癞痢------。当然同一村相同特征的或许有几个,那么就以大小区分,大麻子小麻子,老拐小拐,大癞痢小癞痢三癞痢。这并没有丝毫的歧视意思。村里的老支书乡亲们就喊他“小癞头”,其实他从小一直都浓发油量,只是因为其哥哥人家叫他“大癞头”,而这哥哥头上从来也没长过癞痢。可乡亲也就这么叫了就叫了。到了老三,那很自然就是“三癞头”。以前医疗卫生落后,得疾病留下后遗症的多,故此老家叫“大小麻子癞痢”等等的多,人群喊一声“麻子”,应者就好几个。以致乡亲提起拐子癞痢之类的,常常是要特意注明——是双溪口的三拐,或者说那是蓬桥湾的小癞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许是后来类似的“病症”少了没了,土名大多都与其人的某个习性特征相关了。如“尖脑”、“两日半”、“慢慢来”等等。盛名之下,其实也符也不符。“两日半”,起初就是因为他干什么活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父母讲他,乡亲也嘲笑他,他还不服,非要辩解:“俺明明是两日半打鱼两日半晒网”!乡亲们只好哈哈大笑认同其“两日半”,他也就成了“两日半”。又许是人人这么天天的喊着“两日半”,长大后的“两日半”却一改前非,勤劳致富。

当然还有诸如“马古”“藠”“劳插”“凉帽”“毛竹弯”等等,不细细考证,真也是莫名其妙。每一个土名的来历都有一个故事是肯定的。有的土名只可意会,却难以找到哪几个汉字对应。

土名表面听来,都比较俗或者不雅,但是彼此呼来唤去,时间一久,却是满满的亲昵,满满的泥土芳香。真可谓土至多少雅至多少,俗之极雅之极。尤其小时候,每当黄昏时分,家家母亲立于门前或走在村巷,四处吆喊着一个个土名回家吃饭了,多少年过去,此情此景,偶然还会入。那时农村要是哪一天突然有个乡亲对着某人喊其大名,这绝对预示着有非同小可的事情要发生了。呼喊大名那是极为严肃的。回乡时乡亲闲聊,一提狗你兔你,所有童年美好,蓦然浮现。倘若哪次路遇乡亲,支支吾吾地喊了你大名,彼此便立马陷于生分的尴尬。

如今土名渐渐的少了,特别是年轻一代。即使大名,一个个名字都很有文化,不像从前花了红了水了土了的。连农家乐的名字都一个比一个洋气。但是,少了土名的乡村总感到缺少什么。于这乡情里,喊着这很有文化的名字,或见了颇有诗意的农家乐店名,却反而有些别扭。想来,有时诗和诗意应该是不在远方,或许恰恰在泥土的芬芳里吧?比如土名。

几次回常山,有朋友说现在常山的阿姨享誉四方。我说这“阿姨”是什么意思。他们指着那阿姨培训招牌说,就是保姆啊,很红火呢。我也开玩笑说,称保姆不是挺好么,招牌还不如称之为“大堰河”吧。大堰河说不定就成了许多城市的母亲河了。虽然是开玩笑,可心里还是动了动,一股莫名的情绪纠缠着,说不清。

庆幸自己在故乡还有一个土名,时常还能够听到乡亲那么吆喊,享受着淡淡的醉意。一声土名,唤回童年、青年,有个土名响亮着,不会老。也有时惶恐着不知哪一天故乡忘了我这土名,那就无法打开乡情的网页了。是的,土名这是我与生俱来在故乡注册的用户名,这用户名也是密码,一点毕现。所以,有空时得好好维护这个系统,及时更新升级,要不然一不小心就丢失了,却再也找不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zfskqf.html

故乡有我一个用户名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襄阳游子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