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诗文学:意态与杀伐

2020-10-27 08:18 作者:河马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学:意态与杀伐

刘子乐 著

废名+是我提出的阅读概念。

并且假设废名不废之于当下。

——创作手记

诗文学是废名的提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想关键是接着讲,

把废名+落实到

创作性批评中。

——题记

目录

意态之斧

拟作:杀像

拟作:人类的残忍

拟作:思想是一个美人

拟作:上帝创世

拟作:最后我想已经不远

拟作:思慕

拟作:奴隶

拟作:我能了解

拟作:这个怎么这么轻

拟作:因了我的空华

拟作:我善想

拟作:上帝指点我

拟作:神经异样,所以发狂

拟作:花盆

旅馆

拟作:我需要一个好女人

拟作:有怎样的光

拟作:为仍然的一切

拟作:混入天空所有的蓝

拟作:把手搞得乱蓬蓬的

拟作:只有白能说明

拟作:死亡大师

拟作:回声

拟作:青铜的手臂伸出

拟作:最难受的是无能为力

空白之于诗学博弈

沉默乃象乃时间

火•火•火

鲁拜拟作

人类需要记录混沌方式吗

诗歌的杀伐——代跋

1.意态之斧

倘若思想是美人

可能江山都要莞尔

废名+也是一种混沌

用意态之斧取代盘古

那位来自德国的死亡大师

未必是玛格丽特,废名不废

寂寞做杀伐,是文艺复兴吗

2020

2.拟作:杀像

 

我把我的心一行行写成字

再把字一个个化成灰

犹如日,犹如月

犹如午阴

如今我是一个盲人

忽然起杀像之意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3.拟作:人类的残忍

人类的残忍。盲人也是灯

饥饿的眼睛—也是灯也是灯

灯火不相识,痛苦是不相关的

你是未生的婴儿,你就做一盏灯

喜悦是美。诗人的心中宇宙的愚蠢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4.拟作:思想是一个美人

 

今夜的足迹是野兽么

我走在街上

心里惊讶着一个人类的记录

我将分明的走进两个世界

我一句话也没说

浅草默以太阳之曰夜

看他怎么好意思

点一点胭脂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5.拟作:上帝创世

上帝创世,

余将死而忠于人生

鸡鸣狗吠是理想的世界了

但是,你要自杀吗

须得自己去造一把刀。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6.拟作:最后我想已经不远

 

最后我想已经不远,

我骑着将军之战马误入桃花源

但是他们的声音嘈杂

“凡事不要凭着理想”

“你操的是那一种语言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7.拟作:思慕夜

山在夜里才自默其高

“你未免太瘦了”

于是泰山思慕夜

亚当惊见人的影子

“这还不是人类,

是你自己的影子。”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8.拟作:奴隶

我把我自己锁了起来

我要飞出去我已经是一个奴隶

我的笑容也被风吹去了

背转身来叹道:“努力!”

再也没听见别的声音

夜贩的叫卖声

疏而不失

我看见人生在哭。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9.拟作:我能了解

是家

是日

是月

是灯

是炉火

夜的声音

惊动一枝万年笔

街上的寂静古人的诗句

萧萧马鸣(是说远天的星么)

我能了解你话里的意义

真理是人类的同情心

真理不是飞

不是炸弹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0.拟作:这个梦怎么这么轻

相思的日子圆一个虚幻

月儿就在那里寂寞了

你的花园好不神秘

所以我说添了一点景致

我喜欢这个梦怎么这么轻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1.拟作:因了我的空华

因了我的空华

自挂思维树

爱神顽皮

时如风至

马虽无罪亦杀人

草言,

“我们都是一个生命

可怜我身上还背着了一个爱情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2.拟作:我善想

我善想大海

善想岩石上的立鹰

我想我走过的山林我应该不怕

微笑以拈花,

我还善想如来世尊

菩提树影

一生一副好精神

微笑于彼无知之生命

堕泪于是我之尸身。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3.拟作:上帝指点我

又是一番意中的糟粕

回到人间来看是一盏鬼火

我信托我的礼物他不是空的

上帝为什么指手

我想这大概是指点我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4.拟作:神经异样,所以发狂

我自夸我为诗人

沉默又就是我的声音

因为神经异样,所以就发狂

人看我,我看人

我是一个贪看颜色的人

池塘生草,我不知那里将是我的墓?

他仿佛想将一钵花端进去

我把我自己当一块石头丢了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5.拟作:花盆

死神因我的瞑目端去我的花盆

我不愿我的花带我以甘露

仿佛风吹凶吉

我又应该听人间的消息

人生其如墓何

(《废名诗集》,陈建军编订)

16.旅馆

旅馆在途中就像那鸟笼升降

适时的出现天空怎么制造终点

昏迷的地面,词用白天点燃香烟

那手势不可挡,疲倦书写阴暗意象

2020

17.拟作:我需要一个好女人

我所认识的全是避孕药、怪胎、酒鬼

妓女、前妓女、女疯子

当一个离开

另一个到来

我看到那么多男人和安静干净

身穿粗布衣裳的

少女们在一起

永远不要把一个妓女带在身边,”

我告诫我的几个朋友,“我会与之坠入情网”

“你无法忍受一个好女人,布考斯基”

我需要一个好女人。我需要一个好女人

莫扎特,我太需要一个好女人了,那样的话

我能够在空气中品尝到她的味道

我知道她的存在

但是她在这个地球上的何处

会像妓女们一直在找我吗?

(布考斯基《安静干净的布衣少女……》,伊沙、老G译)

18.拟作:有怎样的光

这是国家

无人访问

痛苦长眠在它里面

要来的

已经来到此处

在此之前

有怎样的光

四射,像一张网

(斯特兰德《别处》,伊沙、老G译)

 

19.拟作:为仍然爱的一切

为仍然爱的一切的敌人

写作仅仅为了激发你们

不受诸种锁链的约束

绳索

海底电缆

蜘蛛—大祭司

哦感官我亲爱的感官

回忆

欲望

悔恨

全部的恋人们

(阿波利奈尔《诸种锁链》,潘博译)

 

20.拟作:混入天空所有的蓝

因为一旦扣好纽扣混入天空所有的蓝

我不想工作我想吸烟

可我们留有遗憾

并且现在

既不是星期日也不是星期中的某一天

(阿波利奈尔《玫瑰世界》,潘博译)

21.拟作:把手搞得乱蓬蓬的

我梦见它

我梦见我的头发

手是梳理过的

然后我梦见

我的头发把手搞得乱蓬蓬的

(纳什《我的梦》,伊沙、老G译)

22.拟作:只有白雪能说明

随着声音往上飘

钟儿往下摇

只有白雪能开始说明

愿望加上精神,如果加上就是

(肯明斯《任何人住在一个多美的小城》,赵毅衡译)

23.拟作:死亡大师

黎明的黑牛奶夜里喝我们

我们喝,喝我们

一个男人呆在屋子里玩他的毒蛇,写信

他写到:黑暗正在降临德意志,你的金发的玛格丽特

他吹口哨他的犹太人便站成一排用铲子在地面上挖墓

他大声叫道:把地球戳得更深些吧,你还有很多活儿

黎明的黑牛奶夜里喝我们

一个男人呆在屋子里你的金发的玛格丽特

你的灰发的舒拉密丝他玩他的毒蛇

他大声叫到:把死亡演奏得更甜美些吧,

死神是一位来自德意志的大师

金发的玛格丽特

灰发的舒拉密丝

(策兰《死亡赋格曲》,伊沙、老G译)

24.拟作:回声

生命美如花死如秋叶

你还在乎拥有过什么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与心底

相信我是

生如夏花之灿烂

不枯、不败、火热、妖冶、放肆

总有一些记忆遍布大地

我相信我将

死如秋叶之静美

即使枯萎也保留着傲骨和清风的肌肤

隐匿于世

(泰戈尔《生如夏花》,伊沙、老G译)

25.拟作:青铜的手臂伸出

青铜的手臂伸出。建国元勋,层层上色

有谁建立过一个免于鼠害的国家?

题铭。在火鸡的国土,在火鸡的天气

英雄骑在马上,马上爬满老鼠。

(史蒂文斯《恐怖的鼠之舞》,赵毅衡译)

26.拟作:最难受的是无能为力

他再也用不着天空

来缩短这等死的一周

只剩下几天的饥饿和疼痛

翅膀骨头从凝着血块的肩上撕开了

拖曳着,像失败的旗帜

但这头巨大的红尾鹰

我们只喂了六周

他想起昔日的自由

最难受的是

无能为力

(杰弗斯《受伤的鹰》,赵毅衡译)

27.空白之于诗学博弈

一粒鸟鸣,千万孤独

这雪意,唐代那个柳宗元

钓上来的(意态温暖为时已晚)

你可以还原人类某些境遇,被怀疑

不被信任,不被抬举,不高居于庙堂之上

空白之于诗学博弈,制造诗歌江湖混沌的瞬间

2020

28.沉默乃象乃时间

不管三七二十一,

突围就是胜利。

——题记

它不在

现场

就像死亡

让不朽垂范

仿佛出于倒装

屈折也是一种表现

象:对意态而言

写诗并不困难

诗意的空间

苍苍者

沉默乃象

乃时间

而象之为言

将进入散文视线

让不朽垂范吧

从阅读抵达

没有死亡

的杀伐

沉默呼唤出发了吗

另一种开天辟地的方法

2020

29.火•火•火

你点

你的

蚂蚁

上树

他点

他的

湿炒

牛河

我想

点赞

猛火

黑锅

指腹

为歌

2020

30.鲁拜拟作

无人能知明天会是什么下场,

何必空自忧愁,天道无常?

青春像一只欢乐的鸟儿,

不像手中之蜡,任凭方圆。

来日未卜,往事如烟,

可惜啊,青春的篇章已然翻遍。

当我未饮下生活这杯苦酒,

烧罐的、买罐的、卖罐的现在何方?

这名为世界之地是一间破旧的旅舍,

在我这痛苦的心中种下了太多的忧郁

多么令人遗憾,生命在不断殇逝,

我们原本是人体内精液一滴。

除了红酒大地之上还有何物?

这里是天堂,诗酒联欢。

但面对死亡之结我仍感茫然,

那是先人的骨殖,你会把手脚轻放。

醇酒如同宝石,石矿如同酒瓶,

如若有人说酒不可饮,我可不信。

向高山敬酒,高山也会翩翩起舞,

元始,终极,琥珀式的脸泛起红晕。

见不到光,我们满足于火,

不寻欢作乐还等到什么时候?

你生命介于两个虚无之间,

无论如何,它都点点滴滴消磨。

何必长日苦坐,终生冥想?

酒不沾唇,生命就陷入危险。

我们喝葡萄的血,你喝的可是人血,

领取定数吧,趁你尚未被赶出人寰。

我已解决了宇宙中一切疑难,

但谁也不曾洞悉个中奥秘。

什么是编织生命的经线和纬线?

低头不语,垂头丧气,困惑茫然。

(海亚姆《鲁拜集》,张鸿年译)

31.人类需要记录混沌方式吗

像鸟叽叽喳喳,沉默需要思考吗

鸟的原唱计划只有妈妈好吗

人类需要记录混沌方式吗

阿富汗,不仅仅诞生塔利班

及其武装,及其悍然

印度,不仅仅诞生恒河

弄脏河水的永远是人

手纸忧郁不是毛病

世尊在尼泊尔不仅仅

留下菩提树,婆娑世界

天空承受信仰的种子

中国,不仅仅高举

智能的旗帜,雅江的神秘

也一样弯弯曲曲,绕道出于好奇

敬畏生命,鹰也同意,天葬之礼仪

把干净的灵魂牵引,更抽象的更感性

人呵,听不见内心的声音,却飞来飞去

除了鸟夹道欢迎,鼓掌加上智能生命?

2020

32.诗歌的杀伐——代跋

美国的史蒂文斯,布考斯基。

法国的巴塔耶,雅贝斯。

德国的尼采,荷尔德林。

西班牙的洛尔迦,马查多。

波斯的海亚姆。等等等等。

他们不一定都是大诗人,

他们给我吸收并转换

成为我的拟作。介入

或助力诗歌血缘流动。

哦,亚当子孙皆兄弟,

星空之下皆诗人乎?

是啊!阅读的欲望,

也属私有化交往。

我可能更喜欢废名。

理由很简单:他操

的是我们的母语呵。

不必借助翻译,直接

进入诗学创建。并且

他那随时间而来的

孤明先发,抵达

诗文学提法,不

存在沉默与对话

的尴尬。读者

如我,尝试

一种方法:

诗歌的

杀伐。

诗可杀?

诗不可辱啊!

202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xvbkqf.html

诗文学:意态与杀伐的评论 (共 4 条)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