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革命父亲的家国情怀

2018-10-08 09:34 作者:品茗听雨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革命父亲的家国情怀

史忠和

我这里要讲述的不是别人,他是我的父亲,一个为新中国的诞生和建设奋斗一生的老军人、老革命,他没有显赫的战功,也没有骄人的业绩,只是在努力地践行着一个老革命、老共产党员对党无限忠诚的诺言

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对我老说,是个黑色的日子,我亲的父亲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寿终正寝,辞世而去,享年八十八岁。寒风凛冽,天空悲泣,大地哭嚎。父亲带着儿女们的无比悲痛和眷恋永远的去了,留给生者的是极大的痛。

走了,悄无声息,放下了尘世的一切牵挂。当我跪在他的灵前,看到他冰冷的身体时,我知道一切亲情都已散落在尘埃的尽头;当我想到我从此只能将思念永远定格在那清冷的墓地,我的心在紧缩、在颤抖。我血肉至亲的老爸您可知儿子心中这深切的痛?

回顾老爸的一生,是奋斗拼搏的一生,是辛苦劳作的一生,是坎坷曲折的一生,是勤俭节约的一生,是乐为助人的一生,是温和厚道的一生!是平凡但不平庸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是一身正气的一生,又是可歌可泣的一生,是值得千古流芳、万世传颂的一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的父亲史宝玉,出生在1928年,七岁时就给地主放羊,从小就受尽了人间的苦难。18岁入伍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历经四战四平、解放长、解放锦州、解放海南、抗美援朝的战争烽火,荣立两次三等功,身上留下了多处战争的疤痕,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因左腿被炮火击中受伤,退伍返乡担任东丰县三合公社中安大队村长、书记。

在我小时候,常常听父亲给我们讲他当兵的事情。他参军后的第一次重大战役就是攻打四平(即一战四平),东北民主联军于1946年3月15日攻占了四平西郊飞机场, 3月16日晚围住四平城。战斗于3月17日凌晨2点打响,激战10个小时战斗结束。除200多名守军逃跑外,其余3000多守军和政府官员被俘或被歼。活捉了国民党辽北省政府主席刘翰东、保安司令张凯及匪首王大化、王耀东等。东北民主联军获得大胜,虽然当时的他只是一个新兵,但是这是他第一次接受战争的洗礼。

1946年4月18日,国民党新一军三十师,开始向四平南郊的海丰屯、玻林子和鸭湖泡等阵地发起正面进攻,父亲所在的东北民主联军守城部队奋起还击,四平城区保卫战正式打响。国民党军连续攻城9天。5月15日又开始了更大规模、更加激烈的战斗。国民党军集中了10个整师的兵力到四平前沿阵地。国民党东北保安副司令郑洞国、梁华盛亲临前线指挥,部署了左、中、右3个兵团向四平进攻。其左部兵团在四平以西和西北的八面城、梨树方面进攻;中部在四平西南近郊进攻;右部沿开原至叶赫公路向四平进攻。1946年5月15日拂晓,国民党军以猛烈炮火向民主联军西南、东面阵地狂轰滥炸,采用人海战术成营、成团地进行集团冲锋。在獾子洞阵地前,竟以两个团的兵力整日轮番攻击10次之多,均被民主联军击退。新一军之五十师以10倍的兵力向258高地进攻,进占该阵地。5月16日,国民党军又向四平东南331.5高地强攻,经过一天的激战,民主联军顽强奋战,击退了7次进攻,毙伤国民党军600余人。国民党军用坦克冲锋、用大炮轰击,民主联军阵地和大部分火器被击毁,阵地被攻占。5月17日,国民党军在空中用飞机扫射轰炸,在地面用大炮轰击,并以坦克为掩护又向塔子山阵地突击冲锋。民主联军战士打退了敌军12次冲锋。5月5月18日拂晓,塔子山再次鏖战。国民党新六军又在10余架飞机、大炮和坦克的配合下,从东、南、西三个方面集中全部炮火再次猛轰塔子山阵地。坚守山头阵地的民主联军指战员虽打退了多次整营的冲锋,但阵地失陷。中共中央果断决定守城部队于1946年5月5月18日全部撤离四平,至此,历时一个月的四平保卫战结束。在塔子山战役中,父亲真正的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较量,在敌军进攻的间歇期,父亲不顾个人安危,趁喘息的机会给战士们分送干粮,恰巧走到战壕边上的一棵大树下,敌军的一枚榴弹炮呼啸而来,父亲想躲来不及了,只听轰的一声,他便失去了知觉。等到他被战士们救醒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枚炮弹正好嵌在树身上,没有爆炸,他是被震昏了。在他的记忆中塔子山战役是最为惨烈的,敌我双方伤亡惨重。

1947年6月,时任班长的父亲又四平争夺战,是东北民主联军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城市攻坚战。让他记忆深刻的是民主联军西满纵队从天桥北侧向康德火磨方向突击严重受阻。国民党军在地上撒了层黄豆,民主联军战士冲锋时脚踩黄豆极容易摔倒,国民党军趁机扫射,民主联军伤亡甚重,多次突击均未成功。战斗中一师师长马仁兴牺牲。

1948年3月4日,四战四平战役打响,人民解放军先后攻占了海丰屯、徐家窑、新立屯飞机场、师道学校、红嘴子,东门外地堡群以及城北制高点三道林子,到1948年3月10日国民党军外围支撑点全部被东北人民解放军肃清。1948年3月12日7时40分,总攻开始。第一纵队从西北、正北两个突破点向城里攻,第三纵队从东北、东南向城里攻,第七纵队从西南往城里攻。8点钟,三个纵队相继突破国民党军之防御堡垒,攻入市内。突入路东的人民解放军第一纵队,采取迂回穿插战术,把国民党军的防御体系打乱,随即组织部队连续发起猛攻。3月13日7点整战斗全部结束。四平解放。他和他的战友们受到了林彪的接见。

四战四平是他从新兵牙子成长为真正革命战士的历程,他亲身经历的战火的无情和战争的残酷,也坚定了他对共产党的忠贞和忠诚,这次战役后,他荣立三等功,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共产党中的一员。

随后,他又先后参加长春、锦州,海南战役。海南战役结束后,他所在的部队回到了东北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荣立三等功一次。后因在战斗中负伤,复员回乡,他的左腿大动脉曾三次接受手术治疗,他的身上大大小小有十多处伤疤。党没有忘记他,每年按季度给他发放军人优恤金。

解放初期,人民虽然才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但国家经过多年的战争烽火,经受的创伤尚待再恢复,当时的生活还是比较困难,国家经济还是很落后。基本上是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担任村长的父亲带领翻身的农民为填饱肚子而以继日奔波不停。父亲深知这个担子不轻,几百多人口的生产队,生产和生活,个人和集体,两付担子一肩挑,并非易事,我父凭着一颗赤诚之心带领群众,刻苦学习各种农业技术,在当时集体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他精打细算,开源节流,挤出有限的资金,在全公社首先购买了拖拉机,为当时开展农业机械化开创一个先例。在他的带领下,集体经济不断的壮大,并且自己动手操作机器,自己研究摸索出一套修理、保养机器的绝活,并培养了多名拖拉机手。为农民走向富裕道路倾尽了毕生的心血。

父亲性格倔强,敢于较真。文革期间,因拒不执行上级的错误决定而被停止工作,接受审查,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文革结束后,年迈的父亲又被请出山官复原职,继续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去,直到七十岁才得以清闲,这一干就是三十余年。

父亲的一生勤劳,历经艰辛,风里来,里去,起五更,睡半夜,胼手胝足,辛苦劳作;各中辛酸,难以言表。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一人扛起一家十二口的经济重担。他恪守道,和我的母亲一起赡养老人;他无怨无悔,承担起照顾两个兄弟的重任,帮助他们成家立业;他任劳任怨,节衣缩食从未让六个子女辍学。在那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他也从未让我们忍饥受冻。他为人和善宽待他人,对六个子女,从未碰过一个手指头,对邻里乡亲,有求必应,60年代到70年代,是吃粮食紧张的时期。不论我家吃粮是否宽裕,他总把家里仅有的粮食接济给更需要的人。他豁达大度,与人为善。护佑亲友,一力承当,村人敬服。这就是父亲的品格。

两年前,父亲得了小脑萎缩,每天像个孩子,一阵清醒,一阵糊涂。但在他的记忆深处,念念不忘的总是他打四平和抗美援朝的经历和他的战友们。

星期天回去看望老爸,本来年迈的父亲衰老地倚在被子上,妹妹问他我是谁?认识吗?他就这样半仰着头看着我说,他是念书的,念书好,能帮我把我的经历说给孩子听。说完他又有气无力的念叨着他当兵时的某个战斗场面,念叨着他的战友,孙长贵、刘玉明••••••其他人我没有印象,而这两个人是我所熟知的,因为父亲每到春节的时候,就给我讲他们的故事。我坐在离父亲极近的地方,用一种近乎贪婪的目光凝望父亲刻满皱纹且削瘦的脸。父亲的眼睛微闭,淡黄的脸显露出浅的微笑。我尽量克制自己的心绪,把早已润湿的双眼移向窗外,去看蔚蓝的天空以及浮游的白云,希望能从它们那里得到些许慰藉。但是我越这样做,就越无法宁息内心的躁动。而且,我分明感到这种躁动正在弥漫我整个身心,溶入我全部血液。于是,一种无比愧疚的情感无可阻挡地在我心底萌生了。是啊,这么多年以来,父亲为我们付出了多少无私的爱,而我们却又给了父亲多少无奈••••••这时,父亲的身体突然移动了一下,发出微小声响,使我得以从酸楚的回忆中解脱出来。我情不自禁又望了一眼父亲。他的身躯实在是老弱,以至于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他已经弯曲,父亲正带着甜美的笑容无忧地睡着了。看着父亲细瘦的手掌和他麻杆般的腿,我很难想象在最艰苦的岁月里,他是怎样用一双手、这双脚撑起一个村组、撑起这个家庭。而今,他的确老了,未知的岁月对于他而言不再重要,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能看到村子里的人能够富起来,看到儿女们健康成长、幸福生活。而儿女将怎样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他并不在乎,他已完成作为老书记、父亲的伟大责任,还有什么值得牵挂的呢?他心满意足了。

父亲还没有醒,他一定在做一个极美的吧?我这样猜想着。

在我准备告别父亲的时候,父亲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指,微弱的目光凝视着我,我轻轻的握住了父亲的手,多少年了,我没有这样握过父亲的手。父亲一只手紧紧地握着我,另一只手似乎在比划着什么,五弟明白了,他赶紧从父亲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红包,说是红包,那块红布已经完全褪去了红色。“这是一直留给你的。”我打开布包一看,原来是一个铮亮的子弹壳和他的军人证书还有他的军人优恤证书。此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慈父已逝,音容宛在,仿佛伸手可及但却一触即散,让我这颗万般无奈的心无处安放。悲哉痛哉,自兹永诀。只留下我对他老人家的无限崇敬和无尽的悲伤与思念……

老爸,千言万语说不完儿女思念之情,肝肠淬裂难报我父的养育之恩,天涯海角,见不到您的容颜,千呼万唤,听不到您的回声,从此,您的英容笑貌,精神品德永植儿女心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tpskqf.html

老革命父亲的家国情怀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