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石笋山记

2020-06-09 09:02 作者:莽莽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口罩限制了人们的想象,疫情阻挡了出行的脚步。虽说每一个天总会如期而至,但今年的春天和往年大不一样,人们只能宅家里眼睁睁看着春姑娘一天一天地溜走,却不能和她一起翩翩起舞。季节在人们忧虑和纠结中悄悄转换,转瞬间,春已逝,天到 。

初夏,一个春夏交融的大美季,我特别喜欢这个时令!从个人情感来讲,这里有我最值得记忆的重要日子,人间最美五月天!这个季节既有对春天的眷恋,也有对盛夏火热般的向往。大多天数不温不火,舒适宜人。这个季节既有春天的温柔妩媚,也有仲夏时的火辣暴躁,把春夏之交演绎得精彩纷呈。春风和煦,春无声,初夏的风雨略略高调一些,时常把人们从熟睡中惊扰醒,趁此机会洗去一天的躁热,让烦闷不安的内心冷却下来,一切变得宁静清新。待到一场急风骤雨,顿感清凉宜人,时光错乱,仿佛又回到了春天。

错过了今年春天的温暖,初夏应是春天的“升级版”。这样的天气是绝佳的“出行期”,此时总能唤起人们对“远方”的无限遐想,尤其是被困了大半年的人们迫不及待地想投身大自然的怀抱。我的心也随之躁动。

五一节小长假,本想来一次酣畅淋漓的自驾旅行,却因一些俗务抽身不得,着实让人郁闷。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为你打开另一扇窗。一周后,迎来集体活动的一次短暂出行,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一个初夏的清晨,我们相约前往石笋山。

出发时,我选择靠窗的位置,倚窗凝望,默默地欣赏窗外风景。喧嚣的城市高楼渐渐地淡出了我的视线,汽车穿行在起伏蜿蜒的乡村公路,满眼的绿,嫩绿玉米苗正茁壮成长,稻田已披满新绿,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缓缓游走,劳作的人们散落在田间土坎,小河蜿蜒流淌,杨柳垂岸,波光粼粼,一幅浓郁的乡村气息画卷,我沉醉了。远方山峦起伏,汽车缓缓行进,大地突兀地出现一座山体,我猜想石笋山应该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仰望山顶,苍松翠柏,绿树环绕,隐约可见山颠的城池院落。山并不算高,山路弯弯,陡峭狭窄,快到山顶,路旁一边是茶场,一边是弥猴桃果园。弥猴桃树已开枝散叶,此时正是采茶季,数十位采茶女在菜园中忙碌着,此情此景,忽然想起了茶山情歌,想到了永川秀芽,这些嫩芽难道不是秀芽的又一个原产地,吸天地之精华,云雾孕育出好茶,这方的山水独好!

石笋山位于永川和江津交界处,小众得让世人知之甚少,我喜欢这样默默无闻隐世小山,清静自然。山顶是一个偌大的开阔地——云雾坪,城墙沿山崖边围成一圈,像一个封闭的城堡,城墙内有酒店,戏台,花园,菜园,果园,池塘配套设施,一个独立王国。城门显得狭窄,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但也会被游人吐嘈城门不够大气。

站在城墙云雾坪至高点孔雀台,石笋山(峰)便呈现在你眼前,男石笋山女石笋山毫不避讳地相拥而立,山坳下有一处像蓝宝石一样的深漂,名曰:孔雀湖。此情此景,猜想得到,此地一定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如,传说中的牛郎和织女,神女峰的望夫石一样,故事经久流传,只是每个人心中各有各的版本罢了。后人把石笋山改名为“情山”就不足为奇了。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世人对男女之情爱最美好的祝愿!

徒步,是从不同方位和角度欣赏石笋山的最佳路经。沿着城墙,跨过吊桥,小心翼翼地走过玻璃栈道,从城墙一处隐秘处便出了"人和门",城门有些古老,条石带有包浆,显得有厚重感。沿着木板铺成的路便来到女石笋山,极目远眺,山下的农田村庄尽收眼底,传说铁拐李在此坐化成仙,山顶立有简陋的寺庙。山坳刚好处在江津和永川交界处。继续前行,绕行山间,经过一段平整小路便来到男石笋山山脚,拾级而上,有一个观音庙,撞三响大铁钟,悠扬的钟声在山谷回荡。穿过“南天门”,便是男石笋山的至高点,简陋的寺庙里塑着几尊神像,显示着山顶的威严。从后山小径便下到山谷的孔雀湖,碧蓝的湖面,水波不兴,纤尘不染,好似一对情侣留下的晶莹泪滴,是喜极而泣,或是悲伤的泪水,给世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从孔雀湖拾级而上,便又回到来时的云雾坪城墙城门。此时汗水渗湿了衣背,回望雌雄石笋山峰,密林深处留下我一串长长的足迹。

《陋室铭》曰:“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想,石笋山大致属于此类吧。

庚子年初夏周末于陋室记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zubkqf.html

石笋山记的评论 (共 1 条)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