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活的路,走着苦涩沉重踏实

2019-04-21 16:03 作者:文生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之一二九

生活的路,走着苦涩沉重踏实

文生

老慧在一块狭长的小块地上用铁锨翻地,初的天气不算热,但她很快就出了汗。地上有小草出来,她把草铲了再翻地。绝大多数的地靠机犁,但极少数边角地无法机耕,还要人工处理。

这是一块狭长的刀把地,长长的刀把地靠人工。她打算种早玉米,在玉米还青青时就掰下来拉到城里卖,城里人喜欢啃嫩嫩的玉米,还把玉米粒炒成菜。种早玉米比种晚玉米能多挣一点,同时青青的玉米秸也能卖上钱。好多人有这样的想法,无影中也使种早玉米的效益没有以前好了。家里的劳力不在家,也没必要回来,她慢慢早早的做好准备,墒情一好就可以下种。

若是从前,这块地会种两茬。小麦收获了后,还能种一回秋玉米。秋天玉米收了后,接着种冬小麦。种地实地太累人,年轻时为了多打粮食,没有少吃苦。现在,种小麦只是挣吃的粮,挣点钱靠种玉米。就是种玉米,也不象以前那样,把麦茬锄了,地犁了平了才种,而是播种机直接在麦茬上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些年,老慧也和好多人家一样,差点的地一年只种一茬粮了。老头子多次说,不要种地了,太累人,他打上一二天工就顶她在地里干一年,人活着不要那么累,累坏了挣的都给了医院,到头来得不偿失。但是她还坚持种地,农民种地,心里才踏实。以前,她还种过棉花、红薯,为的是能多挣钱。

不一会儿身子就累了。年轻时忍忍就过去了,年纪大了,她也从小慧变成老慧,就心有余力不足了,但活不能停下来。多年的劳作经验告诉她,活可以慢慢干,但不能停,一停下来,人就坐下不想动了。她咬着牙继续坚持,一掀一掀地机械的翻地,遇到草,就铲了再翻进地里,好不容易才把刀把地翻完了,身子再也受不住了,就慢慢走到刀片地头上,坐下来,拿起保温杯喝了点水,想起了事。

孩子们都大了,她还在操心。女儿们嫁出去了,儿子虽然还没办事,但在城里贷款买了房子。儿子让她安心,儿子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没有象别人家的孩子那样,被宠坏了,学不上,工不打,整天混日子。儿子学习不算好,高中没考上,打算让他复读,不肯,念了中专,毕业后踏踏实实的跟老头子在工地上打工,因为有点文化,很快就能独当一面,带班,比干了好多年的父亲强,有时还能包到小工程。现在爷儿俩个在工地上打工,只是,老头子干不了大工了,做小工。

老慧心里为儿子的婚事焦急,因为很多和儿子年龄一样大的都订了亲,再大一点就不容易订亲了,同时,这些年事越办越大,年年水涨船高,现在办事得在新区里买房子,还有小汽车,早点把事办了能省不少心。可是儿子不上心,还说没什么本事的人才急忙找对象呢。问老头子,老头子说,你儿子还要玩几年,要找个有文化的人。她放不下两头的老人,还有大姑娘,所以就在家里呆着,要不她也要去城里打工了。

想到大姑娘,心里就象什么堵在心里。在大姑娘刚会跑的那一年的秋天,她铁了心要盖自己的房子。和生产队里说好,她和老公在地头上一块一块的打土坯。在地里挖好土,地头上放一块石板,石板上放一块木模板,她把土铲到木模里,然后老公用石夯子反复把模子里的土打实成坯,土坯打好后垒起来凉干。垒土坯也是们技术活,在垒好的同时,也要让土坯透风。她从娘家借了钱,可也不能买那么多砖,只能盖土砖混合的新房子。大女儿在地里跑,玩土,两人只顾干活,没有料到大女儿跑的越来越慢,后来就是坐在地上哭起来,大人累了心烦,嘴里喊不许哭,女儿还是哭,哭累了,就睡在地头上了。老公发现后过去抱女儿,一抹额头,烧的不行,赶紧抱到村卫生室打针,后来又到了公社卫生所,命是保住了,只是人变的有点迟纯,学习老是上不去。

她心里苦。婆婆因为头胎不是男孩子,又因为难产花了些钱,对她和大女儿不冷不热。她坚持盖房,就是想分开住。老公因为她之前的事,心中也有疙瘩,在因琐事争吵时,常说她心里还想着人家,有时还动手打她。当老公因年纪大了变成老头了后,才不提这事。

分了地后,地里忙的不行,到农忙的时候,和婆婆的关系好点了,她和婆婆在家里做好饭,和大女儿一块抬着上南岗。小女儿在家里由奶奶看着。

男人们在地里劳作了半天,她和女儿把饭送上去,男人们就不用再走半天路回家,在地头上吃了饭后就地休息。找个柿树,中午的树荫不大,但好歹也有树荫,在树荫下吃喝后休息,可以多争取一点时间抢收抢种。那些年不管啥地,能两熟就两熟,一回是小麦,一回是玉米。

现在呢,大部分人家,好一点的地还种两茬,差一点的地就只种一季了。在孬地上,与其二五一十,还不如一八得八,有的地就荒了,如果不是农业税免了,还有补贴,抛荒的地更多。

种两茬地的话,夏、秋就特别的累人。夏天,麦子收了就得赶紧种玉米;秋天,玉米收了就得赶紧种麦子。

那一年收麦后抢种玉米时,家里煮了鸡蛋,烙了饼,烧了绿豆水,抬到地头。大女儿看着大人在吃东西,嘴里馋的不行。

爷爷把饼子和鸡蛋给大孙女,大孙女摇摇头,眼里不舍。

爷爷说,好孩子,吃吧,吃了爷爷高兴。

大孙女说,爷爷,奶奶说,这是干活的人才能吃的。在家里干活的人不能吃。

爷爷说,家里有面了,放开肚子吃。

大孙女说,奶奶说,麦子要换钱盖新房子。

爷爷说,听爷爷的话,吃吧。

大女儿看着她,说,娘,你吃。

慧说,娘不饿,你吃吧。

大女儿说,娘,你不会打俺吧?

慧说,听你爷爷的话,吃吧。

其实家里准备钱,是要给小叔子结婚盖房子的,所以前些年家里不支持她盖自家的房子。后来是为了面子买电视机,再后来是为了交计生的罚歀。不交,大队就扒门,强迫流产。但是,上面有人的,村里势力大的,生几个也没有人管。

到后来,费税越来越多,凭土地上的产出根本不行,她只好和男人出去打工,两个女儿就在家里让孩子的奶奶带着。那时各地都在打击超生游击队和无暂住证黑工,她和男人东躲西藏,一有风声就搬家,精神处于高度紧张中,好不容易才怀上娃。

在外几年后,她和男人终于带着儿子回家了。回到家的那一天,儿子的奶奶哭了半天:咱家有后了,咱家有后了呀!咱能直起腰走路了!直起腰走路了呀!

世事变化真快,十几年后的今天,人们偏女孩子了,有的人甚至一个都不想生了,别说非要生儿子了。

只是大女儿初中没有念完就不念了,她知道胆怯的大女儿打小就离不开她,但她为了生儿子,只能狠心把女儿们放在家里当留守儿童。带儿子回来后,她才在家里带孩子了,小女儿是学习的料子,一路念到大学。小儿子学习虽然不算好,但也到城里念了工民建。

大女儿本来就不精明,关心她的爷爷去世后,感情上受了刺激,人变着有点神经,干活要人带着,最后嫁了个老实人。老实人只会干一点简单的活,家里就穷。大女儿家务做的慢,也做的不好,老实人难免说一说,有时就动手打。一说一打她就往外跑。若是娘在家,就往娘家跑,若是娘不在家,就不知往那里跑了,于是老慧就更不能离开家了。每次人跑了后,就急火上心的找,找到了后送回婆家还得给婆家说好话。后来,家里出了一笔钱,到小女儿所在的大城市里好好看了看,有点效果,只是药不能停。药不贵,人的到医院才能开药,路费贵。现在好多了,人安安静静的,能干简单的活,幸好大外孙女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年纪小小就成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老实的大女婿也不再打骂大女儿了。

老慧心里愧疚,要是不出去,大女儿也不会这样。虽然她对大女儿不算好,但大女儿心里还依赖她,不知道她小时候留在村里是什么过来的。

远处有火车的鸣笛声,又引起了她的心事。年轻时,她在铁路不远的一个学校里念书,学校是公社办的,招收公社沟北沿羑河几个村的学生,她每天沿着铁路到石林黑塔村北的中学上学。

那会儿能考上学的人很少,开始的几年,高中班里是多届的高中生在一块儿。年龄大的学生,基础差,有的学习苦,有的是混日子。混日子的,图的是拿个毕业证后靠关系到村办小学当民办老师,也难免对学妹别有想法。她也受到青春的困扰,就这样,她和他认识了。他是另外一个村的,她在铁路这一头,他在铁路那一头。

那时能考上学的很少,慧没有考上,家里不许再考了。他也没有考上,困难的家还支持他继续复读再考,后来他到了市里的学校补习。她也支持,还把好不容易积下的一些粮票和钱给了他。她回到村里,媒婆给她介绍对象,她不见,等他。后来他考上了,她为他高兴,但一二年后,她等来的是一封分手信。她哭了好多天,后来,家里人作主,嫁了。

多年后,他回过家。传闲话的人给她说,他所在的单位破产倒闭了,他下了岗,每天打零工,老婆对他也不好了,他现在混的还不如农民,农民还有地可以依靠。你当年要不是为了等这个不成才的,也不会变成老姑娘,随便嫁了人。老天长着眼,该!这人现在才知道人还是以前的好,还说想你呢。

老慧听后心情不平静,让长舌妇不要再说了。她已放下,不恨他了,忘记了他,也不想见他。

小女儿当年中考没考好,想复读初三,来年考个好高中,她坚决不同意,不希望她因此在班里年纪大,要小女儿在普通高中下功夫,只有这样才不会耽误功夫。为此小女儿好长时间不理她,说她重男轻女,她也不解释。多年后,小女儿回忆起当年一些高中同学的事,才明白当娘的苦心。

老慧想,还得看看准备种小米的地,小米养人,对老人大人孩子都好。

老慧背着铁锨,一步一步地走,路过自家的麦地,也拾缀了一下。

和许多人一样,老慧生活的路,走着苦涩沉重踏实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4月21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owpkqf.html

生活的路,走着苦涩沉重踏实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雪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王东强
  • 雪儿
  • 东来西往
    东来西往 审核通过并说 挺好的文笔,不错。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