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进青海(一)

2019-08-08 20:30 作者:新月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西北、青藏高原、黄土高原,草原、羊群、牦牛,黄河、丹霞、盐湖、山.....许许多多词句,像一个个神秘的音符,总在脑海跳动,心中的向往如一只急待远行的雄鹰。终于加入到大西北—青海之旅,让心飞翔在广袤的蓝天,畅览大西北的山山水水,揭开其美丽的神秘面纱。

黄土高原 莲花山坳

从兰州出发,目的是让游客逐渐适应从内地到高原的变化,我的身体素质好,对高原尚无“反应”,目光被牢牢地钉在窗外的黄土地上。一望无际的黄土地、黄土岭、黄土山,一寸也不想离开。绵绵延延的黄土地上,作物不多,对见惯了青纱帐的我们来说,这里的黄土地贫瘠且多了几分苍凉。但是,任何人都可以从中看出坚韧无私和昂扬向上,哪怕有一点点可能,她也要竭力抚育哪怕一棵草,一株树,一丝绿。虽然她没有华北平原的丰满肥厚、绿意盎然;没有江南水乡的婀娜多情、温暖旖旎,但是她是那么亲切、坦荡无私,像极了母亲,像极了那个乡间弯着腰,驼着背,粗衣淡饭,把自己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亲人的母亲。一两朵山花在风中舞动,竟舞出了眼里浅浅的泪光。

因为昨,今天的云很多,浓浓厚厚,一朵一朵,挂在山边,压在枝头,仿佛就在眼前,却总也触不可及。道路曲折蜿蜒,坡度很大,周围工厂、村庄很少,一路除了进藏的大货车外,非常安静,这里是大自然主宰的世界,人在其中微乎其微。在这里,人们仿佛一下子又回归了本真,找到了来路,找到了根基,找到了位置,也懂得了心存敬畏。

一条宽阔的大河,波涛滚滚,浊浪翻天,浩浩汤汤,这便是母亲河—黄河。穿行在茫茫的黄土高原,河流把黄土高原的颜色和精神传承在身上,一路穿行华大地。这里是黄河的发源地,是高原养育了磅礴的河流,给予她一往无前的力量;是高原赋予她奉献的精神,给予她滋养万物的情怀。

塔尔寺建于公元1379年,位于西宁市湟中县美丽的连山莲花山山坳中。为纪念宗喀巴大师而建,先塔后寺而名,占地600余亩.汉藏建筑风格相融合,殿宇依山叠起、气势磅礴、错落有致。庙宇、酥油花、壁画等一一领略,让人不由得不生出肃穆和虔诚。在这广袤的黄土之上、蓝天之下,人们的灵魂仿佛更加清灵,其光芒连接黄土和苍天之间的距离,让人们在寻找、攀登无数光芒之中,一步步超凡脱俗,接近宇宙的灵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空之境

抖音,不仅抖红了许多人和事,也抖红了青藏高原上的茶卡盐湖和飘逸的红裙。无数次想象茶卡盐湖的样子,是不是像北极的冰川,是不是像季龙门湖结冰的冰面,湖水亦能映出蓝天白云,为什么偏偏这里被誉为“天空之镜”。

一路天高气爽,车子奔行在海拔三千米之上,并一路攀升。导游为解大家高原反应,一路不停地讲解,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让大家快乐并讲话,暖心而贴心,也非常佩服她的口才和才识。窗外的景色已经不再是黄土,取而代之的是辽阔的草原,绿茵如毯、牛羊遍野、花开丛丛、绵延起伏,偶尔一个五色经幡随风飘舞,偶尔一座毡房静静伫立,很少见到人,更多的是天上的白云。

这里是云的故乡,它们仿佛悠闲地在自家门口乘凉,在天街上散步,或成群结队,或三三两两,或顽皮或娴静,或懒散或俏皮,有的竟一路追逐着车子,任由我们欢呼和拍照。

中午前后,晴朗的高原异常热情而明媚,我们全副武装以免被太阳灼伤。茶卡盐湖是柴达木盆地的四大盐湖之一,茶卡在藏语中即盐池,这里年均气温只有4度,年均降雨量只有200多毫米,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因为游客量太大,景区每日限流5万人次。

7月的盐湖是水盐交融的时候,一层浅浅的卤水浮在盐岩之上,湛蓝湛蓝晶莹剔。不知是水的蓝洗净了天空,还是天空的蓝惹醉了湖水。湖被一片一片的隔开,一条走小火车的铁路贯穿南北,路基两侧,用盐铺成了两条小路,盐粒非常坚硬,犹如石子,走起来很不舒服。

美的盐湖映着周围最纯的雪山,最洁的白云映着天空蓝蓝的脸颊,游人、一条条飘逸的裙袂仿佛置于仙境。因为午后并不是盐湖拍照的最佳时机,要捕捉自己在天空之境中美丽的倩影有些不易,离得近了影子不见了,走的远了,影子又很小,分不清是你还是我。索性远远的欣赏吧,赤脚走在盐湖之中,水是沉静的,清澈见底,波澜不惊。远山安逸稳重,一条雪线如银蛇般闪烁,向天空发出邀请,向人们发出召唤。

也许这里是天空普照大地之前最先到达的最美的湖泊,所以她喜欢停下来,整一整身上的衣裙,然后用最好的心情、最美的容颜光临人间。红裙子在湖中舞动,泛起微微的涟漪。我没有带红裙子,也没有想在盐湖中疯狂,因为我怕搅扰它的宁静,搅扰心中的圣洁。我想,在静静的山脚下,欣赏天空静静梳妆的样子,应该是最迷人的。

金银滩草原

一路走过,草原无垠,金银滩是国家级旅游景区,草原上盛开白色和黄色两种花朵,被人们称为金花和银花,因此被称为金银滩。因为封山育草,这里的草更加丰美,更加迷人,山岭环绕,鲜花遍地,百飞翔,羊群、牦牛星星点点在草原中徜徉。1939年,西部歌王王洛宾来到这里拍摄影片《祖国万岁》,与美丽的姑娘萨耶卓玛相识相恋,后来却天不随人愿,只留下一段凄美的故事让人叹息。金银滩却因此留下一首唯美动听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遥想当年,歌王独坐在大草原上,弹起他的七弦琴,用沙哑的声音唱起这首歌,唱给那远去的身影,唱给他挚爱的姑娘,该是一番怎样的苍凉和忧伤

王洛宾像草原上寻觅歌曲的雄鹰,大西北留下了他坎坷而泥泞的足迹。贫穷、落后,风霜、雨雪,蒙冤、牢狱,都没能阻止他前行的脚步。他被大西北的民歌而沉醉,与那里的山川、大地、牧民相依相亲,为他们谱曲,为他们写歌,为他们高唱。一首首散发着大西北泥土芳香的歌曲,犹如伊甸园中诞生的圣果,让人品味出那里纯美的风土人情,如诗如画,如痴如醉。自由的灵魂在自由的天空自由地驰骋,脚下的金银滩因了这个爱情,应了这位传奇的歌王,而更加具有了温度,具有了魅力,更加辽阔而高远。就像那首歌: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要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这首歌刻在了王洛宾的墓碑上,更刻在了世界音乐史上,刻在了大西北、金银滩。

除了动听的歌曲和爱情,这里是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因此三十年与世隔绝。第一批浓缩铀、第一套核部件、第一颗核弹头、第一颗氢弹,均研制于此。这是一个拼搏、奉献、无私,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时代。这一段光荣的历史,孕育出无坚不摧的“两弹”精神,而这片金银滩,金银滩上的人民又何尝不是其中之一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gdpkqf.html

走进青海(一)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