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宁海中央山村随想

2018-09-05 16:31 作者:一粟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光阴似箭。转眼的功夫,去宁海中央山村已过去了一月有余。回味起当时的情景,一些事,仍有可嚼的味道。

我们去中央山村纯属偶然。七月底,群里组织“宁海逐步村”二日游。可到那边后,发现当地的情形(包括吃饭,住宿等),与当时承诺的大相径庭。由于无法沟通,大伙决定离开。当然,后来确是离开了。但返家的路上,谁都不是很开心。试想,精心的准备,快乐的出发,一路颠沛到达目的地,竟发现被人耍了。此情之懊恼,谁能开心得起来呢。所以回来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好在我们在归途上发现了中央山村。这好比上帝给我们关上一道门,却又给我们开了一扇窗。

中央山村地属宁海黄坛,位于天姥山脉海拨五千多米的高山上。山村面朝公路,三面环山,有一种藏在深山待人识的味道。村口一座小巧玲珑的石亭,和石亭旁那棵百数年的老梨树,仿佛似曾相识。老梨树上掛着累累的满树的梨。一股溪流从村后的山上流出。蜿蜒向下流入小亭边,缓缓盘桓良久,似想与石亭喃呢悄语,却又如欲语还休般的,在石亭边打了个转,径自向下方的公路桥边流去。山村精巧秀美,且宁静整洁。一条干净宽畅的水泥路穿村而上,直到村后的山上。村里的房屋依山而筑,二,三,四层高低不等,错落有致,杂而不乱。这里的房屋大多都是新建的砖墙结构。过去的那种清一色的二层木结构房屋,已经很少有见。小小山村排序有致,整齐地躺卧在山的环抱之中。举目眺望,整个山村的布局,就如同一件剪裁得体的礼服,妥贴地将一位粗花大叶的村姑,装扮得十分的婀娜窈窕,又不乏落落大方。

村里有个“行深客栈”。座落在村的最后面,从公路望去,客栈是一座四层的十分漂亮的别墅,别墅位于村的最里处,却显得十分的醒目。别墅的门前,高竖着一根旗杆,上掛一面红边黄底大旗,迎着山风猎猎作响。这旗与掛在别墅房顶两边的大幡交相辉映。同是红边黄底,中间书“行深客栈”四个黑体大字,大有唐代大诗人杜牧之“山村水郭酒旗风”的遗骨。客栈不仅外观气势不凡,内在结构也很上档次,几可与城市的三星级宾馆媲美。

当时,几位同行入室去实地察看,感觉不错。于是,我们一行十数人便住了下来。至此,大家的那颗郁闷的心,也总算有些许舒展了开来。后来证明这客栈确实不错,价格也公道。特别是店主的女婿小金老板,为人也着实不错。第二天,还陪我们一起去玩香榧园,浙东大峽谷,金银台,飞龙铁索桥等好多景点。使我们这次本来不很开心的旅游,变得十分的开心与快活,此是后话。

当日晚饭后,群友们聚在一起,在客栈的大厅里热热闹闹地唱歌跳舞。我和一同行友人因住宿问题,需要去另一个地方落脚。小金老板驾车送我们前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月光皎洁,湛蓝的天空上挂着满天星斗。山中凉风习习,使人觉着似仲秋般的凉爽。四周静悄悄,山村象熟睡的婴孩,静卧在大山母親的怀抱。小金驾车从村最里面的山上开出,一路向下,经过村口,经过小亭,经过老梨树……蓦然,一段似曾相识的往事,竟在我的脑海里悄然升腾了起来。

早年搞业务,常与外乡人打交道。有的人走茶冷,有的经交往遂成好友。我的那段似曾相识的往事,便是以前生意埸上的一位友人,向我叙述的一段有关“他”的往事。

当年上山下乡。友人在距家近千里外的地方插队。几年后,认识了一位当地的姑娘。此时俩人虽未及谈婚论嫁,但却是很谈得来,尽管彼此间总是遮遮掩掩,但各自又十分的在意对方。友人告诉我,当年那姑娘住的小山村前有条小溪,出村要经过一座小木桥。过桥后,不远处有棵很粗壮的大树(叫不出名)。大树旁还有一个木制的亭子。这个亭子非常的好,一年四季都被大树庇荫着,特别是晚上,小亭里特别的幽暗,所以,他常会去那个亭里等那位姑娘。

一段时间后,友人接到了返城通知。离开的头天晚上,他约姑娘去小亭里相见。说好了彼此不见不散,因为友人还须去赴一个同学老乡的聚会。也许那天是太兴奋了,当夜,觥筹交错喝得酩酊大醉。当友人从大醉中稍醒,已过了午夜时分。急匆匆从几里地外赶回,这小桥,大树的四周已万籁俱寂,甭说人,连个鬼影也没有了。天快近拂晓,友人痴痴地走进亭子,翻复地不停摸索亭里的每一根柱子,就仿佛觉着那姑娘仍躲在柱后的某个地方。

第二天他返城了。村上的,以及同学老乡都来送行。他隐约觉得姑娘就在人群里,他始终感觉姑娘一直在离他不远的边上。他一直思想着姑娘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前方。然而,纵使親友散尽,长途车开,终不见姑娘的倩影……

“二十多年过去了。那桥,那树,那小亭子,仿佛心都栓在那了”。友人深情地如是对我说。是啊,二十多年了。一晃,我又想起它,也快过去了二十年。人的一生有几多的二十年啊?今夜,中央山村的小亭,会否也有着一位姑娘?会否也在等着一位未到的少年?我想,也许每一位曾经的少年,都有“错过”的姑娘;每一位曾经的姑娘,都有“未到”的少年。今夜,你可曾也想起了他(她)——

夜色静好。小金的车停在了榧坑“美兴农家乐”的门口。中央山村距榧坑仅咫尺之遥,我们从车里出来,走进建在山上的“美兴农家乐”大门。店家胡老板十分客气地等着我们。安排好住宿,小金回去了。我和同行待在客栈的阳台上,俯看山下的榧坑村,隐约在目。村里几家的窗台透出来微弱的灯光。天上月光如水,抹去了曾经的痕迹,泻照在大地的角角落落。榧坑村静悄悄,中央山静悄悄,天地间静悄悄,静到仿佛能听见远方的心跳。

一粟写于2018年9月上旬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rtskqf.html

宁海中央山村随想的评论 (共 5 条)

  • 听雨轩儿
  • 晶湖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 红尘使者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