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你要记得我(连载一:瞬间遭不幸,爱我的老公忘了我)

2019-09-18 10:10 作者:翁大明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你要记得我

翁大明

“十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结婚不到三年,年轻的妻子就要痛苦地面对记忆全无、高位截瘫的可怜丈夫。朋友们纷纷议论,一个云南人,一个陕西人,这对小夫妻的缘分算是到头了。但出人预料的是,情深似海的妻子竟然搭起了一所“记忆房”,不仅把丈夫失去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找了回来,而且他那被医生宣布为不可恢复的双腿,也慢慢地有了知觉。

2011年2月21日,这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宝贝女儿,终于从那间“记忆房”里走了出来,搬进了位于陕西省商南县滨河东路的一套两居室。搬家时,完全清醒过来的丈夫在轮椅上留恋地环视着这间重拾记忆的“记忆房”,突然把妻子拥进怀里,眼泪汪汪地说:“老婆,是你的让我变得这样清醒,你是我的腿,也是我的太阳啊!”

2019年9月1日,他们的宝贝女儿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城的一所重点高中。在把女儿送进重点高中大门的那一刻,杨芹美泪流满面,她依稀看到了2004年9月她怀抱半岁的女儿、护送瘫痪的丈夫从云南到陕西的样子,整整十五年了。

瞬间遭不幸,爱我的老公忘了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981年11月12日,杨芹美出生在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龙山镇的一个农民家庭,虽然有些困难,但视她如掌上明珠的父亲还是千方百计地让她好好读书,把这个“幺妹儿”培养成大学生,将来找份体面的工作,可懂事的芹美不想增添家里的负担,偏偏不领父亲这份情,初中还没读完,便选择了出门打工。

1999年7月,不满18岁的杨芹美只身走出保山,来到瑞丽市的一家宾馆做服务员,这种收拾房间的活儿虽然她没干过,但主管一交代,她就做得妥妥帖帖。有一次,一位顾客喝醉了酒,半回来时在房间门口死死地盯着她,这一盯使她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她决定不在这家宾馆干了。于是,她在瑞丽市的一个亲戚家住下来,准备再找个地方打工。

2000年3月,经朋友介绍,她来到了缅甸,在缅甸的一家赌坊做起了服务工作。缅甸的这家赌坊,离瑞丽杨芹美住的这个地方不远,只需要两块钱的车票,过往中缅边境,只要交验一下出境证,再缴两元钱就行了。每天上班的时候,杨芹美就在楼下等车。

2000年8月26日,睡忘了的杨芹美急忙下楼,专门接送出境人员的微型车却远远地开走了。正着急间,对面“明星汽修店”的修配员翁明星冲她一笑:“嗨,我修的这辆车马上就去那边呢,你来搭车吧!”。以往这两人见了,只是笑笑,但这次情急之下的一个帮助,使杨芹美的心里突然一动。就这样,他们的交往一天比一天亲热起来。

翁明星家住陕西省商南县白鲁础乡西坪村。1994年11月10日,刚满20岁的翁明星怀着满腔热血,在乡邻们的拥簇下应征入伍,到天津杨村部队当兵。高强度的特种兵训练,使他很快成了一名优秀军人,一年后便成了上士,当上了副班长,先后多次为国家领导人和外国元首做军事表演。1997年11月21日,光荣退役的翁明星没有回陕西老家,而是一路南下,到云南瑞丽市开了一家汽修店。在店里,他经常看见杨芹美从门前经过,也打探过她的一些情况。

从帮杨芹美搭车的那天起,翁明星就特别关注这位从门前过来过去的美丽姑娘,每次见到她,总是热情地邀请她到店子里坐一会儿,问问她在缅甸的工作情况,杨芹美等车去上班的时候,也不用站着等了,直接坐到他店子门口的小马扎上等车。很快,这两个在异乡打工的年轻人便确定了恋爱关系。

生于1994年的翁明星比杨芹美年长七岁,热情大方,勤劳能干,又有在天津当兵的历练,自然对杨芹美百般呵护,每隔几天,就找个借口约杨芹美吃顿饭,给舍不得花钱的芹美增加些营养,休息的时候,还专门带她去瑞丽市水上公园看了看。天真烂漫的杨芹美,在异地他乡遇到翁明星,就像遇到亲人一般,感情上越来越依恋,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2001年7月18日,他俩到保山市龙陵县见父母,虽然父母不大乐意,但看到翁明星那么勤劳朴实,又是一表人才,加上女儿态度坚决,老两口便同意了。很快,他们便领取了结婚证,在这年的中秋节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客人刚刚散去,他们便相拥着走进瑞丽街头,看天上的那轮满月,看满月周围的点点繁星。新婚之夜,他们心头涌动的,有终成眷属的喜悦,有对故乡亲人的思念,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生活的向往。翁明星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要把我的店子开大,在这里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老板!”,杨芹美浅浅一笑:“那我就是名副其实的老板娘了!”。

2004年2月2日,他们的女儿降生了。因为翁明星技术好,服务态度好,收费也合理,过往的车辆都愿意来修,明星修配店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正在打拼事业的时候,一场突然的灾难把他们的想击得粉碎。2004年10月30日下午,一个司机把车子开来催着让他修,翁明星急忙找齐工具,用“千斤顶”顶起汽车,爬下身子钻到车下,全神贯注地修了起来。这时,一辆过路车呼啸而过,还没弄清咋回事儿,被修的汽车轰然落下,正在修车的翁明星一阵剧痛,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杨芹美闻讯急忙赶来,看到丈夫被压在车下的惨状,心里像被猛然刺了一刀。他把女儿交给邻居,慌忙叫来几个人把明星送进瑞丽市人民医院。在急救室抢救了3天,12月3日医院着手为翁明星手术,手术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晚下午2点,在室外焦急等待的杨芹美终于见到了满脸疲惫的主治医生,医生关切地对她说:“命,已经保住了,但这个人脑部受伤,脊髓也断了,恐怕很难站起来了”。

杨芹美忽然感到自己的血被抽空了一般,脚下软软地站立不住,木然地对医生说了声:“谢谢,谢谢了!”

在医院的头半个月,杨芹美基本帮不上忙,因为这段时间丈夫不吃不喝,眼睛也没有睁一下,她每天要做的,就是给他擦脸,净身,然后抱着女儿,守在床头静静地看他。家里的所有积蓄都花干了,她开始向娘家借钱,娘家的钱用完了,她又向朋友求助。第16天的一大早,芹美给明星擦脸时惊喜地发现,丈夫的眼睛居然睁开了!睁开了眼就有了希望,她在丈夫耳边轻轻地喊:“明星,我是芹美!明星,我是芹美!”明星好像没听到一样,一脸的茫然。杨芹美心想刚刚苏醒过来的重症病人,可能都是这个样子,于是她急忙帮着明星进食,按照医生的嘱咐,每天给丈夫翻身、拍背、按摩。杨芹美不敢把明星脊髓断裂的消息告诉他,怕他难以承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令芹美感到意外的是,快一个月了,丈夫竟然没给他说一句话,也没有一点笑容,虽然她每天都趴在他的床前给他说话,唱歌,讲当时把他送进医院的慌张情景,讲等在手术室外的焦急心情,但明星一点反应也没有,一个可怕的预感闪现在芹美的脑海:明星不仅瘫痪了,而且失忆了!

母亲从保山到瑞丽大老远地来看女婿,悄悄地把女儿拉到一旁,说:“女儿,明星连你也认不出来了,以后他站不起来,你的日子怎么过啊,你要早作打算!”芹美的朋友也赶来劝她:“你还这么年轻,和他结婚满打满算也就两年多,你可要想清楚!”痴心的芹美坚定地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即使没希望了,我也要带着他!”芹美可以不理亲戚朋友好心的劝说,但巨大的医疗费用,已经压得她喘不过起来。眼看没钱买药了,芹美一咬牙,决定卖掉“明星汽修店”。2004年12月5日,“明星汽修店”被附近一个同样做修理生意的老板以2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拿着这些钱,芹美付清了医院的欠账,又在医院住了15天,12月20日,在医生的一再劝说下,杨芹美带着植物人般的丈夫离开了瑞丽市人民医院。为了唤醒丈夫,芹美贴近明星的耳朵,千遍万遍地呼喊:“明星啊!你要记得我!你要记得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svpkqf.html

你要记得我(连载一:瞬间遭不幸,爱我的老公忘了我)的评论 (共 7 条)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雪儿
  • 浪子狐
  • 北方
  • 王东强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