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过

2020-07-02 22:06 作者:自观堂主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霏霏,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让人总觉得烦躁。来宁虽然已经有整整七年了,但是依然不习惯、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但是不喜欢又能如何,改变不了自然气候,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心绪,山不来,我便朝它走去!

来宁已经有整整七年了!过往的种种,回忆起来,尤历历在目,在公司宿舍前的路灯下,跟小伙伴们挥着球拍,以砖块在地上划的红为界,不亦乐乎的挥拍玩了一局又一局;在江宁最大的拆迁安置区内,与人合租一套房,跟小朱老师两人住在那个没有窗户、没有空调的最小房间,每天晚上睡前,要在地上泼上几盆水以降温,整里电扇对着吹,却依然还要把凉席都给汗湿;从最小的房间搬出去,又租了人家一个简单装修过的地下室,可以不再与人合租,有了相对独立的空间,而且还有一个空调,但是却逃不过梅雨天家里发霉长毛的尴尬。

还好一切都已过去!七年里,结婚、生子、每天奔波在上下班的路上,依然是早出晚归,依然是难以顾不了家,可好在小朱老师能够理解、谅解并给予相当的支持,每每在心存感激的同时,却又是愧疚。七年了,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简单的甚至是有点二,但我也不在世以前的那个我,从朋友圈的浏览权限从头看到尾,到设置为三天可见,从有事没事了发个朋友圈,自我娱乐或者宣泄一下,到转发一些新闻、偶尔发个动态却又觉得不妥很快设置为私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而我不过是学过了隐藏,不愿意再向别人展示自己而已。

是不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人都会变得越来越封闭,而城府也是随着阅历的加深逐渐地积累,至于少年老成,正如《大清相国》中顺治皇帝评价陈廷敬一样,“少年老成,将来不为能臣,必是大奸”,所以我对少年老成,一方面有些敬佩,另一方面,却也不是太喜欢,可能是因为自己太简单了,跟人一比,就像是两个同龄人,一个穿着大裤衩背心,另一个穿着西服马甲小皮鞋,有些自惭形秽,说到底可能是内心的不自信吧!

看到微信同学群里,不管是小学的,还是大学里的,有的时间看着他们聊得不亦乐乎的,自己却不愿意插一句话,倒也不是不想插话,是不知道自己该插什么话,最近的研究生同学毕业,已经有七年了,远一点的小学毕业,时间也更久了,将近二十年了,大部分人毕业后基本再也没有见过,有些名字已经很陌生了,聊天的内容无非是不痛不痒的回忆一下过去,感悟一下当下,有得意的的指点江山的、有假装失意却有意露富的,凡此种种,冷眼观之,觉得甚是无趣。

还是关于同学群,前段时间听大朱老师说,他们高中毕业班政治老师,也是她现在的同事,突发脑溢血去世,留下了上初中的儿子、刚大学毕业的姑娘、多年瘫痪在床的母亲和一个因信邪教早已公安备案失踪、未知死活的老婆,虽然是倒在岗位上,但是因为不符合工伤申请条件,所以抚恤和补偿也就很有限,天真地大朱老师认为他们那个班是当时县高中赫赫有名的北大班,班里的同学听闻此消息,应该会像该老师教过的其他届学生那样,慷慨解囊,聊表心意,于是她在群里通告了一下,然后跟群主、班长私聊了一下,建议是不是大家也搞一个募捐,毕竟情况确实很特殊。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算了吧,这个还是不要搞道德绑架了!大朱老师听闻无语,我听闻之后更加无语,群里那些平时活跃分子依然活跃,不过是在她的通知下面,发一个双手合十的祈祷表情,仅此而已!而那几个平时不怎么发言的,却私下里转个慰问金给大朱老师,委托她代为送达。经过此事,大朱老师表示,今后她再也不会在班级群里发一句言了!我说,确实,没意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听人说,当一个人开始喜欢回忆过去的时候,说明这个人已经变老了。可是仔细想想,我也并没有很喜欢回忆过去,我倒是很喜欢憧憬未来,照此反推,是不是可以说明我还很年轻呢?不过,年轻也罢,变老也罢,无非是心境的变化而已,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动了,世界也就开始跟着动了!

过去的路,我已走过,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一些曾经怨恨的、责怪的,现在看到要感恩、感激,一些曾经看不惯的,现在觉得也无所谓了。未来的路还很长,很远,我也必将慢慢地走过,这一路的繁花似锦也好,波涛汹涌也罢,也终将成为多年后我坐在书房电脑前,敲下一些文字后,那一脸的淡然与平和,那一心的宁静与安详!

发表匿名评论(隐身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rrbkqf.html

走过的评论 (共 6 条)

  • 残影
  • 雪
  • 浪子狐
  • 刘振明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