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追赶春天

2020-04-14 10:24 作者:闲话少说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知道天什么时候来的,但我知道它要走了。拂面的风渐渐热起来,声由淅沥而喧嚣,枝头鹅黄的嫩叶也一之间转为青绿。更重要的是小河已日益丰满,鸭子肆无忌惮地在里面扑腾,女人们迫不及待地换上了飘逸的长裙,小伙子则早就穿上了花花绿绿的衬衫……

我跟在春的后面,紧追慢赶,想迎面看清它的真颜,从前年到去年,从去年到今年,我一直没有看到完整的春天。我看到的只是它的一角裙裾,一个大致的轮廓,即使它偶尔惊鸿一瞥的回首,也仅露了个模糊的侧面。于是,在有人赏春,有人叹春,有人伤春,有人惜春的时候,我一直脚不停步地追赶着春天。也许即使我与它碰个满怀,也未必能看到它真实的容颜。春天是变幻莫测的仙女或者妖精, 每个人眼中都会是一个不尽相同的春天。

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在朔风凛冽水瘦山寒的时节,我便焦灼地等候。我不知道在厚厚的积下,在长长的冰凌里,春天已长成了什么样子,犹如母亲不知道腹中的胎儿是什么模样,自信而迷茫,期待又紧张。且不管它何时到来和是什么样儿吧,只要是春天,就会有无穷的可能和希望。犹如婴儿再丑在父母眼里者会象花一样好看,再迟到的春天都会给大地披上绿色的新装。

我蹲在季节交替的路口,翘首以待春天的降临。不知是哪个冷风依然刺面的早晨,路边枯黄的草丛中,有星星点点的芽苗在怯生生地探头张望,似有如无,柔弱无依,一如我孤身一人第一次胆怯地站在陌生的街头,无助而凄惶。“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一位诗人这样报告着初春的讯息。但这不是春天,春天不应是这般娇弱,它应该是温润中蕴含着不顾一切的野性,真正的春天应该还在前头。

不知不觉中,扑面而来的风已不如先前的冷硬,并吹来了如柳丝般飘浮的细雨,树枝在雨中微微发亮,上面突起一个个黄中带红的米粒,如刚刚啄破蛋壳的幼雏伸出的丁点儿嘴尖,又象国画家笔下的梅枝上疏密有致的墨点。然后,干枯了一冬的小河缓缓而有节律的上涨,苏醒后的群山抖落积雪发出沙沙的轻响。

我加快了脚步,踏着大地回暖的节拍,迎向越来越浓郁的春的气息。我看见了青翠的野草和细碎的花苞。那青草,先是一丛丛的,然后是一片一片的,然后便如水漫地般连在了一起,无边无沿的涌向天边。光秃秃的树也一眨眼之间,换上了华丽的盛装,那盛装由低到高,颜色由深而浅,层层濡染,树冠上袅袅婷婷的荡漾着一层鹅黄的轻烟。山于是朗润起来,丰腴起来,凸凹有致,风情万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最妙的是那些花苞,先也是零零星星的,参差不齐的,有的将绽未绽,有的还是细小的骨朵;那颜色有红的黄的白的紫的,深浅不一,浓淡各异。仿佛冥冥之中的一声呼唤,一夜之间,就由几朵而成一簇,几簇而成一枝,一枝而成满树,然后一呼百应,树树皆缀满了密密的花蕾。

无论是草、是树,还是这些五彩缤纷的花蕾,都好象小孩子手握彩笔信手涂鸦,东涂几笔,西抹一块,时而用绿色勾勒,时而用红色点染,刚刚在上方描上几朵白云,转手又在下方画上几颗小草,全无构思,毫无章法,但涂着涂着就成了一幅稚嫩夸张却生机盎然意趣无穷的图画。

我略微放慢了追赶的脚步,同时也希望春就此停步,这已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春天。漫山遍野的绿色已把世界装点的生机勃勃,老叶和嫩芽相得益彰,而那满树将放未放的花苞给想象留下了无穷的空间。就在我闭目遐思的刹那,如浇了汽油的枯草“轰”地一声燃烧出冲天的烈焰,花苞们齐齐打开了紧闭的房门,那些已等得急不可耐的蜜蜂和蝴蝶仿佛得到了某种暗示蜂拥而至。一棵棵树瞬间便成了一堆堆白云、一团团火焰;那一方方土地,幻化成了五彩缤纷的织锦;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更是如扯下了满天金黄的晚霞,随随便便的充作了刚出浴美女的浴巾……印象中温婉如玉的春天,竟变得如此轻浮、狂野和放荡!这哪里是花呀,简直就是无数的妖精在我眼前旋舞,旋舞中又往我鼻子里灌入浓浓淡淡的芳香!

我有些头晕目眩,血脉贲张,心里涌起一股莫可名状又羞于出口的欲望。我按捺住躁动不安的心神,将目光移开这些撩人的精灵。随后扑入眼帘的是成双成对的燕子在房梁上跳跃,农夫高挽裤脚手扶犁头,把沤了一冬的水田划开道道波浪,那道道波浪里,肥沃的土地闪闪泛着诱人的油光 ……我仿佛还看见唇下冒出软软髭须喉结微微突出的少年从身旁轻快的跑过,在他的前方隐隐有少女“吃吃”的笑声……

恍恍惚惚地拨开密密的草丛,循着蜜蜂开辟的芳径继续前行。我想穷尽鲜花的尽头,正如我想知道自己想最终会如何安放。花的芳香越来越浓烈,连同头顶上越来越刺人的阳光。好象才一转眼的时间吧,那些紧凑的花瓣怎么已齐齐披散?天空中隆隆的雷声引来阵阵急雨,急雨中那片片披散的花瓣如断线的风筝纷纷飘零。那雨呵,也把我的身我的心浇得一片冰凉。我何曾想到,这孕育于冰雪之下的春天,竟如此匆匆地在几场雨中走完短短的行程!

惘然站在春的尽头,目光再次投向那曾经繁花怒放的枝头,那每一个花蒂都已托出一粒青涩的果实,在阳光和雨水中迎风膨胀。我不知道这些高踞枝头的青蕾,有多少能熬过盛酷暑,修成秋天的正果?好奇怪呀,哪里飘来了豌豆胡即将成熟的的清香,而且还有小麦抽穗拔节的轻响?不是说春耘秋获么?为何春天才刚刚消失,就有成熟果实的芳香? 不是说春天百花盛开么?为何夏天秋天和冬天都会有绚丽的花朵?而辛勤的农夫,又似乎每个季节都在播种和收获!看来在造物主眼里,每个季节都有孕育生命春光,我又何必泪眼婆娑地叹息落花成殇!

站在春夏交接的路口,我停住了追赶春天的脚步,尽管依然没有看清整个春天。但我知道了只要是生命萌发和鲜花怒放的时节,那就是春天。春天的外延十分宽广,宽广如无无垠的海洋,难怪古人说春深似海,既如此,我还有什么遗憾呢,因为谁也不能一眼看清整个海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qybkqf.html

追赶春天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