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硬通货

2019-12-01 07:24 作者:刘文忠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刘文忠小说 硬通货

在火烧桥供销社,人们说起“硬通货”来津津乐道。姓甚名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五朝元老。

清朝光绪年间,走西口来河套。

来到荒无人烟的大沙漠,被土匪抢钱。一行十几个人都被洗劫一空,有一个同行的老人,穿一双半新的布鞋,也被土匪脱去。

只有这个硬通货,破要饭罐子底下藏了二块大洋,上面盖着几块酸臭的苦菜糊糊。

硬通货一看眼看土匪走近自己,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扑通一声跪下来,战战兢兢说道:

好汉爷爷饶命,你们打狐狸要的是皮,我的包袱里有一件棉衣,没有穿几天,你们就拿去吧,不要伤害我们性命。

土匪一看,再没有什么油水可以捞,把硬通货的一件棉衣拿过来一看,半新不旧,收在了战利品里。

一声口哨,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行人没有分文,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硬通货仗义,二块大洋成了大家盘缠,勉勉强强来到了河套。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救了急的乡亲们,把硬通货作为救命的观音菩萨,说好了一旦在河套发达了,十倍百倍报答。

也许是河套就是个养穷人的地方,没有几年都手头上宽裕了。

硬通货手里有了走西口同乡人还回来50块袁大头,自己倒腾小买卖也赚了50块袁大头。

100块袁大头做本钱,开了一间绸缎店。

硬通货有了自己的商铺,生意兴隆。

回了几次山西老家,看到了家乡成了解放区,老百姓在家乡安居乐业。特别是农村土改,有钱的人家,都被定成地主富农成分,低人一等,还要被贫下中农管制,日子不好过。

聪明的硬通货感觉到,河套迟早也会是共产党的天下!

有钱不见得是好事情,没有钱又什么也干不成。

只要有心计,变成现大洋,藏起来慢慢享用,衣食无忧。

顾客来买绸缎,大多数是有钱人,就是价格低一点,愿意要现大洋。流行的纸币,勉强收下,积攒多了,换成现大洋和金元宝。

傅作义宣布和平起义,绥远省政府响应。河套米仓县自然成了共产党的天下。

硬通货早就胸有成竹,米仓县政府一开始号召公私合营,硬通货带头响应,把所有商品折价入股供销社,所有手里的纸币作为股份交给了供销社。

硬通货在静人深的时候,把现大洋掩埋在最隐蔽的地方。

硬通货成了公私合营积极分子,做了米仓县供销社副主任。

米仓县政府根据公私合营政策,保护资本家,硬通货确确实实风光了一阵子。

硬通货虽然受不了供销社的规章制度,咬咬牙坚持下来了。

还不到60岁,借口有病,办理了病退。

合作社和人民公社,有人检举硬通货有现大洋,证据不足,公社干部组织社员深挖了几次也无功而返。

文化大革命造反派不吃这一套,把硬通货关押起来,先是热情招待,用炽热的火炉烤。后冷静思考,寒腊月脱衣到俱乐部外面冻。

眼看得没有了活命,奄奄一息的硬通货偷跑了。

硬通货抱了一包公私合营的荣誉证书到了北京,找到中央文革小组,求救。

有人说硬通货得到一本中央文革发的《十六条》,还有康副组长的签字。

有了尚方宝剑,硬通货回来了。

造反派成了保皇派,没有了气候,文化大革命后期,天大的事情也是不了了之!硬通货经过此次劫难,九死一生。

造反派把硬通货开除公职,戴了一顶坏分子帽子,取消城市户口,下放农村劳动改造。

举家搬迁到远离闹市的建设兵团的一个荒沙漠里。

三年的后的一个晚上,硬通货突然发病,没有一点先兆,一命呜呼。

硬通货的三个儿子在城里,不是工人就是干部,很少回来照顾父母亲和父母亲,积极要求进步,要和硬通货划清界限。

只有三儿在昨天回来过,来去匆匆。

得知父亲突然去世,硬通货的三个儿子和媳妇连夜赶回来,都要翻箱倒柜。

一个个心知肚明,翻腾父亲的硬通货---现大洋和元宝。

眼看死人躺在炕上,不能够压炕皮,会腐烂发臭的!

知道底细的邻居知道,不好细说,让他们一家买一把铁锁,把硬通货的红躺柜锁上。

三把锁一起开,才能够打开柜子。

母亲一口气没有上了,也追随硬通货去了。

总算勉勉强强把父母亲安葬了。

还不等发三,死人刚下葬,还没有吃中午饭,三个儿子和儿媳关好门,看看没有外人。

开锁。

三个儿子和三个媳妇,六只眼瞪在一起!

血红血红的吓人!

现大洋、金元宝象长上翅膀飞走了。

大儿:三子,父亲最亲你,你昨天回来过,东西拿出来,不要吃独食!

三儿:我没有!

大、二儿媳:老三,拿出一半也行,老子是伙火伙的!

三儿:我没有!

大、二儿媳:老娘我拼上命也要你拿出来!

疯了一样,向老三扑去,扭打起来。

也看要出人命,前来帮忙的邻居看不下去把他们拉开,说起来一些听闻。

硬通货老伴失去生活来源,加上在荒沙漠里生活艰苦。有一个60多岁的山西老乡知道后,格外照顾她。

一来二去,住在了一起。

这个山西老乡不简单,把硬通货现大洋埋藏的地方一清二楚后,在硬通货老伴熟睡的时候,挖走了。

硬通货老伴发现此人失踪的时候,自己也人事不省,和硬通货天堂相会去了。

虽然不算今古奇观,天算不如人算。

为儿为孙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后来老柳听说老大和老三向伊盟中院告老三吃独食。

证据不足,再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不了了之,倒成了草原上茶余饭后的一件奇闻。

内蒙古乌海林荫街道关工委刘文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vibkqf.html

硬通货的评论 (共 8 条)

  • 天窗
  • 项文辉
  • 残影
  • 飞翔的鹰耿彪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杰

    您好!我是文化公司的编辑,拜读了您的文章,觉得非常有意义!公司目前正在筹备出版发行十本大型著作,欢迎您的文字入驻我们的书籍! 我的微信号:18938588757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