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香香的小麦粑

2019-06-29 19:49 作者:老夫子(熊自洲)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天过早,一碗稀饭、两个老面馍,外加一碟酸豆角。吃过之后,未能品尝出当年老面馍那特有的香味,不由我想起了儿时在乡下吃的小麦粑。

小麦粑也叫小麦馍、小麦包子。它是用新收的小麦磨成面后做成的,类似于现在的老面馒头,但比馒头好吃,特香。

小麦属旱地作物,天播种,天抽穗,天成熟,一般在端午节前就收割完成。老家田多地少,主要种植水稻,麦子种得少。尽管如此,生产队还是在旱地里安排种一些小麦,收获后再分给农户,磨成面粉或加工成面条。

每当新麦上市后,家家户户都要做小麦粑过节。那时端午节,老家除吃粽子外,还有吃新小麦粑的传统习俗。记忆中,头天晚上,母亲将老面(小曲与面粉酿制而成)和好,放入钵中发酵,昱日早上,见钵中产生气泡时,再倒进大盆中,加入大量面粉和相应的水,讲究的人家还加上糖精,反复搓揉,等面粉发胀后,像做包子一样(不包馅),分成坨,做成拳头般大小的粑粑,放在桌子上,盖上棉布,再发一发。这时,母亲把事先准备好的茅草铺在大铁锅里的扒蒸上,加上水,再将发好的小麦粑放在茅草上,盖上锅盖,最后用大火蒸十来分钟,一锅香喷喷的小麦粑就蒸熱了,揭开锅盖,一股麦香味从锅里喷涌而去,溢满了厨房。盛夏,母亲摘一些菝葜叶回家,同样洗净,将小麦粑放在“粑叶”上,蒸出来的小麦粑清香扑鼻。有时,母亲不用茅草和“粑叶”,直接将小麦粑贴在锅边,在锅里熬上一锅南瓜汤,汤熬好,小麦粑也熟了,而且面黄壳脆,像现在的鞋底粑,一家人围坐在桌子旁,一边吃小麦粑,一边喝南瓜汤,其乐融融,那种幸福的滋味令人回味无穷。那时,我们乡下人好客,平时谁家蒸了小麦粑,就会送几个给邻居尝尝,同时,相互交流,看谁家的小麦粑做得大做得白,谁家的小麦粑好吃,香甜、松软,有劲道。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特别是困难时期,村里很少有人吃小麦粑,大多吃小麦疙瘩或手擀面,每年粮食青黄不接时,乡亲们就把尚末成熟的大麦苞弄回家,去掉穗须,在锅里熬成粥充饥,大麦苞吃完了,再吃小麦的苞,麦子成熟后只落得一个个“光杆司令”。真正吃上白生生的小麦粑,那还是分田到户后,端午节,人们吃了粽子,再吃小麦粑、鸡蛋鸭蛋、芝麻绿豆糕。那时是芒种,农活特别忙,父亲吃了小麦粑后,赶紧牵着牛,扛着犁,到旱地去种芝麻、绿豆等农作物,小孩们胸前则挂着用红网兜,里面装一个熟鸡蛋或鸭蛋,在村湾到处显摆,有时舍不得吃或忘了,到了晚上鸡蛋就馊了。

小麦粑除自己食用外,还可作送礼之物,用来送礼的粑,通常都是上门的女婿挑给丈母娘家,或者是亲戚做寿、上粱等喜庆,因此,这些粑制作要方圆规整,代表喜庆吉祥,团团圆圆,也寓意着五谷丰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多年没吃小麦粑了,我好怀念儿时母亲做的小麦粑,那味道长留心底,挥之不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aspkqf.html

香香的小麦粑的评论 (共 5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时空线索
  • 心静如水
  • 王东强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美文。语言朴实,贴近生活。使人想起那个时期的生活。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