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环城路上的青苔

2019-07-17 02:35 作者:孙逸华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半月有余,我已迟迟没有工作之外的休息了。早出晚归,渐渐成为了一种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为了理想或是传统意义上的收入,恐怕冠以此名略显牵强,那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疲于奔命?《长安十二时辰》里有一个人物——元评事,在和将军之女谈话之时说到,用百钱一两的熏香,不是因为穷超,而是只看得上最美好的事物,如若没有,宁可不要。不以低劣之物替代,方可逼迫自己不断上进。

工作间隙,经过环城路,块石砌成的墙面缝隙上长满了青苔。那是我最熟悉的美景,每次我都不自禁地朝那里看。曾经从那里取过不少的青苔,厚厚的青苔本是长在原始森林那样人迹罕至的地方,而这里却出乎预料地孜孜生长着。缝隙里土的构成有原生的,也有扬尘,也有水土流失积成的。我轻轻用手掰下,移植到花盆里,一浇水就仿佛马上活了过来,融融的绿意,在盆里很可,与植物相得益彰。有时忙碌,几天都不曾浇水,她就萎缩、变灰,仿佛死了一样。忘记的时间越长,她似乎就真的死了。

因为忙碌,我已经很久没去摘过了,这首先要看天气,然后再是自己合适的时间。环城路上尽是大车,风驰电掣,水泥路面干燥吸热,一到天晴,连行道树都费力,何况以水为生的青苔。也就是说,她们常年的生活状态,都是艰难的,除非季来临,除非大雨淋漓。吸饱水的青苔仿佛一次又一次回访的青,美得静谧而张扬。我会趁这个时候,采上许多,仿佛把青春依偎到眼前,那就是我百钱一两的熏香。

世上有很多这样美的事物,当然是不能以简单的价值标准来衡量的,那是因人而定的。我尤其对诸如此类的、自然表现力强的特别抬爱。当然我也喜欢绚丽的衣装和沉默的山水画,这或许指向了我的心性,也丰富着我的审美。而自然有一个特点是其他事物不具备的,那就是真实,不做作。

采回来的青苔需要重新拼装到盆里,但她始终不是主角,植物高大的躯体和形貌才是主角。她守着土壤,依附着,没有过多的根系,小孩子可以将其倾覆,老鼠也可以将其鼓捣得七零八落。她是脆弱的,却又是极其坚韧的。她生长得极慢,但又常常在各处看见她的身影。人的活动空间里是留不住她的,她只能在角落里不谙年月地生长着。每逢雨季少不了她的身影,她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为了这一番的生长,已不知耗费了她多少青春年华。不是所有的美丽的花盆和土壤都能让她尽快服盆并继续生长,却在最不起眼的地方长出令人惊喜的模样。

把青苔生长的区域放大,或者在想象中放大,你会察觉那是一个顶美的草原或森林。要见识这样的景观,就得把自己缩小,小成一个虫子,小成一粒细菌,在绿色的世界里徜徉,并接受绿色的颐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几日的天气虽然带着稀疏的雨,却难敌暑气和车辆的相互翻腾,青苔蜷缩在大石的缝隙里,绿意消微。因为附生的时间长,在我发现时,她们已不知经过了多少的岁月。在发现之前,我曾经到处寻找厚实的青苔,一心营造一个理想中的微景观——青苔作草,植物作树,石块作山。那是一个理想的幽居之地,不见现代社会的垃圾与风尘,也没有来往的伪善与狡诈。可大多数的青苔都那么的弱小,甚至脆弱,直到在雨季发现了石墙上的她——厚实、密集、绿意盎然。她像知己,能神交,不用语言就各自欢喜。

家里的盆盆罐罐太多,占据了阳台,常迎来母亲的不满。上次的一盆凤尾竹,在母亲的卧室阳台上,因为忘记浇水,发现时已黄叶满枝,萎作一团,盆面的青苔也苦不堪言,浇水后方才缓过气来。东西越多,有时候感觉自己背负得越重,常常不敢言疲惫。有时候清理植物,常需要淘汰不好的,扔掉那些时,也是常常恻隐满怀。情感都是相互的,这让我特别不能理解现代社会里混乱的两性关系和对幼童的占有癖好。《天龙八部》里的段正淳是风流和多情的,但没有任何一段是夹带邪念的,都是自然的喜欢并倾心地付出。如果她们都算我的小情人,那么我何止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人呢!

我几乎忘了,上次看到那满墙青苔是什么时候,也几乎忘了,移栽的绿萝早就应该为其附上一层青苔。如今她们都略显期待地等着,为那一次的相逢各自忍耐。我是否为工作的重担和生活的重担感到疲惫,需要休息,妻子已经为我感到担忧。我却在第二天的早晨忘记了这些,忽略了这些。仿佛有一个很高的山需要攀登,我正勉力地投入,心无旁骛。

青苔在生活中是容易获得的,但像环城路上、尤其在雨天,那样的青苔却又是罕见的。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方向因人而异,却皆值得我们不知疲倦地追索和前进。要发现生活的美,只有不断地靠近、感受,以及欣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pppkqf.html

环城路上的青苔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雪儿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