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深野菜不了情

2019-05-21 18:19 作者:文章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月悄然地走过。山野绿风,尽情涤荡着人们的灵魂。一场,野菜悄悄地拱出了地面,大自然馈赠馨香的气息,弥漫着春天。使我嗅到了草木渐盛的呼吸,泥土膨松的味道,我蜇伏多年的童心,不安份地膨胀起来,领着外孙子去挖野菜。

挖野菜,从我的童年少年青年至老年,都蕴藏和体会到其中乐趣,人性的浪漫与亲情的情趣,都融合在这种活动之中。青睐的土地,刚松软可的小精灵,急不可待地泛青抢春了。小根菜是生命力力极强的野菜,年年挖不尽,春风吹又生。小根菜冒着料峭的春寒,在大地里钻出了一缕缕绿叶,报道着春天的信息。一丛丛细如发丝,发现一根就会在周围发现一片,林地里,道路旁,地畦间都有小根菜的身影。当人们毫不在意的时候,它渐渐长大了。

小根菜,学名为薤白。属于百合科,别名:大脑瓜儿 、野蒜。 多年生草本植物。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说:“薤气如葱,根(鳞茎)如小蒜,叶如韭,唯韭叶中实而扁,有剑形,薤叶中空,似细葱而有棱”。还可供药,是难得治疗胸闷胸痛、气管炎、冠心病、痢疾等病症的一种中草药。

五六十年代的城市和乡村生活是清苦的。在春之交,家家除白菜、萝卜、土豆外,能吃上几顿大豆腐就不错了。大地上的小根菜、苣荬菜和婆婆丁,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了,在这时代的孩子都吃过野菜。

童年,第一次挖野菜是最值得回忆的,是最有滋味的。记得我刚上学的时候,比我外孙还小。母亲假日休息,对我说要去挖野菜,我欢呼雀跃。母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水果刀,拿着布兜子驮着我来到郊外,记忆中小根菜是最多的,在春天温煦阳光下,看到一群提着小筐,拿着小铲挖菜的小女孩们向我走来,我很快地和她们融入一块,像小般地跟着她们,叽叽喳喳四处欢跳。她们在广袤的田野里寻找着希望,一边挖一边唱:“小根菜,大脑瓜,有人吃,没人挖。”在她们的帮助下,我识别了小根蒜,专注地帮助妈妈寻找大颗的野菜。小半天的时间,收获大半兜。当母亲招呼我回家,我很不情愿走开,她们眼盯盯地望着我,打招呼离去。

而今,我又和我小外孙挖野菜,更有一番亲情和风趣。小外孙第一次与我挖野菜,看到地里的植物都倍感新鲜,不停地问是什么野菜?我举例告诉他识别各种野菜的种类和方法,他非常认真,挖得很挑剔,挑茎肥叶粗单棵的挖。每挖到大的,像挖到了宝藏一样,得意洋洋在我面前显摆“姥爷,看我挖的个多大,像个大玻璃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挖苣荬菜,比小根菜多,而更好吃。刚出土的苣荬菜,有一对或两对的小叶,鲜灵柔嫩,绿中带点紫色。婆婆丁是同草生长的野菜,它的锯形叶子向四外弯曲,放着悠悠的清香,其味淡苦微甘。

挖野菜的神奇,诱惑着外孙的魂儿。给小外孙增添了种种童趣。挖野菜,捉昆虫、听鸟唱。婆婆丁黄色花蕾,点缀绿草之间,蜂飞蝶舞,清香扑鼻。野菜亲近着泥土朴素的情怀,挖不尽,吃不绝,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生命力量。

过去野菜是人们家常菜,现在已是餐桌上的贵客了,身价倍涨。在讲求绿色食品的今天,一切与野生有关的,都在空前的最热。人们喜欢吃野菜,不但考虑营养价值,更重要的是“绿色”吃个新鲜。在心火旺盛的春季,也是调理身体的最佳菜品。

挖野菜,既有踏春的欢愉,野游的趣味;又为餐桌上调换了美味。当读周作人《故乡的野菜》散文时,更引起了我的共鸣。老人善于摭拾小事,涉笔成趣。散发着浓浓的野味,洋溢着清新的乡土气息,负载着沉甸甸的乡情。人到了一定年龄需要回归到最初的本原,就像世间的万物一样,生于天地间,死于天地间,最终命归尘土。

每当有应酬要出去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点菜,饭店的菜品外形虽然精美,但比不上自家一碗大碴粥和一碟蘸酱的野菜,那种感觉好。吃野菜,不用心灵去品味感悟,都会味同嚼蜡。只有用心去体味才能感受到它的美味。生活好了,再不用靠野菜去充饥,但是,永远不能忘记野菜充饥的岁月,吃野菜长大的一代人,有野菜的品格,不娇气,能吃苦,有极强的适应能力。

当你品尝小根菜的微辣,苣荬菜的淡苦,婆婆丁的清香,会回忆起那往昔的岁月,吃上一顿野菜,不仅换口味,更重要的是追忆逝去的岁月,回味那难忘的生活,在咀嚼中回味着淡淡清香,找回童年美妙的感觉。吃野菜的味道,饱含着母与子,爷与孙的亲情,更多的是天伦之乐与幸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chpkqf.html

春深野菜不了情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