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留一张好的背影

2019-05-05 11:01 作者:张永柱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留一张好的背影

“五四”这天,我做了点菜去看叔父。

叔父今年九十有二,已经十分虚弱了,干枯的身躯没有一块像样的皮肉,很容易使人联想起形销骨立、风中残烛这类成语,实在与一个革命理想主义者的形象相去甚远。几年前他就经常向我讲,人这一生,首先是要留一个好的名声,走的时候留一张好的背影。

总结叔父一生,就一个字可以概括——“苦”!爷爷是武汉拉黄包车的,性烈。十一个子女中就成活一根独苗。49年叔父革大毕业,赴利川山区工作,56年29岁时就做了副县长、县委委员。他说那时真正是以身许国,不计得失,也不搞特殊。他配有公勤员,打洗脸水洗脚水,他说我俩一样大的年纪,你这样服侍我,我怎么好意思?执意不要公勤员干这些事。县里领导吃小灶,每天有一只鸡,他觉得有搞特殊化之嫌,吃了一个月就退了出来。而且从五十年代到至今,他是唯一一个没戴过手表的县长。他的衣服裤子,补巴叠补巴,家父常常叫我们要以他为艰苦朴素的榜样。

叔父又是出了名的子。爷爷短了开销,就往县衙找他,拿起拐棍开打:“老子拉黄包车把你养大了,你现在当了县长,就不给老子把钱啊!”叔父一边说您就是要钱嘛,你莫打我呀,一边乖乖掏几个分子出来。后来爷爷过世,叔父哭了三天!

按人品、才干和声望,叔父应该被重用。但正因为太另类,反而在官场不入流,往后,再到那场浩劫,人际关系已经发生变化,政治生态中那些怪胎,似乎有一种嗜血的天性,只要闻到人血就会兴奋起来。三国有个叫李康的魏人,写过《运命论》,旨在探讨士人之间的关系,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不想这话竟成了国人自古嫉妒成性的证据。叔父全家下放,落难多年,复出后日子亦不如人愿。我记忆最惨痛的就是利红弟患了心脏病,那时只有到北京或者上海才能手术,但被一个极左的副书记卡着,白白送了一条年幼的生命。再后来利川选县长,叔父得票最多,上面又赶忙把他调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些过往云烟,实在不想再去纠缠。只是他并没有被摧垮,也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离休后他反思自己一生的修修行和为人,几十年没拿过一分黑钱,算得上清廉之士;一直没脱离过群众,始终牢记党人宗旨,算得上不忘初心,不改初衷。与人交往,叔父豁达大度又熟思审处,他很喜欢探讨一些问题,也总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谈及自由、民-主等话题,他听完人家的见解,不紧不慢从身边小事说起,说比如你在晚敲敲打打,放声高歌,这无疑是你的自由,但引得邻居寝不安席,这样的自由是不是应该思考,规避?人有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自然属性要遵循自然规律,社会属性也就必须遵守社会之规。

“单屋独立龙潭岭,草庐之内出贤人”。叔父艰勤少慧,这是他十二岁时在汉口利济北路老屋写的一副对联,几十年后老屋邻居都还记得。叔父一生酷学习,坚持每天收视新闻,关注国是,除了坚持写日记,还写思考笔记,现在已经写了厚厚七十四本。这可能就是他生命的最佳存在。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鲐背迟暮老者,居然开始学写新诗,又还那样激情,那样新锐!今年3月他打电话要我去,我因腰疼,这次去看他,才知道又恰恰是写给我的——

一,

雷催醒眠的诗仙

苏马荡的花香传递情感

老水杉发出邀请

喷泉般的诗文一篇又一篇

诗如画风景尽显

诗如幻变万千

诗如歌动人心弦

诗如风春意盎然

这就是敬仰的诗仙

——拾荒者于恩施

二,致永柱:

九十多岁学写诗

厚颜大胆提笔试

为啥不怕敢如此

因为有你好老师

——拾荒者

当然,叔父不是诗人。但他本身就是一首诗,一首我们政治生活中,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悲情奋斗诗,老凤雏声,自成崔嵬!

(张永柱2019,5,4于湖北外河园书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yypkqf.html

留一张好的背影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