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神明若解意,惟有入梦来

2019-09-14 19:46 作者:闺中月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日光在前方,影子在身后,又遇中秋了。清晨挤在集市的人来人往中,径自来到一个菱角堆前捧满一小袋,身旁一位耄耋老太架着老花镜看菱并不动手,我准备转身离开才听她说:“小伙子,帮我称一包好点儿的生鲜菱,今晚要供奉亮月粑粑的.....” 亮月粑粑!我心底触电一般冒出几个莞尔的泡泡,觉得这张脸佬可了。

海岛冰轮初转腾,拜月赏月邀月的人啊,今晚你澄澈的目光尽可与素月的清辉溶溶交织,尽可与身旁的好花缱绻柔情,一口月饼一口菱,浓酽蜜意盛满心怀。而那些花间一壶酒,月下独酌的人,定会在此时飘荡起凌乱不堪的牵念,缕缕牵念会一直飘向遥远遥远,这份牵念就像一封没有邮址的信件。

节前的两天,自我感觉没有一丝秋天本该有的凉意,燥热郁闷,我竟又似去年一般莫名惦念起山上的竹林和彼岸花来了,独自走在清樾蒙络的环山道上,稀落的鸣,单调的秋虫音,静寂的山林似乎因我的到来而有了一丝动态,风过竹林来,吹到人颈上,汗水立刻干绷在颈上,索性走进竹林,我知道燥热在竹林里是藏不住的,原本烦躁的心不知不觉就清凉起来,这使我想起六月份来的那十几个北京人,他们不喜欢游玩什么名胜,说那都是人造的大致相同的东西,却拼命追着小姑子二人带他们去看大大小小的竹林,据说我空间相册里的竹海提供了线索。山上的这片竹林虽小,却还是我们老早遗留下来的,心烦气短没着落时,信步来此消遣绝对是个好地方。

一袭布衣,拾层层青石石阶而上,彼岸花开,一道佛墙隔开俗世,回望身后长长的彼岸花夹道的石径,说不曾冥想那是假的。我曾遇见过几处开有彼岸花的地方,以为没有一处可以与这座山坡上的彼岸花媲美,丰硕的花茎,艳绝的花冠,最主要的是它们都是原本山上野生野长的,山坳里,山径旁,树墩处,自然盛开在翠绿的地蔓上,少了人工种植的刻意与匠气,令人惋惜的是,这些彼岸花拿我们昔时见到的它初初盛开的样子已稀疏得不像话了,那满坡殷红的艳丽盛开在心里从不肯凋谢过。彼岸花是佛教经卷里的四大吉祥花之一,而被红尘俗世里的人们寄予绝望的爱恋,无尽的思念。有人说彼岸花是金庸小说里种在绝情谷的绝情花,也有人说它是天蝎们的代表花——妖艳而悲伤,又充满绝望的浪漫。我没想那么多,只是静寂的山径上,我独自蹲下来靠近它们时,给人刹那一闪的幻觉,冥想它们若可以像《寻龙诀》里奥古公主手里的彼岸花一样能致幻就好了,可以打开那道生死之门,与走散的亲人紧紧拥抱一下,慰藉积深的思念。

走出山林,踩着绵厚的青青草色,心绪从刚刚既有的幻觉里抽离,淡化成几缕清风。忽而一阵细洒落,雨打芭蕉,淅淅沥沥,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清。

晚上躺在床上,亮月粑粑挂在西窗,照得整个房间如白昼,我竟又在心里默念起来:神明若解意,今晚就请打开那道两界之门,让他们入我境来,容我有一梦之愉,缓思之疾吧。不知是我白天思想太多了,还是神明真怜惜我的牵念,真的真的我与他们相聚了整整一晚,音容笑貌栩然不变,当窗外的鸟鸣叫醒我时,我还停留在梦境的恍惚中不肯舍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原创——闺中月草于2019年9月14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wvpkqf.html

神明若解意,惟有入梦来的评论 (共 12 条)

  • 王东强
  • 魏兵
  • 时空线索
  • 诗心云卿
  • 草木白雪
  • 紫色的云
  • 浪子狐
  • 左岸流声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走出山林,踩着绵厚的青青草色,心绪从刚刚既有的幻觉里抽离,淡化成几缕清风。忽而一阵细雨洒落,雨打芭蕉,淅淅沥沥,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清。 晚上躺在床上,亮月粑粑挂在西窗,照得整个房间如白昼,我竟又在心里默念起来:神明若解意,今晚就请打开那道两界之门,让他们入我梦境来,容我有一梦之愉,缓思之疾吧。不知是我白天思想太多了,还是神明真怜惜我的牵念,真的真的我与他们相聚了整整一晚,音容笑貌栩然不变,当窗外的鸟鸣叫醒我时,我还停留在梦境的恍惚中不肯舍离。
  • 丫丫

    丫丫好文笔,赞!!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学习了!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