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游记随笔《走马观花乱涂鸦》

2019-04-20 14:28 作者:何志华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游记随笔《走马观花乱涂鸦》

----澳新旅游有感

文/何志华

一、涂在澳大利亚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在一个国度看惯了本国的风景总觉得不以为然,还总想去国外走走、看看,仿佛异国风光会让你有莫名的冲动。这次由芜湖携程旅游王悦的热忱推荐,澳大利亚、新西兰自然风景是个旅游的首选,尤其是新西兰还被奉为“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澳新还被称为“人类的后花园”等云云。我们来自于芜湖、南京的十五个“夕阳人”于三月六日乘上了东航去悉尼的晚班客机,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仿似被绑架在安全带上的囚徒动弹不得,真是“在家处处好,出门事事难”。但是为了一饱异国风光的眼福,筋骨受点委屈也在所不辞。

远在南半球的大洋洲,几乎没有什么倒时差,只要把表前拨三小时,全天候的昼相差无几。在飞机到达悉尼机场时,正值我国的五更尾,那里己是早上八点多钟了,当地导游早早的在国际班机出口处等待着我们,国内领队的导游如释重负将我们全权移交于他,这个不成文的规矩在国际、国内是通行的。几乎一夜没合眼的我,勉强的打起精神乘上了带有拖挂的小客车,跟着地导在悉尼走东穿西,向悉尼大学驶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悉尼大学,是大洋洲第一所大学,始建于1850年,比起牛津、剑桥大学早数十年。当袁x地导介绍悉尼大学是一所世界顶尖研究型学府,世界排名第五十名。他说:“世界上第一台冰箱就诞生在这里,这所大学还发明了心脏起搏器、B超、CPAP呼吸机,人工耳蜗等生物医学,现在还正在研究‘长生不老药’、‘塑料袋生宝宝’的课题”。这位原中国上海籍的澳州人沾沾自喜。这也诱发了我们这一行垂暮人的羡慕不已,如果我们的孙儿孙女能到这所开放式大学读书,其名片足可走遍中国,可是又有几人学业有成走出校门呢?

离开悉尼大学,我们随着袁导来到了悉尼圣玛利亚大教堂,该教堂是由当地的砂岩石建成,“哥特式”建筑风格。它始建于1821年,曾一度毁于大火,重建于1865年,1928年完工,耗时60多年。其建筑两侧塔尖高耸,所有的券柱都像是由地心拔地而起,“箭”指蓝天。穹顶呈十字交叉,整体建筑风格美不胜收。教堂内灯光微弱,墙壁上的彩色花窗透过灿烂的阳光,宛如集色彩、明暗、质感、光感于一身的一幅幅油画;不同墙壁、不同彩窗的画面,仿佛在静静地述说着圣经里的故事;在静谧的教堂内,又仿佛让人在虔诚的聆听上帝的教诲。

拜谒了西方大神,我们来到了澳大利亚地标性建筑---悉尼歌剧院、海港大桥。它坐落在杰克逊港湾,东临太平洋,西面20公里为巴拉玛特河,南北两岸是悉尼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悉尼港的环形码头是渡船和游船的离岸中心。

悉尼歌剧院其特点系风帆造型,其作品宏大、壮观似一座美仑美奂的贝壳形雕塑,贝壳形屋顶下方结合剧院和厅室等系亲水型综合性建筑。歌剧院内部建筑结构则是仿效玛雅文化和阿兹特克神庙。该建筑从1959年征求设计方案,至1973年正式竣工交付使用,共耗时16年 。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海港大桥是世界上第一单孔拱式宏伟大桥,全长502.9公尺,全部用钢铁做成。它像一道横贯海湾的长虹,巍峨俊秀,气势磅礴,与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隔海相望,成为悉尼的象征。该桥从1857年设计到1932年竣工,历时75年。

这两处地标性建筑不论是人文活动的需要,还是文化价值及审美价值的欣赏,皆为“南方大陆”的瑰宝,怎么能耗时那么多年才能建成呢?这不由得我想起行驶在澳大利亚牧场中的“国道”上,道路两旁牧场广袤,国家公路仅能两辆车通过。这便是资本主义国家土地性质决定的,牧场主具有999年牧场土地权、收益权。不免使我对资本主义国家有了肤浅的认识。且赋诗一首《国瘦家肥南半球》:

大大牧场小小路,两车相遇不从容。

草场遍地牛羊壮,国瘦家肥南半球。

国瘦家肥是资本主义社会财富分布的特点,这一点远远不及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特色社会可以集中全国财力办大事,他们却很难作为,难怪悉尼国际机场至今还是私人机场,澳大利亚计划拟建一个国家级机场,土地闲置了六十年仍未开工建设。

两天的悉尼市区、邦迪海滩、植物园、蓝山国家公园游毕,于3月9日清晨达到墨尔本。下了飞机由毕业于墨尔本大学、供职于该市公办小学教员兼导游宋女士接待了我们,听完她的介绍我很诧异并说:墨尔本大学是一所世界顶尖的研究型学府,比起悉尼大学排位在前,走出了六名诺贝尔获奖者和四位澳洲前总理。丝毫不逊于清华、北大,象你这个条件回到祖国定会大有作为呀。她说:“我是教育系毕业,回家派不上用场,不过至现在我还没有加入澳洲国籍”。她接着又说:“澳洲小学一年有四个假期,两长两短,放假我就出来做做导游,现在我就带着你们去我就读的墨大看看......”。

墨大校园从左到右分别坐落着三个世纪三幢各个不同时代风格的建筑。最早的一座教学楼建于1853年,经过一个半世纪的发展,该校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声名远扬。 周六的校园仿佛静谧了许多,时不时看见华人学子进出,古老的桉树似一蓬硕大的遮阳伞森立在草坪上,三三两两学子坐在树下绿草坪上看书,叫不出名字的长喙白羽大悠闲的在她们周围觅食,显得人与自然是那么的和谐。

该吃午饭了,大连籍宋导把我们带到墨尔本新兴港湾经济开发区一家“荷塘月色”中餐馆,这家中餐馆颇有深厚的中国文化元素,荷花代表着佛教中的莲花座,儒家将其比作为正人君子。最让人醒目的是餐桌上摆放的餐具,碗、盏、筷皆为黑色整齐的摆放在一张洁白的餐巾纸上,六菜一汤的大碟、大碗也是粗制黑陶瓷器,墨家气节色彩很浓。盛紫菜蛋汤的大黑碗见底后,跃然跳出一首首金色隶书唐诗,仿似四条屏悬挂在碗壁上。作为我喜欢收藏的人,见过建窑的新、老的瓷器;也见过吉州窑的旧瓷仿新,可是六旬有余的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黑瓷大汤碗装着四首五言绝句,“床前明月光”、“移舟泊烟渚”、“墙角数枝梅”、“君自故乡来”。这不由得我联想起店主人的乡愁,臆想中“荷塘月色”的中餐馆老板可能是个台湾人。因为,在我小学的时候读的第一首诗是“锄禾日当午……”。而在台湾小学教科书中第一首诗是“床前明月光……”。无论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是不可磨灭的。

离我们就餐不太远的地方就是圣派翠克天主教堂,它是南半球最高最大体现文艺复兴时期最为全面的哥特式建筑,她的风格真可谓表里华丽。我欲将此大教堂完整的拍摄下来,距它近百米之遥才能揽入相机镜头。接着观看了1775年第一个来到澳州库克船长的家,游览了四季如的斐兹罗花园,仰卧在花园之中环视,绿意盎然的树木,娇嫩清鲜的植被,色彩缤纷的花朵,一片古雅与现代相结合的景致,使我感受到二百多年来的异国风情魅力犹在。

三月十日,我们的行程是游览墨尔本“十二门徒石”。行驶在大洋路路上,我想起八日悉尼袁导说:“今天往返约八个多小时的行程,主要去看蓝山公园的三块石头“。到达了蓝山公园观景台我们一行谁也激动不起来。实际上蓝山景区就是一连串山脉组成,一处山脉凸出三座参差不齐小石峰,山谷森林密布。既未见奇松,又未见怪石,更未见云海。团里一对喜欢旅游的夫妇说:“象这样的风景我们国家到处都是......”。我接着说:到澳大利亚未必就是来看这两个自然景观的十五块石头吧。

“十二门徒石”景区需路径绵长275公里的大洋路,距洋的那边4500公里处就是南极洲。俯目望去高浪拍打着沙滩,海鸟时而飞起,时而追逐着海浪,时见冲浪人忽隐忽现在高浪之中。约四小时的行程终于到达了观景台,看见这处海岸甚是奇岸怪壁,巧夺天工。“门徒石”实际上是突出在南太平洋近海岸的12块砂岩石,经过千百年的海浪和海风的冲洗,被大自然鬼斧神工地雕凿成酷似人面,表情迥异的想象石,有的看似悲哀,有的恰似温柔,有的身材清瘦,有的肚大魁梧。从中不难看出水温柔的结果。

到墨尔本不去皇家植物园那将是一种遗憾。皇家植物园始建于1846年英殖民地时期,此乃原系皇家使用,现在为人民公园。植物园占地面积38公顷。比起同时代清朝圆明园、颐和园等皇家林园是“小巫见大巫”。但该园保持着原始景与人造景古今谐美的风格,千百年的古木随处可见。园内还植有大量的世界上珍稀、罕见植物,佳木葱茏,芳草如茵,花团锦簇,雕塑成群,曲径通幽,禽嬉湖泊。在蓝天、白云、翠木的倒影下似一幅幅油画呈现在眼前。休闲的人们与水鸟互动,仿佛又置身于热带林之中,好一派人文与自然和谐、相映成趣的场景。这是我中外旅游见到过最美的山水植物花园。宋导给我们30分钟游园,我们足足用了一个小时,这秀色可餐的迷人景色真使人流连忘返。

依依不舍的离开墨尔本皇家植物园,我们去往澳大利亚凯恩斯市游览世界上最美的海底风光----大堡礁。说起大堡礁人们会将颜色鲜艳的珊瑚树和色彩斑斓的小鱼群构成一幅小小的画面联系在一起,令人向往的还有身着潜水衣在珊瑚间矛枪猎鱼、捕捉龙虾等海底休闲野趣。其实不然,当你乘直升机飞行在大堡礁上空俯瞰,她有2900个大小珊瑚礁岛组成,面积34万平方千米的大堡礁仿似一个水下“国际大都市”。不规则的碧色深水区象个狭窄的“街道”,“街道”两旁400多种珊瑚树摇动着枝头引诱着小鱼虾栖息;大小不一淡蓝色的浅水域就象一块块“社区”,社区里居住着五颜六色小鱼、龙虾、绿海龟等1500多种;还居住着螺类、蚌类、乌贼、章鱼等软体动物4000多种;又居住着海星、海胆、海参等棘皮动物。这些与海草、藻类同生的“居民”在阳光照射下相映生辉,妙趣横生。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直径只有几毫米珊瑚虫,竟营造了如此庞大的"工程",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小的"建筑师"吧?但愿我们地球上的居民不要破坏、打扰这方海底世界的“居民”。

凯恩斯张导领着我们离开了大堡礁的绿岛乘着返回的游轮回港,向库兰达雨林小镇进发。该小镇人口不足2000人,每年却迎来逾50万游客前往,镇上的居民80%是土著人。正因为土著人的慢生活,乃保持着极其优美的风景和远古热带雨林的风貌。 道路两旁高耸着几百年的古树,游人经此相形见绌。直泻的瀑布,涓涓的小溪流水,珍奇的野生动物,以及随处散发着郁郁清香的各色小花,无不给库兰达勾勒出一幅世外桃源般的美景。

据张导说:“这里的土著人约5万年前来自于高加索,他们没有自己文字,是依靠政府救济的懒人,他们每天三五成群溜达在镇子上”。中午我们在小镇“黄金阁酒店”中餐馆就餐,见一位四十多岁原福建籍女服务员端盘擦桌,我夫人问:“你来澳洲有几年啦”。她说:“来镇子定居已有八、九个年头了,当上世纪八十年代未期,国内每天只挣二元钱,我就来到澳大利亚,之后辗转到这个镇子餐馆......”。我很想问问她每月能挣多少钱,但在国外又不便开口。她说“现在国内老家每天挣200元应该是好挣吧”?我点了点头,从中不难看出她眼神里流露出羡慕的目光,她可能在想象这一群普普通通退休老人能到南半球这名不经传的小镇旅游,而且每到一地处处都有中国人的身影,心目中觉得祖国真的富了,这是改革开放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投来羡慕的目光不仅仅是澳洲籍华人女服务员,还有接待我们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落地导游张xx,他在送行我们去机场的路上道出了发生在他朋友儿子身上的一件家事。他说:“他朋友租住了当地一处住宅,由于此地潮湿此房久不住人,孩子患上了类似湿诊的皮肤病,社区多次医治不见效果,越加严重,已经从局部蔓延至全身。一、二个月过去了,家人几次要求转院至公立大医院治疗,社区医院就是不肯。虽然澳洲是免费医疗,但是它能把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到死”。我说:那抓紧去国内医治啊!这位入澳籍山东汉子沉默不语。这时我联想起难怪定居在海外的华人很多都回国看病呢......。此时我把话题转开,问张导的业余生活是怎么安排的,他说:“钓钓鱼、健健身”。我心里在想这种生活也可能太单调了吧!

在离开由经济学家凯恩斯命名的昆士兰州凯恩斯市的路上,不免想起了凯恩斯墓志铭中道出的人生

“不用为我悲哀,朋友,千万不要为我哭泣。

因为,往后我将永远不必再辛劳。

天堂里将响彻赞美诗与甜美的音乐,

而我甚至也不再去歌唱。”

二、雅在新西兰

离开了澳大利亚飞往新西兰的第一站----皇后镇。皇后镇是一个被南阿尔卑斯山包围的美丽小镇,也是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城市,小镇环抱着深而蓝的瓦卡蒂普湖,低矮的湖滨街道随着山势慢坡延伸至山脚,显得整齐不足,参差有余。两季蓝天艳阳、清爽晴朗,仿似中国墨分五色的浓墨山水画;春、秋季节百花盛开、彩林缤纷仿似西方重彩的油画。四季分明,风貌截然。我们下塌宾馆是山高处希尔顿旗下的四星级大酒店,能环视着小镇的全貌。

在镇上吃过午饭后稍作停留,落地导游常xx带着我们穿过街道去往二十多公里远的箭镇游览。旅游车在狭窄的山道上行驶,不显得颠簸。常导一路介绍皇后镇、箭镇的由来。皇后镇之名源于维多利亚女王,十九世纪的中国正值皇太后慈禧垂帘,该世纪的中国劳工将此女王翻译成皇后镇时至今日。箭镇是以箭河而得名,可能这条河形状象中国一支箭,抑或这些淘金者前来似箭一发不可收而得名,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箭镇的中国文化元素太多了,坐落在箭镇的湖区博物馆,大多展品都有当时中国劳工用过的生产、生活用具。在新西兰考古发掘中,中国的铜钱、瓦罐、瓶子、鸦片烟枪,以及保留着诸多历史照片等。

自一八六一年这里的金矿被首次发现,尽管试图保密,但箭镇很快聚集了数千名淘金工人,1871年中国福建劳工有5000多人,占当时的箭镇人口百分之七十。他们在己经淘过的废弃金矿中谋生,追求着同一个想:攒够100--200新西兰镑就回家乡,这些钱回国足够买上几亩地、盖新房,甩掉贫困,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在最初的岁月里,淘金者省吃俭用、苦干五年就可以实现目标。随着矿产资源的枯竭,绝大多数华工淘金者奔赴西海岸新金矿或回国。华工定居点的建筑20世纪初大多荒废,孤老病死的人仍留在异国他乡。他们临终前告诉同乡要求设法将其遗骨带回祖国。1902年清朝政府最后一艘运送中国华人遗骨的轮船在驶至新西兰北部荷基安港时不幸触礁沉没,船上500具华人遗骨也随之长眠于海底。

1983年,在奥塔哥大学考古部门的指导下,新西兰政府在箭镇湖区博物馆的馆址上对华工定居点原址按原貌进行了复建,再现了中国矿工在100 多年前的生存状态,一共仿建了21座建筑,包括商店、宿舍等。博物馆用中文介绍当时新西兰政府的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不欢迎华人入境,以及驱赶华人劳工。另一种毛利人的意见是:“人口增长,哪怕是黑猩猩的增长,也比没人好”。不论是驱赶,还是保留都是在敌意与歧视之间。1898年新西兰政府颁布的老龄退休金明确将华人排除在福利享受人群之外的法案。可怜不少年事已高,在异国漂泊数十年的年老矿工,最终只能靠近邻接济度日,过着极其孤独的晚年生活。当我看完这露天博物馆,已无心再游览此处的风光和白人经营的古老小镇,仿佛来箭镇旅游似一次辛酸的考察,是对先人们含辛茹苦、忍辱负重的历史回顾。

当缅怀先人为他们的亲人、为祖国孑然一身(当时新西兰政府不允许女人跟随)漂洋过海挖到人生“第一桶金”时,想到的就是回国回家,与现在所谓的“能人”挖到人生“第一桶金”去国外享受大相径庭,甚至有的中国企业家在国内挖的盆满钵满,竟然将无千无万的“金”捐给外国大学教育事业......。

返回皇后镇的路上,我们一行心情有些沉重。这时在新西兰工作13年的兰州籍常导说起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强大,仿佛比我们还得意了许多。他说:“前些年基督城发生大地震,当美国等游客接到其使馆通知”等待救援“时,中国立即派飞机前往新西兰迎救,中国大使馆动用了所有力量把附近直升机全都租来运送,并通知领事馆人员发动华人志愿者将基督城营运车辆全都包了,将中国游客安全的送往机场回家。此时,美国等国反应过来己找不到运送工具了......”。他还说:“前几天接到新西兰移民局来函告知我去办理移民,我将信函放置一旁未作理会”。他又说“我夫人、父母四人均保留着中国国籍,孩子读书加入了新西兰籍,孩子长大成年后还可自己选择放弃......"。难怪墨尔本导游宋女士为未加入澳大利亚国籍而自豪呢。

“来到新西兰,不去峡湾等于没来。”这不是听常导一人说的。在未去新西兰之前,我就听过芜湖的朋友也是这样说。3月12日我们趋车前往米尔福德峡湾,从皇后镇到米尔福德峡湾须沿着新西兰第三大冰川湖泊---瓦卡蒂普湖的湖旁行驶,深蓝色的湖泊平均深度约320米,全长70多公里。行进在南阿尔卑斯山下的湖畔,自然风光大多并非保持着千百年来的原始风貌。常导说:“到新西兰主要看它的自然风光,在前往峡湾的94号高速公路上,如果你们能看见十个人,就算你们今天运气不错”。我不知道是否真有同游人关注着窗外?可是我却小睡起来,因为象这样两旁的自然景色在国内随处可见。它纵然有南半球湖泊、河流,比起喀纳斯、九寨沟等是相形见绌的;它纵然有草原、白云、蓝天,比起那曲、果子沟、呼伦贝尔等更逊一筹;它纵然有高山、森林、山,比起黄山、神龙架、长白山、巍巍昆仑山一定是心悦诚服。就像澳洲布里斯班地导所言“看自然风光不如在中国,看高楼大厦不如在中国、看古代文明不如在中国......”。

不过,原汁原味原始风景在去往米尔福德峡湾中几处可见,据常导说“《魔戒》、《指环王》、《阿凡达》和现在开拍的《花木兰》都在这里取外景”。前两部我没有看过,《阿凡达》乃记忆犹新,我对科幻片不感兴趣,对潘多拉星球土著也索然无味,我欣赏的是影片中原始森林及其灵性的物种。这次亲眼所见道路两旁毛榉树与青苔共生,奇形怪异的古木驼背弯腰就象一群老者朽木空空;缤纷起舞成群的蝴蝶在你眼前徘徊,仿似有意在阻挠你的视野;鸟儿发出一阵阵尖叫声,仿佛告诫着我们不得入内;溪流中的鱼儿探头又隐匿在水草之中注视着游人。既使我们这些高级灵长类意欲归隐山林,返朴归真也不受它们欢迎,这才是“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的灵性之美。

来到了米尔福德峡湾,我们预订乘坐的蓝色游轮还没有返航,地导说:“还有半个多小时,你们在附近转转、看看、拍拍照”。我看了新西兰峡湾国家公园的介绍:峡湾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大也是最著名的峡湾,它全长44公里,是有西、南海岸共有14个峡湾组成。峡湾水面与山崖垂直相交,冰川被切割成V字形断面,峡谷下沉后就形成了如今的景观,在所有的山涧几乎都能见到大大小小的瀑布,直泻于海。在峭壁上大小流泉叮咚或轰呜,汇成了动听的天然交响乐。英国作家吉普林称其为世界八大景观。

登上游轮正值就餐时间,我们一行顾不上丰盛的西餐,爬上三楼甲板欣赏起来,左右两岸峭壁万仞,森林密布、树木葱郁、云气蒸腾,给人以无限的美感,景色美轮美幻,不禁令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向西远眺峡湾群山合围、云雾缭绕、飞泉直下、气势磅礴,高矗的山峰忽隐忽现,岸崖边数条瀑布击打着水面形成层层浪花;懒散的海豹躺在仅有的岩石上享受着日光;企鹅辛勤的潜入水底追逐着鱼群。这又是一湾“世界最后的净土”,这是造物神赐于新西兰南岛绝无仅有的景观。此时此刻我不解地问起地导,这不大的海上独立的山脉,瀑布流水从何出而来?常导说:“从天山来”。我不信笑了笑。他认真的说:“是从天上来,因峡弯全年降雨量有8、9米,当然在少雨季节你们就看不到了”。在一旁同团大哥说:“我们真的幸运”。

回程的路上,同团的游者打开手机相互交流着拍摄的视频、照片,并将此发至朋友圈,分享着南半球最美的精彩,我却在朋友圈赋了一首诗:

平海拔奇峰,仙姿各不同。

时常云雾间,偶尔露峥嵘。

海豹几乾浴,瀑泉一峡中。

峡湾深万尺,迎接八方梦。

南看湾,北看鸟,巴士飞机往北跑。从新西兰南岛皇后镇到北岛奥克兰,我们的行程是先车后机。3月13日出发沿着南阿尔卑斯山脉约500公里到达基督城。次日从基督城乘飞机前往奥克兰鸟岛。为亲眼目睹鸟岛的空前,我们这一行“夕阳人”保持着“峡湾”的心情不辞劳苦欲与鸟儿共鸣。当亲临鸟岛失望之情由然而生,同团的一位大姐说:“这就是鸟岛”?常导说:“这就是鸟岛!可能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状观”。我默默在想就自费项目而言,它比起悉尼登顶转经塔、昼逛底下超市、夜看灯光秀要胜似几筹。不大的平顶山崖凹陷的鸟窝,就象少林寺练功房武僧踩陷的脚窝似的密密麻麻,从中不难看出鲣鸟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千万年。当近距离时它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咯、咯、咯的大声吼起来,仿似恐惧我们占领它的领地。

不欢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下到一片视野开阔,海岸宽广的沙滩,这个比起我们局部认识的布里斯班---黄金海岸大气而又浪漫的多,婚纱摄影、冲浪人,垂钓人仿佛似年轻人的天下。我拉长了相机的镜头,迎着午后的逆阳,按下了她们的倩影。

三、 结尾

从三月六日至十九日共14天赴澳洲旅游,人文、自然景观与国内相比感慨良深,他国安排旅游路线是先人文后自然。踏上这块土地当地旅游公司首先安排游览大学、教堂、古建、古镇等,突出了人文景观,之后安排游玩山水自然景观。仿佛告诉游人只有人文的提高才能保护好自然似的。另在“人文”上他们侧重于教育与信仰,将文明与灵魂放在重要位置。其二,工作生活的节奏慢于我国。悉尼袁导说“澳洲是个周薪制国家,周四发工薪,周五周六泡酒吧,周日法定在家拔草管孩子”。而中国出现尤其是互联网公司走进了“工作996,生病 l CU”的怪圈,这虽然是网上的调侃,但也将一些知名公司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这应警示着国人。其三,当问及社会敬重时,墨尔本宋导说:“社会群体中弱势者最受到尊重,依次是老人、孩子、妇女、宠物、男人,男人排在最后。但是男人们很自豪,他们感到这个国家的兴衰,他们责任重大,必须担起国之大梁,支撑家的作用。从中不难看出在家为小,替国为大的博大、高远胸怀。其四、你孩子,送孩子赴国外读书,尤其是定居,那你一定要尊重孩子的选择,谨慎决策。一失策难回头。听常导说:“世界上中国籍加入最难”。并说“进入一个国家的上流社会不是由钱就能决定的,主要看这个国家主流文化是谁掌握。否则,就永远进入不了他们的主流阶层,甚至被遗忘成异族沦为二等公民”。这时常导沉默许久说“在你们离开基督城四个多小时的路上,一个澳大利亚籍白人男子在伊斯兰清真寺滥杀无辜,致使百人死伤,其称“移民是对白人种族屠杀”。极端仇视到何种地步”。其五、论人文历史、自然风光,不论是“坐在矿车上的国家”,还是“骑在羊背的国家”,都比不上“雄鸡一叫天下白”的国度。

不信你去走走、看看。

二0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于芜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jwpkqf.html

游记随笔《走马观花乱涂鸦》的评论 (共 7 条)

  • 心静如水
  • 东来西往
  • 雪儿
  • 从余东风
  • 江南风
  • 草木白雪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