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入川散记(一)

2020-07-28 19:38 作者:维扬之水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过遂宁,奔成都,迤逦入川。

一、旅途琐记

疫情犹在,因事西行,心存悸悸。从网上订好往返的车票和成都的酒店,大包小包背上,装了一瓶酒精棉纱,一瓶消毒粉和半块肥皂,行李太重,能精简的都精简,一块肥皂也嫌它太重,戴好口罩,再预备一包备用的,出发!

火车南行,过邯郸,出河北,行至郑州北郊,猛然间看到一条黄土含量很高的河,河道宽广,浊浪翻滚,不像寻常的小河,细看河中似有淤泥堆积的沙丘。查查地图,说是黄河。原来黄河是这样的?有点不相信,感觉派头小了点儿,比心里设想的要水量少。想是近来北方天旱,没怎么下

离郑州,自巩义、洛阳一路西行,道侧都是厚厚的直立型黄土,高墙一样护在铁路两侧,上面覆盖着绿色的植被。地势自东向西一路走高,多见黄土坡,少露地平川,因土坡的遮挡,也没看到当地种的农作物,除了高楼大厦,就是大厦高楼,路边隐着几个类似于窑洞的建筑。

进陕入川,时逢深,看不到风景,未见大诗人李白所叹蜀道之难。火车钻了一夜隧道,一进隧道,外面漆黑,车里灯光格外显亮。手机断信号,当时我正在看张恨水小说《金粉世家》,看着看着就卡,家里人还不时发信息、打电话询问行程,一章小说需要看好久。太卡,索性丢开手机,专心看车里的人。邻座的胖妹妹,带了许多面包在吃,我只有黄瓜和水果,一边吃一边心里警惕,前车呀!以后说啥不能买这品种的面包,热量太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折叠了自己,朦胧睡去。

行至到南充郊外,已凌晨四点多,瞌睡中,睁眼看见窗外一缕淡淡的白雾在山间悠然升腾,云蒸霞蔚,水稻良田,白墙黛瓦镶红边的小楼房,不次于徽州那些古建筑,美好的地方,感觉此时此刻,该有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从青山绿水间姗姗飞出。房屋多是坡顶,有的平顶,也要支个一米左右高度的架子,搭上三角形的红彩钢瓦顶。显然当地雨水多,而且不怎么刮大风。否则按北方的大风,早把那彩钢板刮没影儿了。此处风景,不次于徽州。“青山绿水,走进三寸方砚,人世沧桑咦嗷咦儿呦,自在神州图画!”

带的四根黄瓜是玫亲自种的,纯天然无公害食品,顶花带刺直溜溜,洗时刺硬梆到扎手。还装了几包酸奶,两个桃子,几片面包。买的硬座直达车,受疫情影响,车上没有推小车卖零食的,也不送饭,列车员广播饿了自己去餐车,有时人家提一袋子泡面在车厢里兜上一圈,买的人很少,大多都吃自己带的食物。

朋友们嘱咐在车上尽量别摘口罩,瞅瞅没人注意,叼个酸奶角在口罩里咕嘟咕嘟。出门不比在家,随便垫补一口就行。有点想念以前那些推小车,喊瓜子、饮料、矿泉水的日子。看似简单,如今还有谁肯在车上慢慢嗑一把瓜子,借以打发漫长的旅途等待时间呢!许多事,当时看似寻常,如今都是奢侈行为,比如说去影院看场电影。

别人开始曲着身子,虾米弓一样占两个或三个座位睡觉。对面原来坐的那个瘦瘦的精眉塌拉眼35岁左右男人,不知去哪里找空座位睡觉了。没过郑州时,他告诉我,趁在郑州站停车时,下去买几桶泡面,比车上便宜,说车上卖7块钱。停车近半小时呢!到郑州站,却发现月台上的小售货亭都关门歇业,计划总赶不上变化。邻座胖妹妹一个人占住两个座位,坐着难受,躺下不能,看着都憋屈。她说话倒是很温柔和气的,单听声音,像个娇小玲珑90斤的女孩子

走道那边3个20出头的女孩子与胖妹妹是同一拨人,一个梳俩蜈蚣辫的占住仨座位在睡觉,另外两个跟我一样,在看窗外的风景,举着自拍杆录像。她们都很会梳头,花样美好。

窗外山连山,山间有平地,一道青山一川绿水,云雾飘渺,霞光散逸。水稻矮矮的,约10公分高,绿茵茵一片。第一次见水稻,总觉得水稻该在水里泡着,稻田里再养些鱼,这里的没有泡水,就那么像小麦一样长在陆地上;有河,有池塘,许多池塘里种着荷花,舒展自然地开着,莲叶田田,不像公园里那么挨挨挤挤。可供持续发展的空间大,花啊叶啊也开心悠闲。

江南可采莲,莲叶间有鱼,这些池塘里不知有没有。记得小水格说他那次去苏杭朋友家,吃过稻田里产的稻花鱼,非常美味。南充这片稻田里,显然没法子养鱼,或许那些荷塘和小河里有,火车上看不到,全凭想像流口水。美好的稻花鱼!打发时间的瓜子,借以充饥肠的泡面!默默想过,还是再叼个酸奶角在口罩里,咕嘟几口,聊以充饥。

过了南充,就是遂宁。

为什么南充给我的印象美好,这么有文化意蕴呢?别人说,“许是你第一次入川的原因,要是坐下来打几圈麻将估计就困惑了。”我还没有学会打麻将,也没养成茶癖,理解不了川人的巴适。

网友夜雨宿巴山评:“说起来,南充算是川北大市了。曾经的川北行署所在地,93年前的广安也归他管辖。算起来很人和,远了的陈寿,樵周不说,近了说,张表方,朱老总,罗长子也都是南充人。高校来说,南充也算川内地级市中,高校多的。当然不能成都比,在川内,成都的虹吸太历害了。”

二、成都印象

去之前,成都松先生嘱咐:“记得带伞。”下火车,到成都站,松先生一路微信电话遥控导游,说这是成都北站,老火车站了,出门如何走怎么拐就是地铁站,成都地铁交通便利。拖着大包小包跟着人流,验过体温,检过票,如今都是电子车票,把身份证往机器上一搁,一扫就行。出差的人另外去电脑机器上自助打印报销凭证。出站,看着街头的饭馆人流,开开导航,依然是一片茫然。索性直接打出租车。

成都街头的女子皮肤都是本色,从脸看到裸露出的小腿,都是一种色调,没有经过烈日暴晒的那种肤色,“蜀犬吠日”这成语看来是真的,见次大太阳很稀罕。看看自己擦着防晒霜还被晒到发黑的脸皮儿,突然有点惭愧莫名,咋这么黑呢?或许在成都住上一个月,这样的小麻阴天,俺也能变白的。

总体印象:成都女人喜欢打伞,皮肤没被太阳晒过,自然本色;许多楼顶都长着草,甚至一米多高的小树,新新的大楼,有的顶上还特意种了花,开的很展样,他们也不怕植物的根扎进楼顶漏雨呢!空中的飞机瞅着格外大,低低从半空掠过。疫情影响,机票都在打折,从双流机场和绵阳机场出发,都能回河北,查查价格3.8折,与高铁和普快卧铺价格差不多。这么便宜的飞机不坐,真是亏得慌噢!

找到预订的酒店,疫情影响,这样高档的星级酒店一个没窗户的小房间只要100多块钱,便宜到让人不敢相信。搁下行李出门往北走,找到一片教育培训的楼,吃了在成都的第一顿饭。只想点份冒菜,没想到22元赠了一碗米饭和一盘西瓜,还有一碗有西瓜粒和葡萄干的冰粉。不比不知道哦!后来在街头吃的冰粉都比这里贵,哪怕是一碗最简单的红糖冰粉,要6块钱噢!所以说人家这店真是豪华版。

在成都的第二顿饭,是肥肠粉、红油抄手和军屯锅盔。

向来不喜欢肥肠的怪味儿,又怕辣,鼓足勇气,才点的。单吃肥肠粉和抄手,辣,见门外支个军屯锅盔摊子,看那个外表跟我们本地的油酥烧饼类似,大概也一块钱一个,准备买2个下饭。首先得问价钱呀!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10块钱一个噢!立马感觉自己还是智慧的。看那师傅摔面团,铺平抹酥油,卷肉馅,砸的面板啪啪响,很出力气,打出的锅盔喷鼻香,金黄油酥,决定再贵也得尝尝。

一尝,真是酥脆可口,肉香浓郁,真材实料,确实值10块钱!锅盔有点干,配辣乎乎的软和肥肠粉恰好。边吃边想,咋往回给家里人带点儿?可惜太贵,带回老家别人不识货,以为千里迢迢带了个凉烧饼回来,再被笑话一通。饼里面不是猪油就是肉,时间长油浸入变柔,凉了,猪油腻口不好吃。

成都的面食按“两”,一两10元,二两12元,三两14元。比如红油抄手,就是厚皮儿的鲜肉馅馄饨。差一两才隔2块钱,感觉买一两太不划算,所以直接喊三两,居然也能消灭光,真是饭桶呢!

据文友夜雨宿巴山说,“这是川内习惯。所谓的两,未必真是秤分量。如同今天别的地区小份,大分,超大份。过去川中面馆,都是问几两再下面。通常女子饭量二两,男子三两,体力劳动者更大些。馄饨一物多名,成都人喊抄手,重庆人名包面,广东人叫云吞。”

逛到武侯区,吃豌杂面,豌杂面里的豆子脆脆酥酥的,只是我吃不惯红油,边吃边看,邻座有一个老太太在吃清汤抄手,馋得我又在流口水。这家小店的萝卜片呈粉红色,脆铮铮的,免费。豆浆在一个大保温桶里装着,客人自己拿碗盛,也免费。早上去这家店,傍晚又去,一碗清汤饺子,两碟子脆萝卜,痛喝一碗豆浆。不知咋的,总馋人家那萝卜。

串串,6毛一串素菜,荤菜多少钱忘了。毛肚之类搁在盘子里,按红黄蓝盘子结账。笋脆生,我喜欢。一半红油,一半清汤,大热天,围着这么大的锅吃串串,别人不知咋想,自己觉得好笑。

串串店东边有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有叠成方形的韭菜饼和火腿肠饼卖,还有炸糯米球和油条、油饼,买了两个馅饼,配着串串,缓解辣劲儿。

串串店再往前走一段,有一家便利店,进去买水,不慎把钱包掉在店外面,彼时人流涌动,很快就会被人捡去。店员适时在后面喊我,才算没丢。还有一次掉下张车票,也有人提醒。蜀人瞅着精明,但心地极厚道善良、耿直热情。

去人民公园地铁站,不认识路。先问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她说不用过天桥,说前面在维修,指好方向,怕我们走错,跟着走了一段路。让跟在一群赶地铁上班的人后走。接下来看见一个穿绿连衣裙的细腰小姐姐,25岁左右的样子,挎个包,紧走慢走的。我们问路,然后跟着她。女孩子一路小跑,还不时回头看我们跟上队伍没。直带到地铁口,才跟我们说再见。

成都治安也好,逛街到夜10点,走在人少的街上,心里也不觉得害怕,还顺便买个蛋烘糕,舔碗冰粉,真是个巴适的地方。

感觉猪油、牛油是川菜的灵魂。火锅底料里有大量牛油,锅盔里也需要揉进猪板油起酥。猪油不只川菜用,江南人也好这口。猪油的确香,猪油蒸米糕,网油烧鱼。上次有个成都朋友提到他外地女友的朋友圈美食,怜惜的说:“太素了,改天给她寄一罐猪油过去。”

以前看港美食家蔡澜写吃面条,总忘不了加一勺子猪油和酱油,酱油越浓稠越喜欢,讲究一种“珠儿”酱油,滴一滴浓到珠子一样。他的口味重,咱欣赏不来。煮泡面我都不肯加油料包,嫌挂的那层肥油腻得慌。

去都江堰,需要坐地铁到犀浦,换城际高铁。到犀浦时间还早,许多赶车的人,都在买早点。蒸笼里热腾腾白胖的菜包子和糯米烧卖、蒸肉饺,还有煮玉米。买两个酸豆角肉馅的包子,3块钱。走不几步,饭店卖的比她这里贵,2元到3元一个包子。

买了4个小蒸饺,2个糯米烧卖,8块钱。一碗红糖凉糕7元。

最早吃的那碗红油抄手,饱鼓鼓的一肚子鲜肉,这次的蒸饺也是,透明的皮儿,里面全是肉。烧卖的糯米里掺着肉丁,烧卖皮儿是粮食,糯米也是粮食,这俩对到一起,糯米拌上佐料当馅儿,跟北方的烧卖不一样呢!北方的羊肉烧卖,里面裹的都是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sfpbkqf.html

入川散记(一)的评论 (共 7 条)

  • wuli小仙女
  • 浪子狐
  • 残影
  • 淡了红颜
  • 老夫子(熊自洲)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点“我喜欢”,问好祝福!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