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日那天发生的事

2019-07-17 21:55 作者:OK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大早,儿子闺女就开着车赶过来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正是他们唱主角的时候,可不能缺席。况且,我打了近半年的广告,就是为今天作铺垫的,那些往日有人情往来的或亲戚或朋友今天应该会来会有所表示,因为,今天是我家老张七十寿整。

人到七十古来稀,老张七十大寿,本来可以大操大办热热闹闹的为他过个生日,但是老张不愿意。他说都这把年纪了,犯不着兴师动众地麻烦大家。我可不同意,这怎么是麻烦呢?平日里我们也没少吃酒随份子,这些钱就白白地送出去了?我明白老张的意思,一来他确实是个老实实在之人,不稀罕靠请客收礼来增加收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子女们不回来。我也曾试图地做过他的工作,希望他的儿女们能回来一下,往年生日不回来也就罢了,七十寿整不回来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他的孩子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可能连这点忠礼仪都不懂。

老张轻描淡写,说:“孩子们又不是没给生活费,硬要生日那天回来就算孝顺吗?”

这倔老头,简直无法沟通,人要脸,树要皮,七十大寿都不让子女们回来也不怕人说闲话,无非就是不想孩子们舟车劳顿不想他们再花钱,说得那么若无其事,我就不信他内心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闺女近在咫尺总可以要求一下吧,半天都能赶个来回,他也说没必要。真是枉费我的一番用心良苦,这么特殊的日子也见不着那丫头半毛钱。

老张不要面子我还是要面子的,几天前我就通知我的孩子们了,说你们的张叔生日那天你们一定要回来,早点把那天给我腾出来,不然再别想进我家的门。

自己生养的就是不一样,可以直来直去无所顾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要让乡里乡亲的都知道,我的儿女多有教养,对继父多么好。但也惹得儿子在电话那头一阵揶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就知道心疼你那老头,我可是你亲儿子,你得给我报销来往的路费。”听到他又变着法地找我要钱,气得我忍不住对着手机就破口大骂:

“你这该千刀杀的,我为你用的钱还少吗?都帮你把孩子养大成人了,你何曾给过一分钱?你每次回来又哪次不是满载而归?”

提到这狗崽子,我是恨其不争,怒其不幸,气不打一处来。他亲游手好闲,只顾自己吃喝玩乐,根本不管家里人死活。俩孩子小学没读完就步入他的后尘,成了乡里一霸,任我寻死觅活连哭带闹也不回头。他父子俩简直就是一个版本,专攻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屁的本事没有,却满嘴跑火车,无所不能。眼看女儿跟着也要报废,我赶紧跟她张罗着亲事,可怜我的女儿,才十七岁的年纪,就嫁做人妇。从此,他父子俩更是无所顾忌,在混混的道路上策马扬鞭各显其能,人家是上阵父子兵,我家是流氓父子俩。

我哭干了眼泪,磨破了嘴皮,希望他们不要在监狱门口徘徊,可他们不听我的,反而还怨我妨碍了他们潇洒快活,家里更是被他们糟蹋得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照这样发展下去,我迟早要被他们逼成女土匪。

我也想,曾现在年纪不算太大,干脆离婚算了(尽管在当时离婚还是有伤风化的事),免得跟着这爷俩吃亏不讨好。就这俩浑球,即便是有发达的那天,也没我什么事,因为他们都是自私自利贪图享受的人,不可能对我好。但是,一旦离婚了,就连个避风之处也没了,我该到哪去呢?离婚无非是为了再嫁,得等我物色好了下家再考虑离婚的事,而且还得接受我有个流氓儿子,有个混蛋前夫。我性格泼辣为人张扬,方圆几十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便是想改嫁,附近的男人还真不敢接手,再说再婚的话我必得擦亮了眼睛考察清楚才行,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又找个同类的货色得不偿失。可是,这个人又在哪呢?又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我苦着,熬着,撑着,等待着机会,寻找着出口。

我有个远房侄女在百里之外的他乡,她夫妻俩忠厚本分,我们偶有走动。我向他们袒露过我的心事,问是否有条件尚可的单身男子,可渡我余生幸福

侄女说:“您还没离呢,我怎么跟您介绍?”

我一听有内容,果断地说:“只要有合适的,我离婚分分钟的事,那该死的早有了新欢,正巴不得摆脱我呢。”孩他亲常年不着家,在外寻花问柳,被我逮着几多回,“离婚”无数次的被提上议程,终因我不甘心而无果。就我这暴脾气,就算是要离婚,也得是我甩他,不能是他甩我。我就不信世上没有这个能让我扬眉吐气的人,我也要先绿他一下,然后再离婚,才解我心头之气。

侄女说:“我老公有个表哥最近丧了偶,只是辈分不合适,而且年纪比您还小几岁。”

我了解我侄女,若是个烂不妥的人,侄女不会为我牵线搭桥,否则即便事成了之后也会再离而且我还会怪罪于她。而既然她想到介绍与我,必是相当不错的人,我一定要争取。什么辈分,什么年纪,全是扯淡。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离婚的人寥寥无几,只有丧偶的人才合适我,这样就免去了有前妻的困扰。

我不假思索,毫不费力的离了婚,虽然我在他家耗了大半辈子,侍奉了他的双亲,养大了他的子女,但家里确实是一无所有,一毛钱的积蓄也没有,我只能是净身出户,但我毫不留恋。这个破家,穷家,这对烂泥父子,从此你们高官厚禄也好,杀人放火也罢,跟老娘我都没有关系了,老娘要自谋出路自寻生机了。

我提着几件换洗衣服来到了侄女家,他们农活繁重,孩子尚小,我的到来,正好缓解了他们的后顾之忧,我将他们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饭菜做得香甜可口,有多余的时候还下稻田帮他们割谷栽秧。虽然说我无处可去算寄居在他们家,却也没白吃白喝,我像个保姆似的忙这忙那,照顾他们一家子,讨他们的欢心,我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及其享受无可挑剔,即便是想撵我也无从开口,唯有尽力为我介绍对象才能让我离开他们家。

这个对象,就是我现在的丈夫——老张。

一眨眼,我到老张家已三十余载,我也由当初的唯唯诺诺,谨言慎行到如今老张在我面前唯唯诺诺,谨言慎行,这其中的路程比唐僧取经还惊心比武则天当皇帝还动魄。任他老张在外面多有能耐,多有权威,在家就像李治在武则天面前一样只能俯首称臣,不敢违背我的任何旨意,否则我就撒泼耍赖当街大哭大闹,我们家住在马路边上,整天人来人往,只要我一哭闹,就有热心的村民围观并免费宣传。

这是老张的软肋,他自认是有修养的人,看重的是家庭和谐,妻贤子孝,自然不允许家里人成为别人的笑柄。所以,但凡我有什么要求,只要他不应允,立马撕破脸一屁股坐在马路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开始痛诉我在他家这多年的革命历史,连隐私都往外说。乏味的农村人总是习惯用别人的无聊来打发自己的无聊,甚至还有人在我面前煽风点火巴不得我洋相百出好丰富他们的谈资。我不怕丑,反正是组合家庭是利益组合,没有感情基础,不如索性装疯卖傻让老张难堪。可老张丢不起这个人,他不想一世的口碑毁在我手上,为了平息我的怨气他只能答应我的要求。如此反复几次之后,老张也懒得管事了,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包括经济开支都由我说了算,甚至都可以不让他知晓。可他的子女却不好糊弄,一个个似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对我一直都是若即若离,恭而不亲的,让人着实烦恼。

这不,听到儿子找我要钱,我就气得浑身发抖,他只知道我在张家能呼风唤,一手遮天,却又哪知道这背后我花了多少心思,受了多少委屈,甚至连脸都没要了,而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不争气的儿子,都是为了跟他减轻负担,哪成想,这小子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心安理得,变本加厉,一次次的找我逼老张的钱,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儿子还在电话那头嬉皮笑脸:“老妈,你怎么又骂人呢?反正老张头的儿子多的是钱,比你儿子我强多了,你犯不着心疼。”

我儿子就是个无赖,只要有钱,他真的是连亲妈都敢卖,可我居然束手无策。说狠心不帮他吧,毕竟我是再婚家庭,倘若老张走在了我前头,谁又知道他的子女怎么安顿我,虽然他的儿子已承诺会将我视如亲娘奉养到底,可是只有将钱攥在自己手里才安全,儿子虽不才,毕竟是亲生的,我不帮他又帮谁?我死了总归该他刨个坑把我埋了吧。

老张看我还在和儿子喋喋不休,便拿过手机和儿子接上了话。

“你妈年纪大了,别惹她生气,我生日那天你忙也不用回来。”这就是我家老张,和那该死的前夫就不是一个系列。老张温文尔雅,脾气好能力强,待我确实不薄,从我进他门那天开始,他的收入几乎全用在了我身上,现在老了又担心我的身体,生怕被儿子气出个好歹来又该他侍候。别看我那混不吝的儿子在我面前凶神恶煞蛮不讲理,在老张面前却像个乖乖儿一样言听计从。每当我们母子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总是老张出面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矛盾,然后他们父子一团和气,倒显得我是外人了。

果然,老张一开口,儿子立马变了腔调。

“张叔,我妈老糊涂了,您老多担待,您对我们母子这份情我担着,我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这份大恩大德……您的生日我会回来的,您呀,就是比我亲爹还亲的亲爹。”

儿子一通甜言蜜语乱轰乱炸,炸得老张眉开眼笑,电话在愉悦中圆满结束,只留下我独自感慨,我和老张要是原配该多好?我儿子要是也和他儿子一样优秀又该多好!

待到中午时分,家里已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我目测了一下,凡是广告所及之人基本上都来了,有一二十号人吧。礼金或多或少不等,有提着一壶酒来的,有捉只鸡来的,但大多数都是给二百块钱,老张的弟弟有退休金,一直对他老哥不薄,今天给了五百大洋,这不奇怪,因为他的生日我们随了三百礼金,他弟弟条件好加了二百,情理之中。

当然给钱的时候,我肯定要谦虚的推辞,说我们又不请客怎么好意思收你们的钱呢?对方也会按流程跟着客套说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您不收就是嫌少了等等之类的话。

我怎么会嫌少呢?我又没有收入没有退休金,全靠老张的儿子给点钱过日子,又总想着补贴我的子孙,儿子不成器,孙子孙女无人管,我肩上的担子丝毫不亚于中年人,想着孙女结婚的嫁妆还没有着落,想着孙子还没有稳定的工作,我心急如焚,都七十好几的人了,万一哪天我撒手西去,我的这些子孙又该靠谁去?我只是想在未来为数不多的日子里,能攒一分是一分,能存一块是一块,怎么还会嫌少呢?

农村有个很奇怪的风俗,明明知道这人情来往就是礼金往来。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台面上却偏偏要借助于感情,好像彼此多么情深义重似的。平日我就用老两口的生活费广施人缘,等到节日生日我们再一并收回,直接存入我的名下。这是策略,叫零存整取,不然我的存折何以见长,又何以来帮衬我的孩子们?我总不能直言不讳的要求老张跟我儿子给钱吧,尽管他也知道这些钱最终都会落入我儿子的口袋,他都装糊涂,我就更不会捅破这层纸了。三十年的夫妻,老张对我的包容已没有底线,我虽感恩,却还想得到更多,人的私心驱使我对金钱越来越渴望,想着双方儿女的差距,心里越来越不平衡,总觉得他子女的飞黄腾达离不开我的汗马功劳。我不知道老张的儿子到底有多少钱,为什么他一出手就是成千上万的钱,还问我们够不够用?

怎么可能够用呢?我儿子到现在连房子都还没买,即使给再多的钱也不够用。但是我敢说不够吗?不敢,万一这是他儿子试探我的呢?他只要每年按这个标准给钱我就不愁了,照这样下去,孙女的嫁妆就比较丰盛了。

看着儿子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招呼着来客,大方得体,面面俱到,把老张更是侍候的舒舒服服,我很欣慰。在场面上,我儿子还是给我长了脸的,他的交际,他的口才得到了我的真传,能将白的说成黑的,能将坐着的忽悠得站起来。他对老张和我的态度截然不同,倒像他们是亲父子无话不谈,我反倒像个万恶的后妈不招他喜欢。

只要他能变通,只要老张不抵触,我愿意当这个恶人。对我好有个毛用,我又变不出钱来,他的圆滑世故反倒增加了我要求老张的砝码,我会对老张说,我儿子没有把你当继父待,你也就应该把他当亲儿子,你看你都把你儿子培养成国家公务员了,而我儿子他才读个小学,多可伶呀,你可得看在他孝顺你的份上多帮帮他。老张不善言辞,也不敢惹恼我,而我说的也是事实,他只能用沉默代替默许,也许他内心并不认同我的观点,我可顾不了那多,只要听我的话就行,哪管他是被迫还是自愿。

这些年来,他确实待我儿子视同己出,我儿子对他也是恭敬有加,这不,今天他就买了个特大生日蛋糕有目共睹,还包了个五百块的大红包,着实让他在亲戚们面前风光了一下。七十大寿,亲生儿女一个也没回来,继子女都回来了,孰亲孰远,瞎子都看得明白,他除了高兴也应该有感激,是我的儿女在他膝下承欢,慰他老年孤独,他的子女除了给钱还给过些什么?没有,所以他对我的子女好是应该的,是互换的。再说,我事无巨细的照顾他三十余载,这份功劳还没找他算呢。其实,我也觉得老张是人生赢家,亲儿子给他钱用,继儿子哄他开心,他的人生太圆满了,这一切都离不开我的付出,如果不是我八面玲珑,跟他操持着这个家,他家能这么兴旺吗?是我给他们家带来了好风水,带来了好运气,所以,他们父子欠我们母子的,就该为我们母子用钱,而不仅仅只是为我养老送终。虽然说我的两个孙子是老张抚养长大的,但相对于老张的家底,这些都是毛毛雨。眼看老张也有七十高龄了,我们母子可得抓紧时间,争取多弄点钱过来,实在不行,只有硬逼了,谁叫他儿子那么有钱呢?有特么这么孝顺。

“妈,那些客人要走了,你还不出去客套客套?”我正在厨房忙着收拾,打着我的小算盘,儿子的一声招呼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连忙擦了擦手,脸上堆满热情的笑容来到客厅,这些来客随了份子,也吃了饭,自然是各回各家了。我与来客一一道别,说着感谢的话,并一再嘱咐说你们哪家要是有喜事我一定会随份子还你们的人情的。

老张木讷,寡言少语,而我跟他正相反,声洪嗓大,巧舌如簧,待人接物能做到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错来。所以,这家长里短迎来送往的一直都是我在张罗,老张就像根木头一样傻傻的站着不言语,其实,他也没什么话好说,反正一切都是我说了算。这不,他的生日我忙的不亦乐乎,他啥事也没有,我真是劳碌的命操不完的心。

客人一走,喧闹的屋子便静了下来,我关上房门忙不迭的数着礼金,虽然我不识字没记账,但我脑子超好使,对数字一点都不模糊,谁谁各给多少钱我记得一清二楚,就如同我随人家多少份子钱一样也不会忘记。

钱刚数完,我那闻到钱腥味的儿子便凑了过来:

“妈,多少钱?”

“有四千多呢,包括你和你妹的一千块。”我得意地炫耀着今天的战利品,“要不是我老早就嚷嚷,谁会知道今天是你张叔生日?又哪来的这些钱?”

“就知道我妈是个明白人,不会干亏本的买卖。”儿子又开始嬉皮笑脸,一会帮我捶背一会帮我揉肩的献媚。

每当看到这副嘴脸我就不寒而栗,只要这模样出现在我面前,不是要钱就-——是要物,准没好事。

“儿啊,你也五十岁的人了,该懂事了,你看你闺女都这么大了,倘若她结婚的话,你一点陪嫁也没有,这钱不得跟她攒着呀。”孙女在一岁时她父母便离了婚并各自再婚再生,从此这丫头便一直跟在我和老张身边,直到中专毕业。这期间她父母没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都是我和老张担着,就像养亲闺女一样。就我儿子媳妇这德行,他们不可能会为我孙女筹备嫁妆,所以我想给孙女准备点钱,这样日后她在婆家也好有点话语权。这点,老张也是认可的,从情感上出发,老张待我孙女已超出爷孙情,确实比待他亲闺女还亲,他也愿意为孙女存点钱,哪曾想,我这混账儿子,居然连闺女的钱也惦记。

“我的亲妈呀,刚夸你是个明白人,怎么就糊涂了呢?”儿子有他的理解。“你就算要存钱,也得存我名下呀,你听我说呀……”儿子瞄了瞄门外,确信老张听不到,然后继续说:

“你名下有存折,若你们日后生病什么的,你是用这个存折的钱还是开口找他儿子要钱?”儿子盯着我的眼睛,恨不得把这个理论直接灌进我的大脑里。

……

咦?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儿子的一番话说得我哑口无言,茅塞顿开。是呀,他儿子一直大包大揽的说要管我们二老善终,那我们所有的开支他都会负责的呀,我即便是有钱也不能存在我的名下,我就应该一直穷困潦倒下去,最好还有点小病小灾的拖着,这样才可以有理由另外找他儿子要钱。

“这钱也不能给你,你吃喝嫖赌不养家,还不如给你闺女存着。”我儿子玩大牌喝名酒,土鳖的命土豪的病,用钱如流水一样没节制,这点钱也许只可以让他过上二天半,我还是想给我孙女存着,她从小没妈疼,我是唯一疼她的人。

看我没答应,儿子改变了策略,连忙喊来他老婆——比我儿子小二十岁的我儿媳妇。我儿媳妇一身名牌,十指不沾阳水,比我孙女还前卫。也不知她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成了我儿子第三任老婆,还给我生了个大胖孙子。这儿媳妇,就是专门用来降我的,她年纪太轻,随时都有抛弃我儿子的可能。我儿子的前二任就是例子,她们一人给我留下一个孩子然后就成为别人的儿媳妇了。我有种预感,这妞也不一定能陪我儿子到善终,且不说经济条件,就二人的年龄差距,有她孤独寂寞的时候。我只是希望这天能晚一点到来,等他们的孩子稍大些再散伙,要不然这第三个孙子又该丢给我和老张了。小儿媳妇仗着年纪轻,对我也是答不理的,我更是不敢得罪她,怕成为他们夫妻的导火索。每次她来了我都是小心翼翼地侍候着,只为她能多当一天我儿媳妇。

“老婆,妈说我吃喝嫖赌不养家,真是冤死我了,你给妈说说,我是不是这样的人?”儿子拿他老婆当说客。

“妈,自从我嫁给你儿子以后,他就改邪归正了,听话的很,要不然我和你孙子吃什么喝什么?”儿媳妇一张小嘴不是省油的灯,嘚吧嘚的似机关枪,不给我喘气的机会。“他也不是找你要钱,是借钱,只因暑假要给你孙子报兴趣班,手头没有现金,就挪用一下。他今年接了个工程,可以赚二百多万,等赚了钱就还你,还带你和我张叔去旅游。”儿媳妇说话不紧不慢却句句似剑扎得我竟无反驳之力,软硬兼施,还把孩子拿出来说事,说是为我孙子借钱,就看

我这个奶奶怎么当了。

看来他们夫妻早就在家里排练过了。

唉,我也见怪不怪,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他们总是重复同样的剧情,总是说每个工程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往回赚,可就稀罕我这几百几千块钱。也许他们真的赚了点钱,不然为何这么风光,至少表面上是。可是,跟我有关系吗?他们夫唱妇随,找我借了无数次钱,就一回也没还过。偶尔跟他张叔给点碎银子,又哪次不是找个借口又“借”了去?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儿媳妇出面了,我若说“不”就是挑事了。我为人母,不就是希望儿女幸福吗?这钱就摆在他俩面前,我若执意要给孙女留着而不给孙子报兴趣班,这不是明摆着和儿媳妇杠上了吗?

“你们怎么和张叔去说?又是‘借’?”我虽不情愿,却也别无选择。

“当然是借啦!”儿子斩钉截铁,“这次真的是借,等有钱了我连以前借的一起还。”看着儿子信誓旦旦的样子,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一张说谎的脸。

儿子如愿以偿,迫不及待的找老张去了,我尾随其后,我不放心,我怕老张一口回绝,惹恼儿子,他爷俩可千万不能干起来。尽管我在老张面前可以蛮横无理,但我们毕竟是夫妻,他儿子即使知道了也不便说什么。但若是老张受了我儿子的委屈被他儿子知道了,他儿子一定不会原谅我,生活费必定会大打折扣。老张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有钱的儿子,这财神爷,不能得罪。

儿子一贯他惯用的伎俩,先是男人式的海阔天空,和老张漫无目的的聊,什么美国霸权,国际贸易的我也听不懂。再慢慢的转移话题绕到工作生活上面来,拿老张当忘年交,和他推心置腹,说等到年底工程就可以交付使用资金就能回笼就可以孝敬二老双亲了。最后话锋一转,提到了借钱的事。

“今天你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就不提借钱的事了吧,再说年初你妈不是给你贰仟块了吗?”果然,老张早就看出端倪,并直言拒绝。

这死老头,居然记着这笔账,太气人了。

“你个死老头,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看到老张不爽快,我知道必须该我出马了,必要时,就只能再次上演苦情戏了,谁叫他不识时务呢。

我扯开我的大嗓门就开始嚷:“那个贰千块是我的钱,是给孙子的压岁钱,我辛辛苦苦的在你家做人,难道连贰仟块都不值吗?”我越说越气愤,一气愤就眼泪哗哗,眼泪一哗哗就浑身发抖似癫痫,浑身一发抖老张就诚惶诚恐,只要老张一诚惶诚恐我就会如愿以偿,只要我如愿以偿了我就会恢复正常。

为了加大效力,速战速决,我拿起身边的茶杯朝着儿子就扔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杯子在儿子脚边四分五裂,伴随着我的连哭带骂,声音飘出门外:

“就因为有你这个废物儿子,你张叔才敢欺负我,我掏心掏肺的侍候他们几十年,他们还是拿我们当外人,不就是瞧不起我们娘俩吗?不就是欺负我们穷吗?”我揪了一把鼻涕甩出老远,在裤腿上擦了一把,继续嚎叫:“我的命好苦哟,前夫拿我不当人,下堂找个男人也一样不把我当人,养个儿子也没人家有出息,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免得我儿子跟着我受气……”

这时隔壁王姐跟着声音赶了过来,她是来劝我的,劝我想开一点,别急坏了身子划不来,等会还有李姐,赵婶,她们都会来,这些老闺蜜,在关键时候总是能让我的情绪达到理想的高潮……

看得出来,老张是真生气了,脸憋得通红,今天毕竟是他的生日,上午还

鸾和凤鸣,下午就捶胸顿足,落差太大了。可我也没办法,虽然心疼老张,但更心疼儿子,只有这样,老张才会将钱给我儿子,才会在他儿子面前守口如瓶。

“给吧,给吧,就张义(他儿子)每年给点生活费,直接给你们娘俩得了。”老张忍无可忍,又毫无办法,甩下这句话青着个脸逃也似的出了门。其实,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家里的钱不是一直就我支配着吗?这钱不给我儿子也会给我孙女留着,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吗?

真是的——

儿子拿了钱,屁颠屁颠讨好他的老婆去了,留下我收拾着我自己制造的战场,收起眼泪,打扫着杯子碎片,然后,烧好热水,静静的等老张回来,我要跟他倒水,跟他端茶,跟他献殷勤,跟他道歉,得请他体谅我的苦衷,原谅我的不得已。

老伴老伴,老了是个伴,我要和老张相依相伴,我还要陪他过八十岁生日,九十岁生日。我虽然心里有儿子,但也就仅仅局限于跟他给点钱,顺便帮他带大了俩孩子,但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在照顾着他张家的家小,维持着他张家的秩序,如此想来,我心里就舒畅多了。

只是,老张到哪里去了呢?他不会又离家出走了吧,我有点担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dppkqf.html

生日那天发生的事的评论 (共 5 条)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