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范的日子(中)

2019-04-12 16:08 作者:胡侃瞎周   | 5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范的日子(中)

老范言辞短,确啍小曲。小曲翻来倒去就三字,听不懂!

刚进单位我住办公楼顶层,老范下层。顶层全是处在户主搏弈期的小夫妻,难免吵闹。有动静他慌忙上楼,瞪着死白眼杵在旁边,常盯的人家赶他走。下班他上楼遛达,谁家门开着头伸进去问:“咋不吵架?”

有年初我穿着高领衫,明知有抓痕他硬要扒开看痱子。我说“看啥!颈脖不小心撞着老婆手。”他说“农村老婆好,咱是户主,早上你尚嫂端碗荷包蛋吃了下床”。我老婆说:“又想吃蛋。”他上楼遛达是想借自行車回郊区的家。

有次还车,他脖子红的我老婆说:“户主早上啃的鸡爪子。”我掀衣见双肩磨破渗着血,他说昨晚挑麦子沮丧的道:“双职工闲的疯着玩,眼气人!咱老婆可怜呀!两孩子小、母亲卧床,地里是力气活不做吃啥?”后来帮他拼了部全身响,铃不响的自行车。从此下班他就哼着:“哩梗隆,哩梗隆…”回家。风无阻!

共事十年没见过尚嫂。九零年政府卖城镇户口,老范贷款成双职工。见到尚嫂我问“范哥吃碗荷包蛋才起床?”尚嫂说“鬼娃子这也说。他是子都让给他妈,只吃过两、三次;忙半早上跑十几里上班不吃饱咋行?我说“那晚上田里活做的咋样?”老范忙推开尚嫂:“莫搭腔,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尚嫂上班二年,贷款没还完企业破产,只有收旧包装带编篮子卖。又二年,市郊拆迁老家人暴发,尚嫂想转回农村,政策不许。老范常叹:“心强命不强。屙屎打喷涕两头赊 ” 。

老范成双职工没赶上分宿舍楼,搬上顶层。顶层与供销社相通可两边上下。因楼下是办公区,尚嫂偶而搬旧包装带从供销社上楼,人家封了”。欺人太甚!晚上我们去砸墙。啍着小曲编篮子的老范见状把大家赶走。见还捡树叶做饭帮办他了煤气证;尚嫂白天收的旧包带放在院外,天黑从楼上搬。

九九年搬到新县城。尚嫂骑着三轮卖菜。老范退休后两口常天不亮出去,天黑汗麻水流回来。有次我到三江口荒沙滩上遛弯,见他在练车场旁边地里,同门卫弄包卤肉刨着花生喝酒。得知他在开荒种菜。我问“纳土地税了吗?”他忙刨袋花生堵我的嘴。

我局下属单位多,随份子是灾,大家有事不攀他。我儿子结婚第二天,尚嫂拦住我:“孩子明天回门要带四层礼(两斤粉条、两斤肉、两条魚、两瓶酒),我编了个篮子你拿回去。”篮子我至今在用,因有“福”字,吉利。

老范基因强儿子随他。因见了女孩常冷场,婚姻成了老范的心病。突然有一天老范请假说儿子今天结婚。大家要喝喜酒,老范说只全家吃顿饭。我说“家里坐不下,你把莱端到会议室。席间大家问咋这快?老范说:“捡漏!捡漏!”原来姑娘是孤儿在县招待所工作,见面半个月无任何要求就领证。

第二年添个孙女,冷静的屋里常飘出欢声笑语。有次闲谈他说:“我熬的很,想吃肥肉”我说想吃就买。他叹道:“还说捡漏是捡个户主。这俩娃有心劲,看中我家都老实吧叽的”。我说莫让位,他说“人家伶牙俐齿说的有理。说吃肥肉患“三高”,只准买牛羊魚和瘦肉,星期天才能啃次猪蹄;说散酒伤身,买的成箱酒放在她卧室,五天才给一瓶”。后来有机会大家都添盘卤猪蹄给他解馋。

孙女十多岁了,儿子两口外出打工带回个男婴。计划生育检查儿媳说捡的,大家装憨。老范让帮办户口,我说:“在儿子名下难度大,范哥办你名下。”他问“算啥?”我说:“算你小儿子。”儿媳跑了,他追着我打承认是孙子。正当协调少交点罚款,国家放开二胎。老范高兴的:“捡漏!捡漏!”

荒沙滩成了滨江公园,老范闲了。有天他穿着保安制服哼着:“隆哩梗隆,隆哩梗隆…”我问:“排戏?小曲咋多个“隆”?”他说“给人看场子,添个孙子要“拢”把劲!”人们高兴了哼几句,老范啍小曲是为自已杠劲!

完稿于 二〇一九年四月十二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hepkqf.html

老范的日子(中)的评论 (共 5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