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家乡的猴山

2018-11-12 21:31 作者:江北乔木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天趁周日闲暇,原市委宣传部老领导赵书记约我游家乡的猴山,妻听说后,愿一同游猴山,赵书记又联系了向导,一行四人心意满满,直奔猴山。

要知家乡的猴山的来历,且听我一一道来。在山东平度,只要是成年人,几乎没有不知道我家乡乔家村的,这是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高峡出平湖”般的龙湾水库,一如一颗明珠镶嵌在旅游区,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国第一座村级大型水库,以“龙湾垂钓”名列平度八景之一,从此上了大台面。

建成了风景区,引来了红面猴。当年家乡投资十余万元从省外购买了十四只猴子,在山青水秀的平度现河源头安了家,源猿谐音,寓意源(猿)远流(留)长,从此,与山鸡相伴、与鸵相随在大山深处,这里便成了猴子的天地,起名为“猴山”。这里天然兀起的一片小石林就酷似群猴聚集的猴山,这又是一个缘。这片美丽的小石林,高约数百米,宛若天工鬼斧雕琢而成,奇形怪状,赏心悦目。有的像一个个带着檐头的小屋,像一个个凉亭,可供猴子们乘凉、取暖、居住;有的似猴子们或坐、或蹲在山脚、或攀爬在半山腰,有一个如爬到了山顶的猴子回头往下看着半山腰、山脚下的同伴,还有中间的一个像是“猴王”,被群猴簇拥着,不知在对群猴发号施令,还是说着什么。众猴像是弯腰低头、惟命是从的样子。石林中,有的还像人,像卧虎,像正在吞噬猎物的猛兽,真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加之这里还有一片枝繁叶茂、疏密相间、错落有致的树林,石林与树林相得益彰,可供猴子们攀爬、嬉戏、生长,可想猴子生长在这样一个天然“动物园”“植物园”里,会是多么的有趣。

安家后的猴子,自然就成了深山里的主人。“唧唧、唧唧……”的群猴叫声,惊动了不远处的三只鸵鸟,在来回不停地小跑;且引发了地上跑的珍禽、天空飞的山鸡的共鸣,好一幅山涧灵动图,给美丽的风景区带来了灵动,龙湾深处有猿声,让昔日冷清的深山变成了群猴聚居的花果山。

群猴有了适宜生长的环境,精力旺盛,繁衍迅速,几年下来,竟繁衍成了四五十只猴子,成了猿类的大家族,这可是一支不可小觑的队伍。猴子多了招徕了游客,引来了省内外、市内外的游客前来观光旅游,游客盈门,不,是盈猴山,整天络绎不绝,人头攒动,上山观猴子,都得挤着上去,有一年的清明节,游客竟上万人,这只是一个村级旅游区啊,游客是慕猴而来的。

因了从小看猴戏、耍猴的天性,我曾数次登临家乡的猴山,次次都有新看点,我爱看猴王教训猴子猴孙们,众猴在猴王面前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一旦离开了猴王,就欢天喜地,蹦蹦跳跳。我还爱看猴逗趣,只见一只只猴儿攀爬到树上、栏杆上跳来跳去,一会儿表演似的朝着观众做着怪异的动作;一会儿与同伴嬉戏,绕着猴山追逐着窜来窜去。有时还会冷不丁地朝着围栏外的小孩扑来,隔着围栏竟把小孩吓得“哇哇”大哭,它是想抢走小孩手里的食物。猴子是很精明的,它知道隔着围栏是抢不到食物的,而能把小孩吓哭,大人就会一边哄小孩,一边心领神会地把小孩手里的食物分给猴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曾在山下买好食物,带到猴山,猴子们两眼都紧盯着我手里的食物,我一边扔给猴子们,一边观看它们的动作、表情。猴儿们一见飞来的食物就疯抢,抢到食物的猴子们似乎很得意,拿着食物扬长而去,离得远远的;没抢到食物的猴子显得很失意,回过头来又紧盯着分剩的食物,有时急得“唧唧”叫,又隔着围栏不好下手,我索性把剩下的食物都扔进去,又满足了一部分猴子。猴子复来,见我手里没了食物,也就对我没有想头和看头了,又转向手里拿着食物的游客了。有奶便是娘,猴子也这样。每次观猴子,都有好心绪,老家的猴山也就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心灵深处。

忽一日,听人说,家乡猴山的大多猴子都跑了,这可不得了,于是乎,引发了追猴大行动,村委组织了许多壮小伙子绕猴山附近追猴,人一撵,猴就跑,快撵快跑,慢撵慢跑,总是追不上猴,追到最后,猴子们顺着一个叫大口的陡峭的山翻越到山后去了,人根本追不上猴们,据说只有一只小猴因跑得慢,又不敢翻越山崖,才被我的堂弟抓到,堂弟感到小有收获,半真半假地轻拍着小猴儿的脸:“我叫你跑,我叫你跑。”拍的小猴儿懵懂,引得追猴的人大笑。又一日,听朋友说,老家没跑的猴子白天饿的都跑山后去了,等到了晚上才回来上宿。再一日,听家乡人说,家乡的猴子全跑光了,就连晚上也不回来了。听了心里不免有些酸楚。 猴子是动物类长的和人最像的,他的有些行为、表情跟人很相像,人们对它也很有感情。听说猴子们都跑了,真有些伤感和怅惘之情。

昨日接老友赵书记电话,说让我陪同他到我老家的猴山去一趟,考证一下猴山上的“猴山”两字是谁题的,要为家乡在街道志上再续写精彩一笔。我欣然应诺,兴致很高,只要为家乡办事,我都答应的很痛快,也顺便见证一下先前朋友说的“猴子都跑了”传话的真伪。我心里话,但愿不是真的,我也不相信是真的,最起码也会有几只“留守”的,几十只猴子还能都跑了不成,那不成了“空巢”了?

我还是带着要见猴子的心愿去的。车直接开到了气势雄伟的龙湾水库大坝下,沿着通往龙湾水库的台阶,拾级而上,登顶时眼前一亮,豁然开朗,一如进入了巨幅山水画的世界,龙湾水库里的水是我几十年所见最多的,水库里的水满满,我心意满满。心想,怀着这样的好心情,见到猴子是有希望的。

走着、走着,就似乎感觉不对劲,山里静悄悄的,没有了过往游猴山的感觉和迹象,及近处也听不到猴子们“唧唧”的叫声,拨拉着枯枝走近猴山跟前一看,哪里还有猴子?连根猴毛也没有,围栏也被人盗割的光光的,猴山上只留下了经风吹日晒走了色的“猴山”二字,这样的石刻是偷不走的,这样没有了猴子、美其名曰“猴山”的地方还能再叫猴山?徒有其名罢了。同行的朋友直叹:可惜,太可惜了!乡民之我更从内心里感到惋惜,我觉得痛心,心疼!

我怀着痛惜和对加害猴者谴责心情,悻悻然地看了看“猴山”二字的题款,确认是本市书法界叫得很响的书法家于书亭所题,公认这两个字题的太好了!反观猴山,已不能再为这位有名气的书法家所题字正名,就连自己的名字也正不了了。同行者只好端起相机、举起手机,从各个不同角度“咔嚓、咔嚓”地拍个不停,总算没有白来,也在心里有了些许安慰。

猴山归来,我思绪万千,感慨万端。我在心中萌生一个心愿,愿家乡的猴山再起,山正其名,猴再回来。或将来再买来,愿家乡风景区重新回响起猿鸣声。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jvskqf.html

家乡的猴山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