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重音集:出品人之歌

2018-05-16 09:55 作者:河马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个诗性批评王国

可能因为神性的照拂

而保证出品的卫生和诱人

但凡有一点內核仿佛很异质

--扉言

目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有词语——代序

2一起观赏一个晚上

3敬畏

4标准

5立场

6隐身

7蝙蝠

8庖丁

9自嘲

10快递

11早点

12家常饭

13致牤牛

14聚和敛

15金属的吟唱

16自恋的时间

17写脑吧,诗歌

18装订担心

19逃避打击

20十年体验

21超越一切

22致常识

23致本能

24出品自己

25“瞧这林子”

26熬吧,老江湖

27沉之结构

28死亡问题

29诡异的璀璨

30有难念娜

31比较而言

32致艾略特

33终点的漂浮

34扫码同意

35澄清诗歌

36致尼采

37致我的人民

38致浮士德

39唯一的留恋

40陶茶组合

41道的节奏

42感性边界

43幸福的战栗

44白奋斗了它的去处

45环保手势

46结构之犁

47的蓝色

48异乡方式

49时间的泡沫

50让语言回归内心

51就把树瘤吃了吧

52诗性线索

53一种发现

54诗性愿景

55入境构象

56构象能力

57创造的假象

58水墨之约

59论传统

60诗性沧桑

61读《文赋》

62致屈原

63民生赋

64节奏的弹性

65节奏的形式

66乳头上的远见

67寻找四季的完整

68回忆一个诗性重音

69同一首诗

70致童年

71致老子

72匿名的人民--代跋

1、有梦的词语——代序

从寂静

打听

审美之

崛起,

有梦之

词语

多好的

人民

2018年5月14日于永安约

2、一起观赏一个晚上

我不能控制死亡,它

像阳光璀璨,或像

绵绵,它

来到这世上

谁曾拥护

一个王;

我不能控制死亡

但我却能控制时间

活长活短,我只是观赏

即使阴天璀璨,或雷电绵绵

我也不可能像神,把一棵月桂

的影子追赶,让她的惊慌和肉身

仿佛柔枝纠缠,担心树皮解除武装

我不能控制死亡,永恒没有授权

呵听,那一片寂静,一粒

有时间,一起观赏一个晚上

2018年4月13日于永安约

3、敬畏

啊运思

干吗

行云流水

抽象与纯粹

引领永恒出轨

呵流水不腐

之于古老教诲

一条浮尸无从敬畏

2018年5月2日于永安约

4、标准

标准的衡量,有时只需

一支烟,赶往死亡的故乡

拜托吐一个烟圈,雾的贡献,

何以计件?尤如雨天之于雷电

2017年12月13日于永安约

5、立场

站在神的立场,看那

神奇的争吵,多么无聊

神也斤斤计较,心灵何其

渺小;倘若站在鸟类的立场,

看到向日葵,一朵朵啄日而飞

2018年2月5日于永安约

6、隐身

隐者耳急

词性就像冰

水的睡着何意

让冰与同样聪明

2017年12月18日于永安约

7、蝙蝠

口腹之欲一度很奢侈

饿还要多少牙签的挑剔

何以寄豭之猪,偷的美德

宛如蝙蝠在暮色中划动篇幅

2017年12月26日于永安约

8、庖丁

写不了东西?停。

蠢动的时间,死寂

这一刻手感抚遍抽象

庖丁之牛,皮要吹漂亮

2018年4月9日于永安约

9、自嘲

给自己制造一首诗的困难

若不是欣赏,该是挑战

词性肉身被窝在病床

而辉煌正值夜班

还是走远一点

奉献给沧桑

一个鬼脸

自嘲般

健康

2018年4月30日于永安约

10、快递

倘若今生寄出

像地址需要盯紧

而速度同样的恶心

存在仿佛原谅了目的

2018年5月9日于永安约

11、早点

潮起之于此岸

是屹立之外

倒下之于

彼岸之

早点

2018年1月10日于永安约

12、家常饭

永恒争取每个

瞬间,让你记得

回家,吃那家常饭。

2017年11月29日于永安约

13、致牤牛

美好的破碎,为什么更纯粹

若眼球突出而在中瞌睡

那失败仿佛是胜利归来

沐浴了酒的灵感又该

爪过无痕,这甩手

的掌柜后代是谁

2018年4月30日于永安约

14、聚和敛

更多亲切

深刻如岁月

而让水忽悠的

生命中的原地已

没有踪影,聚吧,

死亡的松弛,敛而已

2017年12月17日于永安约

15、金属的吟唱

金属的吟唱,暴露或者制造

线条的流畅,使感恩的美

扩散那可怕的节奏红斑

中药之困难,像饮片

自我冥想,而把

刀锋推向绽放!

2018年2月13日于永安约

16、自恋的时间

上帝只抽出他一根肋骨,

那未来的子嗣,神似祖先,

让爱之照亮剥夺语言的忧伤

自恋的时间或把一切死亡辜负

2018年3月25日于永安约

17、写脑吧,诗歌

倘若诗以写心取得颠覆态势,

那么写脑就可能会形同虚设。

写脑吧,不管是否以情感抵达,

诗不以感性作自我阉割之哑巴。

2017年12月20日于永安约

18、装订担心

你终于梦见了永恒

意外阅读骨头的声音

而时间之于粉碎的可能

永恒犹存凭证或装订担心

2018年3月25日于永安约

19、逃避打击

倘若想的姿态

只看不想之障碍

目光是否换一种张弛

读图仿佛让思想的呆滞

像鱼空无所依而逃避打击

2018年3月29日于永安约

20、十年体验

一觉睡他个十年,禅之体验

不管谁在陪伴,有梦打盹了吗

此刻一觉醒来把三千六百个日子

在身边积木般堆放,梦之魇就这样

2018年3月29日于永安约

21、超越一切

禅之预警,该不是让语言发出可能沉默,

而禅之超越,却又不把所有的语默强迫,

一般的热闹遍布不一般之寂寞,倘若心动

纠结于语默排列,语言仿佛已经超越一切?

2018年3月28日于永安约

22、致常识

岁月如斯,美妙伊始。

形式的渴望虽不可复读

底线划出,秒杀在这屏幕

最大的无意识,像伊甸之蛇

制造那生命常识而完善了神圣?

2018年3月29日于永安约

23、致本能

本能,一个久违的哥们

或者一个野蛮的妹子

噢补上一个表情包,

光裸仿佛最大的

柔和,闪耀着

那无耻组合

耳止之处

耻就是

开始

2018年3月30日于永安约

24、出品自己

手艺人靠什么传承

忙中出错也不使

想象接受事实

那只是提醒

出品自己

要失去

勇气

2018年3月29日于永安约

25、“瞧这林子”

即使黑暗之根,吸收腐烂之魂,

停驻的风,像树枝摇摆枯之舞;

太阳的后裔,逮住笨鸟的进入,

给予痛苦的支持或快乐的压惊,

把一些腐烂称之为“瞧这林子”

2018年3月29日于永安约

26、熬吧,老江湖

熬吧,最后的晚餐

可能是背叛,也可能

是断头饭,熬吧,死亡

熬成老江湖,让永恒发布

而虚张声势,等同生活暴露

熬吧,不得不,熬吧,不得不

2018年3月31日于永安约

27、沉之结构

我不知道静物或活体哪个更滑头

没有诗意的石头,甚至丑陋

都可以雕琢,使之充满

不朽的张力,这就是

手艺,和心智,呵

诗歌的秩序,让

词语高于自己

压迫了节奏

沉之结构

谁点头

2018年4月3日于永安约

28、死亡问题

因为最初的一刹那何时开始

最后的一瞬间何时终结不确定

死亡必然全程陪同,有没有替身

要不要换乘,问题散发永恒的魅力

2018年4月2日于永安约

29、诡异的璀璨

骰子一掷,一个偶然的江湖

可能因为意外的发生而

收获更大的下注;那

耗子呢?倘若谷仓

关闭它的账本

江湖只是

诗歌的

掩护

账本

像耗子

打乱库存

或自然耗损

那江湖还血淋淋

容不下诡异的璀璨吗

2017年8月3日于永安约

30、有难念娜

有难念娜,n-u-o

树若有难叫阿娜

是枝条或叶子

尽情拨和弄

山若阿娜

是泉水叮咚

节制以歌

唯有阿房宫

有难念娜以火

仿佛敌住了

拼音字母

h-u-o的组合

2018年4月5日于永安约

31、比较而言

比较而言

唯一的

意愿

是闯入对方

倘若永恒无言

寂静也是一种试探

2018年4月7日于永安约

32、致艾略特

怀念传统,梦与非梦,倘若

不约而同,何以叶芝与马拉美

虚拟为复合体,而乙醚从未迷恋

手术台上的故乡?还有时间和语言

2018年4月4日于永安约

33、终点的漂浮

呵枕木该不是终点的漂浮

安安稳稳而回避震动与呕吐

那些光裸的节奏怎么轰动一时

原来枕木如此护送了本能的歌者

2018年4月8日于永安约

34、扫码同意

雷电试探你,冒雨尝试战栗而已

事后想起,至少暧昧的屋檐罩着你

共享仿佛看到了骑兵一夜冒出小黄车

扫码是同意,猥琐让你消费永恒的意义

2017年12月29日于永安约

35、澄清诗歌

之所以澄清诗歌

在死亡中生存

本能与图腾

只是永恒

陌生化

之吻

2018年4月9日于永安约

36、致尼采

巅峰期只属于疯狂的轻及忧郁

德语的秘密,痛苦纯洁如同

韵律,才欢度死亡的胜利

2018年4月12日于永安约

37、致我的人民

呵但丁那片黑林仍需召唤

当下的分歧,诗性透明

的勇气,我的词语

为什么倾听澄明

就像我的人民

为什么怜悯

死于缤纷

的依据

2018年4月11日于永安约

38、致浮士德

呵美,那一刻

太初有为不

再是翻译

诗性的

抱负

让位于

的呼风

唤雨

而美却

像一个国家

让他倒下

2018年4月15日于永安约

39、唯一的留恋

倘若永恒在场

让时间绽放

一种假象

死亡的

死亡

制造了

永恒

不在场

别说在场

让死亡绽放

唯一的

留恋

2018年4月15日于永安约

40、陶茶组合

1.

动我初心。首先是

一个书写了“光绪”

二字的陶罐子,那种

民间素陶特有的纯朴,

和本色,仿佛透出存在

的简单,意态那么自然。

一种意想不到的力量,

陶魂在呼唤。心动如歌。

另一次,是梁宗岱翻译的

歌德的《流浪者夜歌》。

据译者介绍,38年前,

歌德写了这首诗,而

诗人临近死亡前几个月,

故地重游,再见这首中年

之作,于吟诵之际,时光

忽而像河流倒流,忽而像

天马脱缰而逝,一切影像,

哪怕是存在,也在片刻间

“稍息”。岁月的沉淀,本体

的呼唤,仿佛赋予这首夜歌

以诗魂,以“中”的穿透与“和”

的抵达。理想之诗境,并非

绝对或极致,恰恰相反,只

是“中间状态”,平静的平静。

于是这首本体之歌,成了

老歌德“最著名的一首诗”。

2016年12月23日于永安约

2.

感性撩拨,正如工业的烟囱摇曳。

非泥土翻新的味道,混合那刚出仓

的牛粪,干了还长出菇类。呵告别

农耕,我的远祖,这一切你是否预

知?令人糊涂,你怎么叫茶祖,难道

你是茶的祖先,像神农氏,或茶圣?

难道命名,只是符号的黑天鹅?叫着

合适即可。谁知道呢,我的村子,农

事消失已无踪,水渠迷失于谈笑风生。

只留下一个与茶息息相通的祠堂,啊

空空置身于血缘的喧染。我的族群,

对茶甚至有些迷恋。茶祖的穿透,已

是禅关第几重?如默认,体验皆传承。

2016年12月29日于永安约

3.

茶夫一词,好像是河马的发明。

功夫茶,本为工夫茶的误听误写。

将错就错,而那象征工匠精神的

“工夫”,不可不细察,以返回初心。

至于茶农之称谓,又局限于种茶者。

由此看来,茶夫之提出,不失为自诩,

自足,自娱,自乐;反过来看,夫茶

在民生中,虽并列为“油盐酱醋茶”,

文化的可塑性方面,茶文学仍需

提倡,如茶赋的创作,人茶合一,

赋体尤其舒展,行云流水般,

可溯源,可悟道,蔚为壮观。

而河马本人,愿为茶夫一个,

或辞,或赋,或诗,把至茶

无味的境界,融入每个毛孔。

诗曰:

工夫不负茶夫子,从来不服是水土。

神农遍尝百毒身,和味一出无拘束。

2016年12月29日于永安约

4.

2016,这一年还剩两天一夜。

我辞岁:“茶和诗兴,静候佳韵。”

灵在茶饮中,透明的杯底,陪同

仪式的平静,嘲讽风雅颂,抛弃

修辞立其诚的原教旨或约定,让

失败的诗兴,抵达一刹那的轻盈。

2016年12月29日于永安约

5.

传说中芳村本名“荒村”,曾经

是荒凉小岛,后因广种花卉,

芬芳四溢,得以称之为“芳村”。

昔时位于芳村腹地的茶窖,花

田百里,花农相依为命:“花田

儿女花作命,衣花食花解花性”。

茶窖命名,发轫于“花花世界”,

茶呢。一个地方的际遇,由偶

然性与地域属性注定。开放之

初,茶窖被勐海茶厂选作普洱

仓库,随后,不少茶商自动集

结于此。石围塘的崛起,虽没

有花鸟,却以茶叶的“市场方式”,

从仓储物流,到业态形塑,南

方茶叶市场,成了农业部的定

点市场。这里无疑称得上全国,

甚至全亚洲最大的茶叶集散地。

而窖之为窖,正如所出不如所聚,

关键是充沛的购买力与强劲的流

通性。茶窖,让岁月沉淀了另一

种“有意味的形式”。这窖就是人性

的味蕾啊。有时我想,茶窖既然

正本清源,那么“诗窖”也要同时

提出。因为把诗视同纯酿,这本

来也是我的创作性理念。事实上,

近年我所蹲守的“永安约”,恰恰

酝酿了一个“意态混沌”,一个诗

学秩序。这从我几部书可以看出

诗学理论构建的端倪,包括编好

待出的两本:《圣坛:灵的写作》、

《应感集:诗歌及其工作》。或许,

诗窖即茶窖,仍不足为外人道也。

2017年1月1日于永安约

6.

大道至简。简单有时

意味着粗暴。啰嗦有时

意味着简洁,和不得已。

在道的屋檐下,风与铃铛,

互为因果,互为生发。而“心

理成本体”,并非不可能。比如

中这个尺度,它仿佛置身事外,

但还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这

样的中道,就是度的本体论。由此

看来,禅可意会不可言传,如同至

味无味。而本体之外的事物,诸如

茶汤茶色,直呼唯美味蕾,况味似

成纯禅。这也是意态体会王维禅境

的本能之钥。诗佛之畏,不在言说,

而在非言说部分。可惜再美的诗篇

诗句,无一例外,都要用语言,包

括声音和文字。谁在乎手势,每一

个手势展示之际,反而纯禅近些了。

“似成纯禅”,既是艺术,也是体验。

如是,那些禅茶一味,茶来喝就是。

2017年1月1日于永安约

 7.

洞里好世界。柏拉图最早

与哲学扯上了关系。他

的意思,人类的思想,

从黑暗或潮湿的路

径缓缓爬出。于是洞

是神圣的,它的内存

无非光明的对立面而已。

至于洞里的实惠,方法论

上并非如数奉还,仍需周转。

只是恰巧铁路经过广州洞企西,

河涌或古桥早些时候也同意让

路人自由通行,不用买路钱

之类的烦与畏。由此可见,

洞企之企,返回本性,面目

并非商业的狰狞,像火麒麟

或洪水般临近。反之,洞企

可能接续茶马组合的图腾?

2017年1月30日于永安约

8.

普宁有朋友用贵政山陶茶罐,

存放菜补(萝卜干),多年后,

那些萝卜干,油性十足,全

变成“老菜补”,类似陈茶。

还有一些朋友,用此陶茶

罐,存放整罐的腌梅汁。

陶罐他用,盐分全从陶

(内陶外瓷)的气孔渗出。

谁知酸梅汁的咸度,溜达

到罐的外壁,成了结晶体。

陶罐神奇,用者无心,究者

无意。如同我自己,总喜欢

用普洱罐,那陶的吸附力,会

给我惊喜。也就是说,“用罐喝”。

这罐胜似过滤器,把自来水的杂

质,全部吸掉,还水以干净和纯正。

因为你懂的,我们的自来水合格率,

让你不自信,即便恭维也不敢放开饮。

未来难料。流动性,事关家园的毁弃。

2017年1月3日于永安约

9.

喝出宗教感情,仿佛

终极的渴慕,或是

信仰之流露。而

真正意义上的

宗教情感,却

朴素之至,像

莲一般,况且

洋溢着戒的精神。

此种精神,宛若本能。

不假思索,而掩饰不住。

从发生学上看,信仰即

生活,精神源于仪式之

重复,并使之神圣,从

而不可亵渎。信仰的成

熟,像茶的内涵,加固

或加深,而仪式感种种,

终极即本体。此乃天启。

2017年1月3日于永安约

10.

时逢好单丛,雄主甘何从。

隔夜茶破胆,偏爱诉苦衷。

2017年1月3日于永安约

11.

公道杯者,仿佛是人

相信自己的设定。

一个大杯,包揽

小杯的悲欢或

处境,甚至有些

自以为是,或掩耳

盗铃,视同行使正义

那自在人心的,不一定

摊薄某种偏执,而在手腕

把好恶分行,更在一念之间

切莫套路,有时不公恰是救赎

2016年12月24日于永安约

12.

一片起伏

都是水,

有时断流

终不悔;

开口笑

是是,闭口

笑非非,

无聊若水

2017年2月16日于永安约

41、道的节奏

浮之以歌,沉之以思

当二者不可得兼时,

唯有诗仿佛适者

这适字,舌头

像桨,摇摆

着疏离岸

的节奏

奋斗

不适

的自由

噢浮之以歌

沉之以默,该不是

唧唧复唧唧的水和火

生活,和写作,浮动着

道的节奏,水火何以焦灼

2018年5月1日于永安约

42、感性边界

人呵,相信本能的一切

空空的感觉没有边界,

早于自己的穿越

仿佛感性重叠

给旷以细节

仿佛隔夜

的妻妾

2018年4月19日于永安约

43、幸福的战栗

雨。精致的雨

指尖滴落一粒

仿佛一个天下体系

指尖的雨滴,你看到

落地是多么幸福的战栗

2018年4月30日于永安约

44、白奋斗了它的去处

若说雨找到去处

于屋漏处留痕

仿佛书法的

原形毕露

是一种

天真;

而雨泽

万物

壮阔的

错误

该不是

使雨无核

白奋斗了它的去处

2018年4月21日于永安约

45、环保手势

你说易,经你的

诠释,它就是

数的家庭,

和美的命运

日常中的不幸

即使不屑于脉脉

含情,那些花儿般

的凋零,也保留她的

体香和记忆,日就是易

而勿,正如一个环保手势

2018年4月27日于永安约

46、结构之犁

无为使老子天下第一

——题记

永远的创作,我称之为母亲

是的,她的意志,和能力

是生产,痛苦与畏惧

诞生了本能的透明

大地之所以充盈

仿佛是工艺和

本体的灵性

呵谁会在

时间的

水面

自觉为

灵性行吟

空空源于设计

像精子寻找它的

唯一,那结构的犁

2018年4月29日于永安约

47、夜的蓝色

使一个部落,瞬间成为一个民族;

闪电的征服,拉近长生天的高度;

这就是夜的蓝色,通知梦之手足。

2018年4月29日于永安约

48、异乡方式

葫芦只是葫芦,它的存在方式就很完整。

完整是自我完成的决心,考验只是耐心。

倘若把葫芦劈开,似可做瓢,或别的用途。

感谢老子,开辟无为,使完整成为道的标准。

而以无为用,为道日损,那是庄子,于是乎,

劈那葫芦为瓢勺水,有用就是异乡方式。

因为破坏自我完成,道浮于瓢也无可奈何。

2018年4月30日于永安约

49、时间的泡沫

城头。周王用烽火

点燃美人的笑容

而时间的泡沫

像花朵散落

覆盖了

反讽

而存在

依然故我

时间和时间

美和错误

很失落

2018年4月29日于永安约

50、让语言回归內心

让语言回归內心,呵寂静

仿佛酒之后劲,发酵的大海

散发它的色,它的空,它的梦

以什么护送,哲理的泡沫和源头

2018年4月26日于永安约

51、就把树瘤吃了吧

挺,只是一个动词

它没有什么嘱咐

倘若永恒向往

动词的孤独

那意态的

节奏啊

高耸

而柔软

歌唱源头

让树在吸收

人的二氧化碳

而吐哺了氧

一棵树的身上

若长出一个

致命的瘤,它

用自己的死,

浓缩日月的精华

绝对可以杀

癌的子子孙孙

因为死亡已决定

树之阴,入境

为挺,人却因

走动而属阳

就把树瘤

吃了吧

练胆为识

为死亡服务

2018年5月4日于永安约

52、诗性线索

但丁,和艾略特他们

用脑写诗,光的神圣与可视,

把高度和高度赞美,但丁便破译;

时间和时间连接了智慧,不是胆小鬼,

感性材料处理成为,乐章演奏般的忏悔

而他的抄袭,超越结构的并行或比对,

这就是艾略特的极致,丰富同一首诗

使永恒为之低头,倾听,与他为邻

而同一首诗,把神性处理干净

诗性线索不仅仅,人诗合一

2018年5月1日于永安约

53、一种发现

诗若朗诵,重音是一种发现

想象未来之普及,噢重音

使诗性为之透明和坚挺;

噢重音,宇宙中的意志,它和顿,

若构成节奏的要素,将浸淫于意识

的最高层次,使诗性本能而自我图腾。

2018年5月2日于永安约

54、诗性愿景

人之常情,既生且死

两个a音,一生注定

尤其是意外之屹立

让a音沉吟至今,

残酷了记忆之

温馨,a提醒

语言与本能

相依为命

此外是

多余

温馨

和温馨

之所以多余

只是未到伤心

天使降临,爱的

练习,只不过是愿景

2018年5月5日于永安约

55、入境构象

朴。构象竟是一首大诗

木之未卜,先知是林

寂静,黑暗,透明

该不是一片老林

河流仿佛带走

入境的精神

而清新却

是道的

气息

陶诗今读,诗性意外

不只,目击朴之颠

覆,道的节奏感

仿佛人诗合一

的完整运行

格局决定

远亲与

近邻

我读陶渊明,想到的

是东荡子,原酿之

韵,只因时空之

隔,它的况味

更醇厚绵密

会饮之嗝

转动了

永恒

2018年5月5日于永安约

56、构象能力

有一种低能,若是赞美

可使本质受罪,人类

因太人类而伤悲;

有一种赞美,若是批评

作品之完整,道也不好损毁

只因创作,让语言掌握了主动;

这里有一个命名,它的隐身

叫入境精神,而梦与真的传递

让构象的能力,服务永远的感性

2018年5约7日于永安约

57、创造的假象

感谢语言,使物自体

竟以一个异乡方式

赋予死亡和想象

而阅历了沧桑

无为与任运 ,

使道不复

劫掠了

自然,而

感性之所以

阳光,和

阴暗,只是

普遍创造之假象

2018年5月8日于永安约

58、水墨之约

见一面活活泼泼,寂寂静静

而画意怎样,那风采依然,

呵未枯之禅,朴质之禅

水所不欲,戒之无妨

活泼泼的点,不用

太过用力的吐沫

鱼不用太做作

随意一笔过

已是吟唱

而视之

开阔

水墨以远

实乃禅之冒烟

见面墨说,一平尺

之上,仿佛荡漾一次远足

一叶小舟的涌现,海如风盛放

2018年5月8日于永安约

59、论传统

传统像水果一样,

为未来的节奏所催熟;

而新鲜的果汁,吸引

我们不断加入,和享饮。

——题记

嘎嘎独造,耐得住寂寞;

时时巅峰,莫以为自摸。

画马留风,画蛋留缝。

加油回家,入境如梦。

指点迷津,想象为径。

何为舆情?迂回游戏。

鸟有鸟道,人有人道。

骂与挨骂,两口一马。

词性种种,苦难深重。

压迫自己,美好歉收。

此心此脑,互为契机。

太初有为,心智合一。

痛苦深入,幸福浅出。

留住幽兰,空谷踏实。

禅之活泼,本能居多。

似乎之词,况且极致。

无为之学,无以为别。

道在混沌,用在标准。

文字之润,其来有自。

音声迭代,得体为拽。

十一

相信自己,初心始定。

杀佛之举,道在比喻。

十二

法弘于人,道盛于心。

戒之不存,毁我自尊。

十三

道不远人,刹那都是客。

人不远道,永恒领饭盒。

2018年5月9日于永安约

60、诗性沧桑

是时间和时间,连接和加深了诗性

的人类学转向,包括对沧桑的依恋

——题记

大千三千,无始在前。

死亡之恋,念之悍然。

入境不宜,自铸精神?

身非沉渊,随风过境。

小家子气,算什么计。

粗粮细作,精致生活。

爱若认清,死乡尤近。

行吟现代,轻即是命。

有梦入韵,有空入境。

血液之光,蓝之浪漫。

主观客观,互为镶嵌。

道之以目,来哲赫然。

何为重音,甜而忧郁。

旷之远扬,词之天仓。

2018年5月11日于永安约

61、读《文赋》

知之难矣,意有不称。

能之难矣,力有不逮。

眼高手低,普遍忽视。

知所不能,并非终极。

水为文章,鱼可断句。

文赋称雄,能力奠定。

2018年5月12日于永安约

62、致屈原

抱怀于水,离岸情深。

道之在场,试存遗响。

思辩无门,指月无禅。

天知地知,唯楚一人。

成住坏灭,茫茫一片。

鹤舞九天,诗作九歌。

水过无痕,怀抱于斯。

历史开始,灵巫淡出。

悠悠祸福,以人为注。

抱怀于水,水静流深。

楚之不国,反思清楚。

史之咄咄,生气勃勃。

敷衍之嗤,阴谋起伏。

天问未毕,嘎然而止。

人道自己,以天为地。

至于越狱,骑鱼而去。

2018年5月12日于永安约

63、民生赋

自古民生大于天,衣食住行皆非小碟一巴掌。至于新民生,乃低头族猛敲键盘,咋咋呼呼,电玩赫然而不回家者所发明。

正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儿归来。作为一个父亲,吾于是彷徨而为玩赋闲。

无衣以蔽体兮,闪电出卖一己之色相,何以宽体而野合。

无食以裹腹兮,空乏其身,翔鸟抑郁,滞纳飞之丰满。

无住以流放,长途以奔袭?家园不弃不离兮,何必入境以客居。

无行以出行兮,路线把路线规避,况且里程竟以碑计!

噫兮,民生多艰,自古肃然。倘使衣食住行圆满,今无电玩,日月蹒跚,纵有光,低头不见,风流枉少年

诗曰:

五大民生排座次,衣食住行加电玩。

忽而辛苦马腾腾,玩主一统啸江湖。

2018年5月6日于永安约

64、节奏的弹性

明亮的刀,砍入水之缝隙

断水的节奏仿佛很弹性,

流动之于抽刀,砍的

韵致,充满了诡异

2018年5月10日于永安约

65、节奏的形式

唯一的奥秘,诗之大者

一个词语,一个事物

是其所是,或者是

其所不是,而那

些更有英雄气

震撼着你的

是其层层

递进的

关系

而精神的

远方,心灵的

意象,时间和时间

连接了可能与不确定

深刻的是秩序

永恒的持存,

读者如我,有时会

很忧伤,仿佛什么

都已写完,这是事实。

诗之大者,玩的是

心智成熟之韵致,

有时我想,这世上

提到时间的节奏大师

断然非艾略特莫属

节奏的形式,让语言

冷静到痛苦的幸福程度

2018年5月15日于永安约

66、乳头上的远见

只有一天的时间,把永恒抽象。

我突然经历了出生和成长

衰老和死亡,这些时间

的节点,就像我身体

的敏感,呵妈妈

什么手法,柔和

吹奏我的形象

我可曾梦见,

身边的光

让黄河

恒河

雅鲁藏布江

拥抱抽象

妈妈的

乳头

站着

所谓的

远见

一个虚圆

2018年5月9日于永安约

67、寻找四季的完整

更稳固的月份,仿佛更飘忽

风送来初的愤怒,这雨天,

意义不同于往常,十月的身子

即使提前变沉,一切都太快了,

不确定因素,让身体像报纸插入

各种异乡的方式,而广告缩水

是随意插入的痛苦 ,噢年中的

烦恼有了寄生的身份,就这样

置身其中,寻找四季的完整

2018年5月14日于永安约

68、回忆一个诗性重音

做男人,仿佛是一个诗性重音。

只因为伊画圆,可以是月亮

红的,黄的,金的月亮

也可以是未来的远见,

甚或苍白如痛苦?

你就做男人吧

破坏可能是

一种责任

和建设

于是一个女人

和一个温柔的暴徒

一个男人和一个王国

把诗性批评与入境精神

构象能力与语言回归

统统摆弄成为一个城池

一条壕沟,一次爱的攻防

拐弯的子弹,寻找蓝血的光

做男人吧,让我们舔一下家园

2018年5月13日于永安约

69、同一首诗

可能和尝试,同样的迷人。

开始和终结,同样的永恒。

死去和活来,同样的新生。

出发和抵达,同样的里程。

痛苦和欢呼,同样的辽阔。

所以和因为,同样的贫困。

片语和片刻,同样的完整。

同样的单纯,同样的成熟。

那不一样的,道为之修复。

2018年5月13日于永安约

70、致童年

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

什么骄傲,能进入谦卑的坐标

远方只是一个大人的借口,而让

河流发光的,已非那高抛的童子尿

2018年5月14日于永安约

71、致老子

收获残酷,何患孤独。

自然之子,水为之母。

2018年5月14日于永安约

72、匿名的人民--代跋

意态的尝试,第一次是创作式批评;

本能转化与提升,构成环保性图腾。

在我想象一个王国之际,我的诗性 ,

意态的韵律,叠加的重音,匿名了

消息,而节奏成为一个重音:人民。

2018年5月15日于永安约

 附:作者简介

刘子乐(1963~),当代诗人随笔家,笔名河马。广东普宁人。1985年毕业于华南师大中文系,1987年起参加中国文化书院首届中外文化比较研究班函授,当过教师、书商、记者、推销员。主要著作有《一个人的诗学》、《创作性批评》、《环保诗学三部曲》(待出)、《感恩集:别人的自己》(待出)等。1985年夏天在其家乡成立了享受派诗社,创办民间诗报《啤酒花》并担任主编。代表享受派提出核心主张:“享受即创造,创造即享受。”1990年代中期,本能提出诗性澄明的“光裸写作”,近年来又提出并践行创作性批评和环保性写作,从而创立了诗性批评与环保诗学秩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xdrkqf.html

重音集:出品人之歌的评论 (共 6 条)

  • 淡了红颜
  • 襄阳游子
  • 心静如水
  • 潋滟相思
  • 浪子狐
  • 王东强
    王东强 审核通过并说 刘子乐(1963~),当代诗人随笔家,笔名河马。广东普宁人。1985年毕业于华南师大中文系,1987年起参加中国文化书院首届中外文化比较研究班函授,当过教师、书商、记者、推销员。主要著作有《一个人的诗学》、《创作性批评》、《环保诗学三部曲》(待出)、《感恩集:别人的自己》(待出)等。1985年夏天在其家乡成立了享受派诗社,创办民间诗报《啤酒花》并担任主编。代表享受派提出核心主张:“享受即创造,创造即享受。”1990年代中期,本能提出诗性澄明的“光裸写作”,近年来又提出并践行创作性批评和环保性写作,从而创立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