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离愁是一树白花

2020-07-17 21:57 作者:村雨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至今日,只要见到槐树,见到那一树的白花,我还是会想起我的曾祖母,心头便萦绕起一缕吹拂不到的风。

曾祖母家门前种着一棵槐树。树看上去不怎么高大笔直,微微有些倾斜,像是一个驼了背的老人,很平静的看着我们长大。槐树分叉了三条粗大的树枝。树干很粗糙,我可以很轻易地爬上去,稳稳地躺在分叉处,那里像一把舒服的躺椅。有时候无事,曾祖母就拿着蒲扇靠在树下面,我趴在树上把头伸下来看着曾祖母,听着曾祖母讲故事。繁密的树叶将阳光遮挡,空气里弥漫着迷人的清香,我静静地听,时光静静地走。

每到三四月的时候,就是槐花开了的时间。我这时当然会很开心,望着那一树的白色的花,口水就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曾祖母就会一天天看着树上的白花,白花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就像是曾祖母头上的白发,在阳光下反射着白色的光芒,同样发出迷人的香气。终于有一天,曾祖母说到时候了,我就欢呼一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镰刀,系上一根长长的竹竿,一簇簇的白花应然而落,像一只只没睡醒的白色巨大毛毛虫,轻盈的落到曾祖母双手捧着的笸箩里,我越割越快,跑着,跳着,大声的笑着。曾祖母渐渐跟不上我的速度,就大喊着:“慢点,慢点,都掉到地上了!”我什么都不说,还是一如既往。在巨大的白树下,一个跳动的儿童,一个跟在后面的老妇人,清晨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那是世间最美好的画了。

有些槐花会飘落到地上,曾祖母就会一次又一次的弯下腰,捡起槐花,珍的放进满满当当的笸箩里。有时候会停下来,冲着正在吃一簇槐花的我说:“你也不过来帮帮我,就知道吃。”我满不在乎,就冲她说:“反正已经有那么多了,掉在地上的就不要了。”她一听,就不乐意了,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以前生活是怎样怎样贫苦了,一株槐花就可能是救命的东西。我听的不耐烦了,就抓起一簇槐花找同伴分享,一路上甩落的槐花,就像是镶嵌在土里的宝石,那是曾祖母那一代,和我这一代今生今世的证据。

晚上吃的自然是槐花饭,一粒粒白嫩如新生的米粒依偎着一朵朵槐花。美得不可方物,吃起来也香的迷人。晚,有虫子的低鸣,有树叶轻轻摩擦的沙沙声,有孩子们在村里嬉闹的笑声,还有长辈们一声声悠远长久的呼喊声——天晚了,该回家了......

后来跟随父母离开家乡,在很遥远的地方想起那个遥远的故乡,那里深深的羁绊着我的心灵,之后读到海子的诗句“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就突然想起以前的生活,以前的人,心里生出的不是思念,不是悲伤,而是一种淡淡的无助迷茫。(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远方啊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之后再次回到故乡,再次走上熟悉的小路,再次见到那一树的零零落落的白花,再次轻轻叩响破旧木门上的锈迹斑斑的铜环。开门后第一眼见到的是久别的曾祖母的苍老,曾经梳的一丝不苟的白花如此凌乱,曾经洗的干干净净的布衣角边沾上了尘土,曾经令我欢喜迷恋的气味不知所踪。唯一不变的,是她在见到我时的欣悦,微微眯起的眼睛里迸发出一种巨大的惊喜。我突然心里五味杂陈,原本到嘴边的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了一句“我回来了”。曾祖母用那双微微弯曲的手拉起我,将我拉进房间,然后从未开封的牛奶箱里拿出一瓶牛奶,不由分说的塞到我手中,说:“喝,喝......”我无奈的笑笑,在他的注视下打开牛奶喝了起来,于是她很开心的笑了,像一个小女孩得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布娃娃是的那种快乐。还没等我喝完,她有俯下身,拿起一瓶牛奶塞给我,又说着重复的话,“喝,喝......”我有些愕然,慌乱匆忙地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一口气小跑到了村口,手中还拿着两瓶牛奶。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逃避着什么,回头望去,层层叠叠的房屋瓦顶挡住了视线。

那些话语和动作带给我的不是久违的心安,而是害怕。

之后才知道,曾祖母得了老年痴呆症,许多亲人都不记得了,但是她一见到我,眼神中的欣喜却难以掩盖。我突然很伤心很伤心,但还是没能哭出来。我为什么要哭呢,答案总是难以捕捉。

之后再次回到老家,见到的已是躺在床上的曾祖母,屋子里很昏暗,很压抑,像是在心头压着块大石。人群黑压压的围着,沉默地望着在微弱的喘息着的曾祖母,几个妇女捂着嘴小声啜泣起来,悲伤像潮水一样将我紧紧包围。

无法言语,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没过多久,曾祖母就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好像是在一直等待这什么,知道等到了那间事物,于是就很放心的去了。葬礼及后续工作持续了几天,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这段时光。眼前不断浮现曾祖母的笑脸,曾祖母的絮絮叨叨,曾祖母的故事,曾祖母的一切。

我一直没有哭,心里空落落的。知道离去时,我望着不断远去的老槐树,树上重新开满了白花,终于有两行泪沿着脸庞缓缓流下。再也忍不住,小声的抽泣起来。真是......讨厌啊,仿佛又回到孩子时的无助,弱小。

也许很多年以后,那个曾经在树下奔跑过的孩子会重新回到树下望着一树的白花,他会想起以前的美好时光,会想起晃动的树影,会想起陪在他身边曾祖母的一切。可他不知道这棵树是谁种,是什么时候怎么种的,又有谁曾在树下回忆和期待......

所以啊,离愁就是一树的白花,悲伤的那么苍白,无助的那么苍白。时至今日,一想起我的曾祖母,就想起那飘落的一树白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wsbkqf.html

离愁是一树白花的评论 (共 8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江南风
  • 魏兵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赞!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欣赏。

    赞(0)回复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佳作。家门口的老槐树,记载着曾祖母的亲情。浓浓的乡愁。好文。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