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荷塘奇缘——拍友

2019-07-05 21:00 作者:南晓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独自出游,游人皆是朋友。所拍的纪念照都是随缘相邀:请路遇的素昧平生的“拍友”代劳。“嗯,您好,能帮我(我们——有时是我和我人)照张相吗?”这样的请问,在我,已是习以为常;而路友,即路过的陌生朋友,也几乎无一不是热情允诺,甚至忙不迭的放下手中的活。其拍摄之认真:或蹲、或跪,或前、或后;或给你提建议,或为你鼓劲头。“Cheers!”、“头,再低低……”、“右,对,再靠右……”“多来几张吧!”、“您看看行不?”、“不用谢,您满意就中!”……从长城到北戴河,从杜甫草堂到小区门口,惯于天马行空的我,也因之有了无数东南西北,一面之交的拍友。

日前到蓉城郊外的景点“荷塘月色”观赏,我特意挑选了游人稀少的周一,且在大晌午头独自前行,找找朱自清的“独赏”的感觉。

蓊郁繁茂的荷塘着实令我震惊。前几年这儿曾大兴土木,搞什么“湿地公园”,结果把个天然荷塘搞得七零八落,繁盛的荷花也变得稀稀拉拉,叫人大扫游兴。

今番,不过两年不见,这荷塘竟是空前盛况!浓浓郁郁,一碧万顷,

令人好不诧异!也许是已无人承包?也许是改变了规划,决意顺其自然?

反正也无需追究了。只这样就好,就令人由衷赞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为把今番荷塘的盛况向亲友推荐,我顶着炎炎烈日,一个劲拍摄,直拍到“相机温度达到极限”。为证明不虚此行,也得把我自己拍到景中。

前两位拍友就不多提了:一位带孩子的中年女士,一位年轻爸,都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有加;最值得一提的是一位环卫大嫂。她,纯粹是头一次捣弄相机——而且是在我的“口授面命”之下,为我拍照——因为,在荷塘尽头的树荫下,就只有我和她。

“大姐,不热呀?来坐会儿,歇哈儿嘛。”她见我从荷塘走出,立马热情相邀。“大姐?!”按这方习俗,年逾古稀的我该被称为“太婆”的!这,也罢,年轻些岂不更好。

这方树荫下的确是一处惬意的场所:有两三把桌椅,有茶饮,还有两大瓶青青的莲蓬,粉粉的花骨朵,艳艳的荷花——都是用来出售的;地上还摆有一摊漂亮的工艺草帽,丝绢圆扇;树下还有出售的渔网鱼竿。

一落座,自然就聊起来。大嫂也是刚巡查(捡拾垃圾)完,正在歇息。家长里短就不复述了,她倒是对我的一头银发颇感兴趣:“全白的,硬是好看!”

“是呀,到年龄了,也就懒得染了。”

“你这不是染的?”她倒吃惊起来。

“是呀,自然白。”

“哎呀,我还以为你是染白的。”

“哈哈”我大笑起来,尽管我这一头亮爽爽的白发每每有人叹羡,但“是染白的”,呵呵,还头回听此夸奖!哦,无怪乎她称我“大姐”,一准是看差年龄了。

于是,我这七十岁的大姐,便与五十岁的大嫂攀谈起来。

哎,何不请她帮我照两张相呢!真是难得的清静,此方就我俩。于是我递过了手机。

不料她却回答:“哎呀,啷个照嘛,我搞不来哟?”

原来她从未用手机照过相。

于是我便手把手地教开了。

她学得很快,而且很大胆,很自信,马上就开干了。

一连照了好几张,直到手机发烫。

“哦,歇哈儿再照嘛,我还要再去转一圈(即再去干干工作,拾一圈垃圾)。”这会儿,正好摆摊的小哥也回来了。

大嫂离开后,我一查看:哈哈哈哈,居然,居然有一半都没照到脑袋!是的,杀鸡焉用牛刀,这位大嫂每次按快门都特果断,特有劲;那么一推,景物肯定就移位了!

但,入门既不难,深造也是办得到的。大嫂回来后,听我一说,她一拍大腿,“对头,要轻点、稳当点。”再次拍照,果然动作就轻多了。而且还颇有创意:你拿到花照噻,坐到喝茶照一个……。我,也就生平头一回来了个表演秀,在她的指挥下,摆了各种姿势。把现场的所有道具一一用了个遍。

尽管我从未在朋友圈晒过自己的照片,但这一回,为了表彰环卫大姐的学习能力及孜孜不倦的敬业精神,为了铭记这真诚的友谊,我,就在此晒晒我——她的杰作吧!

(注:除前面两张分别是那位中年女士和年轻爸爸拍的外,其余全是环卫大嫂的杰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sspkqf.html

荷塘奇缘——拍友的评论 (共 2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