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穿行在大山深处

2019-07-12 17:26 作者:月巢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分过后,田野里的油菜花犹未开毕,山岗上杜鹃花又竞相烂漫。晴好的周末,我们再也按捺不住,扯起了条幅,一行十几人组织了四台车,直奔万春山而去。

上次来万春山,是和上饶作家采风团来的,当时是从五雷卫生院旁上山,但那次因天色渐晚未能登顶,且听人说从这里无法抵达山顶,只能遥望万春山寨,殊为憾事。所以这次,计划从绿源附近上山。没想到打听了很久,当地人也指不出一条正确的上山道路,最终还是回到五雷卫生院。车子停在大院里,一行人轻装上阵,向万春山迤逦进发。

农历二月的万春山,与上次秋天来时景色不同。山径旁,嫩嫩的蕨菜一路招摇。蕨菜为蕨类植物蕨还处于卷曲未展时的嫩叶,被称为“山菜之王”,炒菜清香味浓,而且富含氨基酸、多种维生素、微量元素等,是不可多得的野菜美味,馋坏了热衷美食的主妇们。而路边时不时探出的一两簇猩红的杜鹃花,更是引得同行美女们激动不已。山行蜿蜒,越往前行,杜鹃花开得越热烈,女同胞们折花、拍照,忙得不亦乐乎。几位美女还用浅黄色的野花和杜鹃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漂亮得像花仙子。

转过两座山峦之后,前面林子渐密,透过低矮的灌木,万春山的风景渐渐展露在我们面前。万春山海拔282.8米,面积6.5平方公里,为余干县东部之屏障,因山高林密,万年常春,故名叫万春山。明代山上有王姓寨主结帮扎寨以抗拒官府,又称万春寨。山上两大主峰南寨、北寨相距500百余米,遥相对峙。明代太守叶盛谓有万春山八景,“樵北寨、官塘精舍、牧东培、回跋腴畴、水绕螺墩、云横马迹、白石清泉、黄原古木”。而在现代,这里的连绵山峦曾是余干苏维埃革命先烈在血雨腥风之中同国民党反动派打游击、创立革命根据地的中心。站山岗上,看远处山峦起伏,点缀在层峦叠嶂之中的杜鹃花丛如同给美丽的山岗穿上了一件色彩斑斓的花衣;山坳之间,如镜的湖面,田野,散布在村子里整齐的楼房,在二月的春风中,是那样的有一种别致的美。

“走过了一山又一山,小路走不完……”“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呀头!”在大山的怀抱中,大家都放下了往日的矜持,扯开喉咙,纵声放歌。活泼的江雪美女还拿起扬声器,为大家现场演唱助兴。深山人迹稀,杜鹃花也越开越盛,让我想起“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空啼”的美好诗句。可是,在密密丛丛的灌木之间,竟然有人布下长长的铁丝,破坏了人与自然的和谐。那应该是山里的猎人用来猎捕野味的,据载山中有野猪、野兔、狼、獐等多种野生动物出没。好在铁丝白天没有通电,但我们仍然心存畏惧。

可是山径小路越往前走,越是艰难。草丛越来越密,芭茅越来越多。我作为组织者,手拿话筒,在队伍中间,不断提醒大家跟紧步伐,注意小心。前面手拿棍子探路的人说,前面曾不止一次在密密的草丛中发现蛇的踪迹,让我心中捏了一把汗。最险的地方,还要躬身从一处处芭茅洞里钻行,这让穿丝袜短裙的美女们叫苦不迭。一行人谁也没有来过,不知前面还有多少这样的山路。好在这样的地方并不太多,经过近2个小时的行军,我们终于看到万春山的北寨已经离我们不远,但前面的坡度更陡。这时回过头来看我们的队伍,女士们头上粘上了草茎,丝袜挂破了,有的手上还被芭茅割伤,男士们也淌下了汗水,衣衫不整。在一块平地歇息合影之后,文联彭兄给大家打气:“来一趟不容易,大家一鼓作气,再努力一把,一起登上山顶吧!”“无限风光在险峰!冲呀!”大家振作起来,很快就登上了万春寨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里是一片约100平方米的平地,有茂林修竹,清风徐来,令人心旷神怡。小吴帅哥用脚踢起一颗春笋,坐在地上津津有味地啃起来,不一会儿就咧起嘴连声说苦,让大家捧腹大笑。几个人顽皮地爬上竹子,似乎进行爬竿比赛,不过有的略显笨拙,像狗熊;锦灵老师则身轻如燕,引来众人喝彩。可的江雪,则把竹子当成了钢管,在竹子上表演“猴子探海”、“二郎探月”,更是博得掌声不断,几位摄影发烧友的相机纷纷咔嚓咔嚓响个不断。

下山之时,有人主张从原路返回,但来路披荆斩棘,有些让人生畏。有人主张从另一条路下山,我赞同了这个意见。但很快,我们就发现前面的山岗找不到下山的路,于是继续沿着山脊走,下一个山岗,同样也走不到下山路……就这样过了一山又一山,春山更在此山外。因为原本计划回到黄金埠吃中饭的,所以没有带什么食品饮料,我们又饥又渴,更不愿走回头路。其间,我们差点走散,好在我不断用扬声器向大家喊话,才得以勉强没有人掉队。同行有人埋怨,也有人保持乐观,说这样的一次踏青,也是人生难得的一次经历。等到我们连滚带爬地最终从山上撤下来时,竟然在群峦起伏的山里转了整整3个小时!大家个个精疲力竭,饥肠辘辘,腿软眼花。我戏称,来时我们是精兵强将,这时都成了残兵败将。

我们进了下面的村子,一问,这里竟然来到了杨埠杨梅源,离我们上山时的五雷卫生院,已有30里路。这时已是下午3点半,这样一支衣帽不整的“残兵败将”进村了,引起不少村民观望。大家在一户村民家咕咚咕咚喝起了自来水,还把又酸又涩的柚子打下来充饥,充满饥饿的眼睛,甚至贪婪地打量起了村民晒在地上的生姜……好在一户村民为我们做了一锅面汤、煮了一些鸡蛋。在村民的帮助下,我们也从30里外开回了4台车。填完肚子,我们还在当地村民老许的带领下,参观了附近的福安山庙。在庙前放眼望去,周边环境山清水秀,非常优美。老许热情地告诉我们,清代的著名书法家张俅就是山下村里人,我和彭兄都表示这里很有开发的价值,老许兴奋,期盼县里有关部门以后能将这里好好打造一下,开发点一个旅游景点,造福当地的百姓。

我们的车开动时,老许热情地向我们挥手致意。带着苏区人民的纯朴,怀揣着万春山的难忘记忆,我们的车队向着返回县城的路进发。虽然原本的计划除爬万春山之外,还要参观应天寺等几个点,但有所得失必有所得,今天的踏青虽然错过了一些风景,但却不想到体验了一次丛林探险,体会了当年苏维埃革命烈士转战万春山的游击生活,大家都无怨无悔

作于2015年4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wppkqf.html

穿行在大山深处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