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买书记穷

2018-11-01 23:19 作者:郭伟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买书记穷

郭伟

1983年偶回家乡,在铁佛区书店发现查良铮翻译的长达570页的《普希金诗选》,当时售价才2.57元。 我搜遍全身也没有找到一分钱,又生怕别人买走了。情急中,我把价值60元的手表抵押在店。──我所存数千册书就是这样积腋成裘,日积月累起来的。买书的窘态也时有发生。

七八年上卫校时,我才15岁,家中四姊妹都在上学。母亲把一大包油炒胡豆夹在我的背包中。三年中,父亲寄给我的十余封信,臭一色的内容是“好好学习,艰苦扑素,注意节约”──当其没有什么可开支时,还叫不叫节约,有待考究。青一色的信封是他单位业务往来用过的信封,只涂去正面的字在背面填写地址和名字,或拆开信封翻过来粘上又寄给我。略有一点虚荣心的年轻人都耻于从同学手中接过那样的信。爸教育我们的思想是他从艰苦年代浓缩出来的生活哲理。不外是鼓励我们坚定决心,继续坚持和他一道吃苦,像报鸡母咯咯地唤着儿女,免得从破烂的翅下逃走一样。好在初上卫校时,根据申报家庭经济状况,得到了国家全额的生活补助,才顺利地拖了过来。

不知缘何,我读卫校时就误入歧途──开始喜欢买书,钱当然是从牙缝中抠出来的,卫校三年中,我穿一件灯草泥衣服。后来在同学怂恿下,扯了五寸蓝布改成卡服,自觉很好,不料回家后还遭了一顿“奇装异服”之骂。两年半中没穿过衬衣,最后一期,才与两同学去买纤维布订做,当时五元多一件,而我下差一元八角三,只好做了一件短袖衬衣。

俗话说:“馋狗饿学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学生生活油盐吃得轻,我的食量又大,但为了捏紧每一分钱,从不敢奢侈得把“肝炎馒头”、烩面皮子、窝窝头、清水煮白菜(玻璃汤)倒掉,我星期天不敢和同学们上街,怕潇洒地开支,怕礼尚往来。有段时间,食堂久不烹肉,我们三个同经济阶层的同学痨慌了,凑了一元二角,买来一斤八两肥肉,切成片子,揽上盐,放食堂蒸锅里汽熟了,抢而食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参工后,工资虽然低,却能慷慨地买书,《红楼》、《三国演义》、《唐璜》、《神曲》等一撂一撂地先后来到我家落户。1982年我与陈卓去北京旅游,一路走一路买,走着走着托不动了就寄些回家,归来时还提着几大捆,像负重的蜗牛,那感觉好极了。清点收获时发现口袋里除了车票,长城、故宫、毛主席纪念堂的门票,其余全是购书发票。

工作十五年来,我的买书兴趣有增无减,一直保持着得到好书的强烈意趣和嗅到书香的快感。艰苦扑素并不是我刻意追求的生活信条,也不在乎朋友批评我不修边幅,衣着尴尬,只是已养成了宁静淡泊的生活习惯。唯有守着书,像面对初恋的情人,才觉得真实、充实、踏实,充满欣慰。

(1995年12月18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nmskqf.html

买书记穷的评论 (共 4 条)

  • 听雨轩儿
  • 淡了红颜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