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走了

2018-04-16 22:07 作者:鎏金岁月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平静地走了,伤悲却留给了永恒

刚刚泛黄的初秋里,沁凉的晚风送来阵阵寒意,飘零的落叶降下缕缕愁情。在逝去母亲十一年之后,又突然逝去父亲,支撑“家”的那棵脊梁轰然倒塌,倏忽之间,我的世界空空如也,寂寂无声。

没有父亲母亲的老屋里,旧物仍在,记忆犹存,那些过往温暖的气息依然在周遭升腾涌动,依旧萦绕在床前,在厨下,在堂屋的方桌边,在过道的躺椅上,可是,“家”如行囊,已经随同那个最牵挂的人默然离去而消失在岁月的门外。我仿佛听见父亲离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就在茫茫色的尽头袅袅无踪。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哥哥跟我说,“作为儿子,我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也许,他是想安慰我,也安慰他自己,毕竟从此以后,我们都可以专注于自己的忙碌,再也不需要为远方的老父亲牵肠挂肚了。

只是,这份安慰显得苍白无力,我的内心徒增凄凉。虽然扮演“儿子”角色的剧幕已经徐徐降落,可我对适应缺少“儿子”角色的人生还没有丝毫准备。就在一个半月以前,父亲还是那样鲜活地充填着我的生活,转眼之间,一切都沦为飘忽不定的记忆。

父亲永远的走了,失去方知珍贵。(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的父亲经历过新旧社会的更迭,经历过抗美援朝的硝烟,经历过解放后各种政治运动的洗礼,年近九十而依然保持着那个年代的军人作风和鲜明个性,朴素整洁,吃苦耐劳,心地善良,忠厚诚实,嫉恶如仇,……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他对于儿女的一直是不露于色,严于形而慈于心,给我人生第一课留下了永恒的印记。

我清楚地记得,幼不更事时,父亲背着我的那副宽厚结实的肩膀;初入学堂时,父亲牵着我的那双粗糙有力的大手。

我清楚地记得,儿时犯了错,父亲用黄荆条抽打我脊背的那种严厉表情;生病发烧时,父亲坐在床头焦急地抚摸我额头的那份温暖关爱。

我清楚地记得,中学时期,每逢周末父亲给我背米送菜时那个健硕敏捷的身影;上班报到的第一天,父亲送我上车时挥动的双手和期待的眼神。

我清楚地记得,年逾八十的父亲,儿女不在身边,仍然要自己动手洗衣做饭;即便去年,我把父亲接到身边,他却无论如何不能适应陌生的环境,每隔数日就吵着闹着要回老家。他总是那样处处替别人着想,既然不能给儿女任何帮助,也决不能给儿女增加拖累。

我清楚地记得,仅仅在四十四天前,父亲凌晨起床小解摔了一跤,因股骨骨折住院治疗期间,他叫嚷着不要去医院、不要增加我们的负担,甚至拔掉针管、拒绝吃喝;手术过后,因为体质明显下降导致大小便失禁,我们每天数十次耐心擦洗时,他却已经彻底丧失了最后的忍耐,情绪十分烦躁,不想吃,不愿喝,可我们竟然还态度蛮横地责怪他对儿女的不理解、不体恤。

我清楚地记得,住院期间,他总是那样愁苦地说,“我都快九十了,还拖累你们花你们的钱干什么,早走早好。”出院回家时,他的意识还很清醒,但眼神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此后他吃喝一天比一天少,最后三日竟不吃不喝,出院仅仅九天以后,他就坚决地撇下我们孤独离去,……

守灵十日,我一遍又一遍地回想与父亲有关的过往,忽然感到父爱不一样的深沉与厚重。尽管儿女们是那样深陷在各自的忙碌之中,是那样不理解他内心的孤苦,是那样的疏忽大意,可他没有责怪我们,只是不想拖累我们,他宁愿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苦痛,宁愿选择一个人静静离开,也不肯给儿女们增添哪怕一点点麻烦。我不曾想过,父亲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离我们而去,以一种令我们都难以接受的方式诠释着“父亲”,留下追悔莫及、无依无助的姐姐弟弟相拥而泣。

父亲是真的走了,心头不由自主地升起想哭的感觉。

二十年前,初涉社会,我的人生刚刚起步,工作繁忙,很少休息,回去看望父母的次数扳着手指就能数得过来;十年前,母亲已经不在,年近八十的父亲独自生活,那时正是个人奋斗的关键时期,总感觉父亲还完全能够自理,仍然因为工作太忙很少回去探视;三年前,父亲的身体已经逐渐衰退,但我的工作和家庭的负担更重了,加之儿子在外地读高中,不能回去探望父亲的理由似乎更充分一些,觉得父亲还能自理,仍然没有尽到人子之责,……猛然醒悟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再也不会有任何机会。

也许,父亲这些年来都在等待,等待着儿女们多一次久别重逢、多一些欢声笑语、多一句膝前问候、多一份亲情回归,他从七十岁以后就开始这样流露出期待的眼神,一直等到快九十岁了,也没有等到他期待的那些温暖与慰藉,他或许没有耐心再等下去,又或是他的身体和精神并不能允许这样无休无止的期盼,已然声嘶力竭,油尽灯枯了……

就在父亲离去的当天上午,我还火急火燎地赶回老家看望他,其时,父亲已经面容灰暗,只是意识还算清晰。我坐在床边给他揉揉腿脚,劝他吃点喝点,他除了摇头摆手,便一言不发。我泡了几勺奶粉,反复劝他喝下,他只是咬紧牙根、坚决拒绝,我竟然没有预感到“他去意已定”。临近中午,我匆匆赶回单位,原以为隔日再回去探视,未料这一回竟已成为永诀,……

这个世界上让我最牵挂的那个人已经飘然离去,归隐流云,留给我们姐弟四人种种无法猜透的疑惑,以及绵延不绝的回想。

父亲走了,眼前的人生一下子就淹没在无边的孤独之中,只感到悲声四起,泪如泉涌。也许,此刻的感受注定要成为我内心中永远的伤怀和无尽的追思。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urrkqf.html

父亲走了的评论 (共 8 条)

  • 草木白雪
  • 为你而生
  • 白云飞
  • 雪
  • 淡了红颜
  • 心静如水
  • 襄阳游子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