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本:时间与修辞

2020-03-31 21:31 作者:河马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本:时间与修辞

刘子乐著

人凡:河马也得上岸,水中已无琼玑;子乐也该改弦,奏岀时代雅志。

河马:我耗尽了,惭愧呀。

人凡:非为耗尽,实乃天机。此时更张,直上仙居。

河马:当下环保主张乃天机所集,具有诗学穿透性和建设性,我不是不懂先生的意思。我的使命只是开启或召天机—环保写作而已,别的留给壮怀之士!当下冲击整个文坛的,均为腐败诗歌群,此为天机诗催生之天机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与人凡先生对谈录

目录

腐败出诗歌——代序

拟作:好猎人

拟作:迷宫

拟作:守门人

拟作:出于悲伤

拟作:事后发现

拟作:母性轮廓

天机与素心人

窖中默念

诗僧由来

顿—门

母本

渡—口

空壳

茨维塔耶娃

屈折使其容量充足

大海的火焰

风暴之意态分析

关于《时间的长度》

时间体验与词的显现

当下身价

藏书小记

《图腾集》出书之点滴

引领人生平安

罗子歌

花酥

默温

像妻子换了任务

没有远辉的日子(组诗)

时间姿势与意态泳坛

灵魂修辞与时间內视

马查多要高于洛尔迦

0.腐败出诗歌——代序

当下的江湖腐败出诗歌。

作为环保写作倡导者,

弱弱地,或寂寂地,

我呼吁,宇宙人文

与天性尺度,以

避免创造力尤

如波德莱尔

之诅咒乎

诗恶心

自己

2020

1.拟作:好猎人

为了风有更多工作,树叶为什么

不能沉默,飞也变得严肃,

好猎人才更懂得埋伏,

就像吉普赛人说的。

(马查多《卡斯蒂利亚的田野》,赵振江译)

2.拟作:迷宫

花园和宁静的傍晚!……

水流响彻大理石的喷泉。

可怜的人们啊,

涂抹着永恒的圣油,

会提高鸽子飞翔的温柔;

时钟已入

傍晚已经睡稳。

新的一天的苍穹

可从你们的身旁经过?

你游荡在镜子模糊的迷宫。

(马查多《卡斯蒂利亚的田野》,赵振江译)

3.拟作:守门人

我的写作尚未完成。

黑色的守门人,死亡

只是我无法辨认的清晨

在恐怖黑暗之中还有别人?

(茨维塔耶娃《她等待刀尖已太久》,汪剑钊译)

附记:

汪译书名《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我删掉一个“经”。仿真诗歌—语感闪电。闪电倘使修改,目的是急速—反讽—透红。少一字更抵近纯诗。

4.拟作:出于悲伤

只能是晚。反叛的泡沫

出于悲伤,夜晚不能是别的

欲望推动,直到沉默剩下不多

(塞尔努达《现实与欲望》,汪天艾译)

5.拟作:事后发现

他们跳出灌木丛,他们在游泳

但并非每次你会事后发现,天空

只剩尘埃如土挥金,而我不在其中,

在金合欢树下写作我感觉自由,除非

跟波浪在一起,这新的堕落会败坏沉默

(沃尔科特《白鹭》,程一身译)

6.拟作:母性轮廓

 

破译瓦雷里理性之神秘

我的內视仿佛是他的逻辑

——题记

上苍,若非清风,这只手,

漫不经心地依了某个深邃的用意, 

期待我命途中好运渐渐降临, 

潮水泛一片溟濛轻语将我责备, 

哪来一片枯叶簌簌地响, 

在我裸露的胸脯的小岛间颤动?

苍穹。陌生的主宰,难以回避的星宿,

不知照亮了什么超然洁物;

是什么痛苦把我的心儿惊醒,

但肉体受制于我,血液暂不流动,

我看见我在柔软的链节里观照自身, 

用一道道目光染黄我幽深的森林。    

我尾随一蛇,它迤逦而行,多么蜿蜒的追求!

伤痛可忍,但觉此身已被看破…… 

心灵忤逆侈离的地方长出一根刺; 

毒素,我的毒素,启我而又自知; 

何种沉默跟这唯一占有我者畅叙?    

        

 

走开!我不再与你幼稚之辈合群, 

的蛇……我盘作一堆令人目眩! 

我的灵魂够了,废墟的摆设! 

它让烦离在我的影子上迷失,   

它在那里久久吮吸梦幻的乳汁

快让这只宝石胳膊酸软无力, 

它正用爱情威胁我的精神命运

请收回那些漩涡,那些肮脏的诺言

我曾期待我丰饶的大漠发出狂怒,生成编织之状; 

如今我忍着焦渴前去观看,探视

我深思的地狱之绝望的边缘

我知道……我的慵倦有时是个舞台。 

精神远非那么纯洁可爱,那怪物盘蜷在火的门前……

你显得任性而神速,  蛇,呵,

怎么啦,临近我永无尽头的夜晚? 

走吧!继续你黯淡归程的粘湿行迹! 

但愿在你野性的梦圈里,焦虑的童贞喘到晨光升起!

我苍白而神奇,我打碎一座寂静的坟,

但我担心失去神圣的痛苦! 

频频把手上细小的伤痕吻触, 

直到只知一堆火苗,在我失去知觉的古老躯体两侧燃烧:    

我想,永别了,我,必死的女人,虚空…… 

噢!……我曾同日光结合,

用爱情铸就笑眯眯的一座支架, 

撑住了受人景仰的至高无上的海拔

毛孔张向恒古,我乃柔韧美的果实,献给恒古吞吃; 

没有任何东西曾经向我暗示 

死之愿望能在阳光下的金髓里成熟

世界的形象姗然而到,只因我新生的胸脯使天空完美。 

多欢畅呵!显我轮廓,我放弃的诗歌

我金黄的粘土朝我明亮的感官浮游, 

这多变而空灵的木乃伊, 真不该用我投下的虚形,

轻而易举, 去接触我一度逃避轻飘死神的大地。

所有命运……漂流吧!送葬的小舟……     

                

我活着,偷偷用空虚把自己武装, 

但因爱情把一边脸颊烧得通红透亮, 

鼻孔与桔树的风紧紧连结, 我只能对天光报以奇怪的一瞥

啊!我的技艺经可怜的尝试达到什么深度!

我沉思默想,在金光辉映的天涯极地, 

思索那攫住皮提亚的死亡气氛,  期待世界末日来临。 

我更新我的谜,我的祗,重新迈开被天国之声中断的步子, 

继续我的休憩,那色彩和流年我早就看穿。 

烦恼,洞察时序迁移荤荤烦恼, 

使我的生活更加凄楚难熬

时间,敢不敢从我各个坟墓, 

让鸽子喜爱的一个傍晚复苏, 

这傍晚随我一段温顺的童年飘荡,               

回忆,啊,金风骤起,拂我脸面,

来吧,我的血,让苍白之境大放红光, 

神圣间隔的蓝天曾经使它辉煌,

我冰冷的胸腔迸出昔日未闻的声音, 

那么沙哑,充满爱情而低沉

但愿我的眼睛在苍天石头在呼叫

死神呵,那王奴就会呼吸复苏

传唤我,开释!……让我绝望, 

我已厌倦了自己,再度膨胀的树木,

那儿摇曳着树顶茂密而内折的枝桠, 

君不见众木乘槎,顺神而划又逆神而划,   

死神呵,河面覆盖着芊芊青蒿?             

可有凡世女子抵得这漩涡急流? 

哪一个女子? 我那么纯洁, 空气使我疲乏。

鸟儿发幼年的啭啼,声声绝纱,

划破……我心痛苦的阴影, 

光明!……或死神!谁快谁就把我笼罩, 

心跳,心跳!滚烫的乳房撩我情潮。 

啊!隆起吧,膨胀起吧,绷紧吧, 

诸神为我塑造这母性的轮廓, 

莫不是让生命拥有一个欢乐的祭坛, 

让精液,血,奶在那里奔流不息 

——可谁能驾驭这股力,呵混沌大地。

(瓦雷里《年轻的命运女神》,孟明译)

7.天机与素心人

仲泰:

子乐兄,上午好!饶老有一次感叹: 当今世上要找二、三素心人到荒山野外论禅都没有。

河马:

是啊,人总被生活所环绕。所谓“误入尘网”。素心人作为宇宙意象,依稀仿佛,只有晋之陶渊明一人矣。

人凡:

子乐兄您深智似海,凡夫不及也。

当下能写天机诗者,唯吾君一人矣!

河马:

天运苟如此!吾不敢不悲乎?

2019—2020

8.窖中默念

窖中默念五常米,黄金惊呆酒挂壁。

饮我孤独孤单,念念只为小随笔

2019

9.诗僧由来

 

妙总未敢居大德,直叫孤山参寥子。

诗僧由来称别称,接手宗匠傍来哲。

注:

宋代以降,参寥子乃诗僧之别称。

10.顿—门

人呵,只为做佛

一个人跑去找弘忍

大师当场呵之为獦獠

根器大利之南能竟反驳

“人分南北而佛岂分南北乎”

以攻为守之策惊动了五祖

因其超逻辑而直抵本质

光裸意识不被闪电插

入:此为顿—门!

2019

11.母本

时间。人人皆有其母本乎

倘使仿真,时间的形状

它是否像光的唱盘?

白天那唱盘是金的太阳

晚上那唱盘是银白的月亮

太阳被尿湿,床单还是干透的

而登月已不是梦,梯子该不是软的

唯有时间,有条件雌雄同体乎

呵时间,谁又真正在乎

母本若被删除,追溯

光的流逝,逝—世?

2020

12.渡—口

形上节奏,道之为手。

语言之艄,渡之以口?

2020

13.空壳

父亲于年二十八凌晨一点十五分停止呼吸。他闭上了左眼,右眼却半开启,而他还是死了。死亡从未如此抵近我。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有什么遗憾。之前,我询问过他。他不吭声,仿佛表示没有?那时,大地该不是在沉默中晃了一下?此刻,我的悲伤很简单,没有具体想法,就是守灵!其他的事情,有兄弟。一天天进香,烧点纸钱。一天天守在停尸间—水晶棺周边。我守住一副没有生命的空壳,是否就守住那无中之无?

有诗为证:

毕竟是人,本能是混沌。

而亡故,它的本质可能使

活动消失,圆成之时间不存,

却能独享其尊,充实只为残酷?

2020

14.茨维塔耶娃

倾向夜晚,她要像朝霞把晚霞追赶?

永恒愿作翅膀?倘使推举一个代言

高度天性使然,凤凰涅槃于极端,

让穿透不仅仅作为时间的意象,

首选还是她的诗篇,除此无他

还没有穿透感觉掠过宙斯王?

2020

附记:

內视性升高抒情维度,伟大的诗人,是她:茨维塔耶娃。她的诗歌本质上从高处往下写—天性尺度几乎把尘世甸园洞穿?诗人俯仰,乃至“拒绝”,意态焕发出全息之光,高于一切存在概念?在此意义上,她的诗歌站位比里尔克还要高。但诗人的祖国—罗斯并没有给她以正常存活的机会,作为诗人“还没有穿透”构成她內视的时间节奏?况且茨维塔耶娃也一直拒绝偏离—人的立场—即使她绝望至死,其诗—爱也不曾失色!布罗茨基之所以极度推崇茨维塔耶娃,情感逻辑应基于此吧。

15.屈折使其容量充足

概念照亮尘世。上帝用他的使者

恩赐夜露,该不是逻各斯—道的意思;

道之所以释出—厄洛斯—爱的强度

即使仿真终有一死的人,圣爱

仿佛,吸收了语词却又不可及物。

唯一的意志或允许尘世使用祈使句,

而屈折使其容量充足,尤如堆叠夜色

哦!存在只是一种方式,不存在更丰富。

2020

16.大海的火焰

诗若有梦—泪水更蓝。

大海的火焰,没有

同谋,追赶天空;

鸟鸣在腹躁动,

心中朗朗乾

坤?诵者

毕其功。

2020

17.风暴之意态分析

这里我们引用自己,以便意态分析!

“风简直不愿深入风”。穿透作为本质。

茨维塔耶娃写被进入的感觉就有一个

本体呼唤:“还没有穿透,还没有穿透,

还没有穿透……”。“深入风”应作內视看。

风停留的时间,有时愤怒,使其肌肉

发达。而风暴输出只是传递坏消息。

并无任何建设性可言,况且不经由

內心,只通过血液君临,这很要命。

打开天空多不容易。大海航行,

靠舵手?“风简直是海的饲料”。

2020

18.关于《时间的长度》

仲泰:

当下我们用的时间是受太阳的运转来计算,实在渺少,应该是无量寿光。

河马:

无量寿光只是佛家的说法,我觉得时—光 作为意象概念,并不比无量寿—光差很远,甚至还更有人文理想。时间之光,充满想象?其实佛是否定时间起源的,所以才说“无始”。我把时间纳入意态把握,从时间流变,跃入情感召唤。时间长度,带上环保节奏,召唤即体验—思辩。

仲泰:

用在当下化成三世。

河马:

三世人生,不是我的观注的范围,我只在乎当下,所谓瞬刻即永恒—以无制有?

19.时间体验与词的显现

时间体验与词的显现,作为一种修辞选择,怎么不知不觉穿透一切岁月?人的皮肤被岁月穿透,显现的词:斑。二王夹一文。这老年斑也真够分量,宛若治国安邦计之所出乎。其实更深一层,显现的词:枯。这枯可能是血,也可能是骨。一个人油尽灯枯,就表示生命到头了。更要命的层次,显现的词:灰。所谓心如死灰,死乃烧成灰。这就是百年之后瓮的意象。最后最让人心疼或发疯的,显现的词:毁。这个词超出生存创世论,而可能意态恍惚。噢毁,毁了,销毁了,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毁之所以是毁,在于价值体系的断裂或丧失。一个人毁了,一家一国毁了,一个世界毁了,甚至毁了一个宇宙?词性加上动力,虚拟也插一腿,这叫什么事呢?呵呵,要么穿透,要么没有穿透!当下,此刻,作为人,词之时间语法妥妥了吗?!

2020

20.当下身价

用人化和自然化作为互补

“化”了康德、马克思、海德格

独自完成哲学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孔子死了,李泽厚当下身价很诺顿

2019

21.藏书小记

23年前。我从鹿鼎山工作室骑着铃木赶到广外文学院。慕名去拜访一个叫巢圣的诗人。他同时还是一个译者。当时彼此素昧平生没有什么好聊的。但巢圣很谦逊,也很有爱心。他居然把爱不释手的和合本送给我,希望我读点圣诗!后来多次搬家,加之“留之不得,带之不走”。我索性作甩手掌柜。全由妻子处理。结果可想而知,每次我的“心血”都付诸东流?本想攒点书留给儿女作为精神财富以世代传承。但不是武侠,就是诗歌,或者哲学之类。尤其是但丁的《神曲》,每每充当我的“精神充电器”,指引我渡过不少暗淡与坎坷。估计他们没有我的沧桑经历也就不懂珍惜。书被秤走,岂止疼痛呵。其中可能就有世宾送我的签名诗集(好在他已回购),和巢圣送我的和合本圣经。近来想揣摩路德语体,本想购入一本,奈何全网库存空虚。嗟乎,和合本。不料失意彷徨之际,竟于办公室书柜中寻得一本。正是和合本!处处缘起皆天机。这本是广州举办亚运会时单位购入一批的,没想到还有富余。记得我曾要了两本,一本已送人,一本留自用。随—笔至此,本该收住,恍惚之间我又想起自我安顿—人书共存这个两难问题。于是引用自己一段创作手记聊作延伸吧:“诗人不吃致幻剂,而能进入某种创造的极致,就像古之陶渊明,今之东荡子,之所以来之不易,倍加珍惜,缘于安顿意识,人诗合一之契机?”

2020

22.《图腾集》出书之点滴

2014年。我曾委托礼孩帮我自费出版《图腾集》一书。那时的我经济还是很拮据,但我义无反顾,倒不是我的书很杰出非出不可。只是出于诗歌情感或诗歌友谊。因为东荡子死了快一年了,我确实该为死去的诗人做点什么吧,于是用了20天的时间写出这本书,作为一种普及或可打基础。当时礼孩建议我改书名,我断然不同意。记得我还同礼孩说过,是东荡子的死,把我“电”了一下,居然不是电死,却是“电”活了,想写什么只要念头稍动,就像山泉不绝涌来。仿佛诗人之死于我更像是一种礼物。如此礼物,世间罕有,由此看来,死有时也可传递一种神秘能量呵。这件小事因为充满细节感很难忘,意态之中时不时让我进入带电的节奏体验,究竟是诗歌天性使然,还是批评意识作怪,我也不知啊。

2020

23.引领人生平安

何为物质,它本就是神,只因丟了神性之魂,身体变得太沉,而沦为物质而已。当下物质崛起,人被数字化—钱动漫化,而为数字之尾巴。倘使神们不够强大,只好用物质武装—返回源初,难免极度尴尬。人的存在一旦因此虚弱,只能处处装腔作势,甚至不惜丧失正常的天性尺度。孩子们,当下不能对自己狠一点,永远不会有出息。作为父母,教育小孩也是一样的道理,只懂大口径满足物质之欲,之欢,包括衣食住行保健等等,到头来孩子心理认知偏差太大,对宇宙沧桑反应慢半拍—迟钝,长大又在强大精神面前显得不够弹性和洁净。这是事实。也很优酷。可怜的数字化代际啊。祝愿未来一代更比一代快乐健康,心理承受能力超强。同时也祝“地球家人”心理稳健,迈向成功和自我实现,不论身处何方,状况怎样—物质与精神引领人生平安!尤如车之双轮,路之始末。驱动你的,垂天之翼乎?神应有的样子,属灵乎?

2020

24.罗子歌

咿咿呀呀,罗子歌。

红愣不作声,小脸蛋儿。

快乐被弄脏,糕点不要哭。

咿咿呀呀,罗子歌。

小脸蛋儿,红愣不作声?

快乐被弄脏,衣服不要哭!

我教小子歌,我吻,我闻。

熊宝宝呀,小可爱呀。

洗把脸,好不!

2020

25.雪花酥

悦悦雪花酥。跃跃是马儿。

约约是情人。夜夜雪花酥。

2020

附记:

我的侄儿悦阳,手工制作一种

好吃的雪花酥,称之为悦悦牌。

26.默温

语言消失,默却多情。

天空迁徙,鸟也透明。

声音之上,仍是声音。

雾的问题,水已弄清。

时间修辞,为之请命?

2020

注:

默温自选诗集《迁徙》,伽禾译。

27.像妻子换了任务

一个美国大诗人,洛威尔

他的躁郁使他驱动词语的密林

眠而通夜的瞳孔,扫荡虚无心智

生活的角度像妻子换了任务:就寝

2020

28.没有远辉的日子(组诗)

远辉:你不要哭泣。

咚荻:我只要爸!

——拟作

我们的凭吊

/

凭栏吊。恰同学年少!

顷刻,入境俱苍老!

求饶?天人挽留

死亡也报效——

天知晓!

2019年

黑暗组织

/

神睡着,不以人的方式

死亡为什么不庆祝

就像普罗米修斯

偷盗神圣也是

词自己选择

黑暗组织

多残酷

2019

致诗灵

/

加入永安约,诗灵是同学。

多情应笑我,意态要续约。

2019

我只怀念可能的光裸

/

之后,液态之谷冥冥中把黑色凝固了

而之前,黑暗的植物,毕竟把时间

的身体当花盆,培养他者?哦!

非人的词,非知的组合。想

你救你,洞悉一切的师父

几年前就把衣钵传给你

但多情应笑意态彷徨

你终究抵不过荷马

酒蓝色的诱惑呵

作为诗人,我

不可能纯粹

我只怀念

可能的

光裸

2019

一个人的內视

/

更高的赞颂。低处仿佛

羞于出口,因为天河

命定般压住那龙口

而高处也不习惯

一个人的內视

闪光是源头

2019

29.时间姿势与意态泳坛

“我们的生命是时间,仅有的不幸

是我们在等候时绝望的姿势……

她总是如约而至。”

这里“姿势”一词,若能译作“泳坛”,我想太大胆。马查多在其《前奏》一诗中,甚至在他所有诗篇中,业已建构出一个生命的泳坛。时间仿佛是坛的圆周。生命仿佛是时间的半径或直径而已。只是动作,动作却决定一个泳坛的浪花有几朵么?诗歌感觉之所以很亲缘,就看原声与回响之震荡:

“当金黄的葡萄汁在欢笑

伴随着水晶和泡沫的回响”

“葡萄汁”可以是大地之原声意象,而“水晶和泡沫”及其“回响”—人的消费,却属于原声的穷亲戚。作者没有评价和追究,但我们感受到时间內视的节奏,和原声之张力结构—意态泳坛。游泳,不一定是人,意态情感也可以呀!诚如是,我们跟作者一起震颤或思考吧:

“但是在灵魂的深层,

我不知道啼哭是原声还是回声。”

2020

30.灵魂修辞与时间內视

洛尔迦的诗歌,美则美矣,只是作者仿佛怕人不知,于是抒情总流露一种强烈暗示:你看我—诗美吗,难道不美吗?久而久之,焦虑就会激发反感,厌恶,称之为审美焦虑吧。诗歌意识不自然也即不自信。如此关乎灵魂修辞,我称之为“时间內视”。

马查多的诗歌,美只是诗歌情感与节奏意志的自然流露,或者说,美被语言穿透,有时渗入了一些情理之中而意料之外的细节。因此显得成熟和节制。本质逼近纯诗视域。这里我们试引诗人《童年记忆》一个片断:

“在孤独的公园,水流那响亮、

奔腾的歌谣将我引到泉旁。

泉水将自己的单调

倾泻在洁白的大理石上。”

泉水之“单调”就是童年生活之內心写照,人的日子也像泉水不断重复“倾泻”之动作而已。但诗人引领我们从大理石上倾听怜悯—诗爱瞬间流露—凝聚时间內视体验:

“永别了;泉水啊,你的单调

比我的忧伤更加凄凉。”

这种灵魂修辞或內视体验,决定马查多比洛尔迦走得更远,写作也更富有现代诗歌之律动。一首写水罐汲水的诗,作者只推出一个“蒙太奇”的动作画面:“盛满—注视”,內视便达致永恒:

“漂亮的小姑娘

你将清澈的河水

盛满水罐……一边注视着

美丽傍晚的苍天。”

2020

31.马查多要高于洛尔迦

“阴郁的河水流过桥洞。/我想:啊,我的灵魂!”说唱或抒情最难得的是,节奏结构像透明流体一样停顿—断开—回流?马查多之所以比洛尔迦高明,他的诗歌意识较前者更自然,或者称之为美中不足—本质之美?因为诗歌情感不屑太完美近于造作,尽可能有所克制,思考的余地就像缝隙,强胜一味给予!这两句加上前面还有一个哲理性导引:“在可怜河流的尽头,茫茫大海在将我们久等。”如此循环与呼应,意态海洋之内涵尽显,而小船作为抒情载体,也载负起“风中的水滴—我是海洋”的呼唤了吗。这就是灵魂之焊点?意态之接驳?难怪布罗茨基称作者马查多为西班牙最优秀的诗人,正是其来有自?于是感叹:

完美何其多?繁华还不错?

蟋蟀的合唱盛大了角落?

原声诗人——马查多呵

他把声音刻在时间上

沉默流出永恒的歌

202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qwbkqf.html

母本:时间与修辞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倪(蔡美军)
  • 一抹阳光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